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山水】麦儿青青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抒情散文
   初春,青青每天坐车上下班,公路的两旁是片片农田,望眼看到麦苗儿度过那寒冷的冬季后,会在春暖的三月里返青。嫩嫩的绿芽呈现着勃勃生机。在青青的精神世界中,始终为他留有一片纯净圣洁的天空,虽相隔这么多年,可李迈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每当看到麦田中的小麦就想到了李迈,青青的心难以平静,就被记忆的绳索把她拉回到那青涩懵懂的年代。无奈之中,一丝苦涩的泪水不经然间溢荡她的心,那张久违了的英气俊美的面庞又在她的眼前浮现。   早晨,青青拉开窗帘向户外望去。北方的三月还是属于冬季,绿色植被很少,也是缺少生机的春冬季。草原的原野,还是一片苍凉,纷纷扬扬的飞雪扑窗而来。青青走出家门,伸出手,那晶莹剔透的雪花飘落掌心。柔柔的、凉凉的、可瞬间、它却融化了。留给掌间一个淡淡的吻痕。此刻青青的心情和这天气比起来是欣喜的,就在明天青青将要赴北京进行畜牧业经营规模与经营形式的市场化经营培训学习。   远处的草原,近处的雪景,让靠在高客车窗前的青青无比欣喜,看到车窗外大部分景色。都掩盖在雪的洁白下。眼前的飘雪世界。茫茫原野,风吹草低见牛羊变成茫茫雪原见牛羊,这是在大草原上才可见到的景象。   三月份的北京和北方的高原比较起来是暖和的,轻柔的风,吹拂着大地,也吹绿了原野麦地里的麦苗,丝丝柳条,在柔风里翩翩起舞;鸟儿跳落在树枝上,尽情地鸣唱着,青青仿佛沐浴在欢快的节奏之中。   青青称得上漂亮女孩,她的眼神有股纯真透彻,皮肤不算白晰,举手投足间,却渗着活波可爱的气息。全学习班的同学中青青是最小的一位女生,不仅模样出众、成绩也优异,尤其是笔记中那隽秀的字体更得到同学们赞扬,在同学们眼中,性格活泼的青青,俨然是个小公主。   李迈第一次看到青青是某年某月某日落霞时分,青青和同宿舍的室友们到麦田里,她们仿佛在追逐着明媚的春光。青青蹦跳着走过麦田的陇上笑着。李迈清楚地记着一个女孩在喊,我来的时候,我们那里还在冰封雪冻地飘雪哪,这里的韭菜都长这么高了!   哈哈……,   青青你说这是什么?同宿舍的莲云问:   难道不是韭菜吗?   接着,李迈又听到姑娘们一阵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青青,小麦和韭菜能一样吗?   那是什么呀!叫什么?   冬小麦,深秋播种,夏季收获。   哦!   我们那里没有,全是牧草没有这些庄稼呀!   李迈听着她们的对话,特意定睛注意了一下青青。   李迈毕业于北京农大,就在青青他们的培训基地工作。李迈,高高的个子,白皙洛阳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的好的皮肤,两道剑眉高挑着,一双小眼睛清澈明亮,挺拔的鼻梁高耸伫立,棱角分明的嘴唇自然红润,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端正精致的五官镶嵌在那张方方正正的脸盘湖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上,英气逼人、潇洒俊逸。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里治好? 青青培训期间要观摩学习美国模式的规模化和采取企业化经营方式,畜牧产业链等环节的市场化管理。这样,就到李迈工作的基地参观。李迈一见到青青时,就喊了声:“小老乡,你好!”他怎么知道我是他的老乡?青青纳闷着。而李迈在听到青青说麦苗是韭菜时就找到了答案。青青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为他英俊的外表和潇洒的气质所吸引。他俩的目光就经常不期而遇,每一次相遇都哧地一声放出火花。就是这一眼,在彼此的心中激起了涟漪。在那个非常闭塞的年代和地域长大的李迈和青青,究竟什么是一见钟情?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只知道什么叫好?什么是喜欢?其他一切都是未知。   周末李迈约青青,说小老乡走,我带你去看小麦去。于是,两人就在旁边的麦地里田梗间散步。