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我离开之后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抒情散文

今天是2015年1月1日,晴天,有风.按照阳历年来说,这已经是"明年"了,脑中突然浮现出小沈阳的一句话——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这时不禁想感慨一下人生,却又为自己这莫名的伤感感到可笑。 “明年”了,没什么不一样的,北风依旧“呜呜”的刮着,枝桠上依旧灰溜溜的。 我一个人在家,龟缩在电脑桌前,敲击着键盘重复按着删除键,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心里烦躁的厉害。 穿上外套,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却不知不觉走到了“老屋”附近。 从“老屋”搬到“新居”,已经有六年时间了。六年光景,说不上长但也不算短,它足以使物是人非,使我不得不感叹岁月匆匆,白衣苍狗。 关于“老屋”,在我的记忆中承载了太多太多,墙壁上兴致突发时的随手涂鸦,为了方便在院中同伙伴交流而在后墙凿出的小洞,因为我一时无聊被挖开的蚂蚁窝……可是这些都已找不回来了,伴随着少时的欢乐,悲伤,他们悄悄地流逝,六年之后,无声无息,再无踪影。 大门前的那棵山楂树也没了,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桩,还有一圈圈让人心烦意乱的年轮。我巴巴地望着它,希望能从中找寻到它新抽的嫩嫩的枝条,终是徒劳。院子里原本那一方小小的菜园子也被人给平了,铺上了一层厚重深沉的水泥,原来的绿油油金灿灿也变成了浅灰色,心里沉甸甸的。 那条大黄狗也出来了,毛色暗淡,眼神飘忽,我心中暗恨,为什么它的新主人不能把它照顾的精神抖擞。记得六年前,它添下的几只小崽还翘着尾巴打着转儿欢快的叫着,它还亲热的舔着自己孩子们的皮毛,可是如今它已经瘦得皮包骨了,嗅觉也早已退化了,围着我闻了又闻,始终徘徊着不肯走去。听人说过,狗走了之后对人的辨识度也会变差,我下意识的躲了两步,似是察觉到我的不亲近,它用头蹭了蹭我的脚踝就慢吞吞回到了背光处重新趴下。我试探地叫了一声“大黄”,可是它也只是懒懒地拉扯了一下眼皮,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心里愈发堵得慌了。 幸好,原先的邻居叔叔婶婶们还记得我,他们只是略微晃了晃脑袋,然后猛地一拍大腿就喊出了我的名字。“呀!是小A啊?!快进来坐坐。”这些久违的热情反倒让我有些不适应,面对众多兴高采烈的招呼声,我只是微笑,摇头,摆手表示拒绝。真说起来,我一盆冷水浇灭了大家所有的火热,心里还是有些许愧疚的。可是当我回头再看时,那种亏欠感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因为我的足迹过后,大家一转身就又去继续手中的活了。显然我只是个过客。 回家路上遇到了六年前同一小巷里的玩伴,我们只是相视一笑就不再言语然后相互错过。毕竟,我只是个过客。 凭空刮来一阵清风,原本稀拉的枝桠终于光秃了。 回头看了一眼六年前走过的小路,早已被黄叶铺满。 我匆匆地赶回家,想记录下今日——我客及过处,过处客及我。

云南省羊羔疯医院哪的好拉萨的癫痫医院哪家好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