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台儿庄古城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一)半条古街道   积攒了几十年五彩缤纷的猜想,差点儿在台儿庄古城里灰飞烟灭。   台儿庄,在课本里见过,在电影上见过,但一略而过和一掠而过,总是让人感觉不到真实。于是,就在闲暇之时,猜想着这个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台儿庄很古,古到先秦就有,可惜一直到明末才有“台儿庄”一词在典籍中出现,台儿庄的作用才越来越重要。不过,她却一直像一位默默无闻的老人焕发着无穷的余热,直到那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血战,她才鲜血淋漓地驰名中外,至今不绝。   走了好半天,也没觉得台儿庄古城“古”在什么地方。商铺林立,旅店参差,那些仿了古的建筑,直接打击着我对古城已久的向往。炽热的阳光烘烤着城里的每一条街道,也烘烤着我的兴趣。积攒了数十年的向往与兴致,不断被炙烤着,不断蒸发着,似乎再来一阵风就会灰飞烟灭了。   就在兴致阑珊的时候,一位小伙子告知我,你应该从这座桥过去,右转弯,再看看。很多事,就是这样,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个弯,掉转身,退一步,都会有不一样的精彩。所以,在你的扳起指头都能算得清的路途中,经常变换一下角度,还是能够将单调变得多彩,将枯燥变得温润……   走进古街,扑面而来的是古色苍茫——坑洼不平的石板路,一例素朴的青砖墙,各自不同的矮门楼,一排纯木的廊柱坚定不移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屋檐……可惜,没有“古香”,真的没有。也不知道是我的嗅觉出了问题,还是这条古街的荒凉所致。   我认为,古色古香的韵致,应当是一种活的形态才能具有的。就像一幅古画,一卷古书,只有时常被人赏阅,被人翻动,才能显其色,飘其香,不然,很快就会走向腐朽。空荡荡的街道,只有我们四个外乡人,像随着风儿刮过的尘埃,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人去街空,依然沉寂。不在沉寂中重生,就在沉寂中灭亡,这就是古迹的命运。   我努力寻找着,寻找着曾经的欢笑,曾经的苦涩,曾经的曾经……   这条古街,曾经是台儿庄繁华时代的最热闹的一条街,是店铺林立的一条街。那一块块曾经厚实的门板,经不住岁月的消残,软弱无力地试图挡住时光的侵入。二楼上的窗户纸早就被捅破,连渣儿都没有了。窗棂口,像一只只空洞的眼睛,无神地端量着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无奈,怅惘,留恋着过往的烟云。这个窗户里,不知有过多少渴望的眼睛,向往着庄外的云天,盼望着云天外的游子归来。   拂去历史的尘埃,清晰地看到厚实的抱鼓石,或雕刻成狮子,或雕刻成螺旋,都真切地象征着台儿庄人真实的愿望;门簪上雕刻的“松鹤延年”“云福”图案,无不表达着台儿庄人久远的祈盼;就连门板上那黄铜制成的门钹,也不时敲响对于荣华富贵的渴望……这一些,都在岁月的消磨中不见了踪影。站在长满青苔的古墙之下,我还是能听到百年前的喧闹,能看到百年前的繁华,而今在何处?这不是一条街,而是一段历史,我们真正重视过他吗?   走进一处房子,赫然发现,里面已经被破拆,堆满了水泥和瓷砖。这里即将被翻修,甚至改造,即将热闹非凡,像其他几条街一样。忽然,我发现我那个想法多么可笑。古画,经得起不断的赏玩吗?古书,经得起经常的翻阅吗?当长城被无数游人踩在脚下,刀刻笔画之后,古色,已经被无情地剥蚀;当故宫每天涌进上万人时,古香,已经飞速飘远;当兵马俑被敲碎,被仿制,被拍照,文明之香,已经烟消云散。   