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我非英雄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唯美句子
一   罗勇从保安公司到执法队上班后,一下子能休息两天,很有点不习惯。罗勇想了想,打电话约江小风出来坐坐。   江小风还在睡觉,电话通了好久他才接听。江小风的铃声是一首摇滚,听起来不错。罗勇听着,想起跟他做了半年多的同事,竟然没有打过他的手机,这首歌还是第一次听到。   喂,谁?江小风粗重的嗓门传了过来,带着不愿醒来的睡意。   当了队长,还只习惯夜生活?罗勇笑着问。罗勇离开幻影后,江小风接任了幻影集团的保安队长。江小风曾换过好几家公司的保安,一直喜欢上夜班,是只活力无穷的夜猫子。   罗队?江小风细起声音问,跟不相信似的,我还以为你忘了兄弟我呢!快说,在哪里?我请你喝酒!江小风的声音由细而尖,透着一股急切,仿佛睡意瞬间散了去。   罗勇没有急着回答江小风。从江小风的声音,他想起了自己从医院走出来时,江小风到医院接他的情景。   那天走出医院,大堂里透出的冷气撕扯着外面的热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凡士林的气味。江小风在前面走着说,出院是好事儿,别整得跟失恋似的!江小风的声音里,天生就有这么股没睡好的味道。这种腔调有点催眠的效果,容易让人产生恍若隔世的感觉。   罗勇伸出胳膊握紧拳头,那团黑黝黝的肌肉,如同一颗浑圆的铅球,透出健壮和力量。罗勇又甩甩胳膊,确认身体没有病,抬头看看医院那块牌子,心想准是自己有神经病了,牙齿出点血算什么,本来拿点药吃几天就好,可自己居然住进了医院。   江小风提起装着洗漱用具的塑胶水桶,把包塞到罗勇手里说,走吧,都盼着你归队,瞻仰瞻仰大英雄呢。   罗勇跟在江小风的后面,机械地挪动着脚步,依然有点恍治疗癫痫病方式有什么恍惚惚。得了点皮外伤,到医院一躺下来,身体里的力气竟像被那输液瓶中的水一点一滴慢慢稀释掉似的,精气神散了多半,走起路来,飘着一般。   那天早上,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罗勇正在巡岗,电工摇晃着从外面进来。电工没有佩带工牌,旁若无人地往里走。罗勇上前一步,拦住电工。按公司规定,进入厂门的员工,都要出示工牌,否则就要记录出入时间。   罗勇才说了半句话,脸上就感到了疼痛。电工一脸酒气,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罗勇。罗勇捂住脸说,兄弟……脸上又挨了一拳。罗勇一抹脸,满手是血,脑子里蓦地想起经理的话,双腿一软,就势躺在了大门口,扯起嗓子高声喊:来人呀,杀人哪!   幻影集团的老板就在这时开着雷克萨斯进来。远远地喇叭声,罗勇十分熟悉,不由把手伸向挂在腰间的电子钥匙,但他什么也没有摸到。情急之中,他想站起来敬礼,竟然发现自己真的站不起来了。幻影的规矩,保安必须熟悉老板那辆雷克萨斯的喇叭声,喇叭在一百米的远处一响,保安得赶紧按下伸缩门的遥控钥匙,待老板的车到了门口,门正好完全打开。罗勇进来后,只用了一个星期,就熟悉了老板那辆车的喇叭声,甚至连那辆车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也远远地辨得出来。每次,不等老板按响喇叭,他已经按下了开门的按扭,在标准的敬礼目视中,雷克萨斯唰地开进厂门。   这回,罗勇没有听见雷克萨斯轮胎与地面的奇特摩擦,他听到喇叭时,正像一个大字写在地上。罗勇又用手在四处摸了一下,终于摸到了伸缩门的遥控钥匙,不由自主地按下了开门的按扭。门开得迟了一点,雷克萨斯在门口减速,老板瞥了一眼保安亭,没有看到人,随即从缓缓收缩的电动门间,看见了躺在地上的罗勇。   雷克萨斯嘎地刹住,老板伸出头问:怎么回事?   迷糊之中,罗勇心里一咯噔,呻吟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再次高喊:杀人啦——救命呀——   这一喊,就把自己喊进了医院,全然没有想到以后会发生什么,喊得自己脑子里一片茫然。   喂喂,罗队!江小风在电话里提高声音喊道,怎么啦,说话呀?   罗勇回过神来,听着呢,你说。   江小风说,你先过去,就我们经常去的那个湘菜馆,你先点好菜,我去拿瓶酒!   挂了电话,罗勇信步朝那家菜馆走去。到了湘菜馆,罗勇挑了个武汉治疗癫痫哪里看的好靠窗的位置,点了一支香烟,随手翻了翻边角开始发毛的菜单,坐在那等。