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木马】老妈为我亲上岛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她是明白家里打电报的意思,也想借来电报的机会回家里做做家里的工作,看有没有通融的可能。这就是她在和我分别时说的“办大事”的真正含义。可是,回到家里后,两位老人的态度比较坚决,不管她如何解释和介绍情况,他们就是抱着不同意的态度,让她一下子就陷入了无奈。她是个很孝顺的孩子,看到父母的态度如此坚决,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我估计当时她可能处于两难状态,与我虽然接触得时间不长但感觉挺好,真的放弃不谈吧,内心多少有点舍不得。可继续发展吧,家里的工作一时很难做通。   她还在信里告诉我,此前已经收到了家里言辞激烈的来信,无奈之下本来是准备和我说说情况,并表明不想和我再继续了,便遇到了我老爸去世的突然情况。她看到我当时那么悲痛,不忍心再让我在悲痛之时又添新痛,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压了回去。这次本想利用回家的机会,好好的做家里的工作,却遇到了如此强烈的反对,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勇气继续和我发展下去了。   我一看来信着急了,心想,早知如此就不该让她回去。现如今她远在上海,我在甘肃,如何做工作啊!当时我真的恨不得能飞过去,与她一起做做她家老人的工作,但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当晚我连夜给她写了回信,表达了我对她的那份真挚的情感,以及非她莫娶的决心。希望她能继续努力,争取做通家里的思想工作,同意她和我继续发展下去。另一个我告诉她,我妈妈去上海外婆家里散心了,如果她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我随信附上了地址和如何走的路线图。   我在给她写信的同时,也给刚到上海外婆家的妈妈写了信。信中讲述了小n回家的缘由,以及她目前遇到的阻力等,并表示了我对与小n关系发展前景的担忧。   两封信发出去后的那些天里,我真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着急,不知道事情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那些日子里,我的职务安排上,也出现了点插曲,这个我后面会叙述。所以,那段时间里,我的情绪很不好。   好不容易盼到了她的来信,信里告诉我,在接到我的信后,她在第二天就乘船去上海把我妈妈接到了崇明,她想让俩家老人见见面,并希望我妈妈的崇明之行,能有助于她做家里的工作。但是,她并没有说老人们最后如何谈的,以及我俩的事情如何了,只是告知我准备回部队了,让我回信写到西安四医大。信写的很简单,除了讲述了把我妈妈接到崇明,并在家里待了三天,又由她弟弟陪着回去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说。据此,我揣测我和她的事情前景不妙。不但没有明确的结果,相反还可能黄了。这下子,我更担心了。   在接到她的来信后的第二天,我妈妈的信也来了。妈妈倒是把整个去崇明的情况很详细的告知了我。   她是在小n来到外婆家里,说了与家人谈的情况后,并表示了想请我妈妈去一次崇明的意思后,跟随着她以及在码头等候的弟弟一起去的崇明。到了她们后,她们的接待很热情,尽管她们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她爸爸在公社当干部,还是有一些便利条件的,为了接待我妈妈,通过关系买了不少当地的特产,诸如河虾、螃蟹、鲥鱼、鮰鱼等(那时候这些时鲜货价钱都很便宜,很大的螃蟹不是论斤买的,而是论串,一元一串大约有十只左右,很大的河虾也就一两元一斤),加上家里自己种的新鲜蔬菜等,每顿还陪着我妈妈喝崇明岛的特产米酒(和日本清酒差不多的纯米酒,大概也就11、12度,但后劲很大)。   然而,她的爸爸妈妈对我妈妈的接待是很热情的,却给我妈妈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因为在她们家里待了三天,虽然也和我妈妈拉家常,却只字不提我和小n的事。我妈妈张了好几次嘴想把话头转到上面去,都被她们很委婉地把话头给岔开了。我妈妈知道他们避而不谈,是在回避这个问题,她心里着急,但也没有办法,人家不谈也不能强迫她们谈吧!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吃好中饭就要乘船离开崇明了。吃饭前,我妈妈实在忍不住了,觉得来一趟不能就是简单的见见面吧!她原先以为作为男方的老人上门来,一个是俩家老人见见面,另一个是表明大人的态度并顺势就提了亲!可是事情的发展与她所想是南辕北辙,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她不能什么都不说的就离开吧!于是,她也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还是主动说起了我和小n的事。   妈妈说,我这次来,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你们买了那么多好吃的招待我,我能理解这在你们农村已经是高规格的接待了。而且小n的爸爸、姐姐和弟弟都请假回来陪着我,这让我很感动。   本来吧,我想来和你们商量一下俩个孩子的事情,代表我们家正式提亲。可是你们一直回避她俩的关系问题不谈,这样总是回避也不是办法啊!我来崇明一次也不容易,是不是我们就两个孩子的事情交换一下意见啊!   起初,她的爸爸妈妈听了后没有吭气,估计还是不想涉及这个问题。   我妈妈见状后说,我儿子和你女儿俩人吧,虽然谈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俩人的感情发展挺好,我们全家也都很喜欢小n,这孩子脾气好,善良、稳重,说话慢条斯理的,一看就是个有好家教的孩子,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儿子就更不用说了,他挑来挑去的一直都没看上个谁,但是就看中了你们家小n了。