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恰逢】当时只道是寻常_11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我爹的性格我太了解了,虽然那小伙子道歉了,但是他会轻易的放过他?嘿嘿,那是不可能的,他总觉得现在的孩子都太不懂事儿了,只要逮着机会非得好好教训一番不可。   “这么莽撞干啥呀?今天算你运气好,撞上的是我,要撞上个病老太太,那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那小伙子直哆嗦,看着不像是被吓的,倒像是有啥急事:“是是是!多谢大叔教诲,刚才真是对不起,大叔别放在心上啊!”只见我爹把手搭在那小伙子肩膀上,继续说着:“小伙子啊!我给你说,这人啊,做事不能老是莽莽撞撞的,否则这辈子你就输在这莽撞二字上啦!就像我那不争气的闺女……” 看那小子急得快哭了,我估摸着他肯定是尿急,如果我爹再不放人家走的话,估计该尿裤裆里了,到时候可就丑大了,所以我打算来个“美女救英雄”。   我大跨步走过去,双手插裤兜里,摇晃着身子,摆出一副小混混的模样:“哎哟!这谁家老头子又在这儿欺负人啊?” 我爹一看是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滚一边儿去,没看我在教育人吗?等下回去再找你算账!” 一听到算账这两字,我腿都快软了:妈呀!算账,昨晚在同学家过夜,没和家里说,我爹又是老封建,唉!这下我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不过,还是先救那小子再说:“唉,我说!爹!您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跟个孩子较什么劲,不闲丢人啊?” 说实话那小子看起来也不小了,最少比我大两岁吧!    “死戳戳,你还教训起你爹来了,活腻歪了是不?”。   这个死戳戳呢,是从小就被我爹叫习惯了的,记得六岁那年,家里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好,我不小心把他的一个青花瓷摔碎了,他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在我跟前面红耳赤的跺脚,我无辜的看着他,我以为自己会被狠狠的打一顿,结果没有,他用手指指着我:“你个死戳戳,你把你爹的古董砸坏了!你知道那值多少钱吗?那是你爹一年的工钱,以后考不上大学你就甭回来了!”。嘿嘿!!这个死戳戳就是这么来的。不争气的我,还真没考上大学,我爹虽然很生气,但是并没有真不让我回来。   “爹,您看!人家都道歉了,就证明他知错了,您还不让人家走,是要让他哭着赖上你吗?”说完这句话,我注意到那小子的脸红得像苹果似的,唉!我真心的想说一句:兄弟啊,你不怪我,我也是为了帮你。见我爹没再说话,我就对着那小子说:“还不走要干嘛?等着我爹请你去我家吃饭?”嘿嘿!我刚说完那小子撒腿就跑。   转过头来,见我爹还在愣神,我故意提高嗓子问道:“那个,张老头!你这是要上哪里去啊?你妻子做好饭没啊?我想去你家蹭顿饭吃,不知道可不可以啊?”才反应过来的他,满脸怒火,聪明的我拔腿就往屋里跑,只听他在后面边追边喊:“死戳戳你给我站住,看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我边跑还不忘了重复刚才的话,正应了我妈的那句话:“这丫头上辈子,八成是个混小子,明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还偏喜欢摸了老虎屁股,再去惹老虎,明摆着找死。”嘿嘿!我妈这句话那叫一个经典啊!我还就爱干这事儿。   都这个点儿了,一猜就知道我妈和奶奶,肯定在屋里等着我和我爸回来吃饭,于是我打算来个恶人先告状,人还在院子里就大声嚷嚷着: “妈……奶奶……你们快救救我,我爸说要把我活剥了,熬汤喝!”。   如果平时没有奶奶和妈的维护,估计我现在连骨头渣都不剩了。但是话说回来,我爹每次也就吓吓我,从没真动手打过我。   一进屋就闻到菜香味,我豪不犹豫跑到饭桌前坐下,端起碗就来扒,那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扒了几口才发现我妈脸色不对,又狠狠地扒了一口,才依依不舍的放下碗去洗手。洗手出来刚好见我爸气喘吁吁的走进来:“死戳戳,看我今儿个不要了你的命!”说着就脱下鞋子冲我走了过来,我赶紧跑到奶奶身后:“奶奶,您看看您儿子,他要打死您孙女儿呢!您不管的话我就让他打死我算了!”没等奶奶开口就听到,我妈的老生常谈:“你都这么大个人了,羞不羞啊!一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将来怎么嫁得掉?”数落完我又转头对着我爹说:“你也是,都老大不小的了,还跟这丫头较什么劲儿?孩子都大了,好好说说她能听得懂!”我赶紧不平道:“就是,我能听得懂!”这下可把我妈惹火了,看着她那要吃人的眼睛,心里直打冷颤啊!