庆幸,我来得还不算晚,还能够看到基本原汁原味的古城的影子,虽然已经是背影。我可以透过墙根蜿蜒的水渠,听到远去的潺潺的情趣;透过花墙粗朴的洞口,看到了曾经的婀娜的身影。水畔的吊脚楼,依然表现出对运河水的留恋,将倩影送给碧波,也送进我的镜头,我的心头……   一座高高的塔楼,傲然挺立,似乎依然在瞭望着远处的烽烟,似乎不知道主人连集结号都没有吹响,就离他而去。身旁有三棵连理的椿树,枝叶繁盛,伟岸挺拔,难道是昭示着古街未来的生机?一口古井,看进去,没有了水的影子,即使有猴子,即使有月亮,连那种可笑的情景都不会有。我忽然懂了什么叫“古井无波”,时光沉寂了,怎会有波澜?   特显眼的,应该是高高的马墙,这是典型的闽南建筑,却真切地出现在北方的台儿庄。这就是台儿庄,融合了南北东西的台儿庄。这条街不远,就是著名的复兴广场,复兴广场对面就是一大片欧式建筑。这样的古城,实在是独一无二。可就是这样的凤毛,却被拔得干净;就是这样的麟角,却被砍得干净。   想起兰陵古城,在兰陵镇政府门前,我竟然打听不到在她何处。难道,历史就应该存在于古籍之中,只应该存在于传说之中?还有,兰陵的荀子墓,竟然被修成了高大的山丘,围上了阔大的院子。这与在网上搜集到的荀子墓大相径庭,将本来怕在荀子墓前泪流满面的担心打扫得干干净净,恍恍惚惚而回,似未曾来过。   想起了冯骥才写的《古希腊的石头》中有这样几段话:“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人带到永远。在岁月的翻滚中,古希腊人的石头已经满是裂痕与缺口,有的只剩下一些残块和断片。”“凡是懂得这一层美感的,就绝不会去将古物翻新,甚至做更愚蠢的事——复原。”   古街真的很短,也就是过去的半条街吧?这残存的半条街,让我充满了泪水。回首,站定,举起相机。多么希望,这半条古街不仅仅留在了我的镜头里,也不仅仅留在我的梦里啊……      (二)一道新剪影   当你穿越千里与梦中的情人不期而遇的时候,你不会忘记心跳了吧?   三十年前,我在聊城读书的时候,见过干涸的大运河;三十年后,我在聊城聚会的时候,见过丰盈的大运河。应该说,我对大运河是情有独钟的。大运河里,流淌的不仅仅是深深的水,更是浓浓的情。   真的不知道,台儿庄就在运河之畔。迎头与她相遇,是在穿过一条狭窄逼仄的小胡同之后。眼前一大片水面,柳动水清圆,风静觳纹平。没有游船,也没有飞鸟。莫非是人工湖?当我仔细端详倚靠着的石碑时,惊呆了——“高家码头”。既然是码头,就应该与河运有关了。再一看,一牌坊赫然耸立——“山东第一闸”。通过游览阅读得知,眼前就是“京杭大运河仅存的古运河段”。   肃然起敬,心潮澎湃。大运河,从她诞生的那天起,就盛满了是是非非,就充满了起起落落,流淌着汗水,也流淌着血水,但无论如何,她的身影永远不会在记忆之中抹去。站在运河边,看河面宽阔,堤岸蜿蜒,杨柳依依。想象着当年万帆竞渡,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十里港湾不夜城。   岁月在大运河上匆匆走过,留下了一连串的码头,至今依然带着沧桑,带着荣耀,也带着苦涩,羞答答地躲在绿丛之中。拂去历史的尘埃,你会惊异地发现,不论是天后码头,还是郁家码头、彭家码头、骆家码头,几乎都无一例外地由私人码头捐成公家码头。我想,或许这就是大运河能够经久不衰的缘故所在吧。“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这些人家,借运河之力,富甲一方,尔后,广布恩泽,造福乡党。为富,绝不能不仁。   还有一处谢家码头,可能是独一无二的了。碑文记载:1887年(光绪十三年),一代武术宗师谢玉田,为了武士练武之后洗澡方便,修筑了此码头。这是一种细腻的人文关怀,社会发展到了今天,有多少这样的细节需要我们注意呢?只有崇尚和尊重人的生命、尊严、价值、情感、自由,社会才能恒久,民族才能凝聚,国家才能强大。   