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巷口笛音,故暖自寻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巷口笛音,故暖自寻。孤云舒卷不休,潮汐更改的聚散沧桑,承载岁月弥留的一种绝响。聆听这熟悉的笛音,昼夜浮光,氤氲不散,巷口花开,遇见以眼泪,以缄默。然而心弦都附与苍烟落照,化作春泥,掩藏记忆的风雪,一去不复返。   ——题记       守候原地,各自纷飞的落叶,蕴藏夏花的绚烂。闲暇时,一些人,一些事,穿过深思时的脑海,月色悄无声息,花好无缺,一颗心的珍贵,透彻而生。是时候,巷口变窄了,眼角的怀念是它弥留的暖,在于那笛,那音,那人。   一个人,再次路过这个熟悉的地方时,我选择了傍晚,好让晚霞的情丝和月光一样吹奏出思念的笛音。这种久违的美妙,被时间的风霜雨露所洗礼,将记忆灌注如痴。我放慢了脚步,在这个安静的时刻,我知道简单的停歇是一种幸福,我倚靠在树下,吹笛,回味,亦暖心。   独自捧笛,我怀着仅有一味的情,以岁月的姿态,诠释着笛音离开的理由。不舍,是我在倏而远逝的日子里独自聆听它,不弃,是我在刻骨铭心的疼痛中握手珍藏它。每一次,从心底升起,再慢慢落下,胸怀都是热的。而当年轮的指针停歇在指尖的那一刻,我开始回想起脑海里关于那年的符号,心底涌起的情绪连着感动,一如多年前熟悉的画面。那是我和母亲刚搬到村里巷口的那年,也是我第一次遇见他。   第一眼看见他,除了来自内心的陌生,还有几丝畏惧。满头银发,留着长长的胡须,坐在一张竹椅上,一席灰色长衫,皱纹和老年斑已布满他的脸颊和脖颈,这就是我对他的初次印象。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他手心里的一根笛子,被他紧紧握着。那是竹子质材做成的,外形细长,表面的蜡黄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光滑。当阵阵微风吹拂过他的胡须时,他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拿起这根竹笛,轻轻碰触嘴唇的瞬间,格外清脆动听的笛音,不急不缓,绵绵不断,紧贴着微风的温情,翩跹而舞的绿叶也会时不时地落下几片在他的发肩,灵动,鲜活,被他特有的情感所打动。   我站在原地久久伫立不动,他的音,他的美,让我感觉到空气中的质朴无华。我并没有选择立刻向前打搅他,他的老者风度,自然淳朴,是我发自内心深处的敬仰。所以我在沉默的享受中,聆听他的笛音,清晰的画面里,一切都是安静的,我仿佛意识到我的眼角边缘流露出一种呆滞。   那时,母亲也是在我身旁的。她也像我一样被他的笛音所陶醉。当我表示自己要鼓起勇气去和他打招呼时,母亲的手拉住了我。母亲的原因很简单,怕我的淘气惹人生气,怕我把他的竹笛弄坏。那一刻,虽然我被母亲牵着小手回到家,但是一路上我都在想着该如何和他来一次天真无邪的交谈,好让他教会我吹竹笛。毫无疑问,儿时对于周围新鲜的事物,臆想的过程总是很期待,很愉悦的。   然而与他的第二次见面,我的心情却是不开心的。那一天,母亲和我闹了矛盾。我一个人来到巷口处,低落着头,生着闷气,徘徊不定地来回走着。他就端坐在那张竹椅上,喝着搪瓷碗里的凉茶。当他看见我的身影时,他便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他亲切又慈爱的声音在我耳边穿过,他叫了我一声孩子,问我怎么哭着流鼻涕,问我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面对他的一系列疑问,我是沉默以对的,依旧深深地埋着头。而当他以厚实的双手将我胖墩墩的脑袋捧起的那一刻,我眼角闪烁未滴完的热泪,终于在一瞬间再次掉了下来。他不知道我是和母亲吵架而离家的,所以他的关心让我顿时倍感温暖。我哭了,我竟不知哪来的冲动,将头直接投入在他温暖的怀里。   他用他的衣袖帮我擦拭泪水,用力紧紧地将我抱起,像哄婴儿般的声音叫着一句句的宝儿宝儿。