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幽静的小院(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外国文学

刚来这个单位时,就住进了这个小院。

院子很幽静,位于校园的最南端,教学区和生活区的交界处。院子的南墙外是一排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无论春夏秋冬,都有喜鹊登枝。叶落的季节,抬头还能看到高挂在半空的一个两个喜鹊的窝巢。同事们说,开门“喜相逢”,这里是学校的风水宝地呢!

院内靠南墙是被隔开的一片菜地。刚来的那阵儿,门卫处的老薛同志总是不声不响帮着翻地,打菜畦,撒菜籽,栽菜苗。我来自县城,他以为我不会种菜,抑或怕我不知道土地是个宝。他说,这一片菜地会是很好的“菜篮子”的。不仅帮我耕种,连菜籽、菜苗都是他从家里捎来的。

我没有谢绝人家的好意,这份热情和厚道使初来乍到的我感到了特别的温暖。暗想,等收获了,我们就一起享用吧。

后来,我虽然抢着去种,但他总还经常过来教我怎样管理。虽然也不断进行着“种植业结构调整”,可他从来没有分享过劳动果实。

但,有一次,放学后几位同一年龄段儿的同事到我这小院里来玩儿,看到绿油油的青菜,垂涎欲滴,有了一起“啃青”的想法。我有意请了老薛同志过来,还从餐厅买了些菜一起喝酒、吃饭。虽然简单,但很尽兴,并且老薛表现出挺能喝大口酒的。我知道,单独请老薛一定不会到的。

开始他和我在一起话不多,后来熟悉了,不仅谈工作、谈家庭,还聊些亲身经历的和听来的趣闻轶事了。也由此让我知道,他虽然工作在中学,但他小学也没毕业,是当年接替父亲上班的。因不能教课,也就只得做保卫工作了。言谈中,他对被师生们称了几十年“老师”却从没登过讲台而深感惭愧和遗憾。我宽慰他:其实,其实我们只是分工不同而已,说不定一线教师干你现在从事的工作还远不如你呢!对这话他特别感动,黝黑憨厚的脸上溢满了满足、幸福,像喝醉了酒一样。

也许,在学校这样的环境封闭太久了,平时和同事们所聊多是教育教学和对学生管理方面的,这让我感到有些单调和枯燥。对老薛同志的许多校园外的话题很觉新鲜和有趣,听上一段儿无异于一种调节。

而今,已记不得我们聊过多少话题,但对他养狗的嗜好印象特别深。让我至今觉得,其实生活中常因一件事而记住一个人,就像老师教学生写记叙文要“通过事来表现人”一样。

他家的狗是普通的品种,但听他说来又觉特别:当有人走进通往他家那个胡同时,那狗会迅即尾随着追过去。若发现拐弯去他家,就会咬住衣服往外拽。多机灵的小狗!若狗在家里,听到门外有生人经过时总是凶猛地狂叫;而当自己的人有谁从外面回家,应该还在根本听不到的很远处时,狗就在摇着尾巴一个劲儿地扒大门了。

有一年,正在田间干活,突然天下大雨。老薛和爱人冒雨赶回了家。地排车被暂时扔在了田里,那条狗也被这场暴雨淋在外面失踪了。可等第三天去田里拉地排车时,小狗竟然从地排车下面钻了出来。哦,这小狗!一定是在守护着自家的地排车的。

“狗是有灵性的。”我至今记得他聊的这个话题。

老薛很勤快,校园道路旁边的月季园长草了,他总是从家里带来锄头除去杂草。树干上长出了枝桠,他便从家里带来工具进行修剪。

工作敬业,又很会种花种菜、养狗,让我很喜欢和他接近。忙碌的日子,若忽然发现“草盛豆苗稀”时,我也会自然地盼着老薛同志到来了。

靠东墙边上有一棵葡萄,春来发几枝,几年前就爬满了两米高的架子。夏秋季节,站在架下欣赏垂下的成串的晶莹润泽的葡萄,心里美滋滋地。若忍不住随手摘下一颗放进嘴里,那种酸涩让你迅即吐出来。这让我难于理解小时候放学后和小朋友钻进城外果园摘到这样的葡萄怎么会吞下去的了。

