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打麦场,远去的乐园(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在一段很漫长的岁月里,打麦场是乡村孩童眼中的乐园。那样的记忆,我的脑海里很多很多,要是绘制成一幅画的话,可能和《清明上河图》一般的壮观。

六月份的天,火光闪闪的,尽管天地间弥漫着无形的热气,处处张扬着夏日的酷热和猛烈,但人们并没有歇息,而在打麦场里紧张地忙碌着,就连村里的小孩也穿梭于打麦场里。直到夜幕降临时,那些劳累一整天的大人才托着疲惫的身躯向家走去,而帮了一天忙的孩子却好像一点也不累似的,依然在打麦场里玩闹着。

弯弯的月牙悬挂在天边,银白色的光辉洒满大地,夜空中的繁星一眨一眨的。麦场里热闹非凡,到处都是正在玩耍的小孩:有绕着打麦场滚铁环的,有站在原地踢毽子的,还有趴在地上玩抓石头的,也有兴高采烈地跳绳的,甚至还有骑着自行车环绕麦草垛表演车技的……等村里的小孩陆续到齐后,领头的孩子王便爬上麦草垛大喊几声,所有的小孩都停了下来。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而且将耳朵高高地竖起来,仔细倾听接下来的集体游戏究竟该怎么玩。

那时候,孩子们时常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这个游戏究竟是什么时候诞生的,村里没人能说得清,只是自打懂事后,便知道有这么一个游戏。游戏很简单,小部分小孩扮演警察,大部分小孩扮演贼,待所有的贼陆续藏好后,警察便出动了,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警察能抓到规定数量的贼,那么便是警察获得了胜利;反之,则是贼获胜。通常情况下,小孩都喜欢扮演贼,因为当贼会感到很刺激。试想想,某个贼藏在一处黑漆漆的地方,待警察快要过来时,突然站起身来大吼一声,肯定会将他吓一大跳,那种感觉是不是非常爽快呢?久而久之,孩子们都尝到了扮演贼的甜头,就不愿意扮演警察,但警察总要有人来扮演的。于是乎,就有人想到采取“石头、剪刀、布”的方式,决出扮演警察和贼的小孩。

站在麦草垛上的孩子王一声令下,场地里的孩子两两对立,开始对决。一时间,整个打麦场里都是“石头、剪刀、布”的呼喊声,赢的小孩一脸沮丧,输的那一方反而是喜气洋洋的。过了一阵子,喧闹的场面渐渐安静了下来,第一轮对决后,输了的小孩直接归为扮演贼的反方,而赢了的则要继续对决,直到警察的数量是贼的三分之一为止。所有的小孩,都乐意当贼,便会出现很激烈的对决。有时候,直到双方对决几十个回合,依然分不出胜负,而且嗓子都沙哑了,但他们依然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对方,试图在其眼神里看出接下来的动作。最终,输了的兴奋不已;赢了的,则是一脸的愤怒,但却无可奈何,只能指着对手叫嚣,让他待会小心点,别撞到枪口上。虽然贼的数量多,但警察有武器,只要武器能挨着贼,就算贼被逮到了。

“开始!”孩子王大喝一声,所有的贼都跑远了,他们究竟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只是贼必须藏在规定的区域内,至于是藏在树后面还是麦草堆里,这个由贼来确定。约莫过了几分钟,警察们都拿着提前准备好的树枝大喊大叫着前去捉贼。麦场里,只有孩子王静静地坐在麦草垛上,等待着最终的结果。虽然每个贼总认为自己藏得很隐蔽,但面对那些思维缜密的警察,还是会在无形中暴露出很多破绽的。孩子毕竟是孩子,玩性十足,要好的小孩往往都是藏在一起的,而他们等待一会,发现没有警察前来时,心便静不下来了,于是就开始说起了悄悄话,恰好为警察提供了机会。等第一波贼被警察逮到后,通常会学着各种动物叫几声,给同伴提示自己暴露了,另外也知会他们警察全部出动了。玩游戏的时候,时常出现贼故意暴露自己,让警察追着自己跑,而那些贼却非常狡猾,不时没了踪影,惹得警察非常郁闷。但警察里也不缺能手,不论贼藏在多么隐蔽的地方,都会被逮到的。

到了游戏结束的时间,孩子王便会憋足劲大吼几声,如雷雨中的惊雷似的,整个打麦场仿佛都被震得颤抖起来。片刻之后,不是警察押着贼回来了,便是贼兴高采烈地一窝蜂跑进麦场里,究竟是哪一方获胜,不等孩子王宣布,所有的小孩都了若指掌。接下来,正反双方交换角色,刚才扮演警察的直接转换为贼。而扮演贼的那一方,则要通过“石头、剪刀、布”决出演警察的人选。每每那时,已经成为贼的小孩便会坐在地上,托着腮帮子静静地注视着那些对决的小孩,有时候还为他们加油鼓劲。等所有的角色陆续到位后,游戏再次开始。

夏日的夜里,只要天气晴朗,孩子们都是如此度过的。他们玩得兴起,时常忘了时间,忘了腹中的饥饿,忘了家人的嘱咐,满脑子都是自己扮演的角色和那宽阔平坦的打麦场。直到夜深人静,大人们来到打麦场里,将他们拉回去。可他们却毫无睡意,纵使躺在炕上,眼睛也睁得圆圆的,脑海里回想着在打麦场里玩闹的情景。