紧接着,他从家里面拿出一根竹笛,他吹起竹笛,他的笛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还是初次熟悉的声音,像摇篮曲,又像是欢乐曲,让我渐渐地停止了哭泣。我在他的怀里,静静地聆听,我开始伸出双手准备去触碰竹笛,他乐呵呵地问我是不是也想学,我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他。那一刻,眼睛欣喜若狂的表情,让我把不怏的情绪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于是,他细心地准备教我如何吹竹笛,他一只手将竹笛放在他的嘴边叫我看他的姿势,另一只手也用他布满老茧的手紧紧地搂着我,生怕我摔着。而我就在一旁聚精会神的听着,还时不时地玩弄起他的胡须。他首先教我嘴唇自然闭合,然后让我把双手捧在笛子两端,左手握头,右手握尾。然后让我将吹孔置于下嘴唇下沿,对准吹孔吹气。当我模仿着这样一吹时,却是很难听的声音跑了出来,接着几次都是没有声音的。他看着我木讷又困惑的表情,不由地笑了。接下来,他多次细心教导我,特别是在气息冲出时,他告诉我要让气息成为一束气柱往吹孔下方斜着吹去,两颊肌肉必须用劲。我反复试了多次,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吹响了一次。他告诉我,吹奏竹笛要细心,不要急,要放轻松,吹出来的声音要求纯净,避免夹杂气声,反复多次的练习总会慢慢学会的。有了他在一旁的教导和鼓励,我总能吹出那么几声像样的笛音。   那天下午,我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母亲是找到了我的,这是母亲后来告诉我她看见我就待在那里学习吹竹笛。她说当时的我学得很入迷,而且她就在对面的邻居家里看着我是如此认真吹奏,尽管声音不是很动听,但是母亲还是称赞了我,说我真棒。   一回生,两回熟。之后的日子里,我便总是习惯性跑到他那里去学竹笛。我亲切地叫他为竹笛爷爷,他也叫我乖宝儿。有时,我会和他一起在绿荫树下,坐在竹椅上吹起竹笛,给他端茶倒水,我也会卖萌撒娇去蹭饭,淘气的我总是每次可以给他带来无尽的欢乐,逗得他合不拢嘴。这样的情景,使得每一个路过的邻居都会说爷孙俩真是好默契。   久而久之,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当我询问他家里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守着偌大的房子时,他不禁感叹地说了一句习惯了。从他凝结的眼神中,读出的期许已然成殇。从他老去的身子中,看出的背影已然日益低下。他静静地坐着,像我吹起竹笛的那样安静。   我意识到他的不愿说,所以我也不再细问。当他转移话题告诉我说,让我听他最近刚学会的曲子时。那一刻,他言语里的沧桑,浓缩成岁月的真相,经受不起任何人的询问和打击。他吹起竹笛的瞬间,听着,听着,音符荡漾间,细胞里再次的麻痹,让我不由自主地拥抱他,依偎在他怀里,感受那些关于岁月的温度。那一刻,他的泪并没有毫不掩饰地滴落,相反,泪只在适合在他的眼角,保留那份最初的怀念与纯洁,但我确信这些泪是咸涩无比的。   我不知道这样的缘故。后来,我鼓起勇气希望母亲告诉我真相时,母亲把我牵到房间,用平缓的语气对我说道,我敬爱的竹笛爷爷其实是一个空巢老人。他的子女常年在广东工作,春节都难得回一次家。而他的老伴在一场无情的肺癌中去世了,那年他刚满六十岁,对他打击很大,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很多。而现在他却八十岁了,二十年的独居,偌大的房屋,一个人面对昼夜,无人能够体会,更别提他心里多苦了。   当我问母亲,他没有选择和他儿女去城里居住吗?母亲说老人心中很大的原因是想着自己都六十了,而且一辈子生长在农村,落叶归根的心愿很坚定。因此,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学会了吹竹笛,每天都会选择用吹奏竹笛的方式来怀念曾经的美好,好送给远方的亲人最真挚的挂念。