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百味】生存的空间(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小说纵横

在城市,如何生存,各凭本事。在我居住的附近有一排商铺,其中有一间药店,位置极佳,可谓得天独厚,里面设有简易的儿童游乐设施,很受孩子们的青睐。在离药店门口约十米远的地方有一条宽阔的人行道,一直通往附近的菜市场。虽然这条老街看起来有几分混乱,但人气很旺,这让小摊贩们趋之若鹜。

每天清晨或傍晚时分,趁着城管下班之际,早已在一旁等候多时的摊贩们伺机而动,数十双眼睛紧盯着城管的车辆缓缓驶过,突然间像炸开了窝的蚂蚁一样倾巢而出,他们肩挑背扛,争先恐后地将大包小包的瓜果蔬菜箩筐一股脑儿摆到人行道上,只稍片刻,便把人行道的两侧摆得满满当当,只留下中间一条狭窄的地方供路人行走。

药店的廊道很宽,还可以为行人遮风避雨,在这里摆摊不仅可以免于铺租,还可以眼观六路,万一有城管过来,只要将摊位稍微往药店门口一挪,越过了“三八”线,便可摆脱城管的执法范围,避免与城管纠缠,故这里历来是小摊小贩们的“兵家必争”之地。记得我第一次带儿子到药店去玩,看到这个乱哄哄的“小菜市场”,曾叹为观止。想想自己前不久看过的儿童动画片《猫和老鼠》的故事,不仅哑然失笑。

渐渐的,我也成了这里的常客,并认识了其中的一些摊贩。记得有一位大姐,她没有正式职业,仅靠摆卖几毛钱一张的“彩经”为生。听药店的人说,大姐早上“上班”很早,她们姐妹几个每天七点半上班,来到药店时,看到大姐早已把“彩经”摆在药店门口的旮旯里,然后坐在矮凳子上打瞌睡,多少个凄风苦雨的日子里,大姐就这样一直坚守着自己辛苦开创的“基业”。

大姐有些肥胖,但她性情温顺,平易近人,再加上她那无可撼动的“江湖”大姐地位,彩迷们看到她就如同看到了彩仙。有一次,我看到大姐的包里有很多扎好的角票,心想大姐每天赚这种小费也太没意思了,换是我,就算打死了也不干。后来,我跟妻子提起此事,妻子却不以为然,她说:“你怎么知道人家赚不到钱?要是无利可图,她怎么可能坚持那么久?难道她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

在大姐的旁边还有一个水果摊点,主人是一对老年夫妇,老伯是这一带有名的老摊贩,人长得黑瘦,别看他老实巴交,人却鬼得很,卖东西短斤少两是常有的事,尤其是他的手快得令人目不暇,明明有猫腻,顾客却丝毫看不出破绽,万一交易中不巧被顾客识破,他就立即赔着笑脸,并“白送”一两只橙子,将顾客打发走,一般顾客也不再跟他老人家计较。

老伯的嗓门很高,只要他一吆喝,方圆几十米开外的行人必定闻声侧目。他声嘶力竭的叫卖声盖过了机动车的噪音:“新鲜的行中(琼中)行(橙),便宜卖了,不甜不要钱……”老伯蹩脚的海南普通话往往逗得路人笑破了肚子。

老伯的水果一般比正规摊位低一块钱左右,所以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有时碰到水果滞销,老伯就干脆将余下的水果全部按批发价贱卖,看到天色愈晚,老伯的吆喝声明显比平时提升了几分贝,看样子,他恨不得将所有过往的行人都全部拉到他的水果摊前。

小摊小贩们基本属违章经营,所以他们对城管敬畏三分,老远看到城管的车开过来,哪怕只是偶尔路过,摊贩们也会自乱阵脚,望风而逃。这也难怪,摊贩们原本都是做小本生意,平时家庭的每一笔开销都要精打细算,一旦货物被罚没,哪怕不多,全家人也会为此难过好几天。

后来,有整整一年时间我没再去逛药店。有一次,我恰巧在下午下班时间路过这条熟悉的街道,虽说事物不可能一成不变,但这里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熟悉的街景,拥挤的过道,忙碌的摊贩,一切恍如昨日,唯一不同的是原先的药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装修一新的服装店。原来的廊道已换成漂亮的胶地板,老板再也不准摊贩们来这里摆摊。

在马路边的大榕树下,我一眼就认出了大姐,一年不见,大姐的脸黑瘦了许多,在她的脚边堆满了花花绿绿的彩经,还有摆在泡沫盒上的一堆姜、蒜,看样子,大姐似乎改行了。我走到她跟前和她打过招呼,然后问她:“大姐,你也卖蒜头啊?”大姐叹了一口气,然后自嘲道:“是啊,卖彩经竞争太激烈了,根本没什么钱赚,又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只好卖蒜头啰。”我看到大姐的蒜头标价为两块五,不禁惊叫:“怎么才卖两块五?好便宜!”大姐揶揄地笑了笑:“再怎么便宜也会有几毛钱的利润吧?问题是就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地方就有好几个人也在卖蒜头,要知道,同行之间的竞争才最令人难于忍受……”

我跟大姐聊了没多久就走了,当我再次回过头去看她时,如潮的人群已经将她完全湮没了,在我的视线中,再也寻找不到那个肥胖的身影。我突然间有些感触,人,有时候真的太渺小了,在时光的隧道里,人就像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在空中飘浮不定,即使天地再大,宿命却早已注定。

郑州市到哪里治癫痫小发作陕西哪家癫痫病医院好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