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云】爱的天平(散文)

    一过去的十月于我是黑色的,接二连三的不幸都找上了我。失业又失恋的我,站在繁华的城市,就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弃儿。三年的奋斗,并没有改变自己窘迫的处境。就在我茫然无措、心灰意冷之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父亲的烟杆(散文)

    或许是爷爷和父亲抽烟的嫡传,或许是工作性质经常回家熬夜写点文字的缘故,养成了我逐渐爱上抽烟的嗜好,因而对爷爷遗留给父亲那件宝贝一样的烟杆的故事想写点文字。六月中旬回老家料理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贵阳美食印象深刻(散文)

    很多年以前,我在南阳地区的内乡县工作,印象中我去贵阳参加过一个统计会议,品尝了令我难忘的美食。由于那时候物资匮乏,山地生活格外困顿,因此那次美食品尝的滋味至今难忘。记得那次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浓浓槐花情(散文)

    2018年5月27日,我与同伴去金龙寺森林公园,心想那里是大连市十大赏槐景区之一,今天的槐花一定是玉珠累累、满树银光的。然而,我们失望了。走到金龙寺大门附近,山上的槐树满绿葱茏,迎风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断桥沉思(散文)

    上次见着小外孙女,是去年春节。又过半载,时刻都在想念着她,但路遥公干忙,只好每周视频一两次。这次暑假听说我们去看她,兴奋得连觉都睡不好。第二天她起得老早,将小玩具收拾到储纳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日消情长(散文)

    (一)清晨,鸟一叫我就醒了。听,是一只年龄大一点的鸟呢,啁啁啾啾,叫得慢条斯理,脆鸣的,应该是小小鸟了。渐渐的,另一些鸟又加入了报晓的队伍。鸟在说什么呢?我若能听懂鸟语……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静(散文)

    一在山里居久了,不免习惯了周遭的静,感觉恰是一片明媚的诗意,随处拈来,不加藻饰,便足以动人心弦。叶尖微微颤了颤,不是小鸟的试飞,也非轻风的骚扰,一缕晨曦方才偷偷地吻过。苍山何...[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一个奇异的梦

    摘要:该怎么提笔呢?我实在想不起,我是怎样又被搁置在那样的空间里去的。也许是,这十几年里,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将他(他叫韩冰)忘记过,但也从来都没有向他提起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黄昏

    每当天色向晚,薄暮开始悄无声息地灌进小城时,我喜欢一个人走出家门,走出城市,来到南门河边遛弯。  南门河就是流入我血脉、延续我生命的母亲河资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星月】缘分

    “我是你大姐家隔壁的,做裁缝的。”  “哦。”我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  “你不是黄头发的吗?”  “那是做姑娘的时候,我以为这一生永远见不到你了。”话语中掩饰着一丝丝的伤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