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笔尖】丹凤有个银洞峡 (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作素材

酷暑难耐,空调房子坐久了,也是浑身的不舒服。漫漫夏日,时值中伏,即使足不出户,肌肤上也有汗珠渗出,看看庭院如火如荼,花木树叶似乎也要燃烧,自然而然地心生内火,就想到那里去避暑。可是到哪里去呢?听说距离县城以南30多公里的寺坪镇银洞村有个银洞峡,古木参天,植被如盖,溪流潺湲,瀑布高悬,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于是,便约了朋友准备周六周日去看看究竟。翌日,数辆私家小车一起驶出县城,一路绿风送爽,汽车翻山越岭,盘旋在弯弯曲曲的山区公路上,映入眼帘里的是国家级飞播实验区,是国家油松飞播林基地——流岭飞播林区。苍翠叠嶂的群山,山岚萦绕的沟壑,空气里的负氧离子,一对一对像长了翅膀的蝴蝶蜻蜓扑面而来。不知不觉,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银洞峡因这里的一个古老的村庄银洞村而得名,原来隶属花园乡,撤乡并镇后归寺坪镇,如今是寺坪镇的一个行政村。银洞峡呈东西走向,峡长约15公里,呈英文字母“Y”字状。主要看点在于它的原始生态,自然风貌,以及感受那峡谷间的清凉之风气。

我们一行十几人从老鹰崖进入峡谷,一条溪流穿行于卵石青草之中,溪边长有野芹菜、车前子以及林林总总不知名的花草,溪流时断时续,断后不留踪迹,续时清波流欢。每隔百步,就有一潭,潭水如镜,可数游鱼。因潭水深浅不一而呈现出墨绿淡绿,犹如玛瑙镶嵌在青石之间。水面泊有蜉蝣,行动异常敏捷,这种一生只存活三小时、属于世界上生命最短暂的蜉蝣,在这静谧的山涧,也在尽情表现着生命的活力。也有翠鸟立于石上,摇头摆尾,间或鸣叫呼应同伴,潭水倒影着它们色泽鲜艳的羽毛。忽然想起一词,清幽,就想弯下身子,掬一捧潭水,洗濯掉渗入眸子里骨子里的整整一个夏天的暑气,清心养目。沿着溪流而下,峡谷两边山崖怪石丛生,受自然之斧雕琢,狮子口、缚龙口两口大张,似在峡谷咆哮,又似要来溪流边饮渴,山雨冲刷的一道道留痕,像怪兽千年前的垂涎,不止三尺,而是数丈。就在人陷入峡谷的想象时,一块方方正正的高十米、宽四米的巨大青石挡住了前行的路,端直立于峡谷正中央,形如一枚印章,是天降还是地生,无人说得清楚,何时立于此地更无人去考证,百姓叫它大印石,相传谁能摸一摸此印,就会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绕过大印石,峡谷中分布着更多的奇石怪兽:金龟石、卧牛石、石翁、女娲补天石、石柜、石棺、石庙、地图石、天书石、指纹石,个个形神兼备,令人称奇叫绝。

当地村组干部给我们作向导,把我们带到一个名叫穆柯寨的山寨上,寨子周围长满了白皮松、华栎,还有红豆杉,降龙木(铁匠木)等名贵树木,野竹摇曳,草芥起舞,攀援树干来到寨子近处,但见一方正石门矗立,透过石门,有天光豁然闪亮,犹似一扇洞开的天门。石门不见斧凿,自然天成,实乃鬼斧神工,风过无痕。穿过石门,背面是悬崖峭壁,只闻风声,不见飞鸟,地势之惊险,倍觉石门高大雄伟,自然造化神奇。向导说这里叫穆柯寨,并说他们这一带与山阳县交届的山岭上,有大大小小15个寨子,是古时候的军事据守关隘。还说自古就有老百姓传说,这里与穆桂英抗金有关联,山下不远处就有一个大村庄杨家院,烟火兴旺,声名远播。虽然传说无考,但在距寺坪以北几十里远的丹凤县棣花镇遗存的金代建筑二郎庙,确是实实在在的宋金鏖战的见证。