要说我儿子吧,他挺聪明也很能干和能说会道的,对老人很孝顺,在我们身边长大,各方面都很让我们放心。你们没有见过他,可能对他不了解,如果你们见了他后,我想也会喜欢的。   我妈妈说完后。她的爸爸妈妈相互看了看后,她妈妈说,我们不是不同意他们俩谈,也不是嫌弃你儿子不好,我们只是希望女儿能回上海,不想让她一个人留在西北。当然了,你们住在西安,也可以照顾她,可是毕竟不如夫妻间的相互照顾好。而且我听说你儿子在兰州,我们也不知道兰州离开西安有多远,如果成家肯定是要分居两地的,两地生活起来总是会有很多问题的。   我妈妈听了后,也觉得人家说的挺有道理的。便说,如果俩个孩子的事情定了,儿子不回来的时候,我会和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的照顾她的,这点你们放心。   她爸爸听到这里后说,你儿子在兰州那么远,我们是不会同意她们的事情的。   我妈妈说,我儿子在兰州是远了点,但这不应该影响俩个孩子的事情吧!   这个我们不管了,只要是在兰州的话,我们是不会同意的,我们要是同意了,那这个女儿就算是丢在外地回不来了。她的爸爸的态度比较坚决,那就是持反对意见。   我妈妈看他们的态度挺坚决的,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思索了一下问,那如果他能回西安的话,你们是不是就会同意了呢?   她的爸爸妈妈对视了一下后,没有吭气。   我妈妈说,你看吧,我儿子刚从院校毕业,这送院校去上学,部队肯定是要培养的。如果你们坚持要他调回西安,也不是没有办法调,只要他们俩的事情定了,我给他爸爸的老战友打电话说一下,调回西安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这样一来,对他的进步那就会有很大影响了,毕竟在野战部队里锻炼人,进步会快点的。   她的爸爸听了后,有点不相信的说,调动哪里有那么容易啊!何况是军队啊!   我妈妈便盯了一句,调动容易不容易,那是我们的事情,如果他能调回来,你们是不是就能同意啊?‘   她的爸爸妈妈没有吭气。   我妈妈说,我也不是非要你家小n嫁给我的儿子,但看到俩个孩子处得挺好,我们全家又都很喜欢她,尤其是我儿子,别人介绍了不少,他都看不上,或者谈几次就不谈了,唯有和你们家小n谈得来。而且这次他爸爸去世这段时间里,小n真的很好,一直在家里帮忙和安慰我儿子,这些都让我们很感动,那些老战友个个见了她都夸,说我们娶了个好媳妇,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再考虑一下,让他们俩继续发展吧!至于调动的事情,如果你们坚持要他调回来,那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话都说到这里了,她的爸爸妈妈也没再说什么,临走时丢了句话,等他调回西安再说吧!   这样的结果,对于我妈妈来说是有点失望的,但是,她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在回上海市区的路上,我妈妈对我们的事情也没什么底了。   回到上海后,她便马上给我写信说了情况。她让我继续和小n来往,先巩固我俩的关系,等她回到西安后,她会给那些战友们打电话谈调动的事情。她也分析到,如果能调回西安的话,我和小n的事情才能定,否则会有很多困难。   我看了信后,心里真的没什么底了。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寄希望于调动回西安了。于是,我给在兰州军区的我爸爸的战友们分别打了电话,其中就有现在担任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上将的爸爸刘建德叔叔,他那时是军区后勤部的副政委(我在日后调到西安,就是刘叔叔具体办理的),并给北京的国防科委的张震寰和周吉一叔叔也写了信,谈了小n家里只有我调回西安才能同意我们俩的事的情况,并恳请他们能把我调回西安。他们这次都来参加我爸爸的追悼会,很多人在家里都见到过小n,对她的印象相当好。他们对我的要求,虽然都没有明确答应,但都表示一定会考虑的,并让我不要过于着急。   此外,我不断地给小n写信,表明我的态度,希望我俩能不受家庭干扰继续发展,并让她慢慢地做家里的工作。同时我也告诉她,调动的事情我们在努力,等我妈妈回到西安后,她会出面帮我调回去。   我妈妈年底从上海回到西安后,连续给我老爸的好几个战友,分别打电话说了我的事,诉说我爸爸去世后,她的身体一直不好,需要我回来照顾,希望他们能帮忙把我调回西安,还对他们说,如果调不回来的话,那么好的媳妇就可能吹了。说实话,那些老爸的战友真的挺够意思的,几个叔叔们都答应这个事他们会解决的。并为我的事开始忙乎了,反复商量着哪个单位更合适。国防科委的周叔叔给军区后勤和21军的叔叔们打电话也说了他的想法,说他们在西安的办事处虽然是个师级单位,可是人数很少,一共才十几个人,我调到那里去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跨军区调动手续很烦,还要报总政备案和审批。他希望在军区工作的几个战友帮助我解决了,毕竟本军区内部调动方便些,不需要经过总政等关口。他还说,老老木是好人,如今他不在了,儿子的事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办。   调动的事情暂且不表了,还是继续说我们的关系吧!那段时间里,我只能是不停地写信,激励她要有说服家人的信心,并不停地努力。同时我还尽可能的用文字的柔情感化她、温暖她,继续发挥我的优势,把每一封信都写的柔情似水、情意绵绵、文采飞扬的,呵呵。我期望利用文字能力,加大力度的俘获她的心。对此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尽管我很努力,小n却似乎对我们的关系能否继续十分渺茫,甚至缺乏了信心。这点我从她给我的回信里能够感觉出,她似乎在逐步地退缩着,而且明显地流露出不愿意继续谈的想法。这无疑让我和她的事情,陷入了难于继续发展的境地。   说实话,那段时间里我真的是茶不思夜不眠,脑子里都是想着如何想办法能拉回她有可能日渐远离的心。   哈尔滨看羊癫疯专业的医院长春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在哪里?青海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