如果到了冬天,所有的小孩都期盼着天降雪花。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在打麦场里打雪仗或者堆雪人了。夏日里,孩子们非常讨厌阴天,但到了冬季,却渴望见到天空中的乌云。只要等到乌云遮天的日子,所有的小孩都会来到打麦场里肆意奔跑,好像要将心间的活性细胞全部挥洒殆尽,他们尽情期待着下雪。天宫的神仙面对如此天真烂漫的孩童,趁着他们熟睡时,便悄悄将亮晶晶的雪花洒落人间。

雪越下越大,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洁白。等孩子们一觉醒来,透过窗户看到屋檐处的那一抹亮白时,心间别提有多么的爽快。他们立刻从被窝里爬起来,穿戴整齐来到户外,只见房屋顶、树木上、田野里都堆积着厚厚的白雪。匆忙间吃过饭,他们便出了家门,来到打麦场里。虽然他们的小脸被冻得通红,但每个人都是乐呵呵的,不是奔跑在雪地里,就是忙碌着捏雪球。待孩子们陆续到齐后,游戏便开始了。

这时玩的游戏,和夏日里的区别不大,还是警察和贼。只不过玩法稍稍有点不同,只要被对方的雪球击中三次,不管是警察还是贼,都算作“阵亡”,最终按照剩余的总人数判断究竟是哪一方获胜。头脑利索的孩子们通过“石头、剪刀、布”决出胜负后,便蹲在雪地里忙着准备雪球,可那些还没有决出胜负的,则显得非常着急,因为他们在后续的游戏中会吃大亏的。游戏刚刚开始就有阵亡的,就因身旁没有过多的雪球。面对那些连环炮,手里没有雪球的孩子,或者来不及捏雪球的,只能不断躲闪,如果被击中三次,就只能下场看别人玩。

遇到能力旗鼓相当的,便显得精彩纷呈,就像观看一场大戏那般的畅快。只见两道身影同时蹲下,同时起身,同时有两道优美的弧线划过长空,朝对方飞去,紧接着,他们同时闪躲,雪球砸了个空。紧接着,再次如法炮制,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快,空中的雪球飞来飞去,两道身影不断躲闪着,场面异常激烈,导致其他小孩都被迷住了,而待在原地注视着他们的表演。最终,双方打了个平手,都累得气喘吁吁的,坐在雪地里喘着粗气,头顶的汗水汩汩流淌,心间却暖洋洋的。

尽情玩耍过后,孩子们便会在打麦场里堆一些高大的雪人。他们先捏一个稍微大点的雪球,然后不断顺着打麦场翻滚,直到滚不动为止,如此就做好了雪人的身子。紧接着,再滚一个稍微小点的雪球,当作雪人的头。最后,将头立在身子上,就做好了雪人的雏形,并从田野里找来一些杂物,将雪人打扮打扮。等孩子们陆续做好雪人后,便会去欣赏小伙伴们的杰作。那些雪人,有精致的,也有粗糙的,还有一点也不像的,但在孩子们的眼里,所有的雪人都是充满灵性的,仿佛就是他们生命中最要好的小伙伴。

一年四季,打麦场里都有孩童尽情玩耍的身影。温暖的春日里,他们忙着放风筝;酷热的夏日夜间,他们不分昼夜地玩闹着;到了金秋时节,他们面迎和煦的秋风挥洒着童真;即使在皑皑白雪的寒冬,他们也不忘在雪地里堆个雪人或者打场雪仗。这样的日子,我原以为是永远存在的,跟我的生活也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而且打麦场是村里不可缺少的,但我的天真还是被后来的现实打破了。

我已经记不清村里的打麦场究竟是何时消失的,只隐隐记得生活中一下子少了很多东西,无形中感到郁闷了许多。自从打麦场消失后,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日子。每当我站在昔日的打麦场旁,注视着眼前那绿油油的麦田或者茂密的果园时,心间莫名得感到有些失落。但令我没想到的事还有很多,最终,我离开了家乡。昔日的那一切,都回不去了,留给我的,唯有印在脑海里的记忆。

打麦场不仅仅承载着我的童年欢乐,还有很多和小伙伴们在一块的甜蜜瞬间。或许,多年以后的今天,他们和当年在一起玩闹的小伙伴没有过多的联络,甚至几十年都没有见过,但我深信他们依然记得当年在打麦场里发生的那一切。如果有生之年还会相遇的话,那段童年时期的往事,他们还会再次谈起,而且都会心动不已的。

在如今生活的城市中,如果遇到好天气,我都会外出走走。一旦遇到人流如织的广场,我便会念起昔日的打麦场,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曾经开心玩闹的画面:一大帮小孩在宽阔的打麦场里尽情地奔跑着、嬉戏着,身后扬起一滩滩的灰尘。虽然生活很贫困,他们没有光鲜靓丽的新衣裳穿,但满脸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欢喜。这样的感觉,我时常有,或许是我过于念旧的缘故,又或者说我无法忘记童年的往事,不管怎么说,那些故事都会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纵使我这辈子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些年里,也无法在打麦场里尽情地玩耍,但我却可以在生活、学习、工作之余触动心灵的瞬间,仔细回味昔日的快乐,进而慰藉我的心灵,使我的生活更加充足、饱满。

打麦场的逝去,曾经一度令我感到困惑,但随着时光的流逝,我渐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人生路漫长,至于将来会发生什么,没人可以预见,而且面对记忆里那些已经彻底远去的事物时,我们唯有坦然面对。因为任何时候,人总要往前看、朝前走,只是我们依然可以在温柔的美梦里,回味发生在打麦场里的那些青涩而懵懂的童年故事。

武汉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最专业哈尔滨去哪里找好的癫痫病医院郑州哪些癫痫医院医治更专业?天津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