我撇撇嘴,悄悄溜到凳子上坐着,奶奶不停的向我使眼色,意思就是让我乖乖的吃饭。   我刚端起饭碗,就看我爹一屁股坐在了我对面,像我刚才那样,端起饭碗就开扒,我妈直接把碗从他手中拖走:“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闺女,你和你闺女一个德性!”我爹立刻得意的说: “那是!我的闺女不像我像谁啊?”听到这句话,我妈不耐烦的说:“去去去,洗手去,不洗手就甭吃饭了!”   我爹回到饭桌上,一家人愉快的吃了起来,所有的不愉快都被饭的香味冲淡,随即烟消云散。吃得正香的时候,我妈的老生常谈又传了入耳:“戳戳啊!这你都二十出头了,赶紧谈对象吧!别等将来老了没人要!”这下我爹可不乐意:“谁说我闺女没人要了?我的闺女会有嫁不掉的?”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张老头,你吃饭吧!没人说你长得丑,你好看着呢!”我爸姓张,从小我就这么没大没小的叫他,都习惯了。   我正狼吞虎咽着就听到我妈说:“你小时候,我和你爹就给你订了门娃娃亲……”没等她说完,我就被饭呛到了, 咳得,那叫一个面红耳赤,我去,脖子上的青筋都咳出来了,可想而知我是激动到了个什么成度!咳了一会儿之后,我假装平静,提高声调问道:“咳咳!那小子是谁家的公子啊?长得俊不俊?配得上张老头他家闺女吗?”我这么一说把全家人都逗乐了,然后就听到我妈一本正经的说:“那是邻县你廖大叔的儿子,小时候到是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可爱得紧,不过,前几年他出国留学去了。前几天听说他奶奶病了,他也刚好毕业,这几天应该回来了吧!”我爸似乎早想好了:“过两天咱还是备点儿礼,去看看亲家奶奶,也顺道谈谈孩子们的婚事。”妈呀!谈婚事!这是要我命吗?我装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恩!那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听到这话,我爹立马就不干了:“我告诉你,这次的事儿由不得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唉!我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事儿,没有扳转的余地了。   这天周六,爸妈真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带着我来到邻县,别说,这个县城,的确比我们家所居住的那个县城大。我们一家人来到某小区一户人家门口,院门没关。   我妈轻声的朝里喊着:“亲家母,亲家公,亲家奶奶,在没在家?”没过一会儿就听到院子里,有个男子急急的回答道:“来了!来了!”边回答边往门口跑来,当我和我爸看到来人的时候都惊呆了,对方也惊呆了,这时我爸破口而出三个字:“兔崽子!”我去!我爹啊,你要不要这样啊!我那不明所以的妈,听到我爹这样说,感觉十分诧异,重复着我爸的话:“兔崽子?”这时里屋又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哎呀!原来是亲家来了!恒儿你出来半天了,怎么不请你老丈人一家进去,这孩子越来越不懂事儿了,亲家公您别太在意啊!”听到恒儿两字的时候,我爹简直压制不住了:“什么?他就是你儿子我女婿廖恒?”听我爸这样说,那阿姨一脸茫然:“对啊!这两天才回来的,怎么?你们见过?”眼看这事难收场那小子赶紧圆场道:“妈,没事!没事!这位就是张叔叔吧?来、来、来,里面请!”。   我们一家人的到来,活跃了他们家的气氛。他妈让他去搀奶奶出来,一家人热闹热闹,我妈居然让我和他一起去,唉!我自然有些不情愿!不过碍于面子,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因为他奶奶腿脚不方便,得一人一边搀扶着。我一只手托住奶奶的后背,可恨,他的手居然盖在我手上,我在心里暗骂:这位!你是故意的吗?你以为我真就会嫁给你,所以先占点便宜也无所谓?你倒是想得美!不过说真的,这时候心真的跳得好快,我感觉脸非常烫,红不红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句话应该是废话。刚进客厅就听到这样一句话:“那我们尽快把俩孩子的婚事订下来吧!”这句话出自他爹的口。我下意识的转头看他,他似乎不反对唉!看到我们来了,他爹又转头向我们说:“来来来,你们都来了,来谈谈婚礼的事儿,先说说你俩有什么要求吧!”不会吧!这么快!我扭头看着他,满心期待着他拒绝,可是到最后他都没有说话唉!我实在按耐不住了,估计在不说话我这辈子就完了:“那个……伯父啊!现在就结婚,是不是……早了点啊?”说完我气都还没来得急喘呢!就听我爸说:“早什么早!你这丫头早该收心了,整天就知道玩!”。   接下来我都没敢再说话了,嘿嘿!因为我另有打算,反正这婚说什么我都不会结的。他们在谈我们的婚礼,我和他都没说话,索性,他们直接把我俩赶了出来。