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娘家的贼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一袋撒子勾起的诸多回忆,一个“远嫁”的女儿,在异乡的二十二年,如果你能体会,也许,你会懂的。 先生出差,一人在家百无聊赖。   自然醒来,转头看向窗外,阳光没有如往日隔着窗帘暖暖地在墙上放射开来。伸手从床头柜上把手机摸来,天气预报显示,今日多云,难怪阳光久不见笑脸。原本想着洗洗晒晒的计划只好搁浅,拉了拉被子,想要继续重回梦境。   闭眼,睡意却已全无,只是懒惰使然。无奈口渴难忍,只好起身。喝了水,又觉肌肠咕噜,拉开冰箱,想给自己找点干粮垫垫肚子,冰箱里除了剩饭剩菜,水果、饮料,似乎只有一盒巧克力可以充饥。   下楼去吃吧,又不想出去。于是,走进厨房继续翻找速食食品。厨柜里,一袋馓子闯入眼底。那是年后回广东时父亲起早排队买回来,母亲硬塞进我行李中的。   看着它不禁让我想起每年年后临走时的情形。从腊肉香肠,到水果零食,从咸菜小点到鸡蛋野味,只要是能带的,母亲恨不得都让我带点,告诉她我们在家吃饭的时间不多,带多了吃不完会浪费的。她会说:“不怕的,放冰箱里慢慢吃,这是家乡的,外面买不到。”   其实她知道现在的物流很发达,各地的特产哪儿都买得到,我给她邮回南方水果时她就感叹过:“现在的人真幸福,想吃什么只要有钱就行了。”即使她知道,但她却始终以为外面买的东西没有她自己做的好,这也是事实,外面买回来的,同样的食品,却如何也吃不出妈妈做的味道。   抝不过她,每次回家,只要是母亲给的,只好每样都带点。因此,每年回来时,三门的冰箱里总是被塞得满满的,年头吃到年尾,有些,甚至放到了来年,即使知道那些东西已经变了味,但却不舍得更是不忍心把它丢掉,那是妈妈的心,更是妈妈的爱。   就像这撒子,才带了一斤回来,我却吃了一个月也没把它吃完,还有乡下二嫂家送的豇豆,姑姐家给的菜干,外甥那要的粉条,年后两个月过去了,似乎还没有动过它们,先生总说我贪心,别人给什么都要,要了又不吃,就知道浪费。可是,家人的一片的苦心,我又怎好辜负呢。   摇了摇头,我笑自己太多情怀。   烧了姜水,拿出碗来,倒入馓子,放了阿胶,煮了鸡蛋,拌些红糖,一碗简易红糖鸡蛋馓子上桌,扑鼻的香味里,我又想起做月子时,父亲南北两地来回奔波为我带家乡馓子与红糖的情形。   馓子是一种油炸食品,以麦面为主料,将油水面搓条炸制而成,主要营养成分是脂肪及碳水化合物,属高热量、高油脂类食物,医学的角度来说,产妇应该是不宜多吃的,然馓子古为寒食节的“寒具”,是有名的时令美食。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载:“寒具即食馓也,以糯粉和面,入少盐,牵索纽捻成环钏形……入口即碎脆如凌雪”。可见馓子的美味非一般食品可与之媲美的,并且春秋战国以及南北朝时,寒食节禁烟时食用的“寒具”都是今天的馓子。苏轼在《寒具》诗中,就曾对馓子大加赞赏:“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轻蘸嫩黄深。夜来春睡农于酒,压扁佳人缠臂金。”,发展到现代,馓子不仅味道香甜,口感酥脆,造型又如金条缠绕,九曲十弯,更是让人喜爱不已。家乡习俗坐月子吃红糖鸡蛋泡馓子,或许也和这些有关吧。   而红糖呢,从中医的角度来说,红糖性温、味甘、入脾,具有益气补血、健脾暖胃、缓中止痛、活血化淤的作用。中医认为产妇身体多淤,且八脉空虚,每致腹痛,而多食用红糖则可“通淤”或“排恶露”,最终达到止痛的目的。鸡蛋的营养价值无需我再提,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因此,家乡女人做月子吃红糖鸡蛋泡馓子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否则,它又怎么流传至今呢。   九十年代不像现在,物流发达,想寄什么东西打个电话就有快递上门。那时候寄东西只有通过邮局,而且运输时间较长,一件包裹最快的也要一周才能到达。因为物流的不发达,同样导致各地的特产美食不能四处流通。想吃家乡的风味也只有回到家乡才能品尝。因此,馓子这种新鲜油炸美食自是不用说的,就连红糖,市面上都极少见。南方的超市里只能见到大块的方块红糖,母亲说,那个不如家乡的红砂糖营养价值高,因此,我坐月子那段时间,父亲只要回去一趟,便会十斤八斤地把家乡的红糖往这边带。   九十年代还没有高铁,父亲来回只能坐绿皮火车。父亲是铁路工人,坐火车是不需要买票的,火车可以随便坐,但是座位却是没有的。因为没有座位,白天,父亲只能在过道上站着,或是有空座位时进去坐上一会;晚上,父亲只能在过道的地上坐下打会盹。二十四小时的行程结束后,父亲下车时双腿用手指一按便会深深地陷下一个个窝窝,当然,这都是多年后才听母亲说起的。