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亲亲如梦令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武侠仙侠
【一】
   冲出火车站的出站口,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急急忙忙地赶到殡仪馆的告别大厅,伊辉父亲的告别仪式已经开始了,女主持人那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念着悼词。
   我翘起脚尖向家属的队列瞄了一眼,身穿白衬衫的伊辉正低头站在队列中间,一抹流海不偏不斜搭在了他的鼻梁上,看上去更多了些阴郁和苍白。
   想当年,我和伊辉两家住在一个大院里。两家老人看到我俩整天出双入对的,也时不常就把“青梅竹马”挂在嘴上,甚至几度想促成一段“人间佳话”。可是后来,他们发现我俩竟像两个绝缘体一般不产生任何爱的火花时,也就打消了曾经的念头。
   伊辉的父亲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在我市有着一定的知名度,再加上伊家兄弟姊妹在社会上小有能力,因此,送别的阵式绝不亚于一般的名门望族。这会儿,我只能独自一人站在人群的后边儿,随着前面缓缓移动的脚步,伸长脖子凝视着庄严肃穆的告别现场,默默地与老先生做着心灵的绝别。伊老先生身着绒装的黑白照片隔世独立在半空,英武中带着几分书生气,让我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此刻,时间如那捧漏砂刷刷地划过指间,在我的眼前叠起了一道岁月屏障,将我隔绝在半个世纪之外。
   此刻,耳边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抽泣,急忙侧目,不知何时身边已然多了一位年俞花甲的老妇人,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一条紫花手绢死死地攥在左手上,用来抵挡着不时溢出唇边的哽咽。我的双手不自觉地伸了过去,送上一份晚辈对长辈的关爱,给她一个贴心的小小支撑。我体贴地挽着老妇人的手臂,跟着告别的队伍如母女般向前缓缓行进着。
   老妇人站到伊老先生的灵位前,依旧很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向遗体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身体抖得更加厉害,我搀扶着她的双手明显感觉到了那种发自心灵深处的战栗。我真怕她一个不留神,跌倒在伊老先生的遗体前,不禁使出了几分力气去牵动她,搀扶着她继续向左侧绕行,随着告别的队伍走到了伊家人的面前。趁着老妇人一个个打量着伊家儿女时,我伸出手去拉住了伊辉那只冰凉得几乎没有血色的手,用力地摇了摇,嘱咐着:“哥们,挺住!”
   我们这对全新组合的母女,是告别队伍的队尾,此时的伊辉和家人都止住了哭泣,全部目光集中到了我们的身上,眼中的疑惑直射向我,似乎要从我的脸上找到答案。我冲着伊辉歉意地摇摇头,寸步不离地随着老人颤巍巍的步伐,一步步向门外走去。
   老人的泪一直在默默地流着,似乎要淌干收在泪囊中的所有积蓄。我将她扶到院中的一处花坛的水磨石边缘上坐下,如女儿般地依偎着她,用晚辈人所能给予的关爱抚慰她此时的痛苦。
   “最忆少年情重,雨夜几番相送,误入北芦塘,惊起一双鸾凤,如梦,如梦,唯愿与卿长共。”
   老妇人突然轻声道出一阙《如梦令》,那份清雅中满含的思念,令我的两眼“呼”的一下凝满了泪水,心如挨了蜂针的毒刺一般,产生了一阵悸恸,恍惚间,一个梳着五四时期学生头、身穿白上衣蓝裙子的青年女子,竟在我的泪眼间婷婷而立,让我再一次产生了穿越时空的错觉。
   老妇人稳定了一下情绪,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拢了拢挡在眼前的两缕花白头发,掖到了耳后,一张粘满四季风尘的面孔全部暴露在我的视线里,那双看上去原本不大的眼睛已经被下垂的眼睑遮挡了一半儿。挺直的鼻梁依稀保留着几分娇俏,不难看出,老妇人曾经有过几分姿色。我心里不禁在想:鸣沙山后,会是怎样的世界?我有没有缘份揭开那道遥远的帷幕?
   远处的灵车启动了,我站起身来犹豫着,不知道应该继续陪在老人的身边,还是跳上一辆送别的车子,赶往火葬厂去安抚伊辉那颗已成孤儿的心。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嗡嗡地振动了,是伊辉。
   “哥们儿,弄清楚老人的来历了没?”
   我伸长脖子向灵车里望去,试图找到伊辉的身影。“没有,时间太仓促了!”
   “老人家就交给你了,回头我们电话联系噢。”
   “好的。你,你节哀保重噢!”
   我和老妇人一起站立在花坛边儿上,目送着送葬的车队缓缓驶出了殡仪馆的大门。老妇人的眼神儿痴痴的,嘴唇再次抖动起来,她缓慢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摞叠得十分整齐的纸钱,向着灵车的方向抛了出去。纸钱随风散开,在半空中打着滚儿落到了地上,又随着一阵急风向远处飘去。
   “别了,荣生,别忘了你的诺言,来生我等你!”
