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打车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纵横
天还不怎么亮,李局就起床了,哎,不能称李局了,退下来了,就成老李了。老李跟老同事老部下碰了面,彼此都有点儿讪讪的,大家讪讪地叫“李局长”,老李就笑笑说:“叫老李,还是老李入耳。”
   一大早,老李就走在了小城的街道上,多年来,这还是头一遭。以前都是小车来小车去的,被人鞍前马后伺候得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但现风光已经不复返,老李不很在乎这个,这走走挺好嘛!今天难得心情好,衣服整洁得体,皮鞋锃光发亮,头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刮了胡子的下颌泛着隐隐的青光,他中等个,体态坚韧,精神奕奕,气宇轩昂。他要赶到车站打车去省城,他的大孙子今天周岁生日。
   小城仍耽溺在睡梦中,路灯依然亮着,昏黄的灯光很是软弱,似乎是亮了一夜到此时已是很疲惫了。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车辆,四周一派安谧,空气是那么的清新,他深深地呼吸着这清新芬芳的空气,心下变得澄明透亮。他不是惯于早起的人,尤其退下来之后,更是贪恋早上的睡眠。退居二线了,感觉架子轰然倒塌了,零零碎碎地萎于一地,不可收拾,就如水倾洒于地难于收复。晚上睡眠不好,常常是大半宿的睡不着,到了早上疲惫不堪,昏昏然入睡,却是似睡非睡。老伴儿窸窸窣窣地起床了,怕扰了他而小心翼翼地洗漱,轻轻地去厨房精心为他准备可口的早餐。这一切他都知道,他明白老伴的良苦用心,满怀的愧怍、歉疚。老伴儿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风风雨雨地跟了自己大半辈子了,总是柔声细语、低眉顺眼的,何曾跟自己发过脾气?老伴做好饭后轻轻地来到床前,柔声唤他,温柔地推他,他的意识湿漉漉地清晰,眼皮却像铅块一样沉重,那意识仿佛沉在深水里,好不容易被打捞出来,睁开眼睛,眼前总是一张似笑非笑春风旭阳氤氲的脸,温煦又娴静,他的心立马会得到一种温润的慰藉,说不出的熨帖,说不出的舒适。他怔怔地凝视那张脸,那脸老了,但依然娇美,仿佛散发着洗尽铅华朴素的、圣洁的光晕,像皎洁的月儿。好一会儿,他收回目光,轻轻地叹一口气,说道:“起床,起床。”像是给自己鼓劲儿,心下却是一片茫然:起床,吃饭,之后呢?干什么?这么一大天。他不用上班了,虽然还没到退休年龄,但大家不都这样吗?一退居二线就闲赋在家,连在单位晃都不晃了。你想,以前都是你领导别人,你说了算,如今要被别人领导,一切都要听从别人的,看别人的脸色,那是啥滋味?情何以堪?何况接手他职位的那位新人年轻有为,有胆有识呢!人家更加的前呼后拥,耀武扬威的,更是一言九鼎、掷地有声,吐口吐沫一个坑。新官上任三把火,那火把单位里的角角落落都给烧了个遍,他在位的那一切算是基本上全部给倾覆了。
   他也知道花无百日红,他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打一浪。这些道理他都懂,可是从风光无限好的波峰突然跌入暗沉沉的波谷,总让人心里不是滋味,不由人呢!美丽风光再领略也没有够的时候。失落,怅然,还有些不甘。这就老了吗?这一生就这样了?似乎是还没过着嘞时光呲溜一声就没了。不服啊!一时间,不肯妥协。退下后几个月来老李的心情一直是隐晦沉郁的,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没有心情,没有兴趣,甚至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觉得人生聊无趣味,甚至叩问起了人生的意义,为什么要在人世上走这一遭呢?老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疼在心里,更加温存体贴,温言软语地安慰,解劝,逗他开心。他一时也能摆脱那不良情绪的纠缠,但过后,会再度陷入那晦暗的泥淖。他一激灵,自己这是怎么了?是抑郁吗?是患了早有耳闻的“老干部退休综合征”了吗?自己血气方刚时,自己在位时,还暗自嘲笑这一病症,退了就退了嘛,有什么呀?总不能老在马上骑着呀,一种姿势也累的慌,下马走走未尝不好啊。再说,有上就有下,天地法则。唉,浅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火星没有溅到自己身上。