他不习惯点菜,也不讲究吃,只要对口味,什么都能吃下去。这一等,脑子就又恍惚了,那事打了结般明明灭灭地在脑海中闪现。   回到保安公司,罗勇才知道,自己已被幻影集团劝退,成了保安大队的英雄。据说,挨打事件上升到幻影集团和保安公司的高度后,经过多轮谈判,双方已经协商解决。幻影集团在医院结了帐,给了一个月的误工补助。自己作为当事人,还没有出面,问题就已经被解决了。   保安公司领导说,罗勇在关键时刻保持冷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综合素质特别过硬,体现了以顾客为中心的服务理念,是新时代的保安英雄,所有的保安人员都应向他学习!江小风嘿嘿笑着转述大队长的讲话,兄弟这回跟着粘了英雄的光,也被口头表扬了一次!   罗勇骂了句,瞎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根神经出了毛病呢!我一出手,住院的不会是我。   江小风说,对啊,住院的不是你了,出钱的也就不是他们了,你那点工资,够在医院里给别人上几套设备检查?这回你呀,吃了点小亏,在医院里公费休养了半个月,工资照领,成为英雄不说,肯定还有奖金,赚大啦!   没过几天,公司准备开表彰会,要他发言。罗勇找到经理,觉得这事窝囊,不想要表彰。经理拿眼睛盯着他,眸子里那颗黑眼珠在里面不动声色地拉近推远,瞬间就完成了对他的全身扫描,目光中透出冷竣。   罗勇有点无辜地说,我真的不想要表彰,我这算哪门子英雄?   经理笑了,不是你想要表彰,你想要表彰就能表彰啦?公司需要表彰你!   那我也不想被表彰!罗勇有点发倔地说,要是这样也算英雄,那不成了客户的敌人?   经理抬头看着罗勇问,这驴子还真犟了?   这事让我心里很别扭,领导要是替我考虑,就赶紧让我去上班吧。罗勇说,这也算英雄,我爹在老家都要被人笑话!   经理舒展开眉间的皱纹,苦笑着说,罗勇啊,公司的情况你也知道,一大摊子人参差不齐,跟客户的纠纷好几起还没处理好,现在正缺你这样的榜样,你以为这只是你一个人的事?你遇事正确处理,有表率作用,也算正面英雄嘛,公司决定宣传,你好好配合,也是为公司做了贡献!   罗勇一下子愣住,看来,这个表彰,像一项政治任务,不同意得执行,同意也得执行。   经理说,你不用担心,公司会安排人写好稿子,你只要顺着念就行。   第三天,经理拿来了发言稿给罗勇交代说,反复读几遍,会上一定要念出真情实感!   罗郑州癫痫病会治好么勇回到宿舍,把那稿子拿出来看,看着看着,觉得脸上渐渐发烫。越读越觉得那个人不是自己,自己不过是在帮一个不认识的人去说话,而这个不认识的人,挂着一幅自己的面皮,很有点人模狗样地说着假话。自己没还手是不错,哪里是想着什么大局,纯粹是下意识,顶多算不想把事情闹大,挨了打也不是不想还手,恨不得一掌把那小子拍扁呢。   开表彰会那天,公司的领导都坐到了台上,罗勇却一直没有进场。稿子最终是江小风代念的。江小风有感情地读完稿子,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罗勇在街上晃荡了一整个下午。他知道,他因为挨打离开了幻影集团,现在又因为不想当英雄,不得不离开了保安公司。   罗勇打了一个呵欠,看看手机,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江小风还没到来。罗勇再次按了重拨,把手机举在耳边,静静地不说话。      二   罗勇没有想到,到执法队后的第一次执法对象,竟然是自己刚刚离开的幻影集团。有人电话举报,投诉幻影集团违规升了四个热气球。   赵队一放下电话就说,走!罗勇抓起相机,跟着大家呼呼地下楼。那辆印着“行政执法”的双排座人货两用车正嘎地停到门口,几个执法队员几乎同时拉开四扇车门,屁股一歪坐了进去。   打心眼里,罗勇喜欢幻影。幻影的待遇不错,自己也干得不错,只可惜,缘分浅了点。此前,幻影集团的保安队长一年要换好几个。罗勇去了后,已经大半年没有动过了。老板给他涨了津贴,加起来一个月能拿到两千多块。   离开幻影的前天晚上,罗勇绕着幻影集团走了一圈。幻影大楼在夜色中特别显眼,闪烁的七彩霓虹,冲天的激光射线,巨幅的挂壁广告,无不展示出气派和实力。罗勇想着自己在那栋楼工作,里面停着雷克萨斯和奔驰,不同肤色的老外进进出出,虽然只是一个保安队长,也有一种满足感,不知不觉中,泪水让眼前的幻影大厦摇曳婆娑起来。   交接完工作,罗勇去和朱总告别。罗勇是朱总面试招聘的,朱总对罗勇不错,只试用了两个星期就给他转正,正式委任为保安队长。   