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拒霜花_1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摘要: 落尽群花独自芳,红英浑欲拒严霜。芙蓉花又名拒霜花,谨以此文怀念二姑妈丽芙,我眼中最美丽的拒霜花。 落尽群花独自芳,红英浑欲拒严霜。芙蓉花又名拒霜花,谨以此文怀念二姑妈丽芙,我眼中最美丽的拒霜花。   夜惊睁开眼,手机提示竟是四点四十四,咯噔,心紧暗沉。我相信世上存在的心灵感应,5点刚过接个电话:二姑走了。二姑妈高而清瘦的身材清清楚楚地幻影在了眼前,宁隔千里远,不隔一层板。阴阳两隔,永不得再见。闻噩耗,单单看照片里的亲人慈祥的微笑,太残忍了。斯人一去不复返,亲历亲人离世的苦痛是不堪言的,于是怯弱已无力的我选择了逃避,包括应该到场的葬礼。呆滞、流泪,机械的码字。   二姑妈丽芙是家族女子中公认的能干的人儿,1米78的个子,鹅蛋脸,瘦瘦高高的,心灵手巧,贤淑达理。姑妈是我父亲唯一的姐姐,我奶奶共育五子三女,长女幼年早逝,二姑妈虽排位老二,但在家族里父亲这一代她一直是弟妹们喜爱尊敬的长姐,二姑妈和兄弟姐妹之间和谐相处,深厚的手足情谊为弟妹族人做出了榜样。那个古旧的年代,人们往往都无措施的接连生育,不可抑制的传宗接代着。奶奶生小姑妈时,已出嫁的二姑妈将自己家中嗷嗷待哺的儿女都交给了老实的二姑父,挺着六个月的身孕昼夜赶几千里路,回娘家伺候照顾做月子的老母。二姑妈是出了名的孝顺女,每次回家走亲戚都肩扛手提前后大包的,一直是照顾贴补着娘家的。​   二姑父是一个普通的皮革匠人,个子高高,聪明挺拔。遵父母之命,奉媒妁之言,19岁就迎娶了只见过一面的17岁的漂亮二姑妈。成家后二人就白手离开了祖屋,在临县的小屋落脚开始了辛勤的劳作。两个人一生育有五子二女,五子个个身高2米左右,两个乳名叫大小鸭蛋的姑表姐也高挑秀丽,二姑妈的家很长一段时间成了小县城里瞩目的典型巨人家庭,个子高,屋子大,儿女众多,个个出息。二姑父艺精实诚,二姑妈精明能干,二姑父是家中老大,二姑妈在娘家也位居大姐大,婆家、娘家两头的亲戚多如虮,忙着小家顾着大家,操心劳碌的二姑妈累得满脸褶皱但也博得了大家的一致夸赞,二姑妈美满的家没有坚强的意志和辛勤的劳动是无法达到的。   爷爷奶奶子女众多,叔伯们家家男丁居多儿女齐全,我是父亲四十岁得的幺女,那时家族里已有几十口将近了百口人,二姑妈的孙辈有几个的年岁都比我大,但二姑妈对我的疼爱却一点也不少。从我记事起,二姑妈就已是年近五十的人,干净的面孔,利索的短发,瘦瘦的精神矍铄出现在我家的时候总是提着大包小袋。二姑妈的家住在邻县,祖父母和五叔一家在屯里的老屋。二姑妈那个时候回娘家往往要走上两三天才会到达,不是路太远,车太堵,路太阻,是因为惦念,想看望的人太多了。县里站一站,镇里停一停,像个老母,途经哪个兄弟姊妹家都要照看一下,就像个受人欢迎的挑担货郎,一家一家的把每个人需要的或喜欢的东西贴心地送到。二姑妈的大包裹在童年的我的眼里就像童话书中圣诞老人的大袜子,总能变幻出好多好多的新奇东西,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几乎应有尽有,魔法无穷。我总是围着那几个大大的包裹转呀转呀,奇怪的想,怎会变出那么多好吃的东西,那么好的新衣服新鞋子啊!要知道在那个时候,七十年代买布、卖粮、买日用品都是要凭票,按人头供应的,物质奇缺。   听妈妈讲,那些鞋子和衣服的原料都是二姑妈从皮革厂、缝纫厂丢掉的边角废料中拾捡出来的,虽然都是新的,但长长短短、大大小小、宽宽窄窄的,在别人眼里根本就是不能用的,都被二姑妈当做了宝贝,深夜在灯下拼接成整体,熨斗熨平后配上一家大小穿小的旧衣拆下的大片布,细心地浆洗染色,一点点缝制成的。据说当时厂子里好多缝纫的女师傅也曾仿照着二姑妈的做法给家人添置新衣,可是都做了一两件后放弃了,碎步大小各异,制成一件漂亮无可挑剔的新衣太费时费力了,也只有二姑妈的巧手和对亲人拳拳的爱心加以坚强的毅力才变换出如此多的新衣,二姑夫说二姑妈真是能干,家里的灯油是最费的。二姑妈总是白天在缝纫厂上班,成宿半夜的熬夜做衣服做鞋子,贴补亲友。长期的劳作致使二姑妈一直都是瘦痩的,但眼神却一直都亮亮的。   那时,我们家住在小镇,是二姑妈回娘家途经的第三站,每年总有那么几个特别的日子,不逢年不过节却恰逢换季的时候,二姑妈就会到家里来了。二姑妈来了,我如过年般快乐。