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巴力吉的梦微小说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4-2 分类:外国文学

“这不是梦吧?”巴力吉问儿子,也好像问自己。”

“爸,这大白天的梦什么梦。”

“不对。这怎么可能呢,这肯定是梦。”

“爸,咱们去饭店庆祝一下,您一边喝酒一条做您的梦。”

巴力吉跟着儿子走。不知什么原因,一向苯拙疼痛的双腿此时如此轻便,以至整个身子摇摇晃晃的样子。“下饭店?本人活到现在,可从来没有下过饭店啊。再看看这身子,飘飘欲飞的样子,无论怎样说,这肯定是在梦里。哎,又是一场梦。”

走进饭店,巴力吉找一个椅子坐下。他使劲扭动着身体,希望早点从“梦”中醒来。

“爸,干杯!”

“孩子,咱们真喝呀?这梦……”

“爸,您怎么还不相信?喝,喝,喝!”

“孩子,你扎我一下。如果鹤岗市治羊癫疯到哪个医院 我疼,出血,这才不是梦。”

儿子拿筷稀往巴力吉上戳。

“哎哟~”巴力吉叫了一声,然后看看挨戳的手,再然后太抬起头,张开嘴,刚刚喝进去的酒和着涎水流了出来。“呵呵,呵呵……呵呵呵,这是真的。”他像笑,又像哭,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巴力吉膝下有两个儿子。老大高中毕业就回家务农,说为减轻父母压力,供老二念书。老二不负众望,顺利考上了大学。可是,大学好念,工作难找。这不是吗,毕业已有三年,巴力吉闹心死了。

自打老二参加高考开始,巴力吉学会了一种摆扑克法。他说给孩子看看能不能上大学。他开始摆扑克,最后出来红桃三,他情不自禁地叫喊起来:“上了上了!”他说看得再把握一点,于是从新摆扑克。可是,这次没出红桃三,连其他三也没出来。他沮丧地喊道:“完了!完了!”

每天,一有时间,巴力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最有效治疗母猪疯的医院是哪家 吉就这样专心致志地摆扑克。偶尔出一两张红桃三,有时候也出其他三,多数情况是什么三也不出来。他就在这样喜少忧多的情况下,紧张地、惶惶不安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那一身日子里,巴力吉的梦特别多。有时梦见儿子上了大学,他就醒来,这一夜再也睡不着。梦见儿子没上大学,他又醒来,这一夜也再也睡不着。梦见没上大学的时候,他虽然十分痛苦,但也尽量安慰自己说:“梦是反的。”于是,他转忧为喜,勉勉强强地笑起来。

儿子大学毕业那年开始,巴力吉摆扑克,做梦频率更多。他不知买了多少副扑克,老伴训他。后来干脆买了一本《周公解梦大全》,往往深夜打灯看书,老伴骂他。

“呵呵,呵呵……那么,那么,这个给谁呀?”巴力吉提了提随身携带的兜儿,问儿子。

“给什么给。快拿回去还人家。”

“这怎么能行,哪能不给线的。”

“爸,我这是不用花钱的。花钱的,我还不要呢。”

大学毕业那年,市里某事业单位招三个人。巴力吉让儿子参加考试。笔试第二,但面试时下来了。巴力吉说:“第一次参加考试,没有经验。不着急,下次吧。”

第二年,县里招事业编制十人。巴力吉儿子笔试第三,面试多少没公布。满有把握的巴力吉儿子最后落榜了。

其实,第一年考试时,有人曾告诉过巴力吉,得花铙。花多少呢?那人说,现在都有价格。县里安排一个人10万,市里安排一个人15万,省里……巴力吉后悔死了。为什么不听人家劝说,心疼几个钱,把儿子给耽误了。也怨老二,老二说不用花钱,就自己上。你看看,上什么了?人家说得对,这东西就得花钱。

今年,儿子报了苏木公务员。苏木就苏木吧,能有工作就行。我看那个经管站很好,都是他们给老百姓办卡打钱。实在不行,当勤杂员也行。上次自己去苏木办事,就是勤杂员领自己找到经管站的。另外,上苏木找工作,花钱可能少一些吧。按那个人说的说法,县里10万,苏木就5万呗。

笔试和面试都如期进行。巴力吉问儿子怎么样。儿子不告诉,说某月某日出结果。巴力吉摆扑克动作更快了,梦更乱了。

临近某月某日了。巴力吉大儿子刚刚结婚,家里比较拮据,但无论如何再不能耽误儿子。巴力吉狠心卖了四头母牛,又借了三万元,凑齐五万,今天这是如期赶到县里。谁知一见到儿子,儿子就告诉巴力吉,说他被录取了!

“孩子,现在真有这样好事?时代变了?”

“别管变没变。您只管做您的梦就行了。来,来,喝酒。”

“呵呵,呵呵,还是我的平凉较好的羊角风医院是哪个 梦准吧。呵呵呵,来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