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收获(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抒情散文

(一)月夜收麦

麦子熟了,似乎是在短短的几天之间,所有的麦子都换上了金黄色的外衣,呈现出一种成熟的光彩,广阔的田野变成了金色的海洋,六月的风吹来,那一株株、一片片、一席席、密密匝匝紧挨着的麦子开始推挤起来,仿佛在骄傲地嚷嚷:“我们熟了!我们熟了!快来收割吧!”然而,情态又蕴涵着几丝羞涩,像将要出嫁的新娘。城里乡下的人,谁见着这丰收的景象会不高兴呢?更不要说亲手播种的农人了,更是喜上眉梢,甜在心头。那一个个浮在金色海洋上的村庄,都沉浸在过节一样的喜庆气象里。人们纷纷跑到自家地头,打量着、端详着、估摸着什么时候收割最合适,乡里乡亲见了面询问最多的话是:“你家的麦子中不中?啥时割呀?”大型收割机早已拾掇停当,开始神气地在田间地头来回转悠,准备随时进地收麦。

我家的麦子只有几分地,也熟了。六月四号的晚上,听说地里进了收割机,我和家人便拿了十几条口袋,拉了一辆平车,前去收麦。去时,月亮已从东天升起,月色不甚明亮,但也依稀地画下了树木斑斑地倩影,无边无际地麦田此时颜色浅白,笼罩着淡淡的光纱。一台收割机正在麦田里欢唱。地头站着很多等待收麦的人。只见收割机轰鸣着来来去去,舱满了,收割机在地头停下,亮起车上的一盏灯,人在舱下铺开一大块塑料布,舱口打开,里面的麦籽像快乐的瀑布一样淌下来,人们蜂拥上前,张开口袋,眼疾手快地抢着接麦。一会儿,一袋袋鼓鼓的麦袋,就堆成了一座喜悦的小山。舱空后,收割机就开走,继续收割,人们开始装灌散落在塑料布上的麦籽。

一位大嫂拽过我拿的口袋,在地头坐下,问我:“你拿了几个包?”“十几个。”“地不多,拿的口袋倒不少,是不是想让这六分地变成聚宝盆呀?”说得人们都笑了,人们七嘴八舌地开始聊起来。

“以前割麦,乘早上凉快,往往是起早割;不管是多少亩,是一镰一镰的割,累得人腰酸腿疼,骨头都快散了架。”

“我家的麦子,自打有了推翻机,我就开始用车推了,没有再用镰割过,到底是将省点事。”

“推翻机也不省事,麦一推翻,还得用车拉、摊场、翻场、收麦场,一把麦秸,翻腾多少回!”

“那当然,都没有现在这大型收割机省事,不分早晚,人往地头一站,看车嗡嗡一响,直接变成麦籽出来了,三轮车一嘣嘣,麦都拉到家了,多省气!”

“现在的人真懒呀,可没有以前的人勤快,以前的人……”

“别提那老黄历了,如果那时候社会条件有这么好,那时人也不会出那骡马力气!”

“那倒也是。”

“唉,社会发展了,真格地赛似芝麻开花。在旧社会,农民们种个地真作难呀!浇地哪像现在,闸一推,水就流出来了。”

“爷,那时咋浇地呀?”“咋浇地,你们年轻人见过都没见过,搅辘轳!”

“辘轳是啥呀?”“啥,反正你们没见过,给你们说也说不清楚,等啥时演电视演旧社会的片喽,有搅辘轳的镜头喽,给你们说说。”

“等俺收完麦,点上玉米,一浇地,咱也打点除草剂,今天暑天可不受那罪来拔草!”

“就是,现在科学技术发达了,咱得学会科学种田。既省力气又增产,咱干吗不用呢?”

“唉,对了,你是老师到学要好好教教俺那孩子,不然的话,回来当个农民都不合格,种地都不知咋种。”

“光会想让您孩回来当农民,都不会让您孩好好上学,考上大学,发明点科技,让咱在家种地更省点气?!”

“俺那孩不中,你好好培养您孩吧!”

“你们两家的孩子,学习都可以,如果所有的学生都像你们的孩子,我们当老师的也不用费那么多气了。现在,社会条件好了,孩子都娇,没有吃过苦,不知道今天生活的甜,不少孩子在学校就是不学习,光知道玩,还特别懒,把老师的气都费干了,还是不学习。”

“不学习?讲道理不听不会打?成打啦!俺们家长知道这是为他们好,不会说啥的!”

“打?打是办法?再说上面有规定,不让体罚学生,我倒是想让这位爷爷什么时候去学校给学生上一课,给学生讲讲以前的苦日子,今天没文化所受的作难,现身说法,效果也许会不错。”

“我没文化,能讲个啥呀?”

“能讲的实在太多了,如果你到学校看看那些不学习的学生,一着急,恐怕三天三夜你都不想合住嘴。”

“在学校不学习的学生可多?”

“当然不是太多,每个班总有十个八个的,学校大,班级多,合起来这个数字也不算是个小数字。我们当老师的也像你们种田一样,总想块块地都丰收呀!”

