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笔尖】与车有关的故事(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随笔

有人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别老想着过去的那些事。其实,回忆是件挺愉快的事,你在回忆自己一生经历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会与你有着密切的联。有些看似无关的东西,一不小心它就与你发生联系了。有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它却给你带来启迪,让你回味无穷。

一】脚踏三轮车

人在年少时,容易冲动。充满激情,对一切事情都充满好奇心,都想去尝试尝试,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是也。

在我们那个连自行车都很难买得起,且算是奢侈品的年代,大街上汽车自然也少。那个时候的物流不叫物流,叫搬运公司,靠的是手推大板车和脚踏三轮车来搬运货物。十一二岁时,最想学的是骑自行车,有专门用自行车出租的,花上个几毛钱租它一两个小时,然后大着胆子学,租过一两次,用上一两天时间就学会了。

学会了自行车,又买不起车,接下来干什么?最羡慕的是那些脚踏三轮车搬运工。一辆不大的三轮车上面装满了货物,大大的超过货架的范围,而且堆得还高高的,可三轮车工人还能操纵自如,走大街穿小巷的如入无人之境。

看到那蹬三轮车工人蹬着三轮车时显得那么轻松自如,我就想自行车两个轮子,骑上去要保持平衡,否则它就会倒下来。而三轮车有三个轮子,你看它摆放得多平稳,不像自行车还需要一根独角拐来支撑。骑三轮车一定比骑自行车容易,根本不需要人教,坐上去踩动起来就行了。

三轮车又没哪里可租,怎么办?于是有一次,我看准了一个蹬三轮车的,他戴着一顶草帽正费力地拉着满满的一车货,即使是行走在水泥路的大街上他也蹬得非常的吃力。我就悄悄地跟在三轮车后面,然后又悄悄地帮他推车。尽管我人还小,力气也不够大,可多一把力就不一样.那蹬三轮车的突然感觉轻松了些,车也跑得快了,惊奇地回过头来看。可他看不到我,那堆得满满的高高的货物把我档住了。他索性停下车来到车后:

“嗬,小朋友,谢谢你呀!”

他说话时摘下了草帽,一边用草帽当扇子扇风一边说.我这才看清他,原来不是大哥而是一位大叔。虽然脸上的皮肤晒得黝黑,但看起来还是蛮和蔼可亲的。我对他说:

“不用谢,大叔!请你不要叫我小朋友好不好?我都十二岁了。”

那大叔一听乐了,笑着说:“不叫你小朋友叫你什么呢?就叫你小兄弟吧!”

“对,叫小兄弟我喜欢。像水泊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一样称兄道弟!”

“那咱们走吧!小兄弟。”

大叔很熟练地跳上他的三轮车继续前进,我仍和刚才一样在幸后帮他推着。又行了大约五、六百米路吧,就来到一家商店门口,三轮车停了下来。大叔说:“小兄弟,到了。你回去吧,谢谢了啊!”

“回去?哼,我还没骑车呢?”我沉思一会儿说,“大叔,反正也没事,我来帮你搬货吧!”

“那可不行,货物太重你人又小,搬不动的。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没关系,大叔,我还是帮帮你吧!”没等大叔答应我就动起手来。那大叔见了立即过来制止我:

“别动,别动!小兄弟我怕弄伤了你,你就在一边呆着,陪大叔说说话就行了。等大叔下完货送你回家,太叔买冰捧给你吃。”

嘿嘿,我就等大叔这句话,等大叔搬完货后,我好骑骑他的三轮车呀!

大叔搬最后一件货物时,我就己等不及了,趁他搬货进店时,我就爬上三轮车上,两脚用力蹬了起来。没想到三轮车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稳定,车头歪过一边以后,我怎么扭也扭不过来。整个车身就顺着车轮右拐的方向直往前冲,我想刹车但又不知如何刹车。前面有一父亲带着两个孩子在路边玩耍,三轮车就朝他们冲过去。那父亲见状赶紧拉开两个孩子躲避,咚的一声,三轮车撞到骑搂的石坎上停了下来,我自己从车上摔下来跌了个四脚朝天。还没容我起身,那位带孩子的父亲丢下孩子气冲冲走到我面前,挥起拳头就朝我砸来。不过,他的拳头并没落到我身上,而是被拉三轮车的大叔接住了。大叔一边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一边脸上堆满笑容的对那个带孩子的父亲说: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还是个孩子,原谅他吧!“

我爬起来后忍着痛,也满脸笑容的对那个孩子的父亲连说对不起,还弯腰鞠了三个躬以示谢罪。好在没有伤着人,那两个孩子的父亲见我们态度诚恳,也就没再说什么了,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事后想起那个拳头,我就有点心有余悸。

二】自行车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自已也做父亲了。时代发生了很大地变化,人们的生活也逐渐变得好了起来。等我的孩子读中学时,个个都开始骑自行车上学了。买一辆自行车当然不像以前那么困难了,儿子上初中要用,买就买呗!可买了车你得教他学,还好儿子聪明伶利,没花多少时间精力就学会了。不过还常常让人担心,每天放学回家时我还得骑个车去接他,为他保驾护航。当然我不能老这样,它太耗去我的时间了,再说儿子也得放手,不然他怎么长大。