听母亲说,有一次,父亲下车时,双腿麻木,疼得不能走路了,后来,他在站台上站了好久,他的腿才慢慢恢复了知觉。听母亲说这些话时,我的眼里挤满了泪水,含泪看向父亲时,父亲却笑着说:“没事的,你看我现在身体不是一样棒棒的吗,那根本不算什么。”   记得那时父亲每次从家里回来时,都会背一个大大的胶袋子,打开袋子:馓子、红糖、烧饼、菜干、糖果,瓜子......一样样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这些食品,跟着父亲舟车劳顿,一千多公里地的辗转颠簸来到我面前,打开袋子的瞬间,一股浓浓的故乡气息、甜甜的亲情味道便扑面而来,那种熟悉的乡愁,仿佛早已深深地刻在了骨子里,流淌在血液中。   泪眼中,我吃着泡馓子,阳光开始一点点地洒在客厅的地板上。四月的阳光暖洋洋的,隔着玻璃照在我身上,犹如母亲布满厚茧的漫暖双手,摩挲得人浑身舒坦。拉开阳台的玻璃门,走上阳台,门外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楼下行人的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一群不知名的鸟儿掠过眼前,在微风中划了一个圈,遂飞回了它们远处的巢舍。一层又一层的温暖撩拨起了我的乡愁,倏地想到了那句俗话:女儿都是娘家的贼。不知怎的,忽然间就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看你这孩子,这不是见到我了吗,哭什么呢。”记得南下后第一次回家,在街上见到母亲时,娘俩相拥着喜极而泣。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和父母亲分开,不到一年的时间,父亲头上开始有了白发,母亲也因思念消瘦了很多。   每次电话里知道我的行程后,母亲就开始忙活了。提前几天就开始和父亲合计着,等我到家,第一天烧什么菜给我吃,第二天又炖什么汤给我喝,从早餐,到晚餐,他们商讨着要每天不重样,他们计划着要把我一年来在外面吃不到的家乡美食都尝遍。他们还商量着,临走时给我准备些什么带着。一样菜,只要我在饭桌上提过,说它好吃,父亲就会记在心里,第二天的饭桌上,保证又会让它出现。我这个“远嫁”的女儿,每次回家都能收到父母满怀的爱。而每次回来,又如“扫荡”一样,只要是母亲执意让我带的,我都会把它们统统带回来。   一件件,一样样,都洋溢着乡愁的味道,母亲的爱。拉开冰箱,香肠,腊肉,咸鱼、鸡蛋、菜干,甚至是一瓶酱菜,千里迢迢,母亲都让我把它带了回来。   记得女儿读初中那年回去时,躺在姥姥为她铺好的床上,女儿说:姥姥家的被子好暖和。年后,那床被子便跟着我们来到了广东。女儿住校时,同学说她:你这被子真软。她自豪地说:我这被子是天底下最暖的被子,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姥姥牌的。初中、高中,直至现在她读了大学,那床被子还一直陪伴着她,每次给她晒被子时,她都会情不自禁地双手捧起被子,轻柔地把脸贴上去,然后再感叹一句:姥姥牌的被子就是暖!   每次回去时,母亲都会拿出她的收纳盒,拿出一件件她认为很珍贵的物件,然后让女儿选,问她有没有喜欢的。偶尔,女儿会开玩笑说,这个真好,我想要。母亲便会说,喜欢就拿去,只要你能看得上的,什么都可以给你。母亲说话的表情是认真的,我知道,她说得一点都不含糊,为了子女,就算倾尽所有她都愿意。   每次回来收拾东西时,母亲都会一样一样地把她想让我带的东西拾掇出来,摆在客厅,然后看着我一样一样地把它们塞进行李,每到那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家乡的那句俗语:女儿都是娘家的贼。和母亲说起这事,母亲笑着说:你忘了,你小时候去你姥姥家,你姥姥不也是这样对你的吗?说着,我们都笑了。   原来世上的亲情自古如此,女孩子嫁出去了,不是变成了娘家的客人,而成了娘家最贪心的“贼”。   没错,娘家的贼,不是别人,正是我这远嫁的女儿,我正一点一点地掏空着父母的心血,可做父母的,不但不伤心难过,反而笑容满面,敞开胸襟,乐意为我奉献着点点滴滴。   “叮咚”,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   “老妈,生活费,嘻嘻。这个月事多,还是多给点吧。”划开手机,一个淘气的表情背后,我仿佛明白了,对此贼,母亲是心甘情愿被偷的。   是的,娘家的贼,无需防,只会倾情地给。      一袋撒子勾起的诸多回忆,一个“远嫁”的女儿,在异乡的二十二年,如果你能体会,也许,你会懂的。      ------后记 湖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有哪些武汉哪家医院看得好癫痫病河南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