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暖冬有你】傻丫头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我望着紧紧关闭的护办室,心里琢磨着,这是谁家的小丫头,毛手毛脚的。就在我要离开的一瞬,一个手拿一束玫瑰花,和这个女孩儿年龄相仿的男孩儿快步走来。他看见我微笑着问道:“请问医生姐姐,护办室在哪个房间呀?”   男孩子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长相有点像影视界名人年轻时期的刘德华。我未加任何考虑随手指了指身后的护办室,那个男孩子嘴里说着:“谢谢。”便转身去敲护办室的门。只听他连声叫着:“傻丫头,在里面吗?”敲了半天,女孩子躲在房间里愣是没给开门,男孩子尴尬地离开了。   掏出钥匙,走进护办室,只见刚才那个小护士只穿了一件吊带背心,正专心摆弄着手机。她见我进来,竟然头也没抬。我有些生气,随口问道:“喂,谁家的孩子,跑医院来玩了,怎么没个大人领着?”   正专心摆弄手机的女生听我这么说,赶紧把手机塞进兜里,随手把椅子后面的白大褂穿在了身上,紧张地解释到:“我叫小浪,是来这个医院实习的护士。阿姨,我不是孩子。”   “什么?小浪?不是小狼吧?你怎么会叫这个名字?对了,你刚才管我叫阿姨,我真的有那么老吗?”我头上立时冒出了汗,心里嘀咕着:难道这个孩子真的也就十几岁?   那个小女孩站在我的面前,瘦弱的个头,高度只到我的腰部,也别说还真的有点小。小浪使劲的对我点着头,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说:“是啊,我就叫小浪,海浪的浪,不是豺狼的狼,阿姨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喃喃的说:“问题是没有,只是我当你的阿姨有点欠妥,好像资格还不够。”   面前的女生对我笑了说:“我逗你呢,美女姐姐,你管我叫孩子,我就理所当然地叫你阿姨了。我想告诉你,我可不是孩子了,再过几个月我就二十了。”   小浪在我面前无拘无束地笑着,笑声在办公室里回荡着,她还不时推推鼻梁上快要掉下的眼镜。   “有人在吗?”那个男生又来敲门了。小浪有些按捺不住地抢前一步打开房门,大声冲着那男生喊道:“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不会和你这么早结婚,你还是走吧。”   只听那个男生羞涩地对小浪说:“亲,我是来接你下班的。”   小浪用手往外不客气的推着那男生,走出房间,反手把门哐当关上,大声说:“咱们还是冷静些吧,我不想放弃我的工作。”   只听那个男生犹豫着说:“你和我回上海结婚算了,这样你就可以不那么辛苦了。”   门外似乎没有了声音,我透过护办室的窗户,看见小浪低着头,两只手使劲地拽着自己衣服下摆,面部表情僵硬,吞吞吐吐地说:“反正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我只想说咱们之间貌似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了,以前一些好感早烟消云散了,再说了我刚刚喜欢上这个医院的工作,我不能因为结婚就放弃工作吧。”   小浪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只见那个男生情绪激动地把手里的鲜花摔在小浪脸上,狠狠地说:“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一切都明白了,你就是一个把感情当儿戏的人。”   小浪怯怯地望着那个男生,委屈得眼泪刷地流了出来。我实在看不下眼,从护办事走了出去说:“我不管你俩是什么情况,但我想和你说,小浪你俩看着都是个孩子。小浪刚刚来这个医院实习,如果你爱小浪那就耐心地等她两年,等小浪把工作稳定了再好好考虑一下结婚事宜也不晚。”   小浪看我过来帮她说话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勇敢地说:“嗯,我就是这个意思。我不想这么早结婚,我只想好好干我喜欢的工作,如果你着急结婚,那你可以找别人,反正我是不会这么早和你结婚。但如果你等我,我也不能保证我以后会和你走到一起。”   那个男生看我帮小浪说话又听小浪说了那么坚决的话,转身头也不回跑出医院。      二   和小浪手拉手走在夜晚的夜市里,小浪紧紧地依偎着我,她缓缓地对我讲起了她的往事……   小浪的家在眉山市,她从小和父母、奶奶生活在一起,在老家过着平静的日子。念完了小学、初中在小镇里,那时不过14岁而已,就此告别了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2010年9月的时候去了另一个城市念高中。进了二中的一个分校班,在那里小浪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同学。