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祝福祖国]秋天最后的美_1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抒情散文
破坏: 阅读:1794发表时间:2018-11-08 16:43:27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iv>
摘要:秋天最后的美,不仅美在湛蓝的天,清澈的水,多彩的落叶,更美在一对老夫妻50年相濡以沫的爱情里……

同事说,明天立冬。我还不信。
   翻看一下日历,果真是立冬了。一年一年,真是快。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秋,说来就来,说走就要走了。时间之快,从来都是。留不住。
   今儿个晚上,啥都不干。我只想去看看,这最后的秋。
   骑着车,一个人。沿着落叶纷飞的小沿河。走走停停,不问世事,只看秋。桂花的余香还在,香气虽不甚浓烈,那味道,仍是清殷殷地一片片。
   枫树的叶子红了,栾树的叶子也红了;银杏的叶子黄了,小叶杨的叶子也黄了……红与黄,是这个季节里的主色调。风里,它们的叶子相继地落,落成黄昏里一道道迷人的风景。阳光染过来,天上人间,仿佛都是斑驳着的五彩了。
   落叶,沙沙响,沙沙响。踩着,方觉这一层层鲜艳着的叶子,都是一首首绝句了。
   河边的草儿,有的深绿,有的淡黄,有的酱紫,一个个都准备着老去。谁说老了,就不美了。这夕阳下的美,有哪个季节里的物什可来匹敌?!
   河水清且浅,清得把天都罩在了里面,把树都照在了里面,把一岸的苇和菖蒲都倒映在了里面。水的胸怀真是大啊!小小的一汪水,既能容得下山川草木,亦能容得下天地日月。好久没见过这样的清澈了,似乎不只是清澈,更多是安静。
   落叶很安静,风也很安静。夕阳也安静,安静得只留下暖。 暖里,水面仿佛铺上一层金。
   往前走,水色越发深蓝和澄澈。
   春夏里,原先这条河是沸腾着的。没想到,只一个秋天。河流就能把太多的浮躁,太多的喧嚣,太多的幽怨,都一一地沉到了谷底。沉淀得还这样简静与安然。
   沿河,大老远就看到有一群人在垂钓。走近,一个个认真地看两眼,没见几个能钓上几条鱼的。我想,这样好的秋光里,这样好的水色里,他们怕不只是在钓鱼。钓鱼的人,大多是老者。他们很专心,更勤奋,目不转睛地守着自己心爱的鱼钩,一坐就是大半天,或是一整天。这个世上,多需要这样勤奋而执着的人啊!我真真是佩服这群钓鱼的人,佩服他们的专注与用心。钓鱼,看来也是一场修心,更是一场修行。
   水面,时不时,会有三两朵鱼花泛起。间或,也有几片落叶点着水,一圈圈涟漪被晕出来。让人心生欢喜,心生一种向往和牵挂。荷叶早落完,仅留下直挺挺的梗概,夕阳的余晖里依然坚韧好看。残荷很美,它是历经过生死的,它的美源自于那一份桀骜与不屈。看到它们,我会想起周敦颐,想起他的句子“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有了荷和落叶,有了苇和菖蒲,有了一朵朵鱼花和执着垂钓的人,这样的河流才算是一条河流。若是,只剩下孤零零的水声,只剩下光秃秃的堤岸,那样的萧索景致,肯定不是秋,更未必见得有多好玩。因为它们在,这河流才显得似乎更富有了一些生气,更多了一派生机。看着这样的河塘,立马就能让人想起这里曾经有过一河的碧绿,一河的灿烂,一河的温婉流畅。
   有两只野鸭子,扑棱棱地飞过来。正落在对岸不远处的两根荷藤上。时不时,勾着头看垂钓者,看我,样子似乎有几分呆,但欢喜着。不一会,一个飞走,另一只紧紧地跟随。它们不离不弃,这让我想到了爱情。我知道,它们叫鹜。先前,在王勃的诗里见过。一想到这鹜,势必会想起王勃那句美得让人要窒息的句子: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若来,不知他是否还有更多的好诗句要遗留在这人间。我想一定会,因为这景色,并不比他曾经诗中的句子差多少。
   阳光不刺眼,风也不紧,小草摇曳着,落叶婆娑。秋天的好,似乎都集结在这最后的时光里。
   往北走,再往北走,有一片小广场。小广场,木头做成的,三面临着水。有女人扯着嗓子在唱歌,唱的是老歌,且是情歌。声音温软,落带着沙哑,并不是十分动听。一台轮椅,停在不远处,轮椅里蜷缩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男人。我想,那一定是她的男人。她唱歌给他听,唱得很痴情。他只眯着眼,仿佛沉醉。
   夕阳晚照,落叶缤纷。她的歌声,沿着河流飘荡。
   走过去,站在一隅里,听她唱歌。她不看我,只顾唱自己的歌。你听与不听,她都不在乎。她只唱给他听。每唱完一首曲子,她都要走过去,喂他喝几口水。他睁开眼,看看她,笑一下,然后满意地又眯起眼。她又唱。
   这一次,她唱的是王菲的《传奇》。我喜欢王菲这首歌,就觉歌里的每一个句子似乎都能灼疼人的神经。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没想到,她能把王菲的歌词演绎得那么好听。不远处,一群人因她的歌停下来。
   在她给他喂水的档口,我捏紧拇指、食指和中指,示意问她可有七十岁?她笑着回答,都八十了。我惊诧。她说,是岁月不让我老。我感喟她的幽默。三十岁那年,一场病,他就坐上了轮椅。我感叹,更多是敬佩。五十年,岁月何其长。他们偏能走得这样乐观,这样好。我竖起大拇指,以示赞美。我们还要走过一百岁呢,我还要唱歌给他听。她回我一个高傲的笑。然后拉长声音唱了一句: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河边,早有很多人围拢过来。他们一边散着步,一边看着落叶,一边听她的歌。
   秋天这最后的美,确是好看。不让人伤心,只让人欢喜,和不想离开。
  

共 1969 字 1 页 首页1哈尔滨儿童最好的癫痫医院?id=869285&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西安有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