李迈给青青讲他考上大学时的一些事情,他们边走边说笑,每日如此也不觉得厌倦。青青却看见李迈每日脸上有无法掩住的光彩。她偷偷地照了照镜子,也觉得自己变得更加漂亮了。   青青记得李迈说:你笑起时嘴角翘起的弧度真可人。人们常把眼睛比做心灵的天窗,心灵相通的人,无需言语,只要一个眼神、一次回眸、一丝笑意,这份欣喜、这丝欢愉便已了然心中。这些又彷佛是小小烛光,照亮了彼此心底的某个角落。李迈虽说比青青大三岁,可做事事无巨细、心思缜密,其细心的程度有时更胜于女孩。青青的学习用品从来不用自己操心,都是他在默默无闻之中准备,准备得既充足又到位。他的那份关爱,让青青时时都沐浴在风里、陶醉在其中……   这天,青青笑意可人,迈着轻捷的步子,高高兴兴地蹦跶出宿舍。李迈早已等候着青青。李迈提出要带她去大学校园。青青自是欣然应允。青青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长袖衫,合体的衣衫勾勒出她精致的曲线。 李迈推着借来的自行车跟在后面。青青走在麦田的拢道上,不时地弯腰在慢慢地拨弄麦苗。   我什么时候能看到小麦成熟的呀?   六月中旬就是收割冬小麦了,李迈答着。   唉!可惜我等不到小麦收割的时候了,那时我都学习结束了。   等你下次来北京时,选择麦子成熟时再来!李迈说。   嗯!   青青甜甜地应了一声后又摆弄着开始出穗的小麦。几缕长发从耳后散了下来,柔软地垂在她的面颊前。李迈立刻有一股冲动,伸出手想替她整理碎发,而人却好像钉在了地上,看着青青继续前前后后地跳跃,那几缕柔软飘逸的长发在李迈的眼前晃来晃去。   青青回过头看着李迈愣在那里不说话,问了句,怎么了?接着又问, 你在找什么?   李迈摸摸衣服兜说,忘了带烟了。   走,我们去买。走到商店青青回头问,李迈你吸什么烟?买几盒?情人牌的拿五盒吧!   不用那么多,就一盒,抽多了会伤身体的。   现在想来,一盒情人牌的香烟是青青送给李迈的唯一礼物。   李迈带着青青去胡同里品尝京味小吃。他俩感觉小吃的味道有青春的甜美,和着那份掺杂的儿女情怀。学习的生活大多是单调的,尤其对于一起在外的小老乡来说。一次又一次的相约后,青青对于李迈的感觉也开始在意识中一点点聚拢起来,恰如原本模糊的图像逐渐成形。那种念想,在青青单调的生活里卷起了一个又一个漩涡,一个漩涡派生出另外一个漩涡,没完没了,在她平静的心湖里不断地荡漾开来。   悠闲的时光总是如白驹过隙般悄然驶过。短暂的两个月的学习, 转眼已是学习的尾声,一别,两人就此天南地北。 虽说他们心里早就有了分别的准备,但当那一刻真正来临时,李迈失魂落魄地陪着青青,心里的滋味着实不好受。而青青却期盼着时间能够凝固。李迈对青青说,你们学员分二批出发吗?你走后一批吧?我请假把你送到北京站看着你上车啊!   嗯!青青埋下头,温驯得如同一只漂亮的猫。   五月,初夏红红的太阳早早勤劳地起床了。阳光透过笼罩于麦田之上薄如轻纱的雾。李迈提着青青背包。他们和往常不一样,一路上都沉默着走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青青回到家乡后,终于有一天,青青从收发室接到了远方的书信。在一个无人的僻静之处,青青颤抖着双手,打开书信,那熟悉的字体跃然眼前:   “青青:你好!……”   读着这封远方的来信,青青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此刻,一切的感动都在不言之中……情感的潮水在拍打着她的心房。   青青刻不容缓地铺展信纸……   秋季的一天,青青收到李迈一封信和一个包裹盒子。打开盒子,装帧精致一幅麦秆图画映入青青的视线,青青闻到了一阵麦香的味道。信上说:青青我知道你喜欢麦子,可是你来学习的那个季节,麦儿还没有成熟,我想了很久很久,我要送一件什么样的礼物给我的青青呢。我就等,等麦穗变成金黄之后,我要为你亲手做一幅麦秸画。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去学怎么制作麦秸画。   金黄的麦穗造型逼真,色泽鲜明,不失其古朴典雅本色!李迈在信中还说,这一件尽管是初次制作的物品,我想它一定能伴着青青长长久久地——   青青:   “愿这幅麦画,可以陪伴你的每一个清晨和傍晚,带给你每一份快乐。让这个麦桔画儿能让青青记忆起我们在一起快乐时光。我等着你夏季来看麦收,冬季看香山的枫叶……”   那封信李迈写了很长,写得很煽情。李迈当时是怀着何样的心情送出了这一份礼物,又是怀着何样的心情期待青青的反应?   