有一天放学回家时,我骑着车正陪他一路回家。我突然发现街上比较空荡,人流和车辆都不多,我便想考考儿子的车技。我对儿子说:

“儿子,老爸让你先走三十米,然后我再追赶你,看要花多长时间才追得上哈。”

儿子一听来劲了,于是就拼命地加快了速度。其实我很快就赶上了他,但我却装着赶不上似的紧随其后,我想考验一下他的应变能力。骑了有一段路后,我们该拐弯转向另一条小街了,我正想提醒儿子注意拐弯减速时,拐弯处就闪出一辆自行车,儿子的车与它撞了个正着。两方都摔倒在地,车头与车头交织在一起。对方是一中年妇女,年纪应和我差不多,我赶紧停下车把她搀扶起来。

“大姐,没事吧,对不起了!”

儿子还坐在地上,用手摸着他的膝盖,大概是膝盖摔痛了吧,我又走到儿子身边把他也拉了起来:“摔痛了吗?”儿子没吭声只摇了摇头。我回到那中年妇女身边,她正在拍身上沾到的灰。我和颜悦色,脸上堆满笑容地对她说:

“大姐,没伤着吧,实在对不起了!“

那大姐瞪了我一眼,面带怒色,想开口但又忍住了。我又朝儿子招招手,让他来到这位大姐的面前。

“快跟阿姨道歉,说声对不起,请阿姨原谅你。”

儿子诚诚恳恳地说了声对不起,请阿姨原谅之后,还恭恭敬敬地向阿姨鞠了一躬。

“算了吧,阿姨没事,以后骑车可得注意点。”说完,那大姐骑上车走了。

又一场事故就这样化解了。我好生奇怪,刚才在那大姐面前我就像小时候那位蹬三轮车大叔一样,而我儿子怎么就像我小时候那样呢?我没跟他说过也没教过呀,难道他看见了!

三】电动车

又是一个几十年过去了,社会地发展变化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快。自行车、三轮车基本淘汱了,代替它的是电动车、摩托车、小轿车。现如今大街上除了磨肩接踵的人流之外,再就是像成群的屎克郎一样来回穿梭的大小车辆,人们都在为自己的生存紧张着、忙碌着。

人老了,眼睛又不好使,学开车怕是不成了,儿子有车就行,坐在上面享享福心里还是蛮满足的。每次坐儿子的车,我都要提醒他开车要专注,别玩什么醉驾疲劳驾之类的,免得害人又害己。我给自已卖了辆速派奇电动车上下班用,电动车简单、方便、容易操作。

我骑电动车很小心的,两年了都相安无事,可没想到最近却遇上了一点小事故。那天我去参加一朋友儿子的婚礼,也就是吃喜酒。像这样的喜酒,如果酒店离家不远的话一般我都是走路过去。可那天稍为有点远,于是我就骑上了电动车。一路上虽很拥挤,但还是很平安地过了一街又一街。就在我沿着那家酒店的那条非机动车道直下的时候,突然斜剌里拐进一辆小轿车来。我赶紧抓刹车然还是没刹住,电动车直撞到小轿车前轮的档板上,篱板被撞变形了。

我对交通事故的游戏规则不是很清楚,有时候看到发生了交通事故,听到他们相互争辩我都感到很佩服,怎么都说自已有理责任都在别人且头头是道。我对此不感兴趣也不屑一顾,我想只要自已多加小心尽量避免,就不需要为此花费心思而争得面红耳赤,可今天我还是惹上麻烦了。

小轿车门开了,走下来一面带怒色的中年男人。我坐在电动车上心里紧张又傀疚仍面带微笑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发话。

“老人家,我这是花了二十几万刚买回来的一辆新车耶,你就给我撞歪了!”

“对不起,小兄弟!我刹了车,但距离太近还是撞上了。我也没发现你的车突然拐进来,实在是来不及了。”

这时围上来了几个看热闹的人,那开车的中年人低下头看了看被撞的地方,心疼地用手摸了摸然后看着我,我仍是一幅笑脸地看着他。他足足地打量了我两三分钟,然后摊开两手说:

“这样吧老人家,你在这儿稍等等,我打个电话让保险公司的过来。”

“好的,你打吧,我在这儿等着。”

我从电动车上下来,然后站在一旁等待。不一会儿就来了个保险公司人员,他走上前看了看车又看了看我,然后又把那中年男子拉到一边不知说了些什么,看那样子俩人都非常熟悉。他俩交谈完后,那中年男子就走到我身边说:

“老人家没事了,你可以走了。以后骑车要注意哦,这么大年纪伤着可不是好玩的哦!”

“是的是的我知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满脸疑惑地看着那中年男子,“我可以走了吗?”

“去吧去吧,没事了。”

我骑上电动车走了,没走到十米远,我又停下车回过头对那中年男子大声地说了句:“谢谢啊!”

与车有关的故事说完了,我不知道有没有哪个细节没说清楚,请读者见谅。

2014-9-25

洛阳哪个医院专业治癫痫病山西专治癫痫病中心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