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乡散怀(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从郑州出发,沿107国道南行50多公里就会到达长葛市。长葛市地处豫中平原腹地,南接古魏都城许昌,北临省会郑州,地势平担,气候温和,四季分明,交通便捷,是一座新兴的县级轻工业城市。从长葛东区沿长南公路东行20公里有一座名叫古桥的小镇,那就是我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故乡(八岁之前我是在陇东宁县度过的)。每每想起这片热土,一种温婉的情怀便袅袅而起。我打算写一个系列,把那些过往岁月里散落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些情感和记忆捡起,在如云烟的故事底色上寻觅淡然的忧伤,在人生况味的背景里重温那缕缕沁凉。沿着生命的河流去回味过往,那些被岁月碾过的痕迹,只不过是道明人生一些不可避免的遗憾,它可以丈量岁月的厚度,亦可洞穿世事的薄凉。

——题记

【古桥,故乡的门】

【一】

这三十多年来,无论是外出打工,还是在家种田,每次咀嚼这方土地时,我事先都要用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做到心平气静,生怕遗忘了什么似得。然后慢慢斟词酌句,细细酝酿自己的情感。

我时常想:我该用怎样的语言和词汇,才能涵盖古桥这片土地拙朴的外憨和内透的醇厚?因一马平川地形所限,这里气候温和,光照充足,雨水充沛么?这显然过于简单和浅肤了。

这里,没有江南水乡小桥流水的温润;没有平湖落雁的婉约;没有渡口落日的瑰丽;烟波浩渺的俊水不属于这里。

这里,没有塞北叠烟耸翠的奇山;没有西域大漠落日的壮观;也没有驼铃,马兰和孤烟的苍莽;更没有熠熠生辉的亭台水榭和阁楼佳苑。

这里,既不具备江南水乡的灵动;又不具备塞北山村的沉稳;更不具备西域小镇的神秘;面对这片土地,我竟词拙意穷。尽管我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三十多年,可我发现我对它的感知竟是如此的匮乏,苍白,疏浅。于是,我感到愧疚,感到汗颜。

也许,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追寻一些新奇的东西和向往,因而忽略和失去了一些自以为熟悉的事物。但我们用了很长的时间,很多的精力追寻到了向往的东西之后,却又发现它不是我们内心想象时的模样。于是回头,蓦然之间才发现那些被我们忽略或淡忘的事物,依旧在默默深藏于记忆的深处,从不曾离去。

于是,我心怀一股深深的愧疚和歉意,再一次走进这片自以为熟悉却又相知甚浅的土地,俯下身,深情的采集一片娇嫩的翠绿,畅享生命的精彩。真挚的拾撷一篮妖娆的嫣红,感受流彩的欢快。

古桥,你就是我心中一首正在酝酿的诗。我应该用蝶恋花的真挚起笔,用醉东风的柔情结尾,并配上清平乐欢快的基调。

古桥,你就是我手中一幅正在书写的字。怕情感花哨,我不敢用行书。怕思念潦草,我不敢用草书。为了对你做到思想工整,问候规范,我必须选择端庄郑重的楷书。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我都会聚精会神的书写,力求达到横平竖直,撇尖捺峭。

古桥,你就是我手中正在拨打的电话。当那一串充满亲情的号码拨完,当那晶莹透明的绿色接听键被摁下,我就象摁响了故乡清脆的门铃。如果是一串长长的等待音,我就会用粗糙的双手按住自己剧烈波动的胸口,生怕走漏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和沉长的呼。如果传来熟悉的“喂——”,我激动的波澜自然就会在心中翻腾,在眼眶里打转。

每一次外出归来,我都会选择在风轻云淡的大好晴天,不带外面的一丝屈辱,更不携丝毫的怨言,只捎一腔欢喜,数包思念,以及几瓶兴奋。也许会在日头当午的时候,也许会在月上柳梢头的时候,我站在故乡的门前,以最好的心情,摆出扑进家门最好的姿势。

【二】

也许,只因生活沉重,我注定要成为一个步履维艰的漂泊者。

也许,只因命运有着无法承受的厚重,我才注定要一次次远离熟悉的家门。

每年春节过后,在这乍暖还寒的时候,冬日的尾音便会在一片温馨的年味里远去,初春温暖的阳光也会在年味的余音之中“哐当”一声打开故乡之门,将一片温婉的光亮洒满一地。初春的阳光很温和慵懒。沐浴着暖洋洋的春光,伸一个最惬意舒服的懒腰,“呵”一口年味的余香,便可以闻到年味在空气中缓缓散去。那种感觉,真好!

我真想赖在故乡这片温馨的暖阳中不动。可是,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我不得不背起那简单的行囊,撇下妻儿爹娘,恋恋不舍离开熟悉的家门去遥远的异乡闯荡。在异乡的时候,我时常会默然想起离别好久的家门。我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么深的恋乡情结?

也许,因为我的心在故乡有所恋,有所依的缘故吧!而我那所恋所依的东西,也只能在故乡才能拥有,因此那颗漂泊的心才会对故乡充满了萦着绕着无法割舍的思绪!而又因为我所恋的亲密的家人在故乡,所依的知心朋友在故乡,熟悉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在故乡,所以我的心绪才不得不恋,不得不依故乡吧!