每年放暑假时还不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所以就把院门的钥匙交由护校的老师,让他们享受这天然的美味了,而自己去独自体味这“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高尚了。

但有一年,卢教师家的孩子从墙上掉下来崴了脚。“要不是院子里葡萄的诱惑,还不至于这样呢!”卢老师这样说。

我不得不去相信。但对于这样的“归罪于他人”又很生气。同事们也多报以苦笑。后来听一同事说,老薛对此事愤愤不平:“啥都怨别人,耍赖!若孩子考不上重点高中,就都责怪我们学校咋弄?!”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但觉得很解气。

有一年,暑假后开学,护校的卢老师搬来了两个坛子。看我莫名其妙,他小心启开坛盖。啊!一个坛子里是飘着浓香的葡萄酒,另一个是用盐巴腌制的青辣椒!他动情地对我说,看你一年年都没尝过这院子里的新鲜葡萄,这回就让你品品这葡萄酒的浓香吧。你这小院种的辣椒,在那场大雨后被淹。水褪了,这半青不红的辣椒也长不成的,我就赶紧摘来,拌上盐巴存放了起来,尝尝吧,原汁原味的腌辣椒!那一刻,我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院里的房子有点潮。因为这里地势低洼,还因为爬山虎每年都倔强地翻过东墙爬满半个屋顶。虽然每个春天都从墙根处除去一些,可等到夏天时,总还是葳蕤攀援。我喜欢爬山虎顽强的生命力,更有夏季时老枝上盛开着的红似火艳如霞的花儿映衬着满院的葱绿,点缀着这爬满青藤的小屋,给小院增添了亮色和情调,赋予人更多的想象和诗意。

这儿有我的办公室,隔壁是我住校时的卧室。在这“寝办合一”的房屋里,我忙碌着。白天里有学生的光顾,同事的造访;有和学生的谈心,与同事的研讨;也有热点焦点问题的争辩和处理。这与后面的教学区的忙碌遥相呼应。

忙过之后,走出屋门,看枝叶在微风中摇曳,看蜂蝶在阳光下的菜畦中飞舞,听鸟儿在林间啁啾。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小院归于宁静。宁静让我清醒,宁静让我沉思。

夜晚,离开办公桌,拉开房门,舒展一下筋骨。也许那一弯明月已悄然滑向另一梢头,音乐教室里悠扬的琴声伴着徐徐微风轻轻飘来,为我拂去久坐的疲倦,让我忘却工作的零乱。有时,我从教学区回来,推开院门,路灯下会看到到一只凑趣的黄鼬“哧溜”翻上矮墙,回望片刻,一跃而下;有时还能看到一只缓缓爬行的刺猬,划过墙边的落叶,发出“呼呼啦啦”的声响。我此时想,蒲松龄的那些曲折婉转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美好的夜晚构思出来的吧?没有喧闹,没有争执,没有紧张,没有恐惧,思绪驰骋在天上、人间,笔下演绎出花前月下,悲欢离合,神怪精灵,花妖狐魅……

每个清晨,我被窗外鸟儿唤醒,不久就会听到校园广播的歌声,新的一天开始了。当迈步走近教学楼时就只有那熟悉的朗朗读书声了。一天之计在于晨,校园充满了无限生机!

每个寒假过后,院门和房门上还被同事贴上了大红的对联,温馨地告诉我:又是新的一年,一年之计在于春,充满希望放飞想象的季节!

离开这所学校已经好几年了,但那个小院仍让我常常想起,想起老薛、卢老师,想起更多的在一线辛勤耕耘的同事们。

我喜爱这幽静的小院。记忆里,她像墙边不起眼的小花,静静地绽放。但每回走近她,都让我感受到那幽幽的清香。

武汉治癫痫的靠谱医院在哪里怎么预防癫痫复发西安哪个医院能治羊癫疯老年羊癫疯可以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