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与车站有缘(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未来之星

1986年6月的一天,我和只有5个月零5天大的儿子从泸州出发,乘汽车,转火车,途经永川重庆,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到达了成家后的真正意义的,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小家。我们的小家是在距离达州仅有一个火车站远的地方,襄渝铁路从我们所在的矿区家属区,和上班的矿区矿井穿过。刚好在我们矿区有火车站,只停靠慢车和拉煤拉货的火车皮。所有途径矿区的快车则穿越整个家属区和矿区,可以说是襄渝铁路将家属区和矿区上班的矿井,分成了各不相干的两片地。

我们的第一个小家其实也算不上家,没有分到矿区的住房,在紧邻矿区家属住宅区的附近租的一间农房。与矿区家属区的公路仅隔着一条稍长的田埂,家属区附近的农村全是菜蔬队的菜农,一年四季靠种菜为生。与附近山上的农民相比,菜农的生活相应要富裕,既不用种田,一年四季又有蔬菜可卖,还可在矿区上班。我们租住的房子是一楼一底的砖木结构的青瓦房,房东一共招租了三家租房户,都是排队等待矿区分房的职工和家属。三家租住户中,就我是城镇户口,其他两家都是响应矿区农转非政策的住户。住在地楼的一家是泸县人,与我家是同样身在异地的同乡,我和另一家租住户住在二楼,那家租住户的丈夫与我老公同是一个掘进队的职工。我们租住的住房附近就是去木头乡的几个又黑又长的火车隧道,去木头乡赶集就从隧道过去,白日昼夜不停地有火车经过,发出哐当哐当巨大的声响。

刚住进租住房里时,白天常常会在有火车呼啸而过时,感觉震耳欲聋,地皮都在抖动一般。儿子在午睡的时候,常被列车的轰鸣声惊醒,夜晚常被列车经过的声响扰得夜不成寐。习惯了乡镇上的宁静,居住环境一下变得嘈杂不堪,时常扰乱身心的安静,有点难以适应。因为铁路整个贯穿了家属区和附近几个菜蔬队,将住房搬到哪里都一样。何况我们租住的地段离上班近,出脚最方便,离家属区近,离家属区里的幼儿园近,方便带儿子去家属区玩耍。家属区里有一个连一个打过混泥土的大坝子,每天很多大大小小的孩子在家属区内玩耍。不能改变环境,只有慢慢适应。

在租住房里住了两年,好不容易分到了矿区的家属房,仍然住在火车隧道不远,矿区的菜市场就在比铁轨低一米多的路基下面。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生活在呼啸而过的列车轰鸣声中,哐当哐当的声响横扫一切。吵得有节有奏,理直气壮,让你无法忽略,无所适从。不论你爱听与否,那种轰鸣都执着而霸气地宣示着它的存在,一切都无可商量。紧邻着火车站,紧邻在火车隧道旁一住就是十年,横穿过矿区那段铁路,过往的行人较多,每年都要不同程度撞死撞伤一些行人。住在铁路旁边,时刻都要承受震耳欲聋的哐当声和碾压行人的血肉模糊的惊惧场面。

1996年正月,经历了整整十年思乡之苦的我们一家三口,在矿区办妥了停薪留职,我们举家回到了泸州。在父母和舍妹的鼎力相助下,我们重操旧业,做起了服装生意。回泸州后的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位于鱼塘镇的娘家,每天挤五毛钱的2路公车,从鱼塘镇到泸州水井沟,傍晚时分收了生意,再乘2路公车回到鱼塘镇。那个时候只有一条线路的公车经过鱼塘镇,每辆公车都拥挤不堪,常常人挤人脚踩脚,脚和身体不在一条线上时,稍一移脚就没有立足之地。车上扒手也多,原本拥挤的车内,有了一两个扒手的活动,变得更加拥堵。

1998年8月,儿子临近小学毕业,为了让儿子能在城里上学,我们找亲戚朋友帮忙,加上生意上赚得钱,在泸州市回龙弯汇金路,泸南开发区临街地段,买了八楼的一套近七十个平米的两居室住房。选择那里买房有诸多原因,一是我们在水井沟和珠子街做生意,早晚可以步行十几分钟去市场,不用天天挤公车。批发服装的公交楼批发市场就在紧邻沱江一桥的侧边,步行去批发市场只要几分钟,儿子上学的梓桐路小学就在我们做生意的水井沟隔壁,与我们的摊位隔着一条支街的宽度和一堵学校的围墙,乘车步行上学均可。我家的住房地段不但省去了每天挤公交之苦,还可省去一大笔交通费,从临街的房子后面进楼梯间,楼梯间隔着街面三四米远的人行过道,也是泸县客运站车站进口的通道。很符合我们当初出于进出安全考虑的要求,进出不用走既深又黑的通道,过往的人多,安全。

