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彩翼(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中考作文

下午,有点累,我把头放在了枕头上。做梦了,我梦见一个斜坡,斜坡上有座旧坟。天已擦黑。我扭头看坟,风刮起一把坟土,我想看又想走。犹疑间,我醒了,定定神,看见火炕的这边卧着一片阴影,那边贴着一道阳光。

那道阳光像不肯离弃的逝亲,默默地不说话,不冷也不热,只是叫我看见他在那。我低头看看阴影,也不说话,但似曾相识。小时候玩跳格子,黑天了小伙伴各自回家。第二天快乐的心情尚存,一大早我又到原地,格子还在,划线不咋清晰了,有风刮过。我看一会儿格子,找一段树枝,重新描一遍划线。一个小伙伴都没再来,我自己跳一遍,走了。我又去了几次,直到黄昏,我一个人眼巴巴地守护昨日的格子。后来知道,兰子带领小伙伴突然改变玩耍场地,上村西头的小树林子玩捉迷藏了。我被忽略了。那滋味,我当时说不出来。现在,一个即将老去的人,从那样的一个梦境醒来,独守一片阴影,终于牵动了儿时的经验,失落和感伤。我看向阳光,阳光里一个细弯的飞虫轻缓地上升。我稍许慰藉。再看,不是飞虫,是毛尘。

窗外,那棵老梨树黑黝黝的,它眼里什么都没有,没有高楼,没有残垣,没有杨柳,没有头顶鸟的粪便。又好像它眼里什么都有,有山有水有火有冰。它不吱声。它认同了时间,认同了寂寞,认同了快乐,认同了屈辱,认同了痛苦,认同了过去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是成全和消解。

这个时候又传来苍劲的呜号,我一直弄不清楚声音的来源。以往,我是恐惧的,现在我是愉悦的,那是不朽的灵魂与我的应和。一会儿归于寂静,我复入凡尘。

冬日天短,四点半都多了,我该做饭了。我去抱柴火。我一次次回头,总感觉身后有人。事实证明没有,可是,我忍不住回头。把柴火抱到灶膛,我像经历了一场考验。

吃饭的时候,我对老公讲了梦,讲了忍不住回头。老公说,闲的。少睡觉。我不再言语。我一次次回头是想到了一个死人。她生前只要遇到我就说,我是白内障,看东西模糊,瞎活呢。我说,你80多岁了,我不到50岁眼睛就不好使了。一天,我问,那是谁啊?人说,那不是你儿子吗?再说,你腰板多直啊,我都不如。她依旧重复她的话,我只好改口说,等免费做白内障的医疗组来村,我叫你。她高兴起来。她有儿有女的,我怕惹是生非,就躲着她了。之后,老公曾对我说,李婆婆和我问你呢。再之后,她摔了跤,死了。

多年前,我困苦的时候,也像李婆婆一样寄望救星。忍耐的过程,一个人说,你20岁的时候遇到我就好了,当时我三十岁。又一个人说,你30岁的时候遇到我就好了,当时我四十岁。我50岁的时候没人对我说什么,但我明白了,人们自顾不暇,充当天地之刍狗。

寒风入夜。人们的背处不同。有的是破墙,有的是胸膛,有的是狗吠,有的是星星,有的是空远,有的是虚无。我寂寞平静。长久地。我停止了思想,消失了生命。镜子在那里,书橱在那里,鞋子在那里。各自守护自己,冷漠,不离开。我是长脸的镜子,我是有眼睛的书橱,我是生脚的鞋子。我盯着屋顶,冒出一群小人,推推挤挤的。

我走出屋子,走出迷幻。

夜的黑撞了我。我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想起半年前,母亲对我说,兰子探亲回来了,想见你。兰子是我发小,在外省做讲师。我没搭言,不是嫉妒,不是自卑,而是丝毫不想念。初三的时候,学校组织同学到20里远的大山摘松塔,留作冬季取暖。中午同学们在山上吃自带的干粮。兰子代人向我借自行车,她要和同学去办一件事,一会儿就回来。那个同学当初是老师骑摩托带着去的。吃完干粮,老师宣布同学们自行回家。大家骑着自行车走了,我等兰子。等了多时,她不回来,我扛着一袋子松塔回家。天黑了,我到家了。我到兰子家要自行车,她姐姐说,她还没回来。后来知道,她在那个同学家住下了。她还我自行车的时候,没说对不起。我接过自行车,不说话。几天后,兰子对我说,有的同学说你装逼。我不吱声。她看我不吱声,就说,你真没羞耻,说你装逼你都不急眼。我急眼了,问谁说的。她哈哈笑,说,不告诉你。我不再搭理她。我一直认为,一句话不说,是最好的回敬。我没有恨,只是丝毫不想念。

院子里有一棵梨树,树下埋着我的小狗。十年了。我伫立树下。借着窗子透出的灯光,无意之间,我看见树下有新鲜的狗的粪便。我惊喜,心想,原来小狗并没死,它拱出埋土,跑到别处活着呢,今晚偷偷回家,在树下拉了屎。我到处找,没有。我又仔细看那粪便,原来就是一个小土块。

月亮出来了,我一怔,核桃似的金色瞳仁,水蓝色的边沿,散发着一圈光晕,像心灵的眼睛。黑蓝黑蓝的天空镶嵌着小星星,是从前的伤和疼吗?一树一树的枝梢朦朦胧胧,像蜘蛛网,抻出远山的脊线。黑夜,是一滴墨里的世界。整个天空像一个闷葫芦打开了自己。其实,天空就是虚无的部分。谁的孤独化为了夜空,远离了人群。

我依稀感觉,生命是觉醒者的牢笼,显现着挣扎的痕迹。想生存,就耕耘;想生活,就调整;想生长,怎么办?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第二天,天气特别好,光明笼罩,像画里的天堂。只是偶尔的凉风叫我心神不定,我想飞翔,不知所踪。远离母亲的衰老,远离她的病牙,远离她的死亡。我担忧死神敲她的房门,怕她受折磨。

我到了母亲家,她好好的。她对我说,兰子突发脑出血人事不省,已经30多天了。兰子的母亲去看望兰子了。我再也没有方便的机会见到兰子听她说些什么了。

又梦见坟了,我进去,等我出来的时候,长着一对彩翼。

癫痫治疗最好方法四肢强直伴随尖叫是癫痫吗治疗癫痫的卡马西平好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