现如今,看来火星是的的确确落在自己身上了,并且欲燃成燎原之势。他的心猛然一震。不行!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要悬崖勒马,他要走出这人生困扰,再赏虹霓,观流岚,沐月华风清,看夕阳西下。他想信自己一定能走出这精神的藩篱。回想已走过的这大半辈子的人生之路,怎样的险风恶浪他没有经见过呢?遥想当年自己大学毕业,一个青青涩涩的学子,回到这座家乡小城,两眼一抹黑,从最基层干起,端茶倒水,擦桌子扫地。没有根基,没有靠山,也没有金钱。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供自己大学毕业已属不易。单位这座金字塔,一层一层,像等级森严的堡垒,最顶端的那个宝座金光闪闪,耀人眼目,有多少人醒里梦里觊觎。谁会想到他李向东竟然坐上了那宝座。容易吗?自己!自古官场险恶,勾心斗角,打打杀杀,笑里藏刀,绵里藏针。你需有三头六臂,你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需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你要能大会小,进退有度,要有眼力见,懂分寸,要拿捏得恰到好处。稍有不慎,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有那么几次,他都不得不在人生的风口浪尖上动荡沉浮,自觉已精疲力尽,万念俱灰。感谢命运之神的厚爱,他总能化险为夷,生命之舟再度扬帆起航,顺风顺水,旭日东升,眼前呈现出一道辉煌的坦途。这时,他的脑海里总跳出上学时曾背的诗句“直挂云帆济沧海”。即使坐上那头把交椅,他又有何时敢放松过警惕?虎狼四伏。那句老话说得好,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在这个显赫的职位上也坐了十年了,不短啊!该知足了。自己也累了,力不从心,身心俱疲。下来好啊!他忽然感到一阵轻松,一颗心像断了线的风筝呼呼啦啦地直飘向蓝天。他下意识地仰脸看天,天空薄明,深邃又辽远,透着一种稳妥的安详。他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悠悠缓缓地呼出,直觉这清晨洁净的空气把五脏六腑都涤荡得干干净净了。
   老伴怎么说来着?老伴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丝绸一样绵软,在耳畔萦绕。对于妻子他是深爱的,在他看来,他这一生最值得庆贺的事情就是得到了妻子这一红粉知己,她是他这一生一世的爱恋。他们是大学同学,当年大学毕业她放弃他的父亲在家乡给她安排好的令人羡慕的工作,毅然决然地跟他来到这座北方小城。她又是那样一个温柔似水、善解人意的女人,总能不动声色地化解他心头的愁云。夫妇两个一直恩恩爱爱,相濡以沫,琴瑟和鸣。他这一路走来,职位越升越高,身上的光环越来越耀亮炫目。倾慕的眼神,诱惑的眼神,像暗夜里的繁星一样闪烁,可他都不为所动。星星再亮怎抵月亮的光华?而他的妻子就是他心中那轮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美丽月亮。这一点儿也使他在同事们心中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有多少男人在美色面前不是落花流水、一败涂地呢?老伴说,等她退休后,她要伴他去旅行,去看看祖国的山山水水。累了,就停下来歇一歇。喜欢那个地方,还可以租个房子,住上一段时间。晨昏相伴,看日出日落,登山、行走、散步,留恋于青山绿水间,与清风为伴,跟白云交友,没有了世俗的来来往往与牵牵绊绊,六根清净,无欲无求,无边的自由。“岂不是人生快事?”妻子忽闪着那双依然明亮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问。纯真,天然,一派孩子气,跟个少女似的。他凝视着妻子的眼眸,似桃花池水深千尺。倏然,叶芝的诗就耀亮在脑海——《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昏,
   偎着炉火打着盹,取下这本书,
   慢慢读,梦中回到过去,
   过去你的眼眸温柔,眼神深沉;
  
   你的愉快优雅叫多少人爱慕,
   他们爱你的美貌那爱有家有真,
   唯独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
   也爱你沧桑面容蕴含的凄楚;
   ......
