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奶奶(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随笔散文

今年的冬天似乎不太冷啊,奶奶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她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的长度正好落在耳垂下面,梳得十分认真,鬓角的碎发也被钢丝夹认真的夹住了,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沟壑般的皱纹张显出岁月的流逝,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正盯着菜园地里的大白菜,这样水灵灵的大白菜用来做腌渍菜是再也合适不过了,想到这,奶奶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思绪便渐渐飘远了。

那是小时候吃的一种肉饼,用晒干的腌渍菜和猪肉作馅料,肉因被腌渍菜吸收了肉脂而格外去涩达润,油而不腻,一个个切得碎碎的亮晶晶的肥肉末儿与干菜交互辉映,是此干菜与肉之绝配靓点,虽可当做主食,却被妈妈放在一个大竹篮里,挂在高高的天井上,既通风易于保存也加大了家里孩子偷吃的难度。其实,哪能呢,奶奶总和几个舅爷爷用竹竿挑住竹篮的柄,一挑,一筐油乎乎,黄澄澄的肉饼就送到了跟前。在那个年代,能以肉饼作为零食的家庭可不多,啧啧,想当年,奶奶的爹爹可是地主也是当地小学的校长,想到这,菊瓣似的笑容从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奶奶的童年是无忧无虑的。

“回来顺便把水电费交了,要晚点,那行,你去看”是媳妇在和儿子打电话,奶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接话道“我去吧,我明天下午打麻将回来路上去交”“不用,让他去吧”媳妇摆摆手。“回来都六点多了,该饿了哦,早点回来吧,我去交”奶奶坚持着。“嗯,那好,那我等下拿钱给你”媳妇擦擦湿漉漉的手就要去翻钱包。“不要的噢,有钱噢,他弟弟上个月回来......”奶奶慌忙拒绝着。“好好好”媳妇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了。奶奶便不说了,她记起儿子和他说过,媳妇不喜欢听她说小儿子给她钱之类的话,因为这些年自己和老伴儿都是和大儿子和儿媳住在一起,吃的,用的都是和大儿子一家一起,从未分开,老伴儿去世前几年,媳妇申请了提前退休,提出来想把家里的老房子装修一下,老房子只有三间房,孙女,儿子儿媳各一间,还有一间留作客房,无论如何也隔不出第四间了。于是就紧挨着房子在院子里又盖了两间平房,一间厨房一间卧室,都是25平米左右,南北通透敞亮,更没什么抱怨了,老人家的吃食和年轻人本就不一样,何况吃饭的时间也不一样,相比较独居的王阿婆,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昨天去看的王阿婆,一边脸还是肿,拄着拐杖勉强可以走路。唉,这老婆子,老人老了麻烦子女不是应该的么,左顾忌右顾忌。在家厨房洗碗跌倒了也没人知道,手还被打碎的盘子滑破,离手腕只有几厘米了啊,想想都怵得慌。你说,你这样了还不打电话,噢,恐怕是家里没电话,你说你叫邻居啊,又说大中午的怕人家在休息。路过孙子开的理发店,本想找孙子一起去医院,来到店门口看见店里这会没有客人,环顾一圈,孙子正趴在收银台上睡觉,眼镜还没摘,都歪到一边去了,唉,“实在不忍心叫醒正在熟睡的大孙子”,王阿婆摇摇头,,只得自己朝着医院的方向继续走,路人看到阿婆一只手抓着手帕捂着不停地流血的半边脸,另一只软绵绵的垂在一侧,也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半,惊叫着围住了阿婆,有人借手机让阿婆赶紧联系家人,阿婆却不记得号码,好心的路人们便赶紧将王阿婆送到医院。“这个傻老婆子,万一在路上昏死过去可让家里子女怎么过?还不得一辈子被旁人骂没良心,不管老娘啊!”奶奶苦笑了一下摇摇头。

“叮铃铃,叮铃”电话响了,一定是小孙女,有三天没打电话了,准是。奶奶一边想着,一边提起小板凳匆匆朝房间走去。小孙女是她和老伴儿一手带大,懂事得很,研究生毕业后在省城一所学校当老师,一个月回老家一次。“奶奶,吃过了吧”电话里传来孙女甜脆的问候“吃了,吃了,吃了大白菜炖肉”奶奶应道,她知道孙女必定接着会问吃了什么。“哎哟,奶奶都会抢答了”听到孙女在那天咯咯地笑了起来。“你下班了吧”奶奶眯着眼睛问道,“下班了,正在去食堂的路上,过马路我知道要当心,等车子过了我再过,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多喝水,多吃水果”小孙女利利索索说了一大堆。“这个死丫头,把什么话都说完了”奶奶也笑了,又和孙女絮絮叨叨了一些诸如“和同事好好相处、工作要认真”之类的老话后便不知道说什么了,奶奶慢慢地将电话挂上,笑着叹了口气便去厨房热菜热饭去了。好像人老了,便慢慢与这个世界脱了轨,像孩子们老说的在网上买东西,她就怎么也想不明白,网到底是个啥呢?什么都有的卖,那该多大的地方啊?

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快,7点左右天就完全黑下来了,因为一看电视眼睛就胀,奶奶已经好多年不看电视了,孙女前年买的戏匣子一年前也坏了,于是奶奶泡完脚便钻进被窝,眯着眼靠在床上,想想小时候,想想孩子们。不久,走廊上传来儿子的脚步声,是儿子要过来了,路滑,哎哟,我来把灯打开,奶奶从刚刚焐热的被窝探出半个身子,啪,打开灯,“妈”儿子叫她。“还没睡呢?”“没有!”奶奶朝着窗外喊了一声,“来提热水啊慢点啊”“好”儿子应声到,“怎么,不进来么?”奶奶暗想着,还想和儿子絮叨絮叨以后晚上别老出去打麻将。“噢,应该是媳妇等着水泡脚”果然,听见儿子领着水匆匆从窗前走过,“妈,你早点睡!关灯吧”儿子经过窗口的时候又喊了一声。“好,这就躺下”奶奶顿了顿,“灯不关噢,你待会不是还要来上厕所,急着让我关灯。”奶奶笑了,这习惯和他老子一模一样。果然,过了好一会儿,奶奶听见窗外脚步声,“妈,你怎么还不关灯!”儿子敲敲房门,是要进来了看看老娘了吧“门没锁”奶奶冲着门喊道。正准备从被窝里出来,披上外套,只听见“啪!”一声,门被儿子从外面重重带上了,奶奶心里有点生气!“哼!一天没见了也不知道来问问老娘”“妈!从外面带了些肉包子,明早多热一点,我们一起吃啊!”儿子在厨房吆喝了一声,“是小学门口的,就是您老说早上好多人排队买不到的那一家”儿子又补充道。“知道啦,那我再煮一锅稀饭!”奶奶的脸又笑成一朵菊花,“儿子倒也知道那家味道最好,嗯,还能记得,哎哟,儿子没白养哦”奶奶拢拢额角的碎发,心满意足的睡了,明早还得早一点起来炖稀饭。

窗外的雪花终于慢慢地飘落下来,夜深了,奶奶紧了紧被子,睡梦中,小孙女正围着她和老伴儿蹦蹦跳跳的可欢呢。

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注意什么哈尔滨市到哪家医院治羊角风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