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家风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贾老头儿在外漂泊了几十年,如今老了,没啥用处了,回到了自己已认不出的家。   村里有好事的人就开始议论了:“要那糟老头回家干啥?没人性的东西,娃小的时候不管娃,在外胡弄,现在娃大了,要他这个老废物回家当累赘?”   “你们不知道呢,贾老头在外面没人要了,自己挣不下钱,小老婆没啥养,人家撇下他跑了,现在没人给饭吃了,不回家死哪去呀!”   “听说,回来娃们不认,老婆硬叫娃认呢?”   “娃不认他在家就站不住脚,还是老婆贤惠,看他也是一条命呢。”   “老婆也可怜,现在老了,儿娶了媳妇住在城里,女子在婆家,老婆一人在家也孤单。”   “孤单啥呢,我才不觉老婆孤单呢,人家儿家住两天,女家住两天,儿女又孝顺,人家一家子亲近,三人一口气,现在多出这个老头子,把老婆拴在家了,给他一天三顿饭还要按时做,你们不知道,儿女都不想见那个老东西。因为他,不爱回家。”   “哎,人年轻的时候不想老了的事儿,尽性子在外丧德,老了就落个鸡嫌狗不爱的,现在后悔也没用。”   “像一疱臭狗屎,走哪儿臭那儿。”   “不知道老婆心里多难受的,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看见老头儿回家了,哭了,哭得很伤心,难过她以前的七七八八呢?”   “咋能不难过呢,这个好人,男人走时是个年轻小伙子,现在回来都成老头子了,心里咋不难过呢。真是的,要是我,看见他回家就是一顿暴打!”   “你是个活阎王,人家老婆是个好人,你看人家不要他了,撇下她和娃,她就忍气吞声把家撑下来了,现在老头子没人要了,就回来找她,她能把喔大活人赶出去吗?   “当初咋不告他呢。”   “到哪告呀,连人影子都不见,听说老头子每年到过年时还给回寄钱呢。”   “算有人心,还知道有娃呢”   “有娃在家,不寄钱老婆咋养活。”   “女人还是不容易,娃是你要的,你就得守着娃,这个世界对女人太不公平了,啥时候让男人也生一回娃,就知道女人的不容易了。”   正议论的人们看见贾老头儿和他老婆过来了,再也不说什么了。都是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贾老头儿年轻时是个很帅气的男人,家里都有了两个孩子了,他包工在外,竟然和外地的一个女子又纠缠在一起,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他知道家里的孩子离不开娘,他也不能和妻子离婚,所以在过年须回家时他给在家的妻子打了个电话,说工地忙自己走不开,汇了一笔钱就把妻子打发了。然后就和那个外地女子住在一起。后来家里有啥事儿,妻子打电话,人家总以忙为借口推脱,在家的妻子偶尔只收到他从外地寄回家的钱。   后来,妻子的娘家人知道了,告诉了妻子真情,妻子也因此一度患过精神分裂症,但最终还是因为有孩子的支撑终于熬过来了,为了面子,照样抚养两孩子上学。   在农村里,孩子的父亲在外找了小老婆被村人知道了,孩子是抬不起头的,因为总有好事儿多嘴的男女见了孩子要问:“你爸回家了没有?那你爸为啥不回来?你想你爸不想?你上学的钱是哪儿来的?你咋不和你姐寻你爸去!你不寻,呀,你从今后成了没爸的孩子了!”   孩子自小就不见了爸爸,现在都十几岁了,问妈妈,总说:“在外包工去了!包工去了!你还问啥?”问的多了,妈就打:“小孩子把你的事儿管好?你是吃你爸还是喝你爸,天天问天天问!烦不烦,你爸能回来就回来了,你问我我问谁去?”   孩子不问了,看见妈妈烦,知道这是个不愉快的话题。孩子把村人的问话告诉妈,妈教孩子说:“谁今后再问你爸,你就说,把你的事儿管好,我爸的事儿不用你管。少操闲心。你这样一说就再也没人问了。”   孩子们长大了成家后才明白了,父亲撇下他们母子在外找了小老婆,跟小老婆过在一起。