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青春】 雄鹰的赞歌 (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随笔

“一只雄鹰在天空翱翔,它飞过大地,飞过村庄,飞过沙丘,飞过林场。驾着黄河的疾风,迎着东方的朝阳。”“这是战士的情怀,雄鹰在高空嘶鸣,这是离别的忧伤,雄鹰泪水在滴淌。泪水滴落在条条的台田,滴落在混黄的河床,滴落在白花花的盐碱滩,滴落在刚刚透绿的泡桐叶上。雄鹰眷恋着这里的一切,雄鹰不忍心就这样飞向远方。”

我站在兰考县焦裕禄书记的墓前,高声朗读着铁道报社陈社长写的悼念焦裕禄的散文诗《雄鹰的赞歌》。墓地前的空地上,黑压压沾满了参加悼念活动的人群。那是1966年的清明节,郑州铁路局组织的干部职工到兰考举行的学习悼念焦裕禄同志活动的场景。

1966年2月7日,人民日报以整版的篇幅,登载了新华社社长穆青同志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广播电台的电波,一个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共产党员的形象,鲜活的矗立与天地之间,他的事迹湿润了亿万人的双眼,他的精神震撼了大江南北无数人的心灵。很快,一个向焦裕禄同志学习的浪潮在全国掀起。

焦裕禄同志病逝在郑州,原本安葬在郑州西南郊的黄岗寺烈士陵园,1966年2月应兰考人民的要求迁移回兰考,兰考县在兰考城北为焦裕禄修建了新的墓地。四月初,郑州铁路局决定,组织干部职工代表到兰考学习焦裕禄同志的事迹,并拜揭焦裕禄同志的墓地,同时举行一次悼念活动。同去的还有河南日报社、中原铁道报社等多家媒体的记者。悼念活动中安排的一项内容,是在会上朗诵一首散文诗(雄鹰的赞歌),我当时在郑州铁一中读高三,我和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同学接到通知,赶到铁路局参加朗诵选拔。一共去了四个学校的八个候选人,经过现场朗诵比较后,我和宋更生入选,有幸担当了那次活动的朗诵员。我们拿到朗诵稿,社长亲自给我们解读诗的主题和意境,要求我们用诗的力量感染大家,把焦裕禄的精神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同时抒发出大家缅怀焦裕禄同志的悲痛心情。我们欣然的接受了任务。

由于要去的人比较多,铁路局加开了一个专列。我和宋更生以及铁一中校团委书记领队的师生代表一早来到了郑州火车站,我们坐在硬座车厢里心情很是激动。我和宋更生一遍一遍默念着散文诗,生怕忘了词,因为只有一天时间,记得还不是很熟。团委书记说:“拿着稿吧,千万别搞砸了。”我知道,看着稿读会影响朗诵情绪,为了保险,只做备用吧。火车开了,拉着铁路局干部职工和记者近千人的列车奔向兰考,奔向焦裕禄曾经战斗过,如今又安息的地方。

兰考到了,我们排着长长的队伍走出火车站,一条黄土路向北横贯县城。所谓的县城是这么的萧条和破旧,不见一座高大建筑,全是低矮的平房。县委大院紧靠在路边,距火车站不足五百米。大院内是两排平房,就是那种普通的再也普通不过的砖瓦房。由于盐碱的侵蚀,红砖墙斑驳脱落,窗台以下变得坑坑洼洼。这就是兰考,这就是被连年不断的风沙、盐碱、内涝、水灾危害的重灾区的重灾县。一九六二年全县二十万亩麦子被风沙打死,秋天三十万亩庄稼被水灾淹没,全县的粮食产量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就在这样的关口,党派焦裕禄来到了兰考。

