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冬之恋曲“征文】这个冬天,我在哭泣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文化资讯
破坏: 阅读:1003发表时间:2016-12-12 12:01:36
摘要:扭过头,在这个冬天下,有谁看见我在哭泣?

这个冬天,我一直在城市间辗转着,从北方翠绿的承德到中原浅色的郑州,我总以为,冬天还很远,而我却殊不知道,当踏上武汉的土地时冬天就紧跟我而来了。
   整整一个冬天,南漂的我丝毫没有感到冷。我时常穿着秋装,为生计在各个城市间奔走着。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孤单,闲暇的时候,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黄鹤楼上望着浑浊的长江水,看他汹涌浪花翻滚的样子,也更喜欢听他撞击礁石发出的声音。广阔的江面上,有空中翱翔的水鸟,它们一次次地盘旋、俯冲,然后,在我的视线中飞去,我不知道,它是不是飞向远方,远方到底会是一个什么地方?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站在城市灰色的天空下,看街道两旁嫩绿的盆景及从我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我喜欢用一颗赤诚的心看高山流水、蓝天白云,而我的眼睛,在尽读这人世的一张张面孔后,就像爷爷留下的那柄镰刀,开始慢慢生锈了起来。
   在南方明媚的阳光下,我一直渴望能有一个女孩向我走来,说哪些在黑夜中我遐想了千万遍的话,我想,她不一定外美像花,但她一定会内秀如竹的。就这样,我想着走着,有望无望地漂泊着。
   黑夜悄悄地来了,在我喜欢它清静的同时,同样也惧怕着它的漫长。满满三年,我是在无数个廉价的旅馆中度过的。我不喜欢住旅馆,但我却一直住着旅馆,就如同我不喜欢流浪,但还是四处漂浮一样。这个世界,总有许多的事是我不想干却不得不干的事,比如文字,几年来,我写了几十首蹩脚的诗和一些拙劣的散文,寄出后,满想着稿费会像冬天的雪花一样飘飘洒洒地向我砸来,然而,这个冬天没有雪,除了几篇散文有见报后,我一无所获,依旧无吃无喝窘迫般地带着我不明不白的梦,在这个冬天无声地流浪着。更多的夜晚,我挂着qq,在各个文学网站徘徊着,我不知道自己要寻找什么,只是在别人的故事中欢乐着忧伤着熬到深夜。
   这个冬天的夜晚,我总是做着许多的梦,我常常梦见自己走在故乡熟悉的泥泞小路上,遇见了熟悉的人,还有更为熟悉的事,童年的天真与少年的放荡一次次在我的梦中反复出现着。我也常梦哈尔滨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是哪所见我已逝去两年的父亲,露着他慈祥的面容,无言无语,就那么笑呵呵地凝视着我,还有那个姑娘,在我的梦中她总是若现若离地出现着,而我在每个夜晚,却都无法把它做到圆满,当我恍恍惚惚地从梦中醒来,我的身边满是凄冷无边的黑暗,想起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与往事后为我守着庭院的老母亲,我就哭了,任由两行清浊的泪水打湿所有苦难的回忆。原来,我的牙斑还没有长硬,我啃不动,这世间的狂风。
   就在前几天,几乎这个世界所有的人将我遗忘时,远在深圳和我一起放牛长大的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短信,说快冬至了,让我注意保暖,也提前祝我新年快乐。我望着这条几个月来唯一收到的一条短信,被早已遗弃的友情深深地打动,有人惦记有人关怀的日子多好啊!
   我总是一个无心的人,才想起应该给寒冬中好长时间没有打电话的妈妈打个电话了,也就在那天的下午,我从妈妈的口中得知,故乡我最要好的一位朋友的父亲在仓促中突然病逝了。我想起了去年见他时的言谈笑止,想起了父亲离世时的悲痛,湖北可以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里然而,我什么都不想说,什么也都说不出,世事两茫茫,走了的,什么都不知道,留下的,什么都知道。也就在那天的下午,九江的天空开始飘雪,气温随着天气的变化急剧下降,我冻得瑟瑟发抖,心也冷到了极点,也就在我不经意的回头中,我看见了那些树叶,秋天没有飘零,冬天还惨白地挂在枝桠的树叶,难道那就是我梦想的颜色吗?我不想看见寒风那么地一拂,他就那么地坠落成泥成土。扭过头,在这个冬天下,有谁看见我在哭泣?

共 1406 字 1 页 首页1
湖北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