一种耻辱爬上心头,他们不愿在村里待了,女孩子嫁了,很少回娘家,想娘了,接去自己婆家住,为了找一个能说起话的人家,女儿找对象时特意找了个家里没婆婆的,免得受气,让人家说自己的父亲长短,以此拿捏自己。让自己抬不起头来。她要走出因父亲受辱的阴影。   男孩儿在城里开了一个小店,勉强维持自己,在村里怕有人在自己的媳妇面前说父亲的坏话,弄得自己难堪。想想自己找媳妇时的困窘,真是心酸。村里自己看中的姑娘,可人家大人是不愿意的,说:‘什么样的瓜结什么样的果,先人在外嫖呢儿子能好到那儿去。现在你看不来,将来你就后悔了!”于是人家坚决不同意自家的女孩儿嫁给他。自己有这样一个“好”父亲,怨谁呢?当初,他暗自发誓,说什么也不做让人戳脊梁骨的事儿。那时,自己的母亲熬煎发愁,怕自己娶不下媳妇,最后在舅父的关心下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现在搬出来就是为了摆脱那些烦恼。儿子这样想着,决心在自己搬出来的几年好好干一番,在城里有自己的房子,把母亲接来住。   佛说,世间万事有前因后果,这真是让凡俗人不理解也不相信的,可贾家这兄妹两都让村人信佛了。   先说姐姐,虽找了个没婆婆的家里只有公公的光棍丈夫,可自从她嫁过去后,原来无业的丈夫却被城管招去了,人家干的好,两年后,临时工成了合同工,在外有了工作,领了工资了,丈夫和以前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没妈属于“欠教”型,开始她嫁过去,这两光棍儿的家有了女人,家像个家样了,丈夫一下子对她亲热得不得了。   随着丈夫的转正,工资的上调,慢慢的养尊处优的感觉来了,对她热情散了,随着丈夫在外结交那些好吃好赌之友后,挣得工资不够花,常常是夜不归宿。   她有了孩子,家里开销越来越大,可丈夫是越赌越凶,公公气的找过领导,说说,人家好几天,过上一阵子,手就痒了,后来外债欠的她无法接受抱着孩子回娘家了。   这个可怜的女子,只是一时赌气,还没想到离婚,可是人家丈夫就是不来叫她,一月,两月,半年过去了,她把孩子给母亲放下在外打工去了,她心里气丈夫,你是赌徒你有错,你不理我还叫我给你认错不行?你夜不归宿你干啥去了?把赌钱看的比命都值钱我有啥希望?你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妻子。   女婿说:“我赌就赌,那个男人不赌,打个麻将在你这个女人这儿就过不去了,不好好和我说把娃一抱回娘家了,回去回去,走个穿绿的来个穿红的,不惯你喔毛病,不回家我在单位吃,我就是不叫你。”很快女婿后来就有了相好。从此这个女子就再也没回过婆家,公公来过,她妈说你来女婿不来叫不顶用,回去了两人还是个闹,公公伤心说他拿儿没办法?女子就这样和女婿离婚了。   儿子按说在城里,媳妇的娘家在他们生意开张时大力支持,应该是没说的,日子过得很快,儿子和媳妇都过了十三年了,在城里开店也正十三年了,生意越来越好,正直鸿运当头,一个点扩大后又再开一个店,两个店的生意真是蒸蒸日上,老贾老婆心里很高兴,她从心里想说是自己容忍了老头子,她做了一件好事,所以她儿子的生意越来越好,老婆逢人就夸,儿子真是给她长脸了。儿子的生意好了,两个店铺,月收入几万,贾老婆子过了一辈子苦日子,现在终于熬出头了,村里人这么说。   “小贾家的生意很好啊”   “就是的,哎,娃小时候受了症了,现在知道过日子了。”   “你看他妈这段时间,走路忒多带劲儿。”   “老婆高兴么,以前受了人的白眼了,现在儿争气了,老婆心宽了。”   “有钱就是好,钱能给人长志气。”   “有钱了,人还要拿住呢,不敢涨,一涨就完了。”   老贾的儿子小贾现在在村里人都高看他,觉得他会挣钱,村里谁开口借个钱,他只要有就给,老贾也因此在村里牛起来了。小贾生意红火了,对父亲以前的事儿也不再计较了,回到家有妈有爸,觉得也挺好的。   