那一刻,我的意识是,他选择平静地待在故乡的土地上,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四季更迭,像落叶般归根。只是人的生命仅一次,如此赤裸直白的缘由,是那种源自竹笛深处的情感,简单,质朴,让我心生感动。听完后,母亲告诫我说要我有空多陪陪他,趁着他身体还硬朗,多给老人送去快乐。   从此,每次去竹笛爷爷家的时候,我都是把他当做孩子一样。我会把母亲给我煮的鸡蛋带给他吃,我会帮他捶背,捏肩膀,我也会把自己在学校学到的诗歌背诵给他听。不为别的,他也需要像一个孩子一样,拥有更多无微不至的关心。每次我都尽量多在他面前吹奏竹笛,而不是让他亲自吹竹笛,我希望他可以因此减少对于竹笛的孤独与愁苦。可当我认真的吹起时,他的眼里却是对我一个孩子天真与无邪的期许,闭眼与睁眼间,他的朦胧,他的清晰,竹笛声声,都是感人的画面。那时的我,不知道眼角流出的泪水所表达的意义,只知道是咸涩。每一次傍晚时分,母亲从他家领我回家时,他都会对我母亲说我很懂事,很有孝心。而我那时坚信的领悟和智慧,也为我以后的成长奠定了基础,懂得尊老爱幼的品质,也让我懂得了“百善孝为先”的美德。不仅仅是儿时课本里面一字一句,更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情感。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起初,经过,也要必经一个结果。生命中让我彻底与他相隔的时间,是在一个浪漫的秋天夜晚。秋风四起,流水无情。那一天,一阵长长的鞭炮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知道接下来的哭声,烧纸的烟味,都会是咸涩的味道。所以我没有偷偷地选择哭湿我的枕头,而是选择站在窗前望着这惨痛人心的一切。死亡的来临总是令人恐惧的,他的无憾无悔在岁月的无痕中有了光芒。天堂没有疼痛,选择夜晚与天堂相逢,他的心是热的,月光是热的,他和他妻子的日子会更加温馨。我是多么的不舍,我是爱他的,熟悉他的,我的竹笛爷爷。窗前,灯火通明,目送他,一切的啼哭都在回忆声中孕育而生,从未消逝。一路顺风,泪水从我眼角滴落的声音,在夜里的月光下是如此的清脆,就像竹笛吹奏出的祭奠声一样。   在他入土的几天后,他的儿女也早已匆忙回城。路过那个熟悉的地方,我并没有拐弯,我笔直往前,我的脚步很小,我站在那棵树下,我试图蒙上眼睛感受曾经的画面在我心里发芽。这个时候,对面的邻居向我递来一根竹笛。她解释说这是老人的儿子临走时特意嘱托留给我的,这也是老人的心愿。接过这根熟悉的竹笛,一瞬间,我望着那扇紧闭的大门,里面再不会传来竹笛声,里面再不会有他的影子。此刻,我并没有立刻吹起竹笛。我沉默不语地握着它,我往回走的身影已然成我的不舍。日后的梦中,我曾多次会梦见他。画面之中,竹笛爷爷是年轻的。没有了我印象中的年老,他容光焕发,英俊潇洒,他的臂膀是强壮刚硬的,他微笑着把那根熟悉的竹笛放在他的嘴边吹响,和从前一样,如诗般的深情。我庆幸,他是在我的梦里如此幸福。那一刻,他的祝愿,我的祝愿,各自安好。   竹笛,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接触便深爱且珍藏的乐器。如今,陪伴它多年,我的爱也延续不断。每每学校放假,我总是会独自走到巷口。目光中那一排排的大树,依然青翠挺拔。夕阳西下,树叶的影子映衬着斑驳的夕阳,在青石板上泛起点点红晕。我站在树下,凉风习习,回忆起儿时的稚嫩与纯真,我再次拿起这根已有细微裂纹的竹笛。我独自哼唱的曲调,多像儿时一样熟悉。现在,竹笛声音多了几份熟练,多了几份回忆。铭记它,隔着即将来临的夜色,以及藏匿云间的星星,我的祈祷已经愈加浓厚,愈加感怀。   谢谢,我的童年在笛音中提早被眷顾。这是生命的珍贵,在于一路上的芬芳,让无私的爱吹散凝固的眼泪,让我铭记童年的温暖。我知道,我怀念,竹笛的暖,如数洒落在我的每一根脉搏上。因此,心连心,永不分。 癫痫如何治疗能治疗好成都哪里治小儿癫痫郑州癫痫病的原因湖南看癫痫
上一篇:【轻舞】生日快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