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醉写乡思茶烟里(外二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推理
摘要:闲暇时,我总是喜欢要吃些酒的,而此生不定的奔波中,这闲暇又居夜晚者多,所以每每时至更深,能够依然默默陪伴于我的,也就莫过那一轮悬挂高天的皓月和散乱枕边的这几本赏心的诗书了。 醉写乡思茶烟里(外二篇)   闲暇时,我总是喜欢要吃些酒的,而此生不定的奔波中,这闲暇又居夜晚者多,所以每每时至更深,能够依然默默陪伴于我的,也就莫过那一轮悬挂高天的皓月和散乱枕边的这几本赏心的诗书了。   一一一题记      这次外出,妻重又嘱我,让我少带些那书去,说太重,有何用呢?我应着,一边犹豫不决的从箱里另择几本出来,一边望她娴熟地把我随行的衣物装得满满。临后我信手掂了掂,果然重重的呢,就说:这里面装满的是我的日子。妻说又神经你。   我说的“这里面装满的是我的日子这句话,是很抽象的,妻也未必能懂。待坐到车上,我竟是有点儿后悔了。是啊,为什么当时不把这句话换作“这里面装满的是你浓浓的深情”来说呢?毕竟,女人是要用来哄的。但转念又想,甘苦与共的两个人,不必再玩花而不实的虚巧了吧,倒是拚力过日子紧要。于是心里便复又觉得踏实了。   妻大我两岁。结婚那年我二十。彼此的结合是尊从媒妁之言的那种。我们第一次生气就大打出手。原因是那时我倘不解婚姻是一根绳子的道理,杳无踪迹的消失了三天。她和我急,怨我不顾及她担心的感受。我直想自己又不会丢,便暴跳。那段时间感觉日子全乱了,一团糟。想,莫要钝刀杀人吧,撕约是迟早的事。朋友闻讯,寄书信过来:“……你妻辞别父母依你身侧,就是要和你相携走更长更远的路,你当担负起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遮一片荫凉与她,织无边温暖于家,有情如斯,善莫大焉“……是受到感化,也或是从此被点化了,我说不大清白,只是以后风平浪静的日子里,我常会念及这字里行间散发出来的那一脉清澄,珍藏至今仍是不曾相忘。   我终是又要置妻子儿女于身外了。车子疾驰向前,隔窗望那渐远的故乡,我这样子想到。此刻,与我随行的那一只提箱,它懒懒的躺在车内的行李架上。当然,还有我的书,我的日子。它们的颠沛流离,实是受了我的托累。记得去年此时,是在甘肃,妻打电话过来,聊了几句闲话,之后她幽幽叹气道:女儿在老家,儿子在外地,一家四口,天各一方,这日子过得啊。后来她竟是哭了,说不知道咋回事,近些天电动车总是在上下班途中被扎破漏气,半道途中,很晚了,还要推着走……听她在千里之外的电话一端饮欣啜泣着,我心里酸酸的,却是无言以对。   沿途的风景一路向后,无穷变幻着掠过我半闭的眼睛。而掠过心头的,是日子吗?林语堂在一篇随笔《女人》里,曾将一种持家的节俭描述到极至,说女人“灯亮着时怕费电,拉灭灯又怕费开关“。何尝不是呢?若是用心体会依你的女人,日子里她无声的付出足以惊得你掉下泪来。总是嘱妻冷暖里适时添些衣服,答应着,终又不肯。待我亲手买了与她,欣喜着,却嫌是太贵了些……   下得车,复又是身在异乡了。女儿的电话随之跟来:爸,你什么时候回啊。我笑了。人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果真吗?刚满七岁的这个丫头啊,电话的里的一通叨叨,常是陡增我的牵挂!倒是儿子心大,话也稀少,和我年少时出奇的相似……   我扛了那箱,就如同扛起我的日子。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着,走向异乡陌生的驻地。但不知,这一程的流落,要到几时才能返家呢?   经年漂泊,很多时候,真的真的很是想家呀。      行走在月华如水的光阴里    据说,大理古城的茶文化是颇有讲究的。有一种称作“三道茶“的,倘好客的主人在在某种环境为你沏好斟上,你须不多不少分三囗吃完。若是你吃了四口,则说明是你有想要留下的意思。所以前段和朋友一起去的时候,当茶楼里那一位端庄稳重的女孩子娴熟地沏好此茶彬彬置于我们面前并娓娓讲解到此的时候,我忽然心生顽念,故意认真地分作四次来啜。