   这首诗是妻子的挚爱。他们都是学中文的。直到现在妻子还喜欢读一些优美的诗歌、散文、暖人肺腑的小说。闲来无事,心血来潮,也随心所欲地涂鸦几笔。这首诗是他们还在上大学时妻子推荐给他读的,撒娇要他背下来。当时他们的关系已经确定,属于“非你不娶;非你不嫁”铁定的那种。那时年轻,心里还暗自嘲笑那爱尔兰男人,是因为高攀不到人家的美貌,才万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爱人家的“沧桑面容”。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婆婆,还有什么美丽可言,魅力可说?但是,面对妻子的眼神,他信了叶芝的诗。他不由得伸手刮了一下妻子的鼻子,像年轻时候那样,笑了。妻子莞尔。
   他一个人走在小城静谧的清晨,走得铿铿锵锵,脚步笃定又轻捷。他的心情是越来越舒朗了。妻子说,要不是她还要上班,就跟他一道来了。出门时,叮嘱他什么也别想,跟孙子好好玩玩,在省城转转看看,散散心,疏散一下胸中的闷气。“希望你回来时换了一个人啊。”妻子温婉娇嗔地笑着说。想起孙子,他心里满满的。这人生还要什么呢?有孙子了嘛。他有一儿一女,女儿就在身边,女儿家的儿子已经五岁了,虎头虎脑的,人见人爱。小嘴子又甜,整天姥爷长姥爷短地叫,噼噼啪啪地跟放小鞭炮似的,又脆又亮。可外孙毕竟是外姓人。这孙子才是正宗的他们李家之后。现在国家政策要求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所幸儿子生了儿子,李家香火有人承延了。他虽然饱读诗书,可骨子里依然守旧,传统。没办法,从小他父亲就给他灌输这样的思想:儿子才是家族的血脉,才能延续香火。他们家几代单传。那时,老爷子重病在床,医院里几次下病危通知。可是,得知孙子又生了重孙子,老爷子的病十分一下子好了七分,竟然顺风顺水、无烟无火地又活了大半年,被医学称为奇迹。老爷子高高兴兴地庆贺了重孙子的百日宴。他是幸福美满地合上双眼的。跟孙子多久没见面了?自春节到现在一晃三四个月过去了,时光可真快啊!小家伙儿变得怎么样了呢?绝不会差的。瞧他出生癫痫病好不好治疗时,那喊声多么响亮,他不认为那是孙子在哭,他觉得那完全是孙子在向这个世界宣布:“我来了!”。他的大孙子,他们李家的后,不同凡响。他认定。他的心里暖融融的,冰河解冻,河水滔滔......
   一路走来,他浮想联翩,不知不觉到了车站。晨雾中,几辆公共汽车稳稳地泊在车站外的街边上,天仍是蒙蒙亮。去省城的车,他却看得分明,车牌上红色的字大大的挺醒目。车上寥寥地坐着几个乘客,都蔫蔫的,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他拣了前排的一个座位落座。座位软软和和,靠背不高不低恰到好处,他倚着靠背,头刚好枕在靠背上面,挺舒适的。一个多小时后就是省城了。他想着,一颗心完全放了下来。一时间,直觉万无一失,稳稳妥妥,天蓝水碧,天大地大。他的心里一片宁馨,月白风清。他合上眼睛。让他欣喜的是竟然睡意朦胧起来。这种可喜的欲睡的讯息多久都不曾有了?夜夜闹失眠,常常是好不容易入睡了,突然地就会惊悚醒来,惊惊乍乍的。结果是,不得不,漫漫黑夜,大睁着一双眼睛,绝望地熬到天明。他一度觉得自己不会睡觉了,失去了这一功能,那太可怕了!他甚至怕天黑,怕躺到床上,怕头挨着枕头。往往是,头一挨着枕头,大脑就格外的清晰。真是痛苦不堪!他忽然想起,昨夜却睡得很好。不知不觉就入睡了,一夜安安稳稳的。咋回事呢?记得,临睡时,妻子说:“明天就要见大孙子了,好好睡一觉,有个好精神,好给孙子玩呀。要见孙子了,还有什么可闹心的?”心无旁骛啊!他突然茅塞顿开。此时,他坐在车上,闭着眼睛,睡意是越来越浓了。让他高兴的是,车也启动了。美美地睡一觉,睁开眼睛,就是目的地了。多好!他想。车行驶的隆隆声,在他的睡梦中就像轻柔的背景乐,温温软软的。他觉得自己变得轻盈了,飞起来了,像白云徜徉在蓝天;似清风在山间缭绕。甜美的睡眠真是温柔乡。能睡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很长时间,又像是很短——美好的时光,再长都觉得短。