凡事有利有弊,住房在闹市区,本身就没有静谧可寻,紧邻我家住房是当时最热闹最繁华,每天车水马龙的两个汽车站。挨着我们的住房仅有一个短短的通道之隔是泸县客运站,与泸县客运站一墙之隔是长途汽车站,每天进进出出的客车很多,每晚停靠在站内的客车也多。深夜了还有车进站,天不亮就有车陆续出站,汽车停靠的倒车声,汽车启动的轰鸣声,长鸣的喇叭声,指挥车辆停靠的吆喝声,众多乘客大呼小叫的嚷嚷声,声声刺耳。每天生活在嘈杂的环境里,因为是自己的家,只需将心安定下来,时间一长就慢慢适应了。偶尔来了客人住在家里,非得有个几天几夜才能适应,否则就会觉得很吵,吵到白天不得安身,晚上夜不成寐。特别是遇上身体不适或失眠的时候,车站内发出的声音更加刺耳,让人烦躁不安。后来在我们住房不远处,陆续又建了两个汽车站,车站多的地方,鱼龙混杂,治安不太好,不管是人生安全还是财产安全,无形中多了很多隐患。有个好处是闹热繁华,车水马龙,生意兴隆。

我们在汇金路一住十几年,直到儿子大学毕业,回到泸州上班,眼看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觉得两居室的住房不能再住下去了。房价看涨,一家人商量着换一套稍宽,楼层稍低的住房,老公在大山坪和龙马潭区一带到处选房,最后选定了两套现房,将两套现房的图纸拿回家。一套是锦绣山水的二楼,一套是灏景雅筑的三楼,两套住房的结构和面积都差不多,我们的新家就在这两套住房中二选一。我不太爱管这些事,觉得住在哪里都是住,只要是自己的家,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就行。人多嘴杂,三个人就会有三种不同的选择,买房毕竟是大事,好事,想着图个吉利,最好是顺顺利利地进行。

于是我放弃选择权,将选择新住宅的权利交给老公和儿子,就觉得老公看过好多套住房,选房选地段比较有经验。儿子年轻,在选择地段上比较有眼光,毕竟新买的住房他住的时间更长,也想征求儿子的意见,尊重儿子的选择。最后,父子俩经过反复比较,儿子看中了灏景雅筑,说按照发展趋势,那个地段会成为市中心,儿子的几个要好的朋友都住在附近几个小区。老公也觉得灏景雅筑的住房好,特别适合我家居住,理由是:熊姓理应住在山上,父子俩的年生属相都是属虎,也应住在山上,住在像山上一样的地方会大吉大利,就像如鱼得水。灏景雅筑的地基高,绿化好,大门口是一连串的几十级石梯,一直往上拾级而上,住房的位子和高度形同住在山上。

交房款那天,在老公和儿子的一再坚持下,我和老公还有儿子一起去看了灏景雅筑的那套房,乘车到龙透关就到了终点站。2007年元月,几乎所有的公车都只到龙头关,我们从龙头关下车,步行差不多两个公车站的距离才到灏景雅筑小区。从龙头关一路往灏景雅筑的方向走,沿途一片荒凉,极宽的街道很少有过往行人,也看不见公车的影子,只有附近很多工地上拉石块和泥土的大货车,一路洒落很多泥土和小石子,撒野般的往灏景雅筑方向的更远处飞驰。绿景路的十字路上,全是工地上的各种车辆撒着欢儿的跑,除了这些车过往时发出的声响,再没有其他声音。显得更外的空旷和冷清,街道两边要么是在建的工地,要么是建好的门面,卖出或没卖出,全都关门闭户,卷帘门上布满了尘土和飞溅的泥水,很多地方看上去有点像等待开发的荒山,还是杂草丛生,树木杂乱而参差。

一边往父子俩选好的住房走,一边听着父子俩的介绍,老公说当初想选临街那边的房子,想到住房离主干道近,以后车来车往,会很嘈杂。后来选了最里面靠河边那排房子,最理想的是房子的几间房间后窗户外是生态公园,是一个原生态的山坳,青枝绿叶,藤蔓缠绕,山形低低矮矮,宁静而壮观。公园过去就是河边,这样视野好,空气好,采光好,又静幽。售房部的售楼小姐提着一大串钥匙,笑容满面跟在我们身后,打开了我们初选的那套房。楼层是三楼,我们在矿区的住房是底楼,遇上回潮天气,水泥地板潮湿不堪。回龙弯的住房是八楼,也是顶楼,酷暑天比其他楼层闷热许多,上下楼也费时费力。老公选房的时候我只说底楼顶楼都住过了,尽量选楼层低一点的房子,因为我们双方的老人年事已高,我和老公也一把年纪了。对于所选择的三楼的住房,各自都觉得满意,跟随售楼小姐指引,我特别留意了三间房间的窗户外。