穆青同志在通讯中写道“展现在焦裕禄面前的兰考大地,是一幅多么苦难的景象啊!贯穿全境的两条黄河故道,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片片内涝的哇窝里,结着青色的冰凌;白茫茫的盐碱地上,枯草在寒风中抖动。困难,重重的困难,像一副沉重的担子,压在这位新到任的县委书记的双肩。”全县三十六万群众吃的,穿的,烧的,用的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虽然县里干部一天到晚忙于发救济粮、救济款、发棉衣、发农具,但仍阻止不住大量人口的外流。每天路过兰考的客货列车都被离家外出的人们塞得满满的。郑州、开封、洛阳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说着兰考口音的流民在向行人乞讨一口吃的。我的母亲就多次拿出家里的旧衣服、旧鞋袜送给门前的乞讨者。那时尽管粮食紧张,但人们普遍赋予同情心,不管多少总要拿出一点,使难中之人感到温暖。焦裕禄没有一味阻挡群众的外出行为,“严冬,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焦裕禄召集在家的县委委员开会。人们到齐后,他并没有宣布议事日程,只说了一句:走,跟我出去一趟。就领着大家到火车站去了。当时,兰考车站上,北风怒号,大雪纷飞。车站的屋檐下,挂着尺把长的冰柱。国家运送兰考灾民前往丰收地区的专车,正从这里飞驰而过。也还有一些灾民,穿着国家救济的棉衣,蜷曲在货车上,拥挤在候车室里……焦裕禄指着他们,沉重地说:同志们,你们看,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是灾荒逼迫他们背井离乡的,不能责怪他们,我们有责任。党把这个县三十六万群众交给我们,我们不能领导他们战胜灾荒,应该感到羞耻和痛心。”这是穆清同志在通讯里描写当时情景的一段话。多少年后,我看到这段话时仍感到心酸和震撼。我明白了,焦裕禄为什么让人敬慕,让人爱戴,让人思念,就是因为他心里时刻装着人民,想着人民,而唯独没有他自己。就是他能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不屈不挠,带领兰考人民战天斗地,改变着家园。他身先士卒,走遍全县,考察灾情,治沙治碱;他深入农户,发动群众,培养精神,树立典范;他以身作则,和群众同甘共苦,他规划蓝图,要叫兰考变新颜。面对病痛的折磨,他铁骨铮铮,面对重重的困难,他胆气浩然。他的毅力泣鬼神,他的热血动地天。为他的事迹所感动的不只是一个穆青,不只是一个县委班子,也不只是一个兰考县,他感动的是整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时代!他是真正共产党员的代表,人民需要这样的书记,这样的父母官。

在县委大院,我们依次排队参观了焦裕禄同志的办公室,会议室,听了县委工作人员的介绍,看到了那张被顶了一个窟窿的旧藤椅。我们含泪走出了县委大院,沿着黄土路向北,大约一公里多,来到了城北一座沙丘旁。这就是焦裕禄书记长眠的地方。

墓地修建在沙丘的顶端,向北是黄河大堤,向南正对着县城。墓地坐北朝南,长约二十米,宽约十二米。周围建有青砖砌成的一米高围墙。正中是青砖包裹的长方形墓室,墓室前是一块一米多高的墓碑,墓碑上方正中镶嵌着一张焦裕禄同志的照片。墓地的地面铺着青砖,南口是向下的台阶。墓地周围种植着杯口粗的泡桐树,一排一排像是为焦裕禄站岗的士兵。站在这里向周围望去,一片黄沙,四野空旷。蓝蓝的天空飘着几缕白云,初春的太阳暖暖的照耀着大地。

参加悼念活动的人们依次走上沙丘,进到墓地,慢慢环绕一周,在墓碑前向焦裕禄同志三鞠躬致哀。各单位的领导抬上白色的花圈,花圈摆满了墓地前的沙丘。微风吹动着花圈上的挽联,周围的气氛庄重而肃穆。

在铁路局领导和报社领导讲话后,我和宋更生走到墓地前,准备朗诵铁道报社社长写的散文诗《雄鹰的赞歌》。我手拿着稿纸,抬起头酝酿着感情。忽然,我看到一只雄鹰从西边飞来,展着双翅,在高高的天空飘荡,我感到热血上涌,右手一指,高声朗诵道:“一只雄鹰在天空翱翔,它飞过大地,飞过村庄,飞过沙丘,飞过林场。驾着黄河的疾风,迎着东方的朝阳。”众人都抬起头,目光追随着天空的雄鹰,我接着朗诵道:“这是战士的情怀,雄鹰在高空嘶鸣,这是离别的忧伤,雄鹰泪水在滴淌。泪水滴落在条条的台田,滴落在混黄的河床,滴落在白花花的盐碱滩,滴落在刚刚透绿的泡桐叶上。雄鹰眷恋着这里的一切,雄鹰不忍心就这样飞向远方。”

这一段本是散文诗的快结尾的一段,开头本不是这样,但我看到了真的有一只鹰出现时,我冲动了,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右手,随即朗诵词也颠倒了,宋更生被我弄蒙了,本该一人一句,但她没有接着我朗诵第二句,我干脆一口气自己把这一段朗诵完了。之后我恢复到原诗的开头,念出第一句:“焦裕禄,兰考人民的好儿子。”宋更生马上接上第二句:“焦裕禄,县委书记的好榜样。”“你把自己的毕生献给人民。”“你把全部的热血献给党。”散文诗有三页,激情的讴歌了焦裕禄在兰考带领干部群众战天斗地的英雄事迹,抒发了人民对焦裕禄无限怀念的心情。诗中把病故的焦裕禄比喻成一只将要远飞的雄鹰,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当结尾又重复到刚才对雄鹰的畅想时,我听到下面人群中传来悲痛压抑的哭声。