   这会儿老妇人没有哭,她的眼中竟流露出异常坚定的光芒。我那柔软的心脏再次传来一阵悸痛,不禁发出了一声声哽咽......
   “姑娘,陪我走走吧,我知道你一定是伊家孩子的朋友,此时你一定跟那些孩子一样,想知道我是谁?我和荣生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就把那段遥远的往事托付给你吧。”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搀住了老妇人的臂膀,陪着她向不远处的公园走去。
   公园里的杏花和小桃红在晨露中飞洒成粉色的花雨,让我联想起黛玉藏花的缠绵与伤感。我和老人沿着杏林缓缓向东旖旎而行,似乎要穿越一段隔在我们之间的时空邃道,去邂逅那场于我而言模糊而遥远的童话。
   老妇人拉着我的手,一起坐到一张装饰成倒木的椅子上,一树正飘着杏花雨的大树就在椅子的后边,不时有纷纷的花雨落在我们的身上。
   “我的生命里有过一个不被家人知道哈尔滨去哪里找好的癫痫病医院的名字叫亲亲,那是荣生为我取的名。多少年来,荣声唤我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萦回,我知道,那是他一直在思念着我。”
   老人的叙述就这样拉开了帷幕,在我的眼前勾勒出一幅两人携手并肩缓步的画面,我的心底竟产生了一丝柔柔的痛,此刻,我愿踏着画面中飘来的一缕缕相思,穿越时空隧道,去寻那首《亲亲如梦令》......
  
   【二】
   蒙山脚下有个百十户人家的村子,叫蒙家夼,小村依山傍水,清秀美丽,像曼妙处子静静地卧在群山当中。村里的住户多以蒙姓为主,极少数外姓人家也多是蒙家的血亲。这就是亲亲的家乡。
   亲亲大名叫蒙春儿,是蒙家大当家的四儿子的姑娘。亲亲的家族原本是个大户人家,爷爷光亲兄弟就有七个,叔伯兄弟更有十好几个,形成了如氏族公社般的庞大社会关系。蒙家有祠堂,就建在蒙山脚下,里边供着天地君亲。打小,亲亲就对祠堂有着神圣而崇高的向往,无奈,女孩子家是不允许跨进祠堂半步的。
   从亲亲记事时起,她的爷爷就掌管着蒙氏家族的大权,享受着来自宗族至高无上的尊严。
   亲亲有些惧怕爷爷,每次看到他嘴上叼着个木制烟斗、满脸严肃地走进院门时,她就会情不自禁地躲到妈妈的身后,只露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爷爷。
   爷爷有三房太太,大太太是亲亲的亲奶奶,她是太爷爷的拜把子兄弟的女儿。当年他们几个把兄弟一起闯荡济南时,曾经跟码头上的地痞流氓之间发生过血拚事件,要不是哥几个同心同德、齐主合力,早就把命搭在那里了。有了这种同生共死的交情,爷爷的婚事就跟指腹为婚有着同样的性质了。
   大太太长相一般,为人却很厚道,男人在外面忙碌时,蒙家的里里外外都靠她这个长门媳妇细心打点着。她的男人虽然很少在人前流露出对媳妇的溺爱,可是关起门来腻在一起时,少不了把玩着她那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把“心肝宝贝的话”说得流香带蜜。只几年的工夫,大太太就给蒙家大爷添了四个小子、一个闺女。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深夜,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亲亲爷爷突然从城里带回了个风姿绰约的戏子,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不但把大太太惊得如同掉了下巴似的半天合不拢嘴,也使整个蒙家夼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意外冲击,就像热油锅里撒进了一把大粒盐似的,噼噼叭叭地炸开了。戏子宛如蒙山深处修炼成精的蛇仙一般,浑身透着灵气和魅惑,把蒙家夼爷们儿迷惑得七荤八素、神魂颠倒的。已经中年的亲亲爷爷似乎一下子精神了不少,一双眼睛放射着异样的光芒。
   二太太有着一双大脚片子,走起路来快而且稳当,轻飘飘的身段如轻风拂柳般的魅人。戏子见过世面,不似村姑那般扭捏,床上功夫更是一等一的棒。她那不断翻新的花样,把大爷迷得神魂颠倒,几乎每晚都耗在她的房中,像爱腥的小猫似的疯狂地品尝着“鱼虾”的美味。
   二太太还有一项绝技让大爷很是受用,那就是叫床的功夫。只要房事一到高潮,她就像叫春的小猫一样嗷嗷大叫,把大爷挑逗得威若猛虎、雄风昂然。失去理智的大爷万万没有料到,房事中的这点儿秘密竟然隔墙有耳、穿墙而出,成为让全屯子爷们儿抓心挠肝的饭后余味。
