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东北】 一江水,带走一缕魂(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中考作文

一江水,带走一缕魂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孟浩然《夜宿建德江》

大诗人隔千年留下这千古名句,从此这不见经传的小江公诸于世,在众多的大江大河中也有了一席之地。建德江实为新安江,只因其流经建德市而得名孟浩然口中的建德江。

时空流转,那烟渚、薄雾、清江、低云又引得多少世人往返流连于此。只需观一观那江上烟波浩渺,只需望一望那水中水草青荇,便已让人抬脚不得,只得原地定睛。

日暮,色暗,也是我喜欢的光景。款款行走在江边的石径之上,不觉间,江上水雾已渐渐升起,毫无察觉,不多时,便已覆盖了江面,氤氲朦胧,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就连远近处那苍翠欲滴、葱茏浓密的绿树也被水雾掩映,江中高高低低的山更是被环绕亲吻。

我走,水雾在行,江水也在流,就连山都仿佛在移动。这不真实的感觉让我恍若隔世,只觉得误入蓬莱仙境中,亦真亦幻,欲罢不能。对于我这个向来爱水的女人,哪还有比这更能让我沉醉的意境。

阵阵裹挟着清香的潮湿气味扑面而来,伴着阵阵不大不小的水流声,引得我来到江边戏水,待我撩起江水,一股彻骨的凉意顿时侵入人心,这哪里是炎夏,分明是深秋或者早春的温度,这清凉的水不仅冷却了温度,也像一剂驱病的良药赶走了人心的浮躁,让人顿时沉静。

影影绰绰地可以望见水底的草,因常年被江水冲刷,变得干净而柔顺,随着水流轻轻摆动。那些青青绿绿、一尘不染的水底青荇,宛若一个女人,从幼年走到了成熟,直至修炼成精,守护着新安江,时时刻刻见证着江边的沧桑变迁,深情凝望每一个于晨间或黄昏前来浣纱或洗菜的人,听她们用棒槌的捶衣声演绎着小镇人的幸福生活。

夜色泼洒开去,霓虹灯闪烁,江岸两侧街灯次第亮去,而我不愿归去,山,水,树,雾,岸,早已交织在夜色中,成为一体,耳边只有江水声,不是轰鸣,不是潺潺,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分贝,偶有水浪拍打石阶的声音,水面在涌起、退却间反复,一次次在我脚边来来往往,若即若离,仿佛我们是早已熟识的故人,又像是萍水相逢的路人。

这良辰、这美景怎能不诱人?人们三三两两于江边或散步,或小坐,或跳舞。大爷大妈的舞姿并不优美,身材并不靓丽,可是我喜欢他们这悠闲从容的生活态度,他们懂得在夏日的夜晚不辜负这江水的一片深情,尽享美好曼妙的时光。我多么希望自己不用等到这样的年龄就有这样的心情和时间,跳起自由自在的舞步,刹那间,觉得已有半缕魂被这一池江水俘虏而去。

每到一处,无论多累,总会在晨间早早醒来,这已经成为了我生活里无法剔除的陋习。迎着晨光,凭栏远眺,眼前的新安江少了许多黄昏时的暧昧,却多了几许磅礴大气,我看不到来路,也看不到尽头,只看到眼前的江水澄澈、静谧。水雾再次如黄昏时般升腾而起,层层叠叠,偶淡偶浓。我不能用画笔描摹,亦不能用言语形容,这仙境圣容让我沉醉迷恋,便只想永居于此了。

宇宙之大,山河之多,着实令人慨叹唏嘘,可是真能让人流连忘返,铭刻于心的山水又有几程?就如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何其多,能够入心的知己故人又有几何?多数都是擦肩而过,偶有,也不过是回眸一笑,短暂的停留,何其短暂?短暂地让人心酸,奇缺地让人悲凉!

而在让人不能忘记的山水里,又大多因为山中刻着情,水中映着爱,逃不开某人的影子。可面对着江水,我笑了,这一次,让我爱得失魂落魄的新安江的江水里,竟然看不到一丝一毫人的影子。

一江水,牵了我的魂,不愿归去,不想分离,只想在江水中沉睡!

宜昌哪里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初期癫痫病要怎么治沈阳哪里有治癫痫专业的医院?石家庄治小儿癫痫的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