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一瓶冰红茶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化资讯
上午十点半,美味食廊虽已开业但还没有一名顾客,工作人员还在做着供餐前的准备工作。此时楼梯上出现了两个小孩儿,一男一女。女孩儿差不多十岁,穿一件粉红色短袖汗衫,绿格子长裤,大眼睛,矮鼻梁,脸色红扑扑的,保留着阳光暴晒过的痕迹。两条小辫儿垂在耳后,几绺散发被汗水黏贴在脸上;男孩儿六七岁模样,一件前后都湿透了的黄背心长长的,几乎盖住了膝盖。左下臂显然是骨折,被医用纱布包扎成了一个粗粗的“棒槌”,再用夹板托着,挂在脖子上。他脸色黝黑,几滴汗珠还在脸颊上慢慢向下滚动。   女孩儿眨巴着眼,疑惑地左右张望;男孩儿怯生生地依偎在女孩儿身旁,眼盯着食廊。   “小朋友,吃饭是吧!”一个正走近楼梯的服务员热情地同他俩打着招呼。   “嗯,可是……”小女孩儿向里面瞟了一眼,见空空的,有点茫然,怯怯地问,“我们在里面等会儿,行不?”   “可以,找个地方坐吧!”   得到许可,女孩儿这才拉住男孩儿的右手走下楼梯,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子,坐了下来。   食廊的固定座椅对小男孩儿来说稍稍高了一点儿,坐到椅子上脚着不了地,他只好靠在椅子上,右手扶住姐姐的大腿,一动不动,只有那双黑黑的眼睛在滴溜溜转动。   女孩儿掏出一块褪了色的花布手绢,给弟弟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又抹了抹自己的脸和脖子,问弟弟,“还热不?”   “不热,一点儿都不热,比家里凉快多了!”弟弟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又转着圈扫视一遍墙壁。舒适的环境和温度让紧张的弟弟逐步放松了下来,显得不再那么拘谨,他把屁股全移到了椅子上,悬空的双腿开始慢悠悠地前后晃动,好奇地问:“姐,咱家咋那么热呢?”   “没空调啊!”   “爸爸妈妈咋不装空调呢?”   “买不起!”   “要是咱家和这儿一样凉快就好了。”   “那是爸爸妈妈租的房子。”   “咋租那么破的房子?楼道里连电灯都没有,不然,我也不会把胳膊摔坏。”   姐姐轻轻摸了摸弟弟缠满绷带的左胳膊,疼爱地问:“还疼吗?”   弟弟摇着头:“不疼了。”   “才来几天你就出事儿,让爸爸妈妈多担心!”姐姐眼神和口气里带着嗔怪。   “就怪那个破楼道,黑咕隆咚的。”   “下楼也不看着点儿,以后天黑了就别往外跑啦!”   他努了努小嘴,不服气地说:“要不是楼道里堆了那么多东西,我才不会摔倒呢!咱老家前后都是黄土坡,再黑我也没摔过呀!”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姐,我摔折胳膊爷爷奶奶知道不?”   “爸爸说了,千万不能告诉爷爷奶奶,他们要是知道了还不心疼死?等暑假过得差不多了,咱就回老家,你该上小学了,估计那时候你的伤也就好了。”   “真倒霉,要不是摔折胳膊,这星期天爸爸妈妈肯定领咱去动物园看老虎、大象。”   “天太热,等凉快了,你的伤好些了再去。”   “嗯!”弟弟答应着,两条腿仍在悠哉悠哉地晃动。   一阵香气袭来,弟弟深深吸了口气,紧接着又咽了口唾沫:“姐,好香啊!咱该吃饭了吧?”   姐姐转着身子找到了墙上的挂钟,指了指,说:“妈妈让咱十二点吃饭,你看才十一点,还早着呢!”   “姐,钱没丢吧!”   姐姐把手伸进裤口袋,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在弟弟眼前晃了晃:“瞧,在呢!”   她把十块钱重新装进口袋,突然又触到了两个一块钱的钢蹦儿,她掏出来高兴地说:“还有两块!这是前几天跟妈妈出去买菜,人家找的,妈妈见是钢镚儿就让我装起来了,今天咱俩能吃十二块钱!”   弟弟眼里发着亮光,十二块钱啊,真不少了,今天准能吃一顿美餐!   这时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走进食廊,那一长排玻璃窗口里也随之叮呤当啷地响了起来,食廊顿时溢满了饭菜的各种香味,姐姐的喉咙鼓动了几下,弟弟嘴角的口水偷偷流到了下巴。   “姐,你闻闻,多好味!”弟弟抬着头大口大口地吸着气。   姐姐仰起脸北京哪里有癫痫医院也做了个深呼吸,但马上低下了头,偷偷瞥了瞥左右,捅了捅弟弟:“别这样,让人家笑话!”   “姐,要是天天来这儿吃饭多好!又干净又凉快。”   “爸爸妈妈哪舍得?要不是妈妈加班连轴转,才不让咱来呢!”说完,拉了拉挂在裤腰上的钥匙链,好像想起了什么,“唉,还认得家不?”   “认得!”弟弟很自信,连说带比划,“从这儿大门出去,往左,过一个路口就能看见理发店,理发店对面的小区就是。咱家是三门六楼,最高那层。”   姐姐笑着搂了一下弟弟:“真聪明!妈妈不是说么,只要看见洋洋理发店就到了小区,看到了那个大垃圾箱就到了楼门口,再爬上顶层就是家了。”   弟弟高兴地点着头,两条腿摇摆得更欢了。   十一点半,顾客逐渐多了起来。姐姐纳闷,这个饭馆倒也奇怪,她俩坐在那儿既没人管也没人问,不过,这倒也好,能在里面多乘会儿凉儿。她想,要是把作业带来在这儿做多好!   美味食廊设在津浦商场的地下一层,炒菜,涮锅、面条、烧烤……一应俱全。来逛商场的顾客,赶上饭时走下楼梯就可到达食廊。由于方便、快捷,这儿也成了商场售货员们的“内部食堂”。   那排卖炒菜的玻璃窗户已全部打开,案子上摆上了十几个盛着各种饭菜的大铝盆,铝盆里刚出锅的炒菜冒着腾腾的热气;卖涮锅的台子上摆着一溜十几个不锈钢电涮锅,旁边的瓷盘里已备好了无颜六色的新鲜蔬菜;烧烤部的电火锅上鲜嫩的羊肉串滋溜溜地窜着油烟,油烟转着圈儿地涌入一个长方型大口的排风管道……   人们一拨拨地走下楼梯,进了食廊。他们手上大多提着购物袋,袋子里鼓鼓囊囊。有的顾客还带着孩子,孩子们的脸白白嫩嫩,喜笑颜开。女孩子们的服装更是无颜六色,式样新颖,这让姐姐十分羡慕。   有人已买好饭菜,端到座位上开始吃饭。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菜品和人们吃得美滋滋的表情,着实让姐弟俩有点儿馋口垂涎。    弟弟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砸吧砸吧嘴,咽下了一大口口水,心里琢磨,这么多好吃的,该吃啥呢?   姐姐不好意思正眼瞅人家吃饭,尽管已饥肠咕噜,仍稳稳地坐在那里,一只手伸进口袋紧紧攥着那张纸币。她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墙上那块钟表,看着那棵长长的秒针慢慢悠悠地转圈,滴滴答答,一秒一秒,咋走得这么慢啊!活像是一头老黄牛。   “姐,到点啦,买去吧!”弟弟实在熬不住了,推了推姐姐。   “还差十分呢,别着急!”姐姐一边用花布手绢给弟弟擦着嘴,一边小声说。   弟弟扒拉开姐姐的手,几乎喊了起来:“不就差十分么,我饿了!”   “好,我去。”姐姐也有点等不及了,尽管离妈妈规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她掏出了那张皱巴巴的纸币,攥在手心里,“你想吃啥?”   弟弟指了指右边桌上那位叔叔吃的随州那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红烧肉,又指了指左面桌上老奶奶正吃的肉丸子,似乎还不够,扭回头再指了指一个小孩儿面前的大肉饼……头又来回晃了几晃,可能是觉得够多了,这才跟姐姐说:“就买这几样吧!”   “好,我去买。你占着座,别乱跑,啊!”   姐姐看别人买饭前都是先买牌儿,于是也走到卖牌儿的柜台,掏出了那张皱巴巴的十块钱,又掏出了两个一元的钢镚儿。她看了看这十二块钱,眼眨巴了两下,似乎觉得多了点儿,于是又把两个钢镚儿塞进了口袋,只换了十个刻着“壹元”的塑料圆牌,然后从台子上拿了一个不锈钢托盘,站到队列的末尾,随着人流一步步向卖菜的窗口靠近。她远远看着那些大铝盆里的饭菜,有干有稀,有凉有热,有荤有素,各式各样,诱得她心里痒滋滋的。弟弟点的那几样菜在哪呢?几个菜自己武汉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呢端得了吗?吃得完吗?她开始紧张,脸上沁出了汗珠。   终于到了窗口。卖饭的是个阿姨,面相和善可亲,小姑娘紧张的神经立刻松弛了下来。阿姨微笑着问:“小姑娘,想买什么啊?”   