悼念活动结束了,大家一步一回头的离开墓地,每个人都心情沉重,谁也不说话,各自低头走着。在县城边,队伍分散了,各单位分到不同的村庄,和农民一起吃午饭。我们学校八十多人来到县城西边的一个村子,每个人交了一斤粮票,两毛钱,分到一碗红薯,和一碗清汤。村长说:“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队里没有米面了,委屈大家了。””校团委书记说:“我们就是要体验一下你们的生活,有红薯吃很好。大家说是不是呀?”我们齐声说:“是!”

我们蹲在街道两旁,边吃边观看村子的景象。村子里大部分是土房,房顶盖着厚厚的麦草,麦草已经发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雨。街道边覆盖着被风吹在一起的白色的盐碱,稀稀拉拉的一些低矮的小树散布在村子里,只有沿着街道两边直立的杯口粗的泡桐树,显现出青春的活力。村长介绍说,这里的盐碱地只能种植花生、棉花和红薯,种别的不是叫风刮死,就是叫盐碱淹死。焦书记来了以后,号召大家大量种植泡桐抗风,挖台田治碱,用胶泥压沙,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再有四五年就会好多了。我们真切的体会到这里人们生活的艰辛。

吃完饭,每个人拿到一把铁锨,扛着随村长来到村外的田地里。一马平川的田野里白茫茫一片,随着春天地气的上升,地下盐碱也浮出地表,好像向人们宣示,这里是它们的领地。我的天,这里能种庄稼吗?村长说,今天我们修台田,就是在田里每隔两米挖一道沟,把沟里的沙土翻到两边,一尺以下是黄色的胶泥,再把胶泥覆盖在两边的沙土上,就形成了两沟夹一台的地形,这就叫台田。因为台田高于地面,加上两边的沟,地下水上不来,盐碱就留在地下了,台田就可以种花生和棉花了。好聪明的劳动人民,他们就是这样与恶劣环境不屈的斗争着。

划分了任务区,几十个人分段包干开始挖沟。我脱去夹克,露出里面的红色绒衣,快速的铲挖着脚下的沙土,汗水不一会就冒出额头。村长走过来对我说:“慢着点孩儿,不急,这可不是一天的事,你要把铣把抓紧了,不然一会手会打泡的。”他拉着我的手教我怎样握紧锹把,这时一位记者抓拍了我和村长合影的照片,这张照片后来被刊登在铁路报和河南日报上。

一个下午,我们挖出了一大片台田。能为兰考人民做点事,我们大家感到十分高兴。吃晚饭的时候,村里家家户户的妇女为我们烙了玉米面和红薯面掺和的薄饼,每个人还分到半碗盐水拌豆腐。这是他们用我们交的粮票和钱,现去县城临时购买的。几个孩子站在我们的旁边看我们吃饭,村长吆喝着,让家里大人领走。我们吃不下了,泪水流了出来,纷纷把碗里的豆腐让那些孩子们吃。(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泪水又涌出眼眶,几十年了,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吃完饭,我们挥手和乡亲们告别,老乡们一直送我们出村口。我看到有同学把一些钱塞到孩子们的手中,

天黑时,我们回到列车上,大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列车开动了,大家隔着车窗玻璃和兰考告别,不少人拿出笔记本写着什么。

有人请我和宋更生到软卧车厢去。在软卧包房,我们见到了铁道报社的陈社长。陈社长笑着让我们坐下,他说:“朗诵的很好,很有感情,把大家都感动的流泪了。”他问我是怎么想起把后面的一段做开头的?我如实作了回答,并反问他,您是怎么事先知道会有飞鹰出现的?

陈社长哈哈笑了起来,说:“巧合,纯属巧合。要不就是老天显灵了?你改的非常好,一下子就把气氛提起来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社长要我们把这次兰考之行的体会写一下,送到报社,报社要对这次活动做一次综合报道。

党的十九大召开了,电视台又播出连续剧《焦裕禄》。几十年来兰考和全国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里早已是绿树连片,良田万顷,兰考人民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幸福生活。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这一切的得来是多么的不容易,每一点变化都浸润着像焦裕禄那样的人民的好儿子、党的好干部的精神和汗水,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更不能忘记党的宗旨,那就是为人民服务。

完稿于2017年10月18日

治癫痫可以长期吃卡吗西平吗辽宁中医癫痫医院郑州市专治羊角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