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星月】维利和她的痴婆婆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化资讯
维利走出单位,路灯已经把她疲惫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了。婆婆和儿子亮亮还在家里等她回去做饭呢?沉重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   “亮亮,妈妈回来了。”每次打开房间维利都会冲着儿子的房间喊一声。   “老妈,你回来了。我写作业,你累不累,我现在不饿。”十五岁的儿子总是很懂事。   “奶奶怎么样?又睡觉了。”维利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   结婚十八年,维利一直是婆婆眼里的好儿媳。虽然没在一起生活,维利刚结婚,母亲就去世了,第二年父亲再婚,她基本上都不回娘家了。周末,她每次都会带上亮亮大包小裹地去看婆婆。婆婆和母亲是世交,婆婆退休前是中学教师,她的婚姻可以说是两个无血缘关系的亲上加亲。再加上丈夫李波是婆婆的小儿子,亮亮又乖巧懂事,婆婆每个周末,只要看到她们,就会一直在笑,做一大桌子的菜也不嫌累。   李波的大哥李威在部队,部队在外地,大哥找了部队所在地的大嫂,因为大嫂是独生女,大哥不能经常回家,所以就一直和老丈人一家一起过。小女儿婷婷只比亮亮大一岁半,也是一个大姑娘了。   李波的妹妹李爽,小学优秀教师,妹夫韩冬是大学老师。维利一直很幸庆自己,虽然母亲去世了,但是婆婆一家人其乐融融,让她很心安。   婆婆一直很通情达理,十年前公公脑溢血突发,只在医院抢救了两天就去世了。大家都很担心,婆婆会经受不住打击而病倒。那时正赶上亮亮幼儿园放寒假,马上就要过大年,维利锁上家门,就直接住到婆婆家,陪她过年,陪她说说话。不知道多少个夜里,维利总是晃醒沉睡丈夫,一起听从婆婆屋里传来的隐隐地哭泣声。   山西权威癫痫医院 “别过去了,让妈哭出来就好了。”李波也瞬间润湿了眼窝。   维利知道,公公婆婆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儿孙满堂,生活也在蒸蒸日上,可公公却撒手人寰了,她心里的伤情可想而知。维利尽量把工作时间安排好,把晚上的应酬都推掉了,早早回家和婆婆一起忙活着做晚饭。   转眼间到了四月,亮亮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因婆婆家离幼儿园远些,孩子每天都要早起一小时,才不会迟到。李波也多了一项工作,每天要接送一趟孩子。生活变换了节奏,时间变得紧张起来,每天维利也要早早起来准备早餐。   “小利呀,小爽上周回来说韩冬出差,我去她那帮着照顾一下孩子,你们搬回去吧,这样每天太辛苦。”婆婆总是会找个理由让她心里很舒坦。   善良的婆婆一直是维利心底的暖,就连同事们都很羡慕,像她们这样亲如母女的婆婆太少见了。每次换季,每个阴雨天,一大早维利就会接到婆婆的电话,嘱咐她或是添衣;或是带雨具。而且会每次都嘱咐她吃早饭,早睡觉,武汉的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早休息。维利每每想到婆婆,一股暖流就在心底缓缓流淌。她一心朴实地和丈夫、和婆婆过着琐碎而甜蜜的日子。   二   两年前,正上班的维利接到丈夫的电话。”小利,快来巿医院,咱妈病了。”维利赶紧和领导请假,拎着包就奔出了单位。   医院的急救中心来来回回奔走着穿白大褂的医生们,等她奔进诊室正好听到医生在和李波交待婆婆的病情。   “老人家是脑溢血,幸亏送来及时,得到了控制,可以保守治疗,但是难免会有后遗症发生。比如见忘,头痛。或者严重了会有些活动障碍,得看康复后的结果。”医生语气平和,尽量放慢语速让大家都能听明白。   妹妹小爽着急地问道:”医生只要没有危险,我们一定听您的,按照您说的去做。”   丈夫李波也随声符和着。   “你们俩定,咱妈呢?我去看看。”维利也赶紧跟上一句。   “对了,二嫂。你去陪咱妈,在抢救室,我去办住院手续。”李爽说着话,急忙拿着入院单往外走去。   “你过去吧,我再和医生咨询点事。”丈夫李波也随口有了一句。   走进病室,维利就看到在床上静静地躺着的婆婆。婆婆还在昏睡着,维利拽过一把椅子,坐在床头,手不由得握上了婆婆的手。   婆婆脸色苍白,指尖的凉意透进她的手心。大约有10分钟的时间,婆婆的手微微轻颤了一下,维利赶紧攥紧婆婆的手。“妈,你感觉怎么样?哪还难受?我去找医生。”   “别去,小利。