房间的窗户是当时很流行的飘窗,宽宽长长低低矮矮的窗台,站在窗户前,将身子约为往窗外倾。透过玻璃窗,低头看时,是底楼的一个连一个的半买半送的后花园,花园的地面全是松软的泥土,像一块一块待种的庄稼地。假如房主的经济允许,以花园的占地面积,便可亭台楼阁,假山林立,水美鱼肥,花红柳绿,四季如春。花园的围墙外就是生态公园,是一大片原生态的山坳和龙脊一般的低低矮矮,延绵起伏的小山。满眼翠绿,山野之外,就是奔腾不绝的沱江,涛涛江水,一望无垠。

我很满意老公和儿子选择的楼层,即可欣赏江对岸现代都市的高楼林立,又可欣赏或月色或雨帘或骄阳下的酒城新貌和夜景。既不用栽花养草,还可将底楼的一个连一个的花园尽收眼底,饱览楼下各房主在后花园里的精心设计和修饰。最让我欣慰的是既然生态公园已成定局,我家后窗户外的视野和采光就不担心被楼房遮挡。看着新住宅的地点和环境,我也非常满意,立刻将看中的住房定了下来,交过钱拿了钥匙,就没再去看过。因为我家的新房是准备儿子结婚或有了孙辈才搬过去,儿子还没交女朋友,新房买来闲置着,买房的第二年房价疯涨,一路高升,自然欢喜无限。

后来有在灏景雅筑附近的建筑工地上班的亲戚打电话给我们,说工地上有包工头要租房子给工人住,好多闲置的清水房都出租了,我家也将清水房租了出去。每季度收一次房租,全是老公去打理,买房过后我只去过一次,是娘家的两个妹妹,说去看我家的新房。带着妹妹在小区里面转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新房的楼号,忘了带钥匙。看见底楼的阳台敞开着,不知是没卖出去,还是给我家一样买来闲置着,我们开开心心从底楼的阳台翻身进去,看过户型再嘻嘻哈哈地翻阳台出来,后来一直没去过新房处。对于我家的新房,我和妹妹们的看法一致,觉得什么都好,就是离闹市区太远,显得偏僻了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繁华起来。

清水房出租了近两年,每次就听老公收房租后回家说,我们小区哪些楼层入住率大概是多少,小区里面哪里开了间商店,小区的树木长到了哪层楼那么高。小区外面的店面有多少家开门营业了,有哪些线路的公车直达我们小区大门口,小区附近又有了哪些小区的楼盘,售价是多少。我的脑海里还是当初看房时的记忆,老公说得再热闹,我也只是浅浅的笑笑,我听到的和我所看到的永远是两条不可相交的平行线。

直到2012年年初,我家孙女快两岁了,准备送幼稚园,才收回出租的清水房进行装修。对于装修,就像当初选房一样,我不想参加任何意见,总觉得不论是买房还是装修,或者是搬家,都要图个吉利喜庆。装修一套房子,就代表主持装修的人的喜好和欣赏水平,就像一部作品,完不完美都代表一个人的思路和决定。不论是装修的格调还是选材和色调,都是个人喜好,两个人就有两种欣赏和决定。于是,我不想参加意见,让老公一人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全权负责,包括室内的一切家具和布置都交给老公一人去处理。我只提出一个要求,厨房的灶台和橱柜一定要白色。整个装修的过程,我没去看过,就怕看见哪里与老公意见相驳,有了争论就没有吉利可言,至少我是这样认为。所以装修期间我坚持不去看装修,只等着搬家就好。

2012年7月底,按照父亲给我们选定的搬家日子,请了搬家公司,将该搬走的都搬到了新房里。整理好家里的一切,站到房间窗户处往外看,底楼的后花园围墙外的生态公园没有了。曾经郁郁葱葱的山坳和延绵的山丘早已夷为平地,听说是公交公司的练车场。老公和我都觉得有些遗憾,觉得没有了原来的生态公园,有点美中不足。不过我觉得还好,比修成楼房好,至少视野开阔,采光依然,还能隔江相望。在城市里来说,地理位置已经很不错了。再说,我曾经在驾校学过车,练车的声响不大,算不上吵,比挨着车站强。到了晚上才知道,一直到深夜都不段有车进出,倒车摆车的声响很大,还有指挥停车的敞开喉咙的吆喝声,声声不绝于耳。早上五点一过,就不断有车发动出站,一直要到七点过后,该出站的车发完了,才能清静下来。白天就是学车的学员在停车的地方练车,还有正对着我家窗户的地方,安装着一台全自动的洗车的机器,从早到晚不断有洗车的声响传出,哗哗啦啦,轰轰隆隆。原来,生态公园平出的地段,不但是练车场,洗车场,还是许多路公车收班停靠的停车场。

西安有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吗湖北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癫痫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