小姑娘先递上十个圆牌儿,伸手指着一个个大铝盆:“买一份红烧肉,还有那个肉丸子,对,还要两个肉饼……”   卖饭的阿姨颠了颠十个圆牌儿笑了笑,和和气气地说:“小姑娘,这十块钱连一份红烧肉都不够啊!”说完阿姨指了指窗口上面的牌子,“上面都有价格,你没看见吧!”   她抬头望了望,果然窗口上方挂着一块长牌子,牌子上写着各种菜名和价格。她仔细一看,好家伙,一份红烧肉就得二十块!至于肉饼啊、肉丸子啊……等等,她不敢再看。心想,十块钱连一份菜都不够,还跟阿姨指指点点,要这要那……她有点害臊,臊得脸通红通红,汗珠子从脸颊上滚了下来。没有办法,她不得不向阿姨摇了摇手:“阿姨,对不起,我不买了。”然后接过十个圆牌儿羞答答地退了出来。   姐姐犯了难:她从抽屉里只拿了十块钱,即使再加上两个钢镚儿,也还差很多,怎么办?她皱起了眉头。   她真想让弟弟美餐一顿,何况他已骨折,需要增加营养。她看见床头柜抽屉里还有几十块钱,但她没有多拿,她满以为十块钱已足足够了;她也不想多拿,她知道爸爸妈妈的钱来之不易;想到弟弟嘴馋的模样,她很想回去再拿十块,不,二十块,因为妈妈电话里也曾嘱咐过多拿点儿,可她忽然想起了爷爷奶奶为翻盖房子,到处筹钱而着急上火的样子……嗨,都怪自己,不该领弟弟到这儿来吃饭。   看见姐姐空着手过来了,弟弟崛起了小嘴,气呼呼地问:“姐,咋没买呢?”   “太贵,咱吃不起。”满心的亏欠让她不敢面对弟弟的眼神。   “多贵啊?”弟弟靠近姐姐,有点儿不甘心。   “一份红烧肉就要二十块。”   “啊!二十块,就那一小碗?”弟弟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是啊,二十块,你去看看那块大牌子就知道了。”   “我不识字,咋看得懂?”弟弟嘟哝着,“你咋不多拿点儿钱呢?”   “买十块钱的青菜咱一家子能吃一天,你知道吗?”听到弟弟的埋怨,姐姐不能不理直气壮地解释。   说完,她舒了一口气,又怜爱地摸着弟弟的头,以商量的口味问:“咱不吃炒菜了行吗?”   看见姐姐满脸是汗,弟弟心软了,只好说了个含糊不清的 “行”字,然后依恋地离开了那张桌子。   看着弟弟不情愿的样子,姐姐心里很难受。她理解弟弟,同情弟弟,因为她也同样想在这凉凉快快的地癫痫医院在那里可以冶序方吃顿好饭,多呆一会儿。她也馋啊,她也知道爸妈租的那套顶层的房子是多么闷热难耐!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这不是她和弟弟可随意享受的地方,起码现在还不是。她偷偷攥了攥拳头,下决心快快长大,总有一天,她会以丰盛百倍的美餐为弟弟弥补上这次缺憾。   在熙攘的人群中,在弥漫着肉香的空气里,姐姐右手扶着弟弟肩膀,用身子护着他骨折的胳膊,穿过一张张桌椅,沿着那一溜柜台来到了涮锅的地方。   还没走近柜台,弟弟便扯住姐姐的衣襟:“不吃不吃!青菜有啥好吃的?”是啊,姐姐也同样认为,不就是开水涮青菜吗,这有啥好吃的?再说,老家爷爷奶奶种的菜比这儿新鲜多了,贵贱都不能在这儿吃。   前面是烧烤柜台,电火炉上热气腾腾,嘶嘶作响,一股特殊的焦糊味道传来,姐弟俩的鼻翅微微撬动了一下。羊肉串他们见得多了,那是来自大西北的美食。这里的羊肉色调暗红,绝对没有老家的鲜嫩,味道也不太纯正。弟弟眼里没有发亮,连脚步也没停就走了过去。   再往前走全是卖面条的,尽管打卤面、炸酱面、担担面、云南米线、牛肉拉面……名目繁多,可对来自大西北的姐弟俩来说似乎全勾不起他们的食欲。奶奶做的手擀面、刀削面、哨子面、饸饹面、莜麦面……他们吃过无数种,哪样不比这儿的强?   再没有啥可看的了,姐弟俩不约而同地止住了脚步。   姐姐带着亏欠的眼神看看弟弟,鼻子开始发酸。弟弟看了看姐姐,眼角有泪花闪烁。他又扫视了一遍美味食廊,回头说:“姐,咱走吧!”   姐姐退掉十个饭牌儿,二人依偎着上了楼梯。   穿过商场,走上大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路过一个冷饮摊,姐姐掏出那两枚一元的钢镚儿,买了一瓶冰镇“冰红茶”,拧开盖儿,递到弟弟手里,又拿花布手绢给他擦了擦汗,委婉地说:“咱到小区对面买包子,姐给你买肉馅的,好吗?”   弟弟频频点着头。   共 44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