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过雁子崖(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站在雁子崖左侧高处,回眸可见一只即将远行的大鸟,正跃然欲动,仿佛稍不留神,便一飞冲天,遁入云霄。

太行山独特的石英砂岩形成的层叠峭壁,构成它的双翼,此时,它翼尖稍敛,插陷于连天白雾之中,在那里,隐约可见千山万壑,峥嵘起伏,绵延不绝。而它身下,雾气氤氲,茂林葳蕤,深不可测。它微微额首,俨然思索,又在等待,像一个即将奔跑的人,深呼吸,下蹲,系好鞋带,乃至跳跃几次,万事俱备,只待发令枪响起,面前这莽莽苍苍如雨似丝的大雾散尽,便可振翅。

一群山鸟自无名处来,擦着我的头顶急速飞过,嘎嘎的叫声穿破空山寂寂,直插山涧荆莽森森。雪白的肚皮和褐色的翅膀瞬忽不见,像梦一般短暂。

民间有许多有关雁子崖的传说野史,但在这只大鸟面前,除去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类丰富的想象力,再无旁鹜杂念。这只鸟是大雁、胡燕,还是野鹅、天鹅此刻都不重要了,你只知道,这是一只来自虚无和混沌的鸟,一只来自历史深处和久远年代的鸟,一只来自乡民风俗和确凿认契的鸟,它栖息于此,守候一方水土,便是天长地久,星辰大海。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幻想自体可在天空翱翔,而不是借助工具。一只鸟,在绵延起伏的太行山巅屹立,的确让人类眼热心跳。像所有游客一样,我们也站到了大鸟的头顶,并做出飞翔的姿势。那一刻,沉重的肉身瞬忽变得轻盈如云,我成了一只鸟类,一片鸟羽,鸟羽上的微尘。不,倘若可能,我最渴望成为一块砂岩,成为雁子崖这只大鸟身体的一部分,伫立于此,看云卷云舒,听山风浩荡,止语,静心,堪破,放下,宠辱不惊。

当然,这只能是假象,人类永远不可能成为其他物种。据说,在山下连绵的沟壑之中,曾经有过无数的小村庄,还有无数的生物、动物、植物,村里的人倘若故去,会被家人装到棺椁里,放到崖下某处,十年,几十年,百年,直至消失不见。那些被密封在棺椁里的白骨去哪了?腐烂成尘?成烟?被某物驮走?还是幻化成眼前这丛立的苍茫山峰?也或者它变成了山间物种,穿梭在我们的脚下?掠过我们的呼吸?

离雁子崖最近的那座山顶之上,端端立着一个规整的建筑,远远望去,像一个小毡包。那个地方,叫崔家寨。雾气中,它牢牢地吸引我的眼球。据说,此处因崔姓道士得名。瞬忽想起莫高窟的王道士,便觉崔家寨小小的建筑之中,肯定藏匿着无数的宝藏。心下转念,莫非崔道士也像王道士一般有不堪的一面?像要证实预言般,我很快就听到了关于崔道士的另一种传说:崔道士当初为衣食计,搬到此处修行,渐成,因擅长法术而行走四方,聚得一些钱财,修缮了庙宇,购得金银玉器藏匿于此。俗话说,饱暖思淫欲,他渐生了邪心,便抢掠良家妇女来此淫乐。某一夜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崔道士正在寻欢作乐,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一条乌龙自闪电中钻出,直取崔道士的性命。熊熊大火,一夜之间将崔家寨夷为平地。又一说,是王母娘娘见崔道士无恶不作,怒不可恕,亲自驾云而来,灭了崔道士。总之,这个崔道士留给世人的就两样,一样是靠近云层的崔家寨残址,一样是邪恶贪恋的虚名。但怎样的故事,都有人为编造的痕迹,人心拥藏万丈光芒,同时也挟裹无边黑暗。

去崔家寨要从大鸟右翼之上的靠山栈道下去。早几年,栈道狭窄简陋,行走极其危险,近年政府给予修缮,加宽道路,又设栏杆,走起来便如履平地,轻松极了。但走在其中,仰头巍峨,低头深涧,忐忑和惊心还是有的。路过一处小山泉,是山上的水通过岩石渗滴下里,汇聚而成。有不认识的游客用瓶子接了喝,言说甘甜冷冽。走完栈道,又有陡峭直立的石阶向下蜿蜒。

如此行行走走,方到了崖下松林。是樟子松,大约六七十年树龄,枝干耸立,长势俊朗。间有黄栌、柞木、辽东栎、榆、槐、檀,据说还有一些本地树种,叫什么红媳妇、绿媳妇的。丛林茂盛,植物葳蕤,郁郁葱葱,走在软软的林间路,像踩在厚厚的地毡上。路过石缝里盛开的黄色小苦荬、马齿笕和醡浆草,遇见无数条油亮的蜈蚣和可怖的红蚁穴,踏着豹子、狍子、野猪和狼的足印,跟防风、丹参、忍冬、飞廉、黄连们错肩,又碰见艳灿灿笑吟吟的卷丹,爬上更加曲折难行的砂石路,黄栌树毛茸茸的紫色花条擦过我的脸,黄刺玫和酸枣枝更是调皮,动不动就会扯住我的衣襟,仿佛,去崔家寨是件令它们不悦的事,它们更希望我们停下来,看它,或者跟它说说话。

我倒感觉雁子崖的植物们是最不孤独的物种,有大鸟,有山风,有无数的同类,在一起喧哗,应和,大笑,哭泣。也或许,我想错了。

我们终于爬上了崔家寨,穿过一个门洞,眼前的情境让人目瞪口呆。它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完整好看,不过乱石砌成的堡垒而已,经过许多年的风吹雨淋,很多地方都已经或正在坍塌,人踏着陡岩直立攀爬上去,顶上大约也就十平米左右,有石块杂木荆棘,凸凹不平,难以下足。风呼呼吹着,人渐轻了、薄了、小了,似乎稍不留神,就有被吹到深涧的错觉。

极目处,大雾渐散,远远近近的峦峰和沟壑徐徐现出,再远处,天边,还是山连着山,一座比一座高耸,一座比一座奇峻,一座比一座迷人。最好的风景,永远在远方吗?常人都觉已失去和未得到是最珍贵,只有悟道的人才会珍惜眼下拥有。

人声渐隐,山风摇荡,心静如水。百年前,崔道士怕也曾闲坐于此,并生出成仙成道的错觉吧,要不,他不会抛掉自己的本真,忘记饥饿和穷苦,忘记先祖的告诫,而用罪恶来成全一己私念,换得后人的编排和唾骂。不过,也得感谢这个似真似假的人,没有他,哪有今日我们的坐拥山河,心胸大开。收回视线,眼前枝上,竟有一只一动不动的蝴蝶。是今天第一次看到蝴蝶,悄悄叹口气,想来如此高处,只能盛放它的尸体了,伸手去捉,它竟然翩翩起飞,很快隐遁不见。

身边年近七旬的老师,说自己竟然跟我同名,当然,那是他的小名。巧合真令人心跳。我笑笑,在他的神情之中恍惚看见自己的影子。万法随缘,只需遂顺。我们像这山间众多的无名鸟,众多的虫蚁草芥,过雁子崖,暂栖小小崔家寨,之后,还要重回忙碌拥挤的人世,依旧过着向往山长水阔的生活。

森林广袤,天空廖远,山风习习,在看不见的地方,会不会还有一个跟我同名的人,正在仔细端详我们?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继发性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是什么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羊癫疯的偏方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