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我的连长和指导员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外国文学
破坏: 阅读:10363发表时间:2013-12-09 11:34:20
摘要:五湖四海的战友,因了兵役义务,我们走到绿色的军营,走向祖国的长城、走向二点二万公里的边防线。然后,我们又从军营里出发,走向五湖四海,走向不同的岗位。如今,三十多年过去,逝水东流、叶落纷纷,荏苒的时光斑驳了我们的容颜。朝花夕拾,收获了的只是些枯萎。此生此时,也许正是怀旧的季节。

【春秋】我的连长和指导员(散文)哈尔滨癫痫病去哪里治好ss="chatu" /> 在北京工作,自然有一些老乡的人脉圈子,其中有一些北京军区现役的老乡,也自然加入到圈子里,成为了老乡加好友。于是,经常受到邀请到部队的食堂聚餐、或是军营里叙旧聊天。所以说,因了这样的缘遇,我常常能接触到兵营,接触到军人们。每一次的接触,都能勾起我的军旅情节,想起曾经与我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们。
   五湖四海的战友,因了兵役义务,我们走到绿色的军营,走向祖国的长城、走向二点二万公里的边防线。然后,我们又从军营里出发,走向五湖四海,走向不同的岗位。如今,三十多年过去,逝水东流、叶落纷纷,荏苒的时光斑驳了我们的容颜。朝花夕拾,收获了的只是些枯萎。此生此时,也许正是怀旧的季节。
  
   一、我的指导员;
   寻找王恩修指导员已经有十几年了,却始终遥无音信。曾致函王恩修指导员当地的军人安置办查询,均说查无此人。这让我感到非常的奇怪,明明记得王指导员转业的时候,是我送他上车回原籍的,怎么会查无此人呢?而且王指导回到老家还给我来过信。所以,对于河南滑县军转办工作人员的态度我是十分地不满。而后,我又在网上发布消息,结果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寻找王指导员成了我的一块心结,不找到他,似乎我的人生缺少些什么似的。于是,只要碰到曾经的战友,或是河南的人,我都会打听他的消息,然后结果依然是石沉大海。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停止继续寻找王指导员的脚步,但每一次的寻找,都会在我的情境里泛起波涛。是啊!那浓浓的情感、深深的友谊,令我泪流满面、令我幸福快乐、令我感伤无奈,也令我激情荡漾。
   王恩修指导员是河南省滑县人,六五年入伍铁道兵第六师汽车分队,据王指导员说,他入伍的时候正是我们部队在东北大兴安岭执行铁路建设任务。皑皑雪山,茫茫雪野,大兴安岭的冬天是白色的世界。汽车兵带着羊皮手套、穿着大头鞋,手都会冻痛,脚会麻木。就是这样,他们依然不会停止工作,开着汽车在冰冻三尺的山路上行驶,运输铁路建设所需的物资。后因了国家建设的需要,他们接到军委的命令、开赴成昆铁路建设的指定标段。几年后,经过英雄铁道兵的艰苦奋斗,胜利地完成了成昆铁路建设任务。之后,又开赴新疆,承担了南疆铁路的建设任务。
   王指导员就是这样,以一种河南人吃苦耐劳的个性,在部队努力工作,受到部队党委的多次嘉奖和表彰。因了王指导员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因了他把部队当成了家,我才有幸能够他的连队里、在他的领导下成长。王指导员典型的北方人性格,但却心底善良,刚正不阿,爱兵如子。他总是那么的英姿飒爽,傲然挺立!高大的身材、充满了阳刚之气。在他的身上,诠释了中国男人的所有优点。黝黑黝黑的皮肤上刻画出清晰的轮廓!高挺的鼻梁总是那么的引人注意。他有的时候就像小孩子一样,常常与士兵们一道玩耍,官兵不分,有的时候又是大男人的范,允许你的任性、允许你的撒娇。
   有一次,王指导员的家属来队,我作为连队卫生员常常做一些勤杂锁事。因此,对家属来队是服务是我们应尽职责。中午时分,我去给王指导员家属去送水,正赶上指导员家属包饺子,好客的指导员家属非要我吃了馆子再走。我无奈,不好推辞,便和指导员一家一起进餐。这时只见王指导员黑黑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也不说话,低下头只顾吃饺子,而后只说了一句话:“我好了,我走了!”
