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季节的泾渭,在流年里分明(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纵横

秋,成熟了一地的金黄。似乎,天空高了,让风来干世间的万物。浅种的薄念,如落叶般飘落,手心里的夏季,用指头描述,离开手掌的凉风,把季节刻画得分明,兮兮如皋的山峦跌在中秋的漩涡,站成的姿态还没颓败,黄成玉米的高傲,还有向日葵低头的静守,山窝子人影的攒动,惊起一堆堆馋嘴的麻雀,起了,不远处又落了——

“石头,剪子,布——”仨小孩,弹杏核。一人五颗,先把三人的放在一起,争取看谁先弹。不管谁弹,都要用手把杏核撒开,这头的弹中那头的一颗收一颗,弹两颗犯规,另外一个弹,弹空了也不行。其中一个收了一大堆,一个输完了,输完了的小孩,一只小手揣着另一只小手,看来,好羡慕赢了的。相守的日子,只有爷爷奶奶,单调从不乏味的乐趣,伙伴们相当珍惜。

瞧,那门“吱扭”一响,五六岁的小女孩探着头,出来了,抱着自己的小弟弟。太阳洒满门前的小坡,她放下了弟弟,会跑,看来姐弟的依恋,情真意切的浓血,浇灌着山菊灿烂,清苦的等候,小小的心灵里种植着思念。奶奶回来了,从沟里钻出来的,俩小不点跑着迎过去,一人撤一边奶奶的衣襟,窜前窜后,嘀咕不完。

山风打湿的眼睑,朦胧里又看见了蒿草,疯长,如同思念一般。离开花季的烂漫,让我在这远山呼唤,独坐角落的一隅,静听秋声,安静的清冷中落拓着无边淒凉,近处的炊烟,滋生了老树下那口砖砌的水窖,老屋里是否有欢声笑语?六岁就有了责任,柔弱的小小玫瑰,生命在思念里邂逅着永远。

有时候我很想变成一个路人,一起去打湿,一起去放下些东西,一起去陶醉,一起去宣泄。真的,自己偶尔觉得有时候活得太教条了,一直憋着自己,就像秋天的天气,没有了欢愉的权利;有时候又觉得我们的青春万劫不复,或者说是什么东西磨去了我尽存的那点棱角。一阵阵乌云飘上心头,蒙蔽了心,突然重了许多,即使有些想法是多余的,但是自己仍不能释怀,也许太多的不舍,在情怀里打漩,迟迟不能沉淀。

真不知道,天天刮过的山风,揣在谁的怀抱?炊烟弥漫的屋顶,开成一朵花,等待温馨的念。老少守候的村庄,在岁月的河里清浅,也清浅着一两个把持家务的妇女,总是可以看到女人一根扁担两个铁桶,行走在莽莽大山间挑水的背影。她们戴着粗布的头巾,有着被高原太阳晒成酱紫色的脸蛋。

秋的乡村,风景是一簇簇、一畦畦、一屯屯的。屋檐下的几串红辣椒,那是悬挂的风景;树杈上一串又一串金黄的玉米,,那是摇曳的风景;萧瑟秋风中,猪圈顶上几朵金黄的倭瓜花黄得耀眼,那是盛开的风景;“万花凋谢一时稀”时,秧棵上挂着茄子那是特立独行的风景;冷风中,稻田里艰难爬行的蚱蜢,那是悲壮的风景;一串牛铃牵着牛车在狭长的青纱帐间悠然前行,那是轻闲的风景;长辈去世,晚辈葬之于高山,植柳纪念,那是亲情的风景;拉秋收的马车卡住了,地里的人跑来帮着推车,那是乡情的风景;噼噼啪啪声中,大红的“喜”字贴上农家院,那是兴旺的风景;晚霞中,中年人搀着白发老母静静走过谷子地,那是晚晴的风景;罡风飒飒,麦地里刀光闪闪,人影幢幢,那是收获的风景;一群顽童嘻嘻哈哈、蹦蹦跳跳,在晨曦中跑向学校,那是希望的风景……

生活有太多的无奈,但无奈还得生活。草木活出的春夏秋冬,在这大山的乡村里更加明显,秋天的景致凸显地气,黄土坡上的叶黄,糜谷黄,“黄”已经成了秋天的符号,玉米黄了,荞麦黄了------黄了,意味着成熟了。

山坡上,有时谐和地铺满了绿、黄、红诸色,色彩之间夹杂着鸟鸣的飞舞——从色调中穿出来的这种声音曲调生动。沿山坡的小路上山,清新的空气让人生出神来,这时你会不禁感叹:深秋的美景在这里正展魅力……沉醉在山村的深秋中,回想起“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的情景:深秋的大地,赤白裸露,总还有丝丝绿意,偶尔从视线中忽闪而过的村落、树木,清寂单调,像被谁搜刮起来清洗了一遍,只剩下惨白的骨节一样——在同一蓝天之下,大地上的事物却如此殊异,不禁唏嘘。

遍山的绿意间缀满了深秋的颜色,红黄叶像是秋天的辞令,更显得有了韵味和灵性。山之阴,幽深雅静,山坡上点缀着红墙白墙、顶覆茅草的小房子——该叫山野别墅吧——又给山色增添了浪漫的色彩和情调。

茅草铺顶的小屋子,因为无客驻留,门窗关闭,只能凭窗张望:里面现代化的床铺洁白整齐,瓷砖地板冷峻清寂,桌椅孤零零地横陈在地上……一切无言不语,像山中一片飘落的叶子。

秋天,又到了洋芋收获的时候了,真是太奇妙了。这里的天公,就象是位细心慈祥的母亲用最熨贴的方式侍弄她。适宜的气温,雨热同期,与块茎膨大期相吻合的降水规律,使她能尽展所能。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她,谁能与她平起平坐呢?个大,质优,色白体圆,薯皮光滑,薯型整齐,口感醇香,干物质含量高,耐运耐藏,这就是——定西洋芋。

秋在山村跳动着音符,节奏是勤劳的、质朴的,村庄也是包容的,它包容着我们的童年、母亲、炊烟和温暖的家,也包容着睡眠、新生、悲伤和朴实的人生。

西安可以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长春的癫痫病医院能治好病的是哪家?服用吃拉莫三嗪片期间可以哺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