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女人诉苦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纵横
破坏: 阅读:1061发表时间:2019-06-08 22:38:54

【风恋】女人诉苦哈尔滨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http://www.vsread.com/iconograph1/5927c94c5af21e1fe4f4fe47a3446de0.jpg" alt="【风恋】女人诉苦(散文)" class="chatu" /> 我是齐家溪人,叫邓晓夏,今年五十二岁,我用血泪哭诉,目的是想找回一点女人的尊严。再苦再累再穷我不怕,就怕我一生辛辛苦苦白手建立的家没了。我的男人比我大七岁,我们结婚时,他家穷得连一顶蚊帐都买不起。
   他年轻有点帅气,一米七高,体格结实,说话很有男人味道。我们开始认识的时候,就在读完初中刚走入社会,彼此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爱慕之情。第一次零距离交谈,还是在他亲戚家。不到一年时间,他似乎没有任何顾忌,大胆地向我求爱。其实,我心里很爱他,总觉得我们长相、身材、脾气都般配,是自己值得依靠的男人。我压制自己内心深处的爱,故意试探他的言行。对他说:“我是一个山旮旯傻丫头,只知道做一些粗话,十个手指头都容易数错!”
   他没有多考虑,随即说道:“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彼此都了解,没有必要故作谦虚。我们第一次面对面交流,你的影子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我用一个男人气魄对你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天荒地老爱你一辈子!”
   我父亲是小学老师,家庭条件比他好多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终生大事还是小心为上。我故意说:“我长到这么大,还没有走出山窝窝,缺见识,唱歌不是你的对头公,打铁不是你的替锤人。持家把业我不懂也不会,依你的人才,找个漂亮能干女人才般配!湖北能治好癫痫吗
   他笑着说:“老天安排我们相见并认识,这就是缘分。把话反过来说,你讨米,我背背笼。荣华富贵,生老病死,我一路拉紧你是手不离不弃!”
   少不更事的我,对他的爱没有设防,每次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几次花言巧语之后,将我轻易地骗到了手。
   结婚三年后,我做的一件小事,没有让他满意,先争吵几句,就开始打架。令我感到吃惊的是,他有一股天生神力,抓住我的手,使出不可饶恕愤怒,把我左手大母指瞬间扭得粉碎,痛得我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哭。他担心有人听见,赶来劝架,便把门关上闩好,再拳打脚踢疼得半死的我,用俗话说就是讲关门打狗。他累了,我也没有力气动弹了,才停下他那罪恶的手。事后,公公婆婆都骂他,说:“凭一个大男人几斤勇力,把堂客往死里打,气是解了,最后还得花钱治疗。假如失手将堂客打死了,她娘家人会轻易放过你吗?”
   他后来似乎明白了什么,向我赔礼道歉,哄我说:“我错了,不该打你,请心爱的夫人原谅!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要一如既往地好好爱你!把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天真善良的我,听了几句贴心的话就信以为真,对他没有丝毫怨恨。我了解他的脾气,小打小闹经常重演,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小插曲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吵不闹不成夫妻,不吵不闹阎王不要,我就用这些鬼话安慰自己。他是我的初恋,是我心仪的男人,他打我,我之所以不反抗,因为,我对他的深爱始终没有动摇。
   儿女都大了,支撑这个家不容易。他是一家之主,是我和儿女的期望,我应该责无旁贷地支持他的抉择,理解他苦恼和委屈。2014年春,他去西藏打工,我在家苦心经营很不景气的小商店。
   刚好一个月,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关门打算去二楼睡觉,见一群人,从我旁边跑过去,那个急啊!我以为邻居出了什么事,也跟着大家后面跑,当我直挺挺地摔倒在公路上时,我才明白这里没有路,是两米多的高坎。苦命的我,一只脚摔断了,股骨头粉碎性断裂。儿女在外打工,他远在西藏,我住进医院。腿上上着夹板,没有办法自己翻身,只能叫年迈的父亲服侍。吃喝拉撒睡极度不方便,一个月时间,父亲也累垮了,看样子已经支持不住了,只好打电话给他,请求他马上回来。我吩咐医生骗他说:“没事的,休息一个月就康复了,暂时没有人服侍,你还是回来吧!”
   他听到这个消息很快就回来了。其实,医生强烈要求我再住一个月院,出院太早,必定带残疾。我心痛来之不易的钱,双手柱着拐杖早已经出院了。我父亲给我做了一个月饭,还要他买菜,花了不少钱。而他母亲知道我摔坏了,来医院仅看望过我一次,送了十几个鸡蛋,没有服侍半天。幸好儿子知道这个坏消息,从珠海赶回来。我看父亲累了,叫他回去休息。我双手拄拐杖给儿子做饭,一边做饭一边把泪往肚子里咽,内心的痛超过外伤。我好想做点炖肉吃,想到心爱丈夫在外打工挣钱多么辛苦,忽然就没有吃肉的想法。我身体抵抗不住,一天天地消瘦,等他到家时就成了一只瘦猴。你们看到了我的苦难,千万别掉泪哟。当初,我没有接受父母的劝阻,义无反顾地跟着他,我认命!
   直到2018年,他彻底变了,变得更可怕。我现在不能正常行走,是名副其实的女瘸子,走路一拐一拐的,能吃就是不能干活儿的老女人,成了他的负担、累赘。7月份,三句话没有让他满意,他就拿凳子穷凶极恶地砸我头,往死里打。我用手挡住头部,结果手臂打成重伤,很长时间连碗筷都不能拿。现在不打了,总是提出跟我离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想过服药自杀,却放不下儿女,也用石头砸自己胸部,自残成内伤,可以明正言顺地说得病死了,与他的残暴毫无关系。
   你们看到我的自述以后,肯定会骂我笨到家了!没一个人会懂我、理解我,往事不堪回首啊。我每天夜里以泪洗面,两眼睛快要哭瞎了。好多错别字,求求你帮我修改,整理清晰发朋友圈,别说出我名字。也许你能帮帮我,打扰了!
   看完我的故事,别删除!我很迷茫,夕阳西下,进退都放不下,指个方向吧!
  
   2019年5月24日于中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