生意好了,可他又有新烦恼,现在最烦的就是没有一个业务精湛的员工能给他操心把店打理的让他放心,他要去开订货会,一走一个礼拜,媳妇管一个店,那一个店还顾不过来,有时对不上账,也找不出原因,真是烦心。他决定明年把招店员当头等大事。   晚上小贾睡不着的时候就想,啥时他的店能招收一个形象好气质好有一定管理能力的店员该多好。人到世上有时就是这么怪,想什么来什么。那年刚过完年,小贾把招聘帖子往门上一贴,第二天就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大专学历,没找到工作,暂时来他店里应聘了,小贾一看,心砰的跳了一下,啊,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女孩问他工资待遇什么的,他一连说啥都好说好说,让人家女孩先试试,看你是否适应,三天试用期很快过了,这三天,女孩表现不错,店里生意也不错,他三天请女孩吃了两顿饭,并告诉女孩,只要她愿意,她的工资与其她店员不一样。女孩也很高兴,自己是单亲家庭,母亲说现在到哪儿都是打工,只要能挣下钱养活自己就行,这个店离家也不远,正和她意。   女孩来了一月,和小贾也谈论过做生意,毕竟年龄阶段受的教育不同,人家的在世界观,人生观,管理理念,经营理念这几方面让小贾佩服的五体投地,人家在外学的是管理。小贾,什么也没学啊!还是个初中文化程度,七十年代生人,女孩,大专文化学历,八十年代生人,她身上新时代的气息把小贾这个只会老老实实做生意的人的每一个细胞激活了,小贾身不由己的老爱朝女孩笑,看见这个女子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传播美。自从来了这个女孩,店里的生意翻了一番,他开订货会走了,这个女子把店管理的丝毫不差。他给人家许诺,以后把这个女子做为培养重点,让这个女子替他去开订货会,女子去了几次,学的更快了,对他店的主打生意比他还要熟悉。   有时媳妇回娘家,他就叫来那女孩来家里吃饭,和他一起,女孩对他这个家已经很熟悉了。两年后,这个女子在经营方面大权独揽,小贾很放心。但他一想到这个女子迟早要嫁人,心里真的舍不得。夏季,是他店里一年生意最好的时候,一次,女孩加班,回家太迟,他执意要送。女孩穿一条迷你裙,身上散发出阵阵香味,他心潮激荡,那次以后,两人关系就发生了质的变化。他出门办事儿,从来不带媳妇,每次只要需要就带这个女孩,媳妇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丈夫的变化,先是吵,没用,后来慢慢劝,丈夫说:“你有本事我把女娃辞了,店你给咱管。”媳妇说:“辞了就辞了,只要她不影响我的家庭。”就在夫妻俩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女孩说她怀孕了。小贾怎么办?他告诉媳妇实情,要媳妇离婚,媳妇哭闹一番,叫来娘家哥,把店砸了,媳妇撇下孩子跑了,她不想离婚。小贾这时根本就把媳妇没放在眼里,他把两个店很快卖了,把自己的孩子给父母放下,留下一笔钱,把这个女孩领上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给她买了房子,在那里举行了浪漫的婚礼。一个叔叔辈儿的四十岁的男人,娶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姑娘,撇下父母儿子去过另外一种生活去了。   村里人说:“前院水不给后院流,父亲是儿子的榜样啊!你看老贾把他婆孩子撇下,这会儿小贾又把他媳妇孩子撇下。”   “哎,这是什么世道啊!年龄相差那么大,国家就给他领结婚证呢?”   山西儿童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北京小儿癫痫医院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什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