由山上下来折返向西南方向,是一条布满了瀑布的狭长峡谷,堪称瀑布群,依次有双潭迎宾瀑布、神女瀑布、簸箕瀑布、叠泉瀑布、财神瀑布等。

由于地处深谷隘狭,经数千年风雨剥蚀,流水涤荡,巨大的石头被冲成石槽,石窝,上面被流水冲成的石纹形成各种各样的流线型图案,开阔处线条舒展,急流处纹路密集紧凑,使人备感滴水穿石的力量。石峡、流水浑然一体,石为水床,水为石布,水如抖动的丝绸,石是见底的印花。游走在石头的峡谷里,虽然也有正午的阳光暴晒,但经过树叶的过滤,照在身上并不强烈,尤其是沿途穿越一帘一帘瀑布,那清凉的雾气和星星点点的水珠子,蘸在身上,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热和累,十分惬意。也只有在此时此刻,人才能感觉到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心灵的宁静与归处。

双潭迎宾瀑布高数丈,瀑布两边树木遮天蔽日,潭下石头长满苔藓,置身于此,清凉扑面,看头顶喷珠溅玉,脚下水雾弥漫,荫凉侵袭,光影氤氲,不是仙境而胜似仙境,盘坐于一块大白石头上,早已忘却光阴如水今夕何年了。神女瀑布如悬挂于山崖上的丝丝缕缕的银线,飘飘然然,舒舒缓缓,有风刮来,像拨动的琴弦,水流之音时断时续,犹如向谁倾诉情愫,叙说心音,加之山花吐蕊,淡淡清香亦雾化其中,恰似神女沐浴归来,不唔其面,只闻其香。作为寻踪游客,我也历游过不少天下名瀑,但无论大小,都各自有各自的形神,各自有各自的特点,你激情四溅,我婀娜多姿,你气势如虹,我小家碧玉,从形成到结束,过程是一样的。原来,瀑布只是溪流中的一段奇观。由此想到博友无穷江月的一副对联:“未飞扬时原腆静;大跌落后转从容。”瀑布在上游平静如潭,下游温文如池。完整的人生不也大致如此?有短暂的腾飞,也有短暂的失落,但大多时候只是平淡。重要的是对这种平淡的满足感。

商洛多山,山中多峡,银洞峡不失为山中大峡。所谓大峡,是距离长,峡里有峡。从金灯崖到石庙,就能看到两段“一线天”,沿峡谷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拍照,拍着拍着,就发现头顶逼仄了,两山挟持,如两堵石墙,天空被切割成长长的一绺,像一条线。我不是地质学家,不知道形成一线天的原因,只感叹这大自然的神奇构造。尤其是进入翁沟那段,天空似乎倒立了,像一道光柱伫立于两山之间,中间还镶嵌着三块巨石,把一线天隔成三节,抬头仰视,只担心那巨石坠落,脚下顿生摇摇欲坠之感,向导说放心吧,几百年都没落下来呢。如此,我是否有点杞人忧天了。再说生长在一线天里的树木,在这种环境下的生命竟然如此顽强,它们的根几乎清一色裸露在崖体上,一棵棵仍然挺拔向上,阳光在此是吝啬的,水、土壤都是吝啬的,可它们还是牢牢地抓住了一线生机,在有限的空间里迎风而舞。还有那一支山藤,攀爬在陡峭的崖壁上,叶子虽然因缺少阳光而显得嫩黄,但在这严酷的生存环境里,这弱小的生命更让人对其产生敬畏。

其实,对有心人来说,每一次游山玩水不仅仅是一次出游,每一座山都是一部鲜活的书,每一条水也都有它的灵性内涵,所以有古人说要读山读水,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吧。银洞峡也是一卷书,我这次也只是泛泛地读了一遍,但要真正读懂读深,我想还是要再读两遍三遍的。

癫痫会一天到晚的抽么怎样治疗癫痫病最有效呢湖北哪家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好?什么药物治疗癫痫病最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