青青红着眼睛跑来告诉好友新云,新云仔细地看着她的眼睛,瞳影迷蒙,那里似乎还有眼泪留下的痕迹。青青觉得心上的薄膜彷佛被一层层温柔地剥离了下去,直到化作了一滩清水,水面上倒映着俊逸的李迈。   等待是非常煎熬人的,这次竟是在一个月了还没有收到李迈的回信,这种情况是自他们正常的书信往来之后绝无仅有的。青青总感觉到心里有点不踏实,青青发出一封又一封信,就是接不到李迈的回信。生性傲气的青青,竟下定决心不再回信。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中断了,那原本传递爱情的鸿雁在深冬的萧条之中折翅陨落……   时光宛若沙漏,不觉间已过经年。此时的青青已为人妇,虽说夫君并非追逐仕途之人,没有高官厚禄,没能享受荣华富贵,但却对青青钟爱有加、呵护备至。青青生活非常平静,整天也就在单位和家之间往返,履行着相夫教子的义务,过着白开水一般的平淡生活。原本心如止水的青青,以为这样的生活能够一日一日地重复,而偶然间被一个莫名的电话打断了生活的秩序。   “青青,是我!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李迈,真的是你吗?”   “……”   青青此时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觉有误?那声音虽隔了十多年的时空,依旧还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我是从你们那次培训的一名学员国庆节来京游玩时,才知道你早已到了冀中。并得到了你的联系方式。   李迈说:“青青,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在找你,可又不知道你究竟在哪里工作。青青你的声音变了,怎么没有以前那个清脆如百灵鸟的音了?你当时为什么不回信给我? 青青为什么不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你的信?什么信啊?没有信哦!”   “不可能啊!你知道我给你写了多少封信吗?我不知你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何打算,所以就在信中征求你的意见,想知道你心中的真实想法。”   “……”   此时青青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稳定情绪之后,青青回想当时办公室主任把他外甥介绍给青青处对象时那怪怪的眼神。难道是那其间李迈的信被他做了手脚?全被扣押了吗?!   “青青我特邀你来京玩。 好吗?什么时候来提前告知我。”   李迈究竟说些什么,她全然没有听进去,只是机械地嗯、哦的。直到李迈说,青青我把详细地址发给你哦!   “嗯!再联系。”接着手机发出了嘟嘟嘟的声音。   李迈何时挂机,青青浑然未觉……   那晚,青青辗转难眠,那个被尘封了数年的影子这时又鲜活地跃然眼前。眼前总是晃动着他那深深的一瞥、那嫣然的一笑、那温馨的目光…… 都说游人只恨光短,凄雨茫愁绪长。短短的四天时间,北京之行瞬间而过。青青此行带着儿子游玩了北京的几处名胜古迹,就在临离开北京之前,青青经过反复思虑,最终还是在火车上给李迈发过去一条信息。里面吐露的都是青青这么多年的心声和此行的祝愿。   “你呀!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善良,还是为别人考虑。你就不为你们想想,分别十九年了,连见一面也都没有,就算是普通朋友和同学,也该见一面啊!何况你俩以前还那么要好?这次这么好的机会都错过了,不知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好友新云说。   “已经这样了,没办法,那还是顺其自然为好吧!”青青无奈地说。   其实,在我的内心也很想和他见一面,可是,我又怕给他带来麻烦,更怕他的妻子为此而误解。”青青喃喃地说道。   静谧的晚,月光正浓,青青听着身边的丈夫均匀有致的呼噜声,起身走到窗前。皎洁的明月高悬于天际,月夜引发着思维和遐想。青青端坐在荧屏前,任柔情在心海泛滥,任思绪飘逸飞翔,遥望远方的那抹寂静,遥想着天边的那位故人……她轻抬双手,玉指轻轻敲击键盘:那年、那月、那……            共 44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