走出来我深深的呼了口气,表示出来真痛快,他在后面说:“不想嫁干嘛要勉强自己?”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他说:“那你愿意娶我吗?”我刚说完,他就双手搂着我脖子,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吻了下来。我的脑子凌乱,眼睛瞪得老大,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不时的闪两下,似乎很享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开他,正应了我平时爱说的那句话:我不知所错,却又觉得不错。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过了一会,他停住了所有动作,我似乎还不满意,不过他并没有满足我,一只手从我脖子上滑到了腰上,俯下头,在我耳边说:“以后接吻,不可以睁开眼睛偷看,我会不好意思的!”我瞬间脸部升温: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我去!   事后,因为婚礼的事,我们两家走动得非常密切,我和他似乎,也因为上次的心动走在了一起,早把当初的不愿意抛脑后去了,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这天他来玩,走的时候手机落下了,我心想,反正明天还要来,就没管它。晚饭的时候有人打电话来,我觉得随便接听别人的电话不太礼貌,虽然我和他都快结婚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好,所以没接,可是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我想人家肯定是有急事,要不我先接了,明天再给他说,他不会怪我的吧!于是,我按下了接听键,我都还没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哭腔:“恒!你不说不喜欢老封建的吗?为什么你要同意,你父母给你订的娃娃亲?那个女孩哪里比我好?你让我怎么办?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孩子!这个词灌入我耳里却刺痛我神经。记得那天饭后,我和他在马路上散步,有两个小孩子在路上玩耍,他突然从后面抱着我说:“亲爱的,我也想要一个孩子!”我笑着握着他的手说:“好!本姑娘就给你生一个!”   手机掉在了地上,那个女人的声音没了。我瘫坐在地上,突然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不知道什么东西,从脸上流了下来,流到嘴里,咸咸的。这时候妈妈进来了,她搂着我着急地问:“戳戳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我没有理她,挣脱开她的怀抱,站起来往外冲了出去……   连老天爷都欺负我,这时候偏偏下起了大雨,我在雨中疯狂的跑,来来往往的车辆,行驶得那么快,平时最怕一个人过马路的我,现在一点都不恐惧。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一道光刺到了我的眼睛,没有办法睁开,只是听到爸爸焦急的叫喊声:“戳戳……”就这么一声,我被推了出去,摔在地上的疼痛,让我从刚才的情绪里醒来,我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当我转过头看到爸爸的时候,他已经躺在离我十米远的地方,血和地上的雨水融合成一摊血水,我放声哭了出来。   我跪着爬到他身旁,摇晃着他的身体,拼命地哭喊着:“爸爸!爸爸!你怎么样了,你醒醒啊,你不要离开我,都怪我!都怪我啊!呜呜……”这时他似乎有了点反应,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我的戳戳懂事了,知道叫爸爸了,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张老头,因为那样比较亲切!”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竟泣不成声,直到救护车的到来。   救护车里,医生在进行抢救,同时也在给我包伤口,因为刚刚的那一跤,身上很多地方都破了皮,可是我却感觉不到半点疼痛,不停的哭喊着:“张老头你还没看着我结婚,还没看到你外孙,还没听到他叫你外公,你不可以离开,听到没有?”我不知道我的哭喊,爸爸是否能听得见,但是我一刻都不敢停:“如果你离开了,我怎么像妈妈和奶奶交代?你是要让我成为罪人吗?”   武汉看癫痫有哪些好医院河南在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羊角风怎么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