也许,因为我所牵挂的那些人依旧默默行走在故乡罢了;我思念的哪些事物依旧默默伫立在故乡罢了。心若无所牵,情来何所恋?情若无所思,心来何所依?

也许,因为我所恋所依在哪里,心便会在哪里,那里便是我的故乡了。作为一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人,怎么不叫我思念我心中有所恋有所依的那扇故乡之门呢?

也许,因为我的思乡情结太深太长!深到如异乡的陌路,长到如异乡的寒夜。这情结就如一片千年的月光,洒满我漂泊的岁岁流年,填满我梦乡的旯旮犄角,以至于在睡梦里,还以为异乡的那一片月光就是故乡门前卸落的一地白霜。然而,这一腔思乡的悠悠情愫,为何总叫我这样默然神伤?

思念中,故乡的那扇门,好像永远是儿时记忆之中,浑厚斑驳中透着暗红色的那扇木门;好像永远是儿时记忆之中,黄昏来临的时候母亲穿行在街头巷尾,不厌其烦地呼喊着我的乳名,那么质朴温润,直至喊到我那颗顽皮的心有了微微的灼疼时,我才会踏着淡淡暮色,怀着一抹愉悦和稍稍惶恐的心情迈进了家门,随着身后那一声“哐当”而响的关门声,一颗心便会安然停泊在了那扇温暖而淳厚的家门之后。

无论季节怎样更迭交替,岁月怎样此消彼长,年轮的记忆中始终无法舍弃故乡那扇浑厚斑驳的质朴之门。然而,为了生计,即使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我也不得不离开那扇浑厚斑驳的故乡之门去漂泊。当我背着单简的行囊迈出故乡之门的那一刻,蓦然回首,我看到矗立在故乡之门前的那棵老白杨,正以一种百折不挠的姿态,伫立成故乡之门默默无闻的守望者。

漂泊了很远,跋涉了很久,我才想起:故乡,就是我通往温暖之家那扇进出了无数趟,却不曾真心实意留意过得门。总以为,家的那扇门应该随时随地永远的为我敞开着,任我随意地迈进跨出。漂泊的次数多了,跋涉的时间长了,我才渐渐体会到那种“相见时难别亦难”的纠结心绪,是何等的哀愁而无奈,才明白那扇故乡之门,其实是一个难进难出的“坎”,是一种“怎一个愁字了得?”的纠结情怀。

在异乡,我见过无数的门,或是高贵典雅的仿古门;或是坚硬沉重的铁门;或是轻巧美观的塑钢门;或是多姿多彩的复合门......但这些所有的门,都泛着一种淡漠的冷光,使我莫名的产生一种敬而远之的恐怯,远远不如那扇浑厚斑驳的故乡之门看上去温馨淳厚。也许,这种感觉源自我内心之中从来没有嫌弃过那扇浑厚斑驳的故乡之门,还有门里门外所涵盖的事物,以及门口端坐着晒太阳的老人和老人身边安静而卧的小狗。那扇浑厚斑驳的故乡之门哟!朴实的外表和淳厚的内涵,永远给我一种温暖色的安全和亲切的信任的缘故吧!

在异乡,我永远寻觅不到一扇如故乡之门一样,那么淳厚那么质朴浑厚斑驳的温暖之门;听不到一扇如故乡之门一样,在开与关之中发出的那种亲切地“哐当”声,那么的让我痴迷那么的让我沉醉的温暖的声音啊!那一扇故乡之门哟!更让我思念故乡那人情的憨厚和民风的淳朴了!

在异乡,我永远遇不到一扇如故乡之门一样浑厚斑驳的温暖,无论何时只要听到我熟悉的步履声,就会自动敞开或虚掩着,等待我长驱直入或轻轻一推就能迈进的之门。多少次,在异乡我被那一扇扇或高贵典雅,或坚硬沉重,或轻巧美观,或多姿多彩的门拒之于外,让我感到是那么孤寂,落寞和无助。

故乡之门啊!对我永远敞开着,随时随地的等着接纳我。

异乡之门啊!对我紧闭着,随时随地的如防贼一样防着我。

因为我知道,无论是在烈日炎炎的午后,还是风雪漫天的深夜,故乡之门内总会有我所恋所依的亲密家人和忠实朋友为我守着,听到我熟悉的步履,自然而然就会为我打开,热情的迎我进门,无论我是一脸的落魄或一身的富贵。

因为我知道,异乡那扇沉重紧闭的门,需要一把钥匙才能开启。而我手中却常常是空空如斯没有那把钥匙。于是,我只能无助的在那扇紧闭的门之外不断徘徊。于是,我更加思念那扇浑厚斑驳温暖的故乡之门。

【寨上桃花】

当我刚刚踏上古桥这片土地时,那时的村庄很破落粗犷,也很简约豪爽。很厚重古朴,也很清丽透明。

那时的乡亲,刚刚从文革的噩梦中醒来,住着低矮的茅屋,过着贫困淡然的日子。循规蹈矩的守着刚刚分到手的土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用尽心思侍弄着田地里的庄稼,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土地上。