小浪停顿了一下对我说:“我们那时都还好,只想着三年之后各自会考上各自喜欢的大学,都那么努力着。还记得那个时候我是分到的高一二班,刚走进教室看到的是一张张陌生面孔,让我在心里胆怯问着自己:“我真的在这里了?这里的一切我都不熟悉,陌生得可怕,我能适应吗?”正在心里犯着嘀咕,这时候,有个很帅气的男孩子走过来向我打招呼说:“嘿。同学,你是高一二班的小浪吗?”   “嗯呢。”我紧张地答应着。   “那好,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我叫同辉。”   “你好。”我很有礼貌的和同辉打着招呼,两双手不自觉地握在了一起。就这样,两个人认识了。   说起认识同辉一刻,我看见小浪脸上放着光彩,眉飞色舞。接着她又说:“陌生的环境下,我认识了同辉,觉得心里甜甜的。同辉长得高高大大的,一双有神的大眼,让许多女同学暗地里着迷。其实那个时候我第一次看见同辉就开始喜欢上他了,那时也许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没有什么别的幻想,哪怕后来知道同辉有了女友,心里虽然有些落寞也没怎么着,因为我知道我当时在班里不是那么起眼,第一学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结束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没有过多的交往,第二学期的时候,按照年龄排名,老师把我和同辉排成了同桌。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同辉同桌后·,我每天脸上心里都乐开了花,成天都会不自觉地傻笑着。平时很要好的女同学经常会问我:你每天这么傻乐,到底有什么开心事呀?   我每次都会微笑回答:“没什么啊,就是想笑啊,高兴!”   那个时候同学们都给我起了外号叫我,傻丫头。我也没有介意,因为觉得只要和同辉在一个教室学习,我就高兴。高二的时候同辉辍学了,听同学说是他家里有了事情的原因吧。我一直在那里念高中,直到高中念完,我也没有离开过那里。同辉走后,我的眼前时常会出现同辉的模样,他身上独特的男子汉的气息从没有在我心里消散,我甚至想着同辉也许某一天会回来看看他曾经念书的地方。可是同辉一直都没有回来。   毕业了,我被录取去了卫校,身边的同学都相继有了男女朋友,我还是一个人踽踽独行,即使有几次,有几个喜欢我的同学直接和我表白,我也不为所动。就这么着我在卫校独自过了3年。去年我卫校毕业了,实习了,同辉终于回来回来看同学了。据说,他女朋友甩了他。   我记得那天,同辉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颜色黄的运动衣,明显的憔悴的脸更加白净。我见到他的那一刻简直惊呆了。我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竟然不顾身边有许多同学正在注视着我们就一下子投进同辉的怀里,勇敢地说:“同辉,我喜欢你!”   同辉当时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他感动地流下热泪说:“傻丫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爱我。”   小浪默默地说着,不时还扶扶眼镜。她接着说:“同辉和我不在一个城市工作,我每天都和同辉通着电话。同辉每隔几个休息日都会从另一个城市飞过来,我俩就这样热恋着。   一个休息日早上10点左右,同辉打来电话说今天从上海回来,叫我去车站接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正在打扫房间的我立马扔了扫帚,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冲到车站的出站口。   “喂,你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你啊?”   “哦,我还有一会儿才到,现在还在车上呢。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吧。”同辉说完便挂了电话,手机里面传了嘟嘟的挂机声,让我清醒了许多。不就是有两个星期没见了么,至于这么心急火燎的?我问着自己。哈,就这么傻傻地在车站等了将近40分钟左右,终于看见了那辆车缓缓的驶入站内。下车的人很多,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车门,生怕错过了似的。终于,看见了一个人一脸戏虐的瞧着我,说:“傻丫头,想哥没啊?”   我泪眼汪汪地望着同辉,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口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忍着快要掉下的眼泪点头。