我就是有点晕,没事儿的,我们回家吧。”婆婆无力地说。   “妈,你别急。这次,我们要住院观察一下。”维利一下子也说不清楚病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二嫂,手续办完了。妈,你醒了。我推来了车,二嫂,我二哥呢?”李爽急急忙忙地说着。   维利刚要转身去找,李波已经从外面回来,三个人把婆婆抬上了平板车,送到病区住院。   婆婆住院其间,除了嗜睡,未发现任何异常。她积极配合治疗,每天维利都尽郑州有正规的癫痫医院吗量多做几个清淡小菜,增进她的食欲,希望她能尽快地好起来。十五天后,婆婆出院,李波和维利商量后决定把婆婆先接到他们这,放便照顾,儿子上学也方便。   最开始的几个月,李波每天下午抽时间送一趟婆婆去医院做康复治疗。可能是和大多数老人(和她一样患病的老人)在一起,婆婆是最轻的一个,每天维利下了班,做着饭就听着婆婆讲着医院的所见所闻。不过婆婆总觉得自己记忆力减退了,转身就忘事儿,尤其开退休工资的存折,反复几次让李波陪着去银行修改密码。   时间很快滑进了夏季,婆婆恢复很快。康复治疗也结束了,只剩下在家静养了,除了比以前睡眠多些,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这令大家很是欣慰。   周末维利下班,买了些菜和副食。开了门,她习惯地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亮亮,妈妈回来了。”   “妈妈,快放下,我来拎。奶奶没在家,我放学就没看到?”亮亮从房间里迎了出来。   “可能在外面和院里的老人家们纳凉吧,不急,妈妈做饭,你去写作业。”维利换下衣服走进厨房。   隔了半小时的时间,李波也下班进屋。“小利,咱妈呢?”   “天气热,是不是在大院里和大家纳凉了。正好,你去看看,饭马上好了。”   听到妻子的话,李波放下公文包转身下楼了。   维利做好饭菜,看了表,又半个小时了,这李波肯定是去观棋了。她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怎么回事?等你回来吃饭呢,是不是又去观棋了?”维利的语气变得急燥起来。   “没有,老婆。咱妈不见了?”   “怎么会?咱妈每次都不远走的,都在院子里?”维利的心慌了,不是过马路了,不注意。她越想越害怕,摘下围裙对着儿子的房间喊了一声。“亮亮,你饿了先吃饭,妈妈出去一下。”转身奔下了楼。   整整两个小时,维利和李波找遍了所有婆婆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没办法,告诉了小爽。大家又回到婆婆家,找遍了她可能去的地方。“我看我和李爽去各个医院去打听一下,二哥二嫂你们去报警。”关键的时刻,还是韩冬提出了合理的建议。   “行,我和小利去派出所。”李波着急地说道。   刚刚转身,李波的电话响了。大家回过头,怔怔地看着他。”是李波吗?我们是燎简派出所,你的母亲在我们这。喂,你在听吗?”   “在,在。我妈她怎么了?”   “老人家找不到家了,只记得你的名字和单位。”   “谢谢,谢谢。我们马上就到。”   当他们赶到派出所,一进门。看到坐在值班室门口椅子上的婆婆,维利再也忍不住,瘫坐在了地上。婆婆茫然地回过头,弱弱地说道:“小波,他们的饭不好吃,我想吃红烧肉了。”婆婆的话让四个人都愣住了,她这是怎么了?感觉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填写完了记录,维利和李波把婆婆领回了家里。一进门,婆婆突然变得很精神。“亮亮,奶奶回来了。还写作业,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吃饭呀?!”维利再一次震惊了,婆婆又正常了。   第二天,维利跟单位请了假,领着婆婆去医院复查。“小利呀,妈没事。怎么又去医院啊?”   “妈,昨天张大夫来电话,说您该去复查身体了。”   “你就知道听大夫的,他们是为了挣钱。我好好的,不用去的。”婆婆跟在维利的身后,轻声叨咕着。   在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维利仔细地跟医生说着婆婆昨天的情况。医生看着CT片和一些检查单据,对她说道:“老人家没有任何复发征兆,只是和上一张片子比,沟回加深了,脑萎缩的症状更明显了。”   “大夫,这病都有什么症状?怎么治疗啊?”维利焦急地问道。   “听你陈述的症状,老人已经有了脑退行性变的病症,就是俗话说的老年痴呆症。我给你开些药,不过只能暂时缓解一些症状。”