   二太太比亲亲爷爷小十二岁,是他去城里采购年货时在戏园子里认识的。戏子长得不算漂亮,却十分会看眼色,温柔得如同一弯秋月,把个从山沟里出来的亲亲爷爷迷得如痴如醉。只几天的功夫,戏子就凭着一身妩媚一举俘获了亲亲爷爷的心,让他“心肝武汉癫痫症医院宝贝”地叫个不停,心甘情愿地出了一百两银子把她赎了出来,收入房中。
   亲亲爷爷的三太太是位家道中落的官宦人家的女儿,不但人长得漂亮,还会识文断字、描龙画凤,深受全家人的喜爱。三奶奶比亲亲的爸爸还小两岁,因为家里摊上了人命官司急需一笔钱来打点,所以才下嫁给了家底丰厚的亲亲爷爷做了姨太太。三奶奶知书达理,平时又喜欢跟亲亲这些孩子们待在一起,很受小辈人的爱戴,几房的孩子们都把三奶奶的房间当成了最好的去处,男孩子只要一惹祸就会跑到她的房里来寻求保护;亲亲等几个女孩子也愿意到三奶奶的房中来,跟她学一些女孩子们的手艺,听她讲一些很有趣的故事。三奶奶成了他们心目中至亲至爱的偶像。
   蒙阳河在蒙家夼的西山脚下蜿蜒而过,留下了一片片湿地沼泽,也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小奶奶讲的蒙阳河边儿上的童话故事,为少年亲亲插上了想象的翅膀,让她的心灵有了飞翔的欲望。从记事时起,她就不停地幻想着沼泽深处的童话王国,是一个没有杀戮和战争的动物们的天堂,每每产生一近芳泽的渴望。长大后每次路过村北头的大沼泽地,她都会驻足看上几眼,学几声鸟鸣蛙叫。
   新中国成立那年,亲亲十四岁,从村里的小学毕了业。亲亲不愿意像同龄的女孩子那样待在家中等着说媒的上门提亲,硬是靠软磨硬泡的手段逼着父母同意了她去县城读中学的请求。县城离亲亲家住的屯子隔了二十多里地,平时亲亲住校,每周末回家取一趟下一周的伙食。
   亲亲入学不久,学校来了一位刚从省城毕业的高中生,恰好担任了一年级的国文老师。新国文老师姓伊,学生们都叫他小伊老师。小伊老师只有十八岁,跟班上稍长一点的学生只相差一两岁,很快就跟学生们打成了一片。他跟学生一起跑步、打球,有时候还一起吃饭、一起唱歌,宛如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伊老师的家就住在亲亲家的邻村,离蒙阳河更近,两村之间只隔着一片沼泽地。每到周末放学后,一个方向的学生们早早就聚到校门口,等待着老师跟他们一起回家。
   走过伊老师住的村子,就剩下亲亲一个人了,每当雨天,或是天晚的时候,伊老师都会向前送她一段。站在亲亲的村口,看着她倒退着挥手跟自己告别,伊老师的脸上每每露出幸福的微笑。
   盛夏的雨来得很快,出校门的时候,夕阳还在西天上露着大大的笑脸,讨好地吸引着人们的视线,可是亲亲她们才走了一半的路,太阳却像经不起考验的花拳秀腿一般,突然败下阵去,淹没在风起云涌的乌海深处。老师拉着亲亲奋力向前跑,可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天阴得如夜晚来临一般,道边儿不远处有棵大榆树,只好到树冠下暂避风雨。老师拉着亲亲向树下奔去,一对在树下栖息的水鸟被突然闯来的过客惊得猖狂逃窜,扑棱棱飞向草塘深处。
   看着亲亲一头被淋湿的头发紧紧地贴在脸上,老师爱惜地伸手将它们拢向亲亲的脑后,并将她紧紧地搂入怀中。“亲亲,我会用一生去爱护你!”
   只在这一刻,亲亲心中那朵青涩的爱情之花悄然开放了......
  
   【三】
   亲亲特别喜欢宋词,尤其喜欢李清照的词,清逸中透着哀婉,闲适里注满深情,读了会有沁入心脾的感觉,似乎达到了灵与肉的完美结合。虽然经过五四学生运动的洗礼,许多传统的文化已经被新文化的洪流冲淡了光芒,但是,喜欢的东西依然存在于心灵的深处、
   伊荣生也很喜欢古典文学,尤其喜欢《诗经》和《离骚》中的传世之句。他觉得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就像和氏璧一样,即使在泥土里埋上几千年,依然会有拨云见日、光芒四射的时候。
   每当二人世界时,伊荣生就给亲亲讲诗词曲赋的演绎过程,跟亲亲一起探讨彼此喜欢的问题。最让亲亲动心的,还是那些发生在文人雅客身上的爱情故事,这些故事有喜有悲,就像一只只闪着亮光的萤火虫儿,让她看到了爱情所放射的纯洁之光,又让她体会到了无法得到爱情的无助和失落。
   就在亲亲怀着一颗患得患失的复杂心情在爱河中沐浴时,嫉妒的魔鬼却悄悄把离愁装入了她的梦境......

共 8229 字 2 页 首页12
武汉抗癫痫常用药://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