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心头那一垄垄思念(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武侠仙侠

多少次从梦中醒来,眼前回荡的都是你破碎的残影,打开台灯的那一刻我知道你又来了,在我的梦中嬉戏着,舞动着。唉!我的母校,您这又何必呢?是在怨我的不辞而别吗?虽然我离您而去。但您却在我的心头栽下了一垄垄的思,种下了一垄垄的念。您可听到身处故乡的我对您的呼唤:“我的洛师,我的青春!”因为在您的怀抱里,我度过了我的四年青春,在我心底里您同样是我的故土。

还记得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刚刚坐了近两天的火车的我疲惫不堪,可是当我站在你面前的时候,满脑子又兴奋起来,像被突然加了血的战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提着大包小包的我不时地这儿看看,那儿瞧瞧,还不停地用蹩脚的普通话跟前来帮忙的师哥搭着腔。那时的你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神秘,而又充满魔力,不只是吸引那么简单,还有热爱,憧憬,总之很多很多。忙忙碌碌地办完各种入学手续,又从宿舍管理阿姨那里领来了被褥,月亮已经挂在了半天空,在你家里的第一顿饭,竟然是火车上剩下的一包方便面和火腿肠。当时累的实在是挪不开步了,那兴奋劲再也坚持不住了,草草地吃完,就趴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告别紧张严肃整齐有序的军训,我的大学算是真正开始了。我和我的兄弟们将会在此度过四年的青春,用我们的手写出,用我们的脚走出,用我们的智慧创造出,属于我们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一曲《灰姑娘》唱响了老杨一辈子的幸福,如今在那个叫鄂尔多斯的地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与中区门口的小贩合伙贩卖牛津字典,着实让我们小赚了一把,钱虽不多,但那份喜悦永远烙在心底;夜幕降临时,被邙山脚下指路小孩忽悠的我和老郭,终于徘徊在洛阳古墓博物馆里,看着一个个形态各异古人的棺椁,徘徊在一间间墓室里,庆幸着前面还有一个南方来的姐姐做伴;和少佐打了一斤廉价红高粱,就着一碟花生米,三口干下去的豪情仍然在心头荡漾,也记得后来被书立、老郭抬回去不省人事的丑态(后来书立在我们醒了之后叙述的),一路上都喊着一个姑娘的名字;为了挣一月400块的工资,去学校附近的酒店去当传菜生,也不知道是被忽悠了,还是那时候的劳动真的很不值钱,每天晚上回来腰都直不起来,再也不敢乱用腰酸背痛这个词,生怕被它惦记上;临分别的那个晚上,我们这些个老战友们跑到后街部队医院旁边的烧烤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一股子孜然味的羊肉,唱着闹着哭着笑着,回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转着圈,一边嘴里还吆喝着,谁也不知道谁说什么。分别在那时候显得那么真实,从那一天起你我天各一方。

学校第一食堂里的蒸红薯也是经常让我在梦中流起口水的,入冬时节食堂里的红薯就早早的上架了。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盼着赶快吃晚饭,因为只有晚饭才会供应。那段日子总是第一个跑进食堂,从窗口看着笼屉上冒着热气的红薯,心里早就按捺不住,花上一块钱左右买上一块,黄黄的皮,红红的瓤,煮熟之后好像泛着油,轻咬一口,绵软香甜。不知道此时此刻它们还在吗?还有二楼的豆腐汤,七八片切薄了的嫩豆腐,五六片小青菜,再加点火腿片之类,放到锅里稍煮片刻,最后放一点盐,一道热气腾腾鲜美无比鲜美的豆腐汤就做好了,再配上一点单饼,那时候是我最好的早餐。去的次数多了,那里的小师傅干脆一见到我连问都不问,直接把锅架到炉子上。那时的小师傅现在也已经长大了吧。还有学校大门口胖大婶的武汉香酥烧饼,薄薄的烧饼,从中间切开,加上一个现煎的香葱鸡蛋,咬一口,香脆可口,每天晚上下自习回来都会准备好一个钢镚,来一个,一饱口福。还有那欣达市场大碗刀削面,盖浇饭,鱼香炒米……

考研的日子,一切都是煎熬,一切都是幸福。每天三点一线的重复着自己在校园里的足迹,宿舍——食堂——教室——厕所。一壶一包一杯子这就是全部的装备。早晨五点半匆匆起床洗漱,匆匆吃饭,匆匆赶着去没有课的教室占位。后来倒是免了占位的活,逸夫楼大自习室成了常驻据点。一进教室一头扎在书堆里,背、写、画,仅仅靠着上厕所的空去溜达一圈休息一会。还记得旁边的哥们调侃的话:“考研不仅仅拼的是实力,更是体力。”我们深信不疑,因为几天之后他就因为劳累过度,再加上低血糖在教室里晕了过去。不过最终这位学哥还是如愿考上了梦寐的大学。那些日子每天都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在路上风雨兼程,匆匆前行,每一天都是充实的,每一天都是幸福。最后自己却做了个逃兵,没有经受住考研,现在想来有些许的遗憾,但更多的是收获,经历过,煎熬过,就会坚强,这是宝贵的人生体验。

四年的相知相属,分别就在转身的那一刻。而今站在讲台上挥汗七年的我,早已不再是那个茫然青年,有着自己的学生,有着自己的家庭,有着自己的生活。然而青春走过的那些个日子总会无端的走入我的梦境,一次次湿润着我的心,在我的心田长成了那一垄垄的思,那一垄垄的念。

辽宁沈阳癫痫医院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乌鲁木齐有几家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