可以穿新鞋子喽,穿独一无二永远不会撞衫的二姑妈巧手用无数块碎布拼凑缝制的花衣服,炫耀着、臭美着。还可以拿着饼干,噙着奶糖,幸福地蹦跳地奔跑在自家门前的小路上。同龄的玩伴,前屋后院的邻家婶娘,会艳羡赶来搭讪夸鞋子怎做的如此精致,衣裳缝制怎如此的漂亮,纷纷热情招呼着:“二姑奶奶来了啊。”于是,窗台上二姑妈刚送给我们兄妹的大大的糖果、饼干的牛皮纸包会微微魔术般变小,来家里看望的每个人手上会多几颗奶糖或一块饼干,大人的手上有时还会多出付绣花的鞋垫,在那个买什么都凭票的年代,这些东西可都是很稀罕的。直到大家都心满意足的笑着散去,二姑妈常常会温柔地笑着,溺爱的轻轻地拍拍我因为不满被人分食饼干糖果而不乐意,故意撅起小嘴巴的小脑袋瓜。可是转瞬间,往往左邻会将鸡窝里还温热着的笨鸡蛋放在我家的灶台上,右邻刚开园系着红绳的第一个瓜也摘下来了,摆上了我家桌子,前院、后院,邻家菜园子里应季的疏果也被含着奶糖的孩子零星的搬运到了我家的窗台上。小小的不懂事的我因为二姑妈不曾言语的身教,懂得了与人分享的快乐。常常吃过饭,简单的擦擦汗,二姑妈就又匆匆担上她的大包裹向祖父母家方向继续跋涉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匆匆行走在回娘家路上的二姑妈更是个心细如针的人,三月里回老屋途经我家,那天二姑妈是坐早车到的,时间宽裕,邻居大娘见缝插针,拿来了其夫托人从城里买来的不合体的中山装求二姑妈帮忙给拾掇下,说成品的衣服找别人改还真不放心。二姑妈二话没说就支起了我家的缝纫机忙活起来。不善做面食的母亲趁势拉起了邻居大娘挪移到厨房,和面剁馅包起了饺子,不知道是皮子擀的不好还是大娘包起来太毛楞,饺子入了大锅,在打捞时,锅里的饺子碎了好多个,大咧咧的邻居大娘还打趣着:这活干的,当混沌吃得了。爸爸温怒了脸,妈妈涨红了面孔,不好意思地呢喃低语,或许是家里的笊篱长时间不用,不知道怎地就那么不给力。二姑妈乐呵呵地打着圆场,说都是笊篱惹的祸,这样连汤带水的吃着热乎。六月里二姑妈再来我家时竟细心地带了一把新的笊篱来,长长的笊篱把子晃荡在大包裹上。二姑妈挽起手和妈妈入了厨房,絮叨着如何活面、醒面,演示着一捏紧一个,爸爸下班时,白白胖胖的饺子已整齐地码放在盘子里,二姑妈适时地夸着妈妈说二弟媳妇饺子包的真好看,爸爸笑了,一家人乐融融。   大爷家的大妈是个纯文化人,一心扑在工作上却笨拙的不会拿针线,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得备足了棉衣服,每年秋,二姑妈都要被大妈特意叫到家住两天。一家五口人的过冬棉衣,拆洗缝制,二姑妈夜里只睡几小时,要一刻不停的忙活棉活,大妈一家才得以温暖的过冬天。有一年秋二姑父生病了住在医院里,需要人日夜照顾,二姑妈脱不开身去大妈家,大妈家正长个的大安哥愣是穿着露了腿脖的棉裤冷风里穿梭,上了年纪的奶奶不得已为此专程来到了大妈家,给大妈家三个孩子的棉衣接上了袖口裤脚加了棉花。奶奶发了话:“他二姐,老大家的棉活你得包着啦,别冻坏了我的孙啊。”看样子大妈一家还真就离不开二姑妈了。从这以后不管多忙,二姑妈都早早的给大妈一家做好棉衣服,后来甚至,大妈一家春天脱下的棉衣直接打包就捎给二姑妈,秋天时崭新软和的棉衣拿回家,这样一过竟是数十年,直到大妈家老少也三代人时,大妈的孙子都上学了,一切方便都可以买到的时候才作罢,这时二姑妈已是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提起二姑妈,大家都敬重她。亲人间的关系只要真心相处,互帮互助就会无缝隙,妈妈她们五妯娌都说这样的姑姐如母亲。   蹉跎半生,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细碎如斯的时光中,一个个亲人悄无声息决绝地走失,无休止的寻找、想念、跋涉,一起走过的日子成了心底最深的怀念,二姑妈,风霜不惧总是笑盈盈慈爱的老人,我眼中最美的拒霜花,舍不得您走啊,撕心裂肺的心底呐喊:这么好的老人怎么可以说没就没了呢!点点滴滴的记忆随泪眼朦胧,满屏都是二姑妈慈祥的面容了。滴墨成殇,停停顿顿地码着字时,侄儿打来电话:”老姑,我二姑奶没了,你怎么还没到……“呜咽声、细碎的哭泣声、声声入耳。​​​ 郑州军海医院贵吗郑州医院做癫痫病手术能根除吗武汉治疗癫痫的专家武汉羊羔疯哪能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