她含笑望我:先生是真心想要留下来么?我可劲儿点头。她似露难色:哦。只是……只是先生毕竟是有了些年岁,留于此地恐也无甚用途,送你四个字吧一一一不如归去。“朴“!我尚未入喉的第四口茶终是洒了,她也笑得侧转了脸去……   是啊,怎能不归呢?我必是要走的,继续我一路的行程,安然度我心幕中那似被月华浸润出的如水光阴。尽管,它吝啬着,仅是赐我渐老的流年。   喜欢踏雪,却是无须寻梅的心情。闲闲地置身于那一片天地一色的洁白里,心,似也净得透明。写写这雪吧。可是,又该如何落笔呢?蓦然就想起年少来。那时节老师或是站在讲台上,或是边在教室里来来回回走动,边让我们大声跟他诵读着:漫天大雪纷纷下,大树小树开银花……老师是有了些年岁的,我莫名的喜欢看他颏下凸起的喉结。他总会在翻书时不经意间把指端的粉笔沫染在唇上,白白的,雪的模样。我也喜欢看到他偶尔生气时咬牙切齿的样子。我们顽皮,他只是无可奈何,并不是真的恨我们。也许自己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雪的吧。也许。脚下的积雪踩上去便有声响,革支,革支。每迈一步,这声响就紧随一步。而时光,是脚下的雪吗?也或者是雪下的路?无从知道。只是有一天忽然用手寻到自己的喉结时,才发现在悄无声息的时光里,懵懵懂懂着竟是已抵至了青春的驿站……   喜欢在月华如水的夜晚里一个人行走。夜,好静。也或可以听得到路边草丛内小虫子们的轻唱。莫非,那远山也入了梦吗?朦朦胧胧遮一层纱,掩去了日里神彩飞扬的雄峻与伟岸。这融融的月华淌满一地,柔柔的不免要牵出如陈年里的某段心绪。索性,还是提醒自己莫要胡思乱想了吧,一路的曾经,都已深深地嵌入了岁月,那些对的,错的。那些苦的,痛的……   这如水的月华啊。      莫名的感动   无论你身在哪里,也无论你自我感觉是何等的卑微,请你相信:其实,你就是世间那一道靓丽的风景……   一一一题记   忽然就想起一首歌,忽然就莫名的非常感动。你知道的,是那首叫《小草》的。   而你,你是那棵小草吗?如若是,就请你莫说无人知道。六月的草原绿色如织,只因为有你,那满眼的青葱才得以绵延;只因为有你,才有了诗人笔下的那一句“碧色如潮……   很早的时候,记得那是一个夏日,我在街边等那迟迟不到的公车。人来人往的涌动似乎也阻了我彼时的心情,况且那白花花的日光在翘首中又升腾着灼人的热浪!那时节,倒是无意地一瞥让我心神俱静,似是,这令人生烦的夏天的午后,蓦地有了那沁人的风的清凉。也是在那个时节,你站在街边。街边的那行法国桐虬枝横生,阔阔的叶片遮一层尘,也遮傲阳于一片微凉的荫。这浅浅一片荫下,你捧一本书,那样子安静,又是那样子入神。尘世哪儿去了?还有,还有这嘈杂的人群?那一刻我忽然心生感动,按动记忆的快门,在你毫不知情的那一瞬间,摄你入镜……   还有,是在一个冬日,窗外雪落,似是和这世间人们的心情一样,反复变更着,出奇的冷。我烫酒炉前,至自己双眼迷离,半醉半醒。这尘世确有太多的无奈,我寻思,也许酒里,会有另一个乾坤,尽管飘忽,但,毕竟也是一片清净。之后,我随手扯一張报,却不想,这纸上有你。你把自己那一篇文字定名为《蓝色的沙漏》,说是生日里朋友的相贈。而它,静静的,却于无声中拨动了你无边的心绪。你说你本淡然,简简单单活着,远离名利。偶有感悟见诸报端,你便不忘给自己一次奖励。记得当时我是笑了的,但那是发自内心绝对没有出声的那种笑。我笑一个真实的女孩子那样知足,我笑一个女孩子的快乐如此轻易!不为别的,倒是为你给自己买的一只凤爪一一一这发自内心却又是表达一种无边的欣喜的小小的奖励!最后你说时光就如这沙,在这蓝色的沙漏里不停的流。而我们呢?   记得你,自有记得你的理由。也许,这红尘一世的行程里,真有着太多的烦恼,也真有着太多的忧愁,但一路前行中,你总有自己绚丽的一刻落入旁人的眼眸。就如我,我也是一棵小草,但我莫名的感动着,暗羡舞于风中的你的静柔……   鄂州那个癫痫病医院最好武汉癜痫医院哪个好山西儿童羊癫疯哪里好正确急救癫痫患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