而今的古码头,几乎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功能,黯然调转背影,向历史深处走去。走上新搭建的栈桥,回望那一个个逼仄的码头,心头涌起无限的凄怆。想起了《三国演义》片尾曲中的一句话:“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带不走的是姓名,带走的是什么呢?当铁路四通八达,当高速越修越多,当飞机自由航行……大运河,就在泪水的朦胧中,渐行渐远了,只留下几个身段,供后来人缅怀。   古码头在绿树的掩映下,也就像农妇下河洗衣服的台阶,平凡,朴实。那不知道踏过多少脚步,承担过多少重量,浸渍过多少汗水,滴落过多少泪水的阶石,默默地承受着日复一日的孤独,或许也“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多少辉煌,走向了平淡;多少璀璨,走进了凋落。从繁华的此岸,走向衰落的彼岸,就在弹指一挥间。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岁月给我们的答案。   我面对的这一段水面,碧水犹如一轮弯月穿城而过,被人们叫做“月河”。风景秀美的月河,给这座典雅幽静的古城又平添了几分妩媚和灵气。乾隆皇帝巡游台儿庄时,不仅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而且还留下了一首触景于韩庄、构思于运河、诗成于台儿庄的佳作:“韩庄水气罩楼台,雨后斜阳岸不开。人在长亭深处好,风帆一一眼中来。”   “月河”号称“活着的运河”,其历史风貌非其他地方可比。它是1959年京杭大运河台儿庄段改道城外时留下的,全长3公里。由于古街保存完好,而且生活气息浓郁,真有回到明清时代之感,世界旅游组织称为“京杭大运河仅存”的清代文化遗产,丹麦旅游专家彼德森说:“我梦寐以求的中国大运河就该是这个样子。”   感谢当年的设计者,感谢当年的决策者,给我们留下了这么一道历史的背影,让我们在缅怀历史的时候,有了流泪的地方。当北京的城楼拆除殆尽,当八达岭长城岌岌可危,当凤凰古城灰飞烟灭,当历史的影子走进了图像,乃至只留在了文字之中的时候,我们这个民族背负着多大的悲凉,有人算过吗?   大运河从开凿,到南北完全通航,历经七八个朝代,1000多公里,至今2500年。世界上那项工程有着这样的浩大,有这样的久远,有这样的辉煌?   堤岸的石缝里,坚强地长出了一棵又一棵遒劲的各色树木,将一树绿荫铺进如镜的水中,微风吹过,似乎在书写着新的诗句,描绘着新的画面。   夕阳,在浓郁的树巅将金黄铺洒水中。举起相机,对准镜头,摄取一道剪影,留在我的记忆。“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就是此情此景。虽然今晚不能有似珠的露水,肯定有似弓的月亮,照进永不消失的月河。      (三)几处旧弹痕   如果说,古街道苍凉了我的心,古运河激动了我的心,那么,台儿庄老墙上的旧弹痕则让我的心充满了豪迈与怅惘。   大运河穿过台儿庄,就注定了,历史将在这里写下浓重的一笔。果然,1938年,台儿庄用鲜血铸就了现代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铭文。   4月3日,震惊中外的台儿庄战役,进入白热化状态,能否守住台儿庄,就是这场战役能否胜利的关键。攻城日军向中国守军阵地发动全面进攻。紧急时刻,守军总指挥池峰城向全师官兵说到:“台儿庄是我们全师官兵的坟墓!就是剩下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任何人不得撤退,违令者严惩不贷!”