那时,我和奶奶居住的那一间小茅屋西边紧贴着一道宽宽厚厚的寨墙<过去为了防止土匪和蹚将(即响马)的入侵,每个村子都沿着村子外围用土打一圈高约数丈围墙,称之为寨墙。>寨墙当时已经被岁月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的挖掘损坏只剩下一人多高了,而且还多出了许多的缺口。远远望去,就像一脉低矮起伏的丘岭逶迤着,静静卧在沧桑岁月中。寨墙上长满了野生的枣树、榆树、枸桃树以及许多叫不上名子的荆棘与杂草。

每到春夏,寨墙上所有的植物都绿了,开花了,如一道绚丽的花环将小村给围了个结实。寨墙上的丛林里,经常有鸟做窝和野兔奔窜。每天放学后,我都会背着奶奶一个人悄悄爬上寨墙,沿着它围村子转一圈儿,一是为了玩耍,二是为了能掏个鸟窝逮个野兔什么的,希望有个意外的收获或发现。后来,寨墙上的树不断被人们砍去当柴烧。绿色日渐消退,直至后来只剩下一丛丛的野草。

我记得好像是上小学四年级那年初夏,奶奶从集市上给我带回来几个又大又红的桃子。洗去了桃子上的绒毛儿,咬一口,那甜甜汁水从红红的桃肉里渗出来顺着嘴角直淌。我从来没吃过那么香甜的桃子,便一口气把所有的桃子给吃光了。吃完桃子,我舍不得把桃胡扔掉,一时却又无处搁放,思来想去便把它们种到了寨墙上。从此,每天放学后我第一件事就是爬到寨墙上去看我种的桃子。心里总是希望着,突然有一天就能看到被我种下去的桃子能有翠绿的嫩芽从土里冒出来。可是,一天天过去了,直到秋凉叶落,那些被我埋在土里的桃子依然沉静如初。经过了寂寞的冬天,到第二年春水盈塘,绿柳垂丝,一片春光旖旎的时候,我翘首以盼的桃子依旧没有露出绿叶。我一时心中焦急,便拿了一把铲子将它们从土里刨了出来。那些桃胡依然完好无缺,只是比当初更加的黢黑罢了。无奈之下,我叹了口气,只好把它们重新埋回土里。从那以后,我不再天天去看它们了,直至后来渐渐将它们忘记。谁知,到了第三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有一天我爬上寨墙经过我种桃子的地方时,却惊喜的发现地面上冒出了几株嫩嫩绿绿的细芽,可怜兮兮的在风中晃动着细弱单薄的脑袋。当时我激动得差点儿跳起来,惊呼着“我种的桃子发芽了!”

于是,我又开始天天爬到寨墙上去给桃子浇水,施肥,除草,观望。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它们尽快长大,开花,结果。我怀着这种美好的愿望又过了一年。到了第四年的春天,已经有半人高的桃树迅速从冬日的睡眠中觉醒。它们先是睁开一粒粒鹅黄色弱小的看似惺忪的叶芽。几缕春风过后,这些叶芽便很快伸展开来,不到半月的时间,就在金黄的阳光下摇曳着满眼碧绿饱满的苍翠,让我感觉到无比的的爽朗和清新。但是,这一年它们只是疯长了身姿,并没有开花结果。可每次我静立在它们面前,注视着那一枝一枝摇曳的翠绿,便对它们充满了希望和敬意。

真正让我兴奋的是第五年的春天。那一年,村风尚未暖,桃树上连叶子还没来的及长,桃花便从枝头挤了出来,一朵一朵小心翼翼的探着脑袋东张西望。几缕轻柔的春风吹过,含苞欲放的花朵如同腼腆的羞涩的少女顿时被唤醒起来,一朵接一朵的次第开放,开成了万里春光中的第一枝。暖暖的阳光如一条金色的小溪缓缓流淌在一朵朵桃花上,让粉粉嫩嫩的桃花更加的妖娆妩媚。桃花在柔风中暖阳里开的天真烂漫。每一朵花瓣都是那么的柔软,好象只需轻轻一碰便会凋落下来似得。朵朵的桃花就像一只只优雅飞舞的彩蝶,伸展着婀娜曼妙的身姿,挤挤挨挨的一簇簇开满枝头,散发着阵阵沁人心脾的馥郁芳香。那粉粉的花瓣,那般的娇小单薄。那黄黄的花蕊,那般的精致玲珑,像一粒粒金光闪闪的麦粒,斜斜的舒展着,带着几分慵懒,几分沉醉,嫩嫩的,脆脆的,既娇柔又略带一丝坚韧,让人看上去那么舒服养眼。这些花,有的像害羞的小姑娘羞羞怯怯的低着头;有的像顽皮的小孩乘着轻柔的风在枝头荡着秋千;有的则像骄傲的公主开在高高的枝头直立着像是在炫耀自己的美丽——

尖叫、面色青紫是癫痫的症状吗黑龙江正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郑州市有没有靠谱的医院治疗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