   对于王指导员这种大男人的风范我开始很是不理解,心想河南人怎么会这样的呢?之后,在军旅人生的岁月里,我慢慢了解了王指导员。一付爷们的形象,却是柔情般地善良,哪个士兵生病了,那个战士思想有情绪,他都了如指掌,并细心地做思想工作和给予无微不至地关怀。有一次,一个山东老兵收到家里来信,说是自己的爱人跟着其他的男人跑了,从此这位老兵便卧床不起,天天闹情绪。对于这样的思想工作,一般人是很难作的,部队远在千里之外的西域边关,通信又极不方便,王指导员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天天去看望、关心着这位老兵。
   过了一个多月的时候,正好是王指导员送家属离队、回河南老家,这时王指导员认为是一个处理老兵实际问题的好机会,并告诉老兵说,我回河南探家去,我顺便去你老家山东一趟,争取把事情给你处理好,但你必须振作起来,好好工作。回到老家,王指导员在家只呆了两天,看望了父母后便赶赴了山东菏泽地区,找到当地的武装部,将情况反应了后,引起了当地政府和人武部的极度重视,便委派专人来了解、处理此事。经过了解,原来是老兵的爱人被当地的一个光棍汉子骗跑了。于是,政府责令公安迅速奖地光棍汉抓获,以破坏军婚罪服法。同时王指导员找到了老兵的爱人,做了细致的思想工作,并将她带回了部队与老兵重归于好。
   中越自卫还击战的时候,老兵第一个报名上前线。当大家欢送抽调人员出发的时候,老兵抱着王指导员边哭边说:“亲爱的指导员,以前我这个太自我了,对不起。是您教育了我、感动了我,我要上前线去,以实际行动报答党、报效我们的国家,我要多多地杀敌,以此来证明我对您的教育之情。”老兵在锣鼓喧天的气氛里走了,可王指导员的眼睛却一直湿润着,他望着老兵远去的方向,在汽车悬浮起来的黄土中久久地伫小癫痫症状立着。
   指导员和连长陈绪山住在连部同一寝室,在共同的工作中,他俩养成了熄灯后总结工作的习惯,主要是反思一天的连队工作和士兵的思想动态,分析连队遇到的情况与任务,并寻求得到解决的办法。俩人在分析问题的时候,难免总会有一些分歧,甚至还要发生争论。于是,不知情的同志便误认为是他俩闹不团结呢。
   指导员王恩修平时言语不多,很严肃,他有一种艰苦朴素的作风。他对我的军旅生活影响最大,我们之间感情也最深,那份难写难描的感情至今想起来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哽咽。但不知什么原因王指导员与曾副队长的关系相当紧张,曾记得有一次两人吵得特别厉害,以至于都失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应具备的素养,相互对骂,什么七爹八娘的脏话都搬了出来。我和通信员劝解了好半天都无济于事,反而越吵越凶,眼看就要拨枪动武,我们拚死才把两人拉开。那次吵架情形我至今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和平的年代,一个人所面临的最大考验,莫过于金钱、名誉和地位。在这方面,王指导员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他使我,也使他身边的许多人理解了什么叫“无私”和“党性”。当指导员在八零年接到转业命令的时候。作为一位老军人,他是多么地留恋军营生活啊!许多人认为这对他癫痫病在发现前要做哪些检查太不公平了,可他微微地一笑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管上来下去,我们要把党来比母亲!作为党员,我们就是党的孩子,哪有当孩子的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抱怨自己母亲的道理呢?再说了,在地方,照样可以为党、为人民做贡献。”
   如今,王指导员不知在何方!三十多年了,不论在高兴、或是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挂在指导员嘴边的一句格言:“逆境中,力挽狂澜使强者更强,随波逐流使弱者更弱。生命一小时,精彩六十分。”
  
   二、我的老连长;
   我的连长叫陈绪山,陕西汉中人。因满脸的胡须,人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大胡子连长。说起连长的胡须那真是天下无人能比,三天不刮,拉登见了他也得服输。