“再说,虽然现在比以前先进,但比起人家美国来,咱们仍然是落后的。美国一个人就可以种几百亩地,全都是现代化。像咱们收割后还要去晒麦籽,美国收下的麦就同步烘干,直接就入库了。”

“那咱中国一个人要是种几百亩地,剩下的这么多人都去干啥?”

“干啥?你就不要管了,你只管在家下棋,看电视得了!”正说着,有人喊,说是轮到我家收麦了。于是,我就退出了这场聊天。

等我家收完麦子,已是月近中天,在拉麦回家的路上,我不禁在想:我该怎样提高自己的“种田”水平,让我的“责任田”块块地都丰收呢?

(二)孟冬荥阳行

11月28日清晨,朦胧的薄雾中,几辆汽车从温县出发,自西向东行驶在宽阔平坦的高速上,时至初冬,天气已寒,窗外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但车上谈诗论文,一路春意盎然......

乘车的是我们温县的二十多个文学爱好者,在县文化馆的组织安排下,乘车去荥阳参加第十一届黄河两岸当代作家创作研讨会。黄河两岸作家研讨会,是2003年7月由荥阳市和温县两县市文化馆长联合发起的文学创作研讨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了十届,参会人员已由最初的两县市扩展到郑州市、开封市、南阳市、焦作市、济源市等地。这些地方的文友,现在也和我们一样,从不同的地方启程,向同一个目标进发。

九点多钟,我们到达荥阳文博中心,十点钟上四楼会议室参加开幕式,到了会场,不禁眼睛一亮,主席台上的电子屏上打着“河南省黄河当代文学研究院成立大会”的字样,比往届多了一项内容。心中有几分疑惑,又有几分猜想和几分莫名的欣喜。想起上届在博爱开会时,所有会员表决通过的成立组织的愿望,心中暗想,莫不是这个愿望得到了实现?

随着会议的开始,心中的疑惑烟消云散,猜想变成了喜悦的花朵,瞬间绽放在所有与会者的脸上。经过大家的积极努力,2014年11月份,得到了河南省文化厅、河南省民政厅的批准,正式成立了“河南省黄河当代文学研究院”,使黄河两岸当代作家创作研讨会成为一个省级文学研究机构主办的文学活动。我和文友们揣测,这一天将会载入河南文学发展的史册,彪炳千秋!

十月的季节,是美丽的季节,亦是收获的季节。

虽然时令已至初冬,但十月的荥阳却色彩缤纷,绚丽多姿。西风已然凋碧树,但有的树木依然枝条青青,有的树木早已将树叶卸得干干净净,在满地落叶间傲然挺立着,似有看破红尘的佛家禅意,有的树木一袭黄衫,灿烂耀眼,像活泼的儿童天真烂漫不知愁滋味,更有如火似霞的红叶树,杂然期间,似热情好客的荥阳人笑迎四方宾客。红、黄、绿相互映衬着,相互点缀着,本身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不同色彩的树木,被设计者别具匠心地排列,又配以不同风格的建筑,或配以池、山、石、或配以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使得近看是一景,远看又是一景,散发出一种大气、成熟的美。棋源宾馆通向文博中心的是一条Z字形宽阔的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树树金黄,有风吹来,树叶随风飘舞,如一群群金蝶展翅飞翔,旋落根下,又像是游子唱着思乡的歌谣扑向久别的故乡。我想起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问自己,问文友,为什么我们相约来到这里?因为,我们对文学爱得情真,我们对黄河也爱得深沉!

参加研讨会,每次都会有很多很多的收获。

第一个收获是每次可以带回一摞书,这是看得见的收获。有我们的会刊,有这几个县市出版的文学刊物,也有文友们新出版的书,都是免费赠阅的,回去后,很长一段时间与这些书为伴,脉脉的书香,芬芳了如水般平淡的生活,滋养丰盈了干渴的心灵。

听专家讲课,总会有“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我特别喜欢听焦作市作协主席韩达先生的课,先生文学素养深厚,知识渊博,语调不高,娓娓道来,总能把一些深奥的文学理论讲得深入浅出,把一些人生的道理讲得透透彻彻,听着听着就有春风拂面的感觉,听着听着那春风又好像化成细雨一般,撒在求知若渴的心田之上......

以文会友,何其雅哉!人们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确不假。《陋室铭》中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就是今天笔会的真实写照。印象最深是每次分组讨论,诗歌组讨论得最为热烈,有时研讨会竟变成了辩论会,大家各抒己见、群情激昂,有时会议结束的时间到了,大家还意犹未尽,于是,会下仍聚到一块,继续思想碰撞,嘤嘤争鸣。陈玮老师、赵西岳老师等白发前辈是会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花甲之年,硕果累累,仍然笔耕不辍,勤奋有加,一方面叫我们年轻的晚辈惭愧汗颜,一方面开始鞭策自我,不断萌生见贤思齐的思想。更让人感动的这些白发老者扶持文学新人的高尚品德,拿着自己的作品向他们求教,他们总是非常认真地点评,给你热情的鼓励,给你中肯的建议,给你指引进步的方向,从不敷衍任何一个求教者,不管认识不认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辈将上下而求索。

孟冬荥阳行,我不虚此行。

......

黑龙江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癫痫治疗专科医院河北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