朱总问,我也看了监控,你是怎么做到打不还手的?   这个问题,罗勇无数次地想过,不全是因为保安公司有制度,也不是打不过那个电工。究竟是为什么没有还手,那时肯定有一瞬间的理由,只是现在,已不怎么确定当时的想法了。   我不那么做,吃亏的就是我,就是我所在的保安公司,我只能按保安操作守则上的程序做。罗勇想了想说。   哦?朱总有了兴趣,什么样的程序?   每个保安,入职前都有岗前培训,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话,一般就不会到动手的地步。   那要是别人先动手了呢?   守则规定,只要别人一动手,就躺到地上,等着队友报警送到医院。   朱总惊讶得扬起头,好半天才问,你真的就不想还手?   当然想!罗勇说,这种事情,只有一方忍让,才能得到解决,他当时喝了酒,正在气头上,只有我忍了。   朱总点点头,嗯,听说你要被保安公司评为英雄?   我不是保安公司的英雄,也不是幻影集团的敌人。罗勇说得理直气壮。   罗勇离开了幻影,紧接着也离开了保安公司,开始找新的工作。还算比较幸运,刚好街道城管执法队招一个协管员,罗勇去应聘,听说他当过兵会照相,当场就录用了他,负责整理执法队的各种资料。   上车!赵队在里面火辣辣地喊道,快点上车,动作快点!   罗勇回过神来,伸手拉住车门,躬身挤了进去,啪地带上了车门。执法车有点老旧,启动时哼了几次才点上火。   队长,什么任务?一个队员侧了侧身子,问。   听指挥就是。赵队沉着脸,不多吭一声。   哪个地段?那个队员还在问。   是幻影集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好团。另一个队员刚接的电话,看了看赵队说,那家公司最近好像在搞个什么活动,升了热气球。   幻影集团每年有四次订货会,罗勇在那里大半年,参加过三次订货会的保卫。幻影对订货会的安保十分重视,进出都得查验专门的证件,除了大门全天有两个保安值守外,展厅门口也临时增加保安验证放行。平常,罗勇倒没太注意,经这一提醒,才想起来,幻影集团的订货会是升氢气球的,气球上都悬挂着鲜红的条幅,比那栋十五层的楼还高。   你以为是什么好事情?赵队粗声说,等下到了附近,我先进去看看,你们先等着!   执法车开到幻影附近,赵队说,停下。车嘎地停住,赵队刚要下车,手机响了。   我们已经出车,马上就到!赵队一条腿伸出车外,边接电话边说,好,好的,明白,一定妥善处理!挂了电话,赵队收回那条伸到车门外的腿,一把拉上车门,一脸无奈地说,收队!   一车人看着赵队,赵队一声不吭。司机倒车准备掉头,赵队有些不耐烦地说,掉什么头,慢点开,绕着它转一圈!   执法车转了一个弯,就看见幻影集团的那栋楼了。罗勇拿出相机伸出车窗,对着那栋楼一连拍了几十张照片。随着咔嚓咔嚓的响声,幻影集团的热闹和辉煌都收进了镜头之中。过了幻影集团,罗勇打开相片回放,在好几张照片中,他看到了江小风。罗勇放大那几张照片,江小风故作严肃的脸色后面,掩饰不住某种得意。   这小子,看来倒是找到队长的感觉了,罗勇在心里说。      三   江小风?你知道老子在哪?晚上,罗勇自个儿喝了一支啤酒,拿出手机打到江小风的保安值班室,只想找人说说话。   又有什么事呀?江小风在那边大着嗓门问。罗勇听出来了,江小风真上道了,大嗓门中不仅蕴涵着威严,也藏着一种慵懒,俨然有了领导的味道。   老子无聊,想找人喝酒!你来不来?一支啤酒,罗勇本来没醉,也装醉了的感觉。   大英雄,你在哪?江小风顿了顿,还以为你喊我桑拿呢!   还能在哪?罗勇说,一条单身汉,不在值勤就在宿舍,这时郁闷着,在摊边儿喝酒呢,你赶紧滚过来!   江小风说,郁闷啥,我看你是活得无聊,去,赶紧找个女人,就不想那些乱七八糟事的了,还我大哥呢,白当的!   罗勇一愣,吼道,你到底是过来还是不过来?你要是来的话,别他妈的像上回,马上到半天也到不了!   十来分钟,江小风就骑着辆自行车到了。江小风把自行车往树下一支,冲着罗勇说,有啥指示,火气这么大?   罗勇说,先把车锁上,咱们喝点酒!   锁什么呀,这车前后两个轮子晃得厉害,没本事骑不稳,没人要,放心!真要丢了,到附近的废品店保准就找回来了!江小风坐到罗勇旁边,偏头看着罗勇。   罗勇招手喊,老板,再来两瓶啤酒!从旁边的空桌上拿了一张菜单递给江小风,你看看,再要点东西!   江小风点了两条烤鱼四串鸡杂,把菜单往旁边一丢,说,兄弟,你进了执法机关,面色都白了,滋润着啊! 共 1306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