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派】你好,北大荒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北大荒,当我睁开眼睛,开始认识这个世界,我已经是你怀抱里的一个人。   是谁赋予了你这么一个荒芜的名字,暴露了你滚滚的寂寞和荒凉。你的名字充满大气象。你广袤的土地,辽阔得像头顶的天空。你荒凉了那么久,渺无人烟,遍地长满野蒿草,小叶樟和红毛柳。多像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你如此宽容,先以你的荒凉,生养了那么许多的野鸡野鸭,和仨半斤,它们在湿地里栖居,在野山杏的林子里隐匿。狍子随处可见,满地跑,野猪群霸了一块大地盘。至今,山凹里有一个村子,还在叫着野猪窝呢。应该想到,毛头竖尾,眼神冷酷的草原狼也来了,它们结队在野地里大量出没,在所经的地面上洒下几泡狼尿,踩下一行行交错的狼踪。   我只觉得你的荒芜好。有十足的野性。你是一块未开垦,富得流油的处女地。可荒芜又怎该是你与生俱来的宿命。当我端着只粗瓷的碗,坐在草屋门槛上吃着粗茶淡饭,当我跟着干农活的父亲下到山那边的田里面去,你早不是昨天的旧模样。你的白山黑水,你的漫山遍野,早被纵横弯曲的田垄缠绕和覆盖。你厚实的油油的黑土,已生满五谷,迎来一个又一个丰年。   你有一扇门,是常年打开的,你以宽广的胸襟迎接着八方的客。你的土地众多,你是很收农民的,有那么多关内的汉子,携家带口,闯进关东,投奔了你。你统统都收下了,并把他们变成了自己土生土长的子民。你随便施舍他们几亩土地,种点粮食,就养活了他们一大家子十来口的人。他们被你驯化了,北大荒,他们的性子开始充满了粗野,话语也变得朴实和土性,就像你的黑土。他们都成了地道的东北人了。   北大荒,当我成为潇洒少年郎,当我在你的黑土地上风一样跑动和缓步徜徉,你已经土地肥沃,炊烟如织,收得了万担粮,你变成了富饶的代名词了,改名号为北大仓。   这名字多好,大气霸气仍在,但一字就抹掉了地老天荒。黑色的土壤是你的面庞,仓丰廪实是你的新气象,你是一位意气风发的青年人,你的体内正沸腾着滚烫的血,你散发出无限诱人的生机。你的每一季,都孕育着春天。   你是以土为贵的,你可知道吗?   我的北大荒啊。 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武汉看羊角风专业医院哈尔滨癫痫病人能活多久郑州癫痫病的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