其实,时间已过去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这期间,有不少人上车,车上现在已基本没有空位了,准确地说,还有三四个座位空着,像拔去牙齿后留下的空臼,司机跟售票员看了心里老大不舒服。这是要跑长途啊!不能这样白费了几个座位。多拉一个人,就多赚一笔钱。好得很,前面又有人招手,几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像是出远门,司机高兴得忘乎所以,来了个急刹车。老李的身子被猛烈弹了起来,老李一个激灵,醒了。迷迷瞪瞪的,怎么?到了?车窗外,天已大亮,阳光明媚,确实是个好天气。他正欲站起来,拿行李下车,却吃癫痫会对患者的寿命造成影响不惊地看到,又有人提着行李上来,而车上其他乘客也都纹丝不动地坐着。怎么回事呢?他就大声地问了:“到省城了吗?”有不少人笑了,一片笑声中,有人就说了:“老爷子,您安心坐着吧,还没出老家门呢。”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咋回事呢?这跑了一大早上,跑的什么路呢?那人像是知道他的疑惑似的,又大声地说道:“原地兜圈子呗。”语气明显地带着嘲讽、戏谑与不满。
   这种情况,老李当然不清楚了。多年来做局长,一出门就是专车,哪坐过草民的这种公共汽车?他自嘲地笑笑,还真是脱离了群众,远离了老百姓们的生活。看来,自己跟别的官员并没有什么两样,也容易犯“官老爷”的错误,高高在上,脱离实际,闭目塞听。虽然自己挺注意这方面的,可说到底还是做得远远不够。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苦笑。小城的客运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状态,国营私营,一片混乱。车辆没排班次、没有时间表,乘客谁抢着了是谁的。为了自家的利益,车坐不满,营运主就不走,一个劲地兜圈子,车子在街道里梭子一样地乱窜,招徕人,等人,接人。原地转悠上一两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老李会意地笑笑,有这等事?好,好。他不由地在心里连连说好。他可以继续睡觉了。他失去的睡眠太多了,他太需要睡眠了,他要好好地睡一睡。这车晃啊晃,跟个大摇篮似的。没想到,在这样的车上他却能酣然入眠。做平头百姓好啊,清静,干净。想当年,大学毕业,弃文从政,打打打,争争争,到头来,结果又如何呢?如若,当年坚持了自己的文学梦想,光景又会怎样?如今自己是离文学越来越远了,可是文学那一星萤火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一个角落何曾熄灭过?它一直都在悄无声息地闪烁,羸弱却美丽。著名作家余华先生说的好:“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迷路者,我们都是按照自己认定的道路寻找方向。也许我们是对的,也许我们错了,或者有时候对了,有时候错了。”是啊,我们又有谁不是这个世界的迷路者呢?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未来的路还得走。他似乎明白了这剩余的人生路该怎么走,不是有时间了吗?可以读些喜欢的书,重温文学旧梦也好啊。还有旅行,和妻子一起,想想都叫人高兴。含饴弄孙,享天伦之乐也不错啊。想起孙子,他的心又一次笑开了花。他再次甜甜地走入梦乡,梦中,他的笑轻松、舒展又神秘。
   车欢快地行驶着,载着他的梦......
   太阳升起来了,一片光华。

共 5641 字 2 页 哈尔滨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呢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724548&pn2=1&pn=1" class="pre">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