我俩就这么看着对方,这一刻就像周围什么都静止了似的……   那一刻让我真的是感觉到了要和同辉一生一起走的感觉!”   小浪说到这,眼睛里满是真诚的泪,她接着对我讲了下去。“同辉下了车后,我们回到了我的出租屋,我为他做了他最喜欢吃的香菇鸡肉粥,他就从背后抱着我说:“傻丫头,要是我早些年认识你就好了,我就可以不再感觉那么心累。”那时我感觉是那么的美好。同辉看着小浪说:“傻丫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接受你?就是因为被你的勇气感动,或许因为我太寂寞了。我现在就想安定下来,想早点结婚,你放弃这个工作和我一起回上海,咱一起生活吧。”   小浪听同辉这么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使劲地推开同辉伸过来的手说:“你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感动或者寂寞吗?”同辉微笑地看着小浪说:“难道还有别的吗?”小浪突然感觉自己与同辉离得确实是太远了,等了六年的人变得如此陌生。小浪此刻才知道和同辉之间确实不只是路途遥远的距离,因为同辉根本就没有爱过小浪。   “没有爱能结婚吗?叶子姐姐。”小浪突然抬起头冷不丁问了我一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我只是轻轻拍拍她的肩头说:“婚姻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你年龄还那么小,还是应该考虑好了再说。”   “嗯嗯,我也这么想。我们毕竟有六年没见面了,彼此的变化太大了,20岁了,我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女孩子。以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无事时带上父母去旅游,看看山水,享受下自由自在。我盼望着,我过得很好的时候,那个他会一直在身边;我期待着,那个他会在我艰难时陪着。不是每个月只是电话联系。我是个现实的女子,因为我相信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所以,我累了,我想一个人遨游了……”小浪轻轻的点着头,并自言自语的说着。      三   小浪在医院在医院实习期满,被留了下来。每天,小浪风风火火地去医院上班,得到了医院领导的一致好评,在我的提议下,一年后,小浪被升为护士长。   一个雪花飞舞的冬季夜晚,我值夜班。电话铃突然响了,我急忙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小浪急促的话音:“叶子姐我赶夜车去上海了,刚同学来电话说同辉快不行了,怎么我也应该回去看他一眼。”   十几天过去了,小浪的音信皆无。我先后打了几次小浪的手机都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更没想到的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小浪搀扶着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来到我们医院,那个男人正是小浪已经分手的同辉。   同辉得了严重的白血病,已经到了晚期。家里已经放弃了治疗,不得已同辉被一个要好的同学接到租住的寝室,每天躺在寝室里昏睡着。苏醒一刻,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叫着小浪的名字。同学看他这样,就想方设法找到了小浪的手机号,给小浪打了电话,小浪接了电话赶到上海。   同辉看到小浪那一刻,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病痛,兴奋地拉着小浪的手激动地说:“是你吗?我可见到你了!见到你,我即使死了,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小浪赶到上海的第二天,就和那个同学用车拉着同辉,再次跨进上海肿瘤医院为同辉做了全面检查。医院再次肯定的告诉小浪,同辉确实病入膏肓,已经到了生命最后一刻,没有治疗的必要了。   小浪去了一趟同辉家,只是想和他们家人商量一下,如何能让同辉在临终前,能够快乐的离开这个世界。而没想到的是同辉的家人,却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房门紧锁着,听邻居说,同辉的父母带着同辉的小弟和妹妹回了老家。同辉对小浪说:“在上海我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我只想在临死前,能有你陪在我身边就足够了,因为我现在才知道,我其实真的是爱你的。”   