医生低头写着处方,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维利回过头看着静静地坐在门口的婆婆,目光中又带上了些许的迷茫。只是那面上带着那种慈祥的微笑,依旧挂在嘴角上。   回家的路上,路过工商银行。“小利,我想去银行取些钱,我那边的水、电都该交费了。”婆婆说话的话气很正常。   “妈,别取了,我明天让小波去交。”   “那哪行啊?就数你们条件差,小波在企业以后退休保障低,还得供亮亮读书呢。”   “妈,不差这点儿。我单位这两年也不错,您别担心了。”   “不行,你坐在门口等我,我得去。”   婆婆很执拗,转身朝银行走去。维利坐在等候椅上,远远地看着婆婆,频繁地按着密码,反复几次。难道又发病了,忘了密码?她刚要起身往前走,婆婆却拿着取好的钱朝她走来。   三   接下来的日子,是维利最紧张、最疲惫的一年。开始婆婆只是时好时坏,经常会忘记一些事,只会记着吃饭这件大事情。维利跟医生咨询后,也给婆婆做了手镯卡和胸卡,上面写好了家庭住址和联络方式。目光变得茫然的婆婆更加嗜睡,你只要嘱咐好,她从不自己出门,这也让维利轻松了不少。   婆婆年轻时很喜欢读书,偶尔清醒时,她就会随手拿起书。“小利,我多读点书是不是就不会忘记很多事了。”   “嗯,妈。你想看什么书?我买给你。”维利总是会顺着婆婆说话。   “最近我忘了好多事,不看你爸爸的相片,就连他的模样也都忘了。”   转眼间,年过了。婆婆更是糊涂的时候多了,经常会因为一顿饭,和维利耍脾气。咸了、淡了、酱油的颜色重了,总是会找出毛病耍下小性儿,十足的孩子气。偶尔清醒时会表情沉重地跟维利说话:“小利,把我送养老院吧。听说那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老人,我们一起疯去。我这样,会拖累你们。”   “妈,你看你现在很好。有你在家,亮亮放学早,我也安心。”每次维利说起儿子,婆婆都会笑着,不再提去养老院的事了。   维利一直觉得婆婆偶尔像个孩子似的也很可爱,没有生活压力,生活自由自在的,她还偷偷地在心里羡慕着。   “妈,我是亮亮,你快回来吧,奶奶烫伤了。”   下班途中的维利赶紧从公交车下来,打上出租车往家奔去。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焦糊的味道。   “亮亮,妈?我回来了。”维利换着鞋,大声地冲着屋里喊着。   “妈,你可回来了,快看看奶奶手烫了大水泡。”儿子从屋里出来,语气带着哭腔。   她顾不上一片狼籍的厨房,直接去看婆婆。婆婆坐在床边,低着头。“我饿了,去热饭,锅红了,手烫了。”婆婆的表情和孩子无异。   “妈,我看看您的手。”维利拿起婆婆的手,两只手上都有大大小小的水泡。她拿出药箱,消毒后给婆婆缠上了纱布。   “我,我饿了。”婆婆可怜地说到。   维利赶紧拿了点心给她,让儿子陪着,才走进厨房。水一地,锅摔得瘪瘪的,被水撩得黑黑的。地上有两个漆黑了的馒头,厨房的墙壁也是烟薰的黑色,这是锅里没放水去热饭了。维利的心还在狂跳,如果不是儿子放学了,会着火吧。   “我看,咱妈一个人在家不行了,雇个保姆吧。”维利和李波商量着。   “我明天问问韩冬,他家亲戚有农村的,找个熟悉点的吧。”李波带着疲惫的声音答到。   四   保姆的到来让维利感觉到了片刻的轻松,也少了几分担心,工作起来也带上了微笑。   不过婆婆和陌生人交往充满了戒备,先是躲在屋子里不肯活动,后来天天管维利要天秤称。维利使始未弄清楚婆婆到底要干什么?拗不过她,只好买了个小天秤称给她。   一天维利下班,保姆林姐哭着跟她说,要辞职。一问原因才知道,婆婆每天用天秤称去称盐和味精,天天说林姐偷东西。这不今天更是升级到婆婆让林姐下楼买食盐和味精去,不依不饶。维利赶紧给林姐赔礼道歉,把食盐和味精的钱拿给林姐。因为周末就是端午节了,维利说了一大堆好话,连妹夫韩冬也搬了出来,又给林姐拿了两百块钱回家过节,事情才算得以解决。婆婆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表情很是怪意。   “小爽,你来了,我想回家。”周末见到女儿进门,婆婆就迎了上去。   “妈,你在二嫂家好好的,回去干嘛?”李爽好言哄着。   “不行,你二嫂不给我钱花。昨天,我放在枕头下边的二百块钱,也让你二嫂拿西安治疗成人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走了。”婆婆说着话,表情出奇地认真。   “妈,你再找找,我没动你的钱。”在厨房做饭的维利扎着围裙,拎着炒勺走了出来。 共 71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