他命令工兵炸掉运河浮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在不足10平方公里的范围里,敌我双方血战16天,美丽的运河小城,房无完房,墙无完墙,尸横遍野。日军的钢盔堵塞了运河的水流,手榴弹的木柄碎片积存了一寸多厚。运河水啊,红成一片。   那场惨烈的战斗,无论有多么先进的技术,都难以展现,更无法还原。我们只能透过遗留下来的弹痕、图片和影像揣测一下,就是这样也已经让我们血脉偾张了。   抚摸着古墙上的累累弹痕,想象着当时“无墙不饮弹,无土不沃血”的惨烈,灵魂都在颤抖。读过乔羽老先生的诗词:“台儿庄/我的家/当年一场血战/从此名扬天下/爹说/子弹打穿咱墙上的砖/娘说/炮弹掀翻咱房上的瓦/好一场厮杀/千百个好男儿/将强敌/歼灭在咱的屋檐下。”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除了豪迈,还有更多的惨烈。   有一面墙已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里了,那是清真寺里的一面墙,那是一段英勇无畏的墙,那是一段令人流泪的墙。日军突入城内后,沿北街欲抢占清真寺制高点。此时,一八六团第三营已从西门外增援入城,与日军展开激战。七连连长徐运太爬到临街的一个屋顶上,指挥机枪手向日军猛烈扫射,机枪手中弹牺牲后,徐连长接过重机枪向日军横扫,屡次击退日军的进攻。日军集中火力压制我火力点,徐连长身中数弹扔坚持战斗,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   日军凭借优势火力,冲破阻击,进入寺内。恰在此时,我援军八连连长裴克先带领全连官兵对敌逆袭,冲进寺内与日军展开激烈的肉搏战。后因增援的日军越聚越多,八连官兵终因寡不敌众,战至中午时分,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留下了一面弹痕累累的墙。   我亲眼看到的是另外一面墙。史料记载,义丰恒商号南面是一大片民房,此处只有一条宽约2米的南北竖巷。中国守军在这个竖巷里埋伏了重机枪阵地,将猖狂一时的日军消灭在袁家巷义丰恒商号的屋檐下,日军尸体堆积如山……墙上的累累弹痕,就是将士们的愤怒,就是将士们的无畏,就是中华民族的不屈……   这面墙比起清真寺起走的那块弹痕墙面的弹孔还要密集数倍,但这里过于闭塞,一直没有被人发现。岁月就是这样无情,也是这样有情。有意无意之中,给我们留下了这面无可替代的弹痕墙。让我们读懂历史,读懂中国历史,读懂中国近代史。   这场战役中,有多少墙倒塌,多少房屋被毁,多少商户倒闭,多少民众殒命……算得清吗?看吧,有的地方一平米的地方有390多个弹壳;看吧,富甲一方,房屋鳞次栉比的万家大院,战后,只剩下了一片瓦砾;看吧,悬壶济世,恩泽一方的保寿堂,战后,只剩下一片废墟;看吧,还有……我不忍卒读。   大运河无疑是它最好的见证者。那场战役,我们是胜利了,可是,中国军队歼敌1万余人,代价却是3万多人。落后就要挨打,软弱就要被欺。勇气和血肉,并不是万能的。   事实上,从开通以来,大运河两岸曾经有多少腥风血雨,杀戮与死亡?仇恨与战争带来的只有死亡和毁灭,这已经是不变的真理。可是今天的世界,太平盛世依然只是一个梦想,我们不需要战争。   流水无情,运河有言。在参观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时,我就在想:如果一个古老民族的精神和气节,还要靠这样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来振奋和回归,它是值得骄傲还是需要反思?   中国梦,最根本的,就是要富民,就是要强国。   台儿庄,不会永远在噩梦中…… 宝宝得了癫痫吃中药还是西药治疗癫痫病去陕西哪家医院好武汉老年人癫痫怎么治疗民间治癫最有效的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