最后,小浪决定带同辉返回自己工作的医院,继续为同辉治疗,千方百计延续同辉的生命。同辉住进了我们医院肿瘤科,每月小浪都会为同辉输自己的血,她还偷偷取出自己攒的全部积蓄,又从家里父母那儿拿了一些钱。每天换着样的为同辉做着可口的饭菜,求医院最好的专家权威为同辉用最好的药。同辉也积极配合医院治疗,也别说同辉的病情,暂时也得到了一定的稳定。   那是一个有阳光的午后,输过血的同辉,轻轻敲开我的值班室门对我说:“何姐,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   医院对过的小咖啡馆里很肃静,同辉低着头,惨白的脸上虚弱的流着汗,他对我缓缓地讲起了他的故事:“几年前,他家里的姐姐也得了和他一样的病,家里倾其所能的为姐姐治病,最后把房子卖了,因此,他也不得不休了学,可是,姐姐还是去了。为此,家里欠了一屁股债不说,家里的老房子也被债主给要了去。他们一家不得已一路打工举家来到上海,临时租了房子。同辉底下还有一个小弟和一个小妹。同辉在上海好容易找了一份能挣钱的工作,父母临时打工才总算让家有了家的样子,没有想到同辉也得了和姐姐一样的病。”说到这里,同辉又对我说:“何姐,我求你点事儿,我知道我的病再怎么花钱,也治不好了。我之所以答应小浪来你们医院治疗,我只是不想让小浪为我伤心。小浪每月为我输血,我真不想再这样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一直以来我感动于小浪的等待,后来我反复想来小浪是对我最好的,以前我确实觉得我和小浪之间就是一种感动,她等了我六年,有谁会耐得住寂寞去等一个遥遥无期的人。过后我俩分手后,我确实觉得小浪才是我的最爱!以前总想自私的让小浪嫁给我和我一起分担我家的困苦,但后来我才发现,爱她就应该理解她,让她自由自在的幸福。小浪太单纯了,何姐,等我走了之后,拜托你一定帮我照顾好小浪!”      四   小浪二十二岁生日那天,她突然对我说:“叶子姐,我想结婚了,我想光明正大的照顾同辉,因为我真的已经是大人了。”   连续几天的雪天,让医院病房外笼罩在一片洁白中。小浪结婚那天,病房里被护士们装扮一新,彩条气球飘舞着,大红喜字贴在病房窗户上。   我陪着穿着雪白的婚纱的小浪,走进病房一刻,我和她同时愣住了。病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同辉不见了。只见病房的床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傻丫头,我走了。我再也不想这么自私地活着。我也知道自己的病,你不用再去找我。能再次看见你,我就已经很开心了。知道你喜欢护士这个职业,那你就好好干,去帮助那些比我还需要帮助的人吧。今天又下雪了,看着这雪就像看见那年我第一次认识你一样,那么的单纯美好。傻丫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拥抱牵手么?那也是一个下雪天的午后,你我约定一起去看灯展,横穿一条马路时明明闪烁的是绿灯,没想到是我们刚走在人行道上,一辆大卡车一下就冲了过来,不知道那时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就把我推出了老远,然后你自己却摔了一跤。你爬起来冲动地哭着用手指着我说:“你想什么呢?你没看见有车过来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就这样你一口气说了许多,我从未见过你那样,你哭得震天动地。我站在在大街上,被你数落着,感觉老丢人啦,我哄着你别哭了,你却哭得厉害起来,还狠狠地看着我说:“这事儿我和你没完!”我看你那样就逗你说:“难不成非让我在大道上以身相许,娶了你不成?!”我嘻皮笑脸的样子,终于把你逗乐了……你冲动地扑进我怀里,我紧紧地握着你的手,在心里保证一定要好好地!不会再让你为我担心!!而结果呢,我还是不争气的得了这病,还是让你为我牵肠挂肚担了心,为我做了一切。好了,傻丫头,本想有朝一日一定娶了你,好好报答你。现在看来,我真的没有那个福气了。答应我,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吧。当我在病危一刻能见到你,能亲口对你说:我真的爱你!就已经知足了。好好干你喜欢的护士工作,以后找个爱你、疼你的人,保护你,那我也就能含笑九泉了。记得每年的雪飘日哦,那就是我穿着白礼服回来看你,为你加油日!我最爱的傻丫头!结婚了,别忘了到我坟前,请我喝杯酒。保重!”   小浪大哭着跑出病房,踏着被雪掩盖的逐渐消失的同辉的脚印久久地奔跑着……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治癫痫好吗癫痫病吃什么药能根治治疗癫痫的费用具体多少?哪些癫痫患者不适合使用丙戊酸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