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南山】鸡蛋羹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鸡蛋羹,在菜谱里面是极不起眼的一道菜,甚至处于配角的地位。但是这道菜却蕴含着温情,是一段难忘的童年记忆。   记得父亲因为工作的需要,经常出差;而母亲也因为公务繁忙,有很多应酬。读小学的我,放学回到家通常都是一个人。家里时常不开火,热情的邻居王阿姨就经常留我在她家吃饭。邻居家境不富有,所吃的菜也很简单平常,煮四季豆、豆腐乳、炒韭菜、豆花,吃的是糙米。但是正在长身体的我,放学过后一般都饿坏了,觉得粗茶淡饭也很香。   在我印象中,邻居家最下饭的菜就是鸡蛋羹了。王阿姨家里肉不是经常有,但是鸡蛋羹却常常做。王阿姨在屋后养了几只鸡,每当母鸡下蛋的时候,她都要从鸡窝里拿两个蛋出来,并吩咐崔三姐把新鲜的鸡蛋磕入搪瓷碗中,然后用筷子将蛋液调散,再放入少许食盐搅匀。第二道工序,就是加入适量的水,水中加入少量猪油,掺进蛋液一起调匀。   电饭锅里煮饭,蒸隔上蒸鸡蛋。 待饭煮好以后,揭开锅盖,蛋羹的香味便在房子里弥漫。王阿姨人比较豪爽,嗓门大。当她把鸡蛋羹放在桌子上,洒上碧绿的葱花,然后说一声:“开饭啦!”崔二哥、崔三姐、崔伯伯,还有我,就会迅速围拢在桌前。崔二哥递筷子,崔三姐负责拿碗,我呢就帮着搬凳子。刚一坐下,王阿姨就说:“瑶瑶,你别拘束,你就当这里是你的家。你喜欢吃什么尽管提,我给你做。”而我总是说:“不用麻烦了,王阿姨,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鸡蛋羹亮黄色的光泽总能勾起我的食欲,入口的嫩滑,如同细嫩的豆花。真正的入口即化,化了过后,蛋羹的香味还残留在唇齿之间。直至今天,鸡蛋羹的咸鲜柔嫩,还会依稀出现在我的梦里。一梦醒来,时光已经晃过二十多年。   鸡蛋羹是最普通的一道菜,简单好操作,美味又营养,是老少皆宜的美食。一个星期六的中午,阳光灿烂,很难得的,父母都在家。我自告奋勇,告诉他们我要做一道菜给他们吃,母亲惊奇地看着我,“丫头,你还会做菜?我不信!”我对母亲说:“你就看着吧!”我按照观察来的步骤,认真地在厨房忙碌起来。父母坐在一旁,静等我做出第一顿饭。当电饭煲由煮饭按键跳到保温按键的时候,我兴奋地对父母说:“爸,妈,开饭啦!”但是当我揭开锅盖的时候,我傻眼了。鸡蛋羹上面全是洞眼,好像马蜂窝,而且周围硬硬的。我做出的鸡蛋羹无论外形,还是色泽,都非常糟糕。更糟糕的是,我放了很多盐。我硬着头皮把自己做的鸡蛋羹,端出来放在饭桌上。母亲迫不及待想尝我的手艺,当她吃到第一口鸡蛋羹的时候,眉头都皱成了一团。她说:“你想咸死我啊?做个菜都那么糟,真笨!”说完,她“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做出生气的样子。父亲在一边劝道:“虽然孩子的手艺不好,但是她毕竟是第一回做啊。你看,我们的女儿虽然年纪小,但是也懂孝顺啊!”母亲就没有再说什么。   我第二次做鸡蛋羹,还是失败。因为水加的过多,蒸出来的鸡蛋羹不成型,还碎成蛋花浮在上面。水是水,蛋是蛋,味道可以用淡而无味来形容。我仍然没有做出细嫩幼滑、美味可口的鸡蛋羹。母亲开始怀疑我做菜的手艺了,说我笨到家了,脑袋不开窍,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连最简单的一道菜都不会做。我的眼里噙着泪花,但是一直忍着没有哭。父亲说:“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谁生下来什么都会?你就别埋怨女儿了,什么事情只要她肯学,肯动脑筋,都没问题。”   第三次我跑去向邻居王阿姨请教鸡蛋羹的做法,我告诉她我一定要学会这道菜,做给自己的父母吃。王阿姨没有笑我,还摸摸我的头说我懂事了,她耐心地说步骤,我就随着她说的步骤进行操作。王阿姨说:“其实鸡蛋羹这道菜很简单,最重要的是水要适量。水太多,鸡蛋蒸出来就是散的,不能成型;水太少,鸡蛋蒸出来就是硬的,且口感很差。做事掌握步骤很重要,但是方法更重要。”后来我就按照王阿姨说的,通过不断地尝试,终于做出了色香味型极佳的鸡蛋羹。从那时起我开始明白,即使最简单的一件事情,都需要用心去做;只有多尝试多总结,才能把事做好。   再后来,我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在蒸好的鸡蛋羹里放大头菜、豆豉、肉末、切碎的火腿等材料;或者在鸡蛋羹上放花椒面、淋香油,洒几颗毛豆,就让一道普通家常的鸡蛋羹,拥有了各种独特风味。与此同时,也适应了母亲口味变化的需要。    鸡蛋羹承载着成长的记忆,鸡蛋羹也许是众多菜品的一种点缀,但是我觉得它的营养美味,还有温馨的童年画卷,是其他任何菜品无法超越的。它藏在我的记忆深处,在我梦中久久萦绕,是我百吃不厌的佳肴……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郑州癫痫病哪能治西安中际医院收费 各项检查都公开患上癫痫病了要怎么治疗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