   陈连长胡子长、个子高,一幅八百里秦川般的汉唐雄风、垂直在军营大地。这种军人的特有形象,在战士们心中产生一种敬畏感。一般情况下,没有哪个士兵敢与连长开玩笑,就是谈话也是处在胆战心惊中。但他的心肠却如同一泓清澈的泉水,非常地细腻、非常地和蔼,他那能穿透心灵的哲理、可以洗净战士们身上的任何烦恼。
   我的军旅人生开始,便认识了陈连长,虽然这时的陈连长还是部队的一位副连长,但他即是来我们故乡接兵的最高长官了。根据接兵命令他主要负责另外的乡镇,而我们公社则是一位军医来负责。新兵集中后,陈连长便成为我们新兵连的连长了。记得在县招待所里,那松松垮垮的部队,在陈连长的命令下排成的队形,犹如盐碱地里的庄家、参差不齐。后经过执勤排长大小个子的调整,逐渐整齐有序起来,然后陈连长开始了给我们训话,我也第一次认识了陈连长,感受到了军人那浓浓的情怀。
   今日想起陈连长最有意义的一次训话是部队的军列行进到甘肃武威市的时候,因了军列沿途停靠站太少,又由于闷罐车没有卫生设备,全车战士一路上都处于内急状态。列车行驶了一整天后,晚上一点多才到达武威车站。军列还没有完全停稳,战友们便纷纷跳下了车,寻找没有灯光的暗处,解决憋了一天的内急。二千多新兵瞬间就把武威车站所有的犄角旮旯全部占领了,车站工作人员出来工作的时候,居然无从落脚,到处是光屁股的新兵们。
   兵站补给完毕,连长集合部队传达列车司令员的命令,他说:“军人一定要注意军容军纪,我们是讲文明、讲卫生的部队,怎么能象老百姓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你们要牢牢地记住,你们是军人、是革命战士,不能像老百姓一样,想在哪儿方便就在哪儿方便呢?在这公众场合,一个革命军人把裤子一拔就开始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今后,绝不允许类似情况发生,否则将受到纪律处分。”
   陈连长的讲话朴实无华,一口陕西人的口音,但却是军人的气节。之后,我们在陈连长的带领下,完成了新兵训练,完成了从农民到军人脱胎换骨的转变,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有幸的是我们下到老连队后,陈连长从汽车一连调到汽训队来当队长,副连的职务提成了正连,同时也延续了我们官兵间的友谊。
   连长非洛阳可以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常地能吃苦,调到我们汽训队后他组织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到戈壁滩上挖菜地、垒猪圈,并亲自去集市挑选猪仔,亲自去厕所掏大粪,把连队的伙食搞得有声有色。于是,我们连队被评为全团农副业生产先进单位,连长也受到了团党委的嘉奖。
   我们连队主要是运输任务,而每次执行重要任务,总是连长的头车,他与士兵打成一片,虽然威严,但从没有官架子。关于连长人格修养,我是深受感动,可以这么说,在我军旅人生岁月里,他和指导员一样,是我最尊敬的首长之一。
   当兵几年,我从没有看到连长探过家,这其中的原因我们战士实在不敢多问,他也不说,但这确实成了全连战士心中的一个迷。关于这个迷的解开还是因了一次劳动休息的时候,一位葛排副问指导员:“连长这么大年龄了,怎么还不结婚呢,是不是哪的功能出现了问题?”指导员看了一眼葛排副后说:“你葛老黑说的什么啊,连长孩子也六岁了,怎么是没结婚呢!”“那为什么不见连长的家属来队,也不见连长探家呢?”指导员呵呵一笑说道:“连长的老家在大山深处,下了火车还得坐一小时的汽车后再开始步行走山路,在蜿蜒曲折、丛山峻岭穿越需要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才能够回到他的家乡。这当中还非常的危险,有狼有狈的,据说还有华南虎出没。所以,连长很少探亲,也不敢让他的家属来队的。”我们都听的有点楞了,难怪连长好几年也不探家,天下还有这么难走的路呢!
   八二年的时候,中央军委命令铁道兵部队集体转业,陈连长随部队转业到中铁第十五工程局。后来,听回来探家的战友们讲,陈连长已经退休。三十年未见啊!甚是想念,待到时间空闲时,我将一定去看望老连长……

共 432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