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泣祭漳河滩(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随笔散文

从漳河滩回来半年多了,但我却迟迟写不出这篇文章,因为一想到“泣祭”二字,我便提不动这支笔,我便思绪万千,所以一次次铺开稿纸,又一次次掩面而泣。漳河滩,过去曾是我心中的骄傲,精神的慰藉,而如今,却是我心头的一块伤疤。我不想再一次去揭开她,和她一起流血、呻吟、悲泣。

如果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那么,漳河就是山西、河南、河北三省的娘。她源出晋东南山区,有清漳河和浊漳河两源,清漳河蜿蜒奔腾于太行山脉,经过数百里和石灰岩、石英岩的融合、澄清,所以至古以来就清澈甘甜。而浊漳河却流经山西黄土地区,水色浑浊,和黄河的水几乎一样。如果说清漳河是一位清秀俊美的姑娘,那么浊漳河便是一个浑身沾满了泥土味儿的壮小伙。他们在命运为他们安排的各自不同的道路上日夜不停地行走奔跑,走啊,走啊,后来在河北省西南边境的一个叫合漳村的地方相遇。不知是神仙点化还是天定的缘分,他们便毫不犹豫地相拥相融,合二为一,也就成了后来作为河南、河北两省分界线的漳河,成了千百年来养育了我们世代子孙的娘。娘在完成了她466公里1.82万平方公里区域内生儿育女的重任后,最后到她的归宿卫河去了。

打开历史的画卷,拂去岁月的尘土,对于漳河,还真没有造成过多少劣迹累累的灾难。战国时期的西门豹治邺,那治的也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当然了,水涨水落也是常有的事,淹个地冲个村对于偌大的漳河来说也算不上罪大恶极。而罪大恶极的是当时的巫师巫婆,他们拿水患唬人,不仅四处敛财,而且拿人的生命不当回事。每年往河里扔一个贫民家的女子,说是给河伯送媳妇。试想一下,河伯既然是漳河的主宰,为何不娶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千金?所以,把他们扔到河里喂鱼鳖也是罪有应得。而后西门大夫率领民众疏通河道,修渠引水,浇灌农田,才有了百姓后来的丰衣足食,才有了漳河两岸是大粮仓的美称。

东汉末年群雄四起,谁不把漳河两岸作为战略要地、屯兵福地。先是袁绍、后是曹操,由于曹家父子不仅是军事家、政治家,还是历史上著名的文学家,吟诗作赋不说,还弄出个建安七子,试想当年漳河晓月,轻舟扬帆,一群桀骜不训、风骨傲然的才子荡舟漳河,推杯换盏之时,又会吟出怎样的千古绝句?又有多少军事、政治家在这里指点江山发挥雄才大略,后赵、东魏、北齐等在这里演义了多少历史的悲欢离合、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就是历史上的漳河,对于历史的发展、百姓的生存她功不可没。就是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她仍然是一条益河。水涨时河水汹涌澎湃,犹如无羁之马,迅猛异常,吼声如雷,令人生畏,水落时,流势平稳,波光粼粼,状似彩虹。给多少农田以滋润,给多少南来北往的客人以方便。如今安丰乡的渔洋村、丰乐镇就都是当年重要的渡口。百姓戏称她为“浪漳河”,尤其到了傍晚,日落西山,晚霞映照,水光天色,云气缭绕,所以,“漳河晚渡”便成为安阳的八大景之一了。

但是,由于近年来人们对漳河的过度利用,先是由河南省的林县人在太行山上修了一条红旗渠,这条令全世界为之赞叹的人造天河,把漳河的水截流了一大半,到下游也就是我的家乡安丰乡英烈村的村边上,又由河北省修了一个岳城水库,又把剩下的水源几乎人全部截流,自此,我们的老娘漳河便气息奄奄,成了一条季节性河流,我们的娘成了干娘、死娘。

更令人心疼的是,近几年来漳河两岸的人们突然发现了巨大的宝藏,那就是漳河滩,沉淀千年的河沙粒粒是宝,是建筑工程不可缺少的好材料,于是,一台台挖沙机开进漳河滩,日夜不停地轰鸣,挖出的沙山一个比一个高,再用大型货车拉到城拉到乡,换成了一堆堆百元大钞。还有石子、漳河滩的鹅卵石光滑美丽,是烧石灰的好材料,过去两岸村民多用它修房盖屋,百年不会风化,我小时候就经常到河滩挖野菜,捡石子。可如今,一座座石子厂拔地而起,把石头粉碎后卖钱,更让人心疼的是,人们在挖沙,挖石子的过程中,无意中挖开了一座座汉魏、南北朝的古墓,轰抢、糟蹋随葬品。这些古人留给我们国宝,却被那些无知的农民拿到黑市上三分不值二分地卖掉,发财的是懂行的古董商,受损失的是国家。

当我站在满目疮痍的漳河滩上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惊呆了,吓傻了,痛晕了。漳河滩,我儿时的乐园,当年的哪里去了?河滩里大片大片的柳林哪里去了,赤脚奔跑的沙滩哪里去了,用于捉迷藏的茅草哪里去了?美丽的石头哪里去了,开不完的野花哪里去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对着苍天,我昂头举手,声嘶力竭地啊了一声便泪流满面。我不知道该怨谁。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用诗人艾青这两句诗形容我写“泣祭漳河滩”的感受是最恰当不过的。

那是2013年农历二月十五,我去安丰乡邵家屯我姐家过庙会,吃过午饭我便急着想赶回去,因为当时我正在创作一篇关于安阳县跃进渠的报告文学。年迈的姐姐依依不舍,说啥也想留我住一夜。我非要走,这时外甥见状对我说:“姨,俺娘实在不愿让你走就别走了,我开车带你去漳河滩拣石头,说不定还能拣到秦砖汉瓦、陶片啥的。”我一听好呀,自从我1961年考上初中外出求学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漳河滩了,算来已经有半个世纪了,于是欣然前往。

可等到了漳河滩一看,我真的是惊呆了、吓傻了、痛晕了,这哪里是我儿时向往的漳河滩呀!挖石子的、挖沙子的把本该春花灿烂的河滩挖成了一个个大坑,漳河滩变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粉碎机轰鸣得震耳欲聋,沙丘、石子堆一个又一个,堆得像小山一样高。几十辆大卡车来回运输。外甥告诉我,他们不仅挖沙子、挖石子,中间还无意中挖开了不少古墓,甚至连清朝时德国修的老京汉铁路的桥墩子都挖翻了。我愤怒地真想大骂一场,还拣什么石头啊,于是拿着手机不停地拍、拍、拍,施工的工人见我拍他们就报告了老板,一个中年胖男人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外甥说没事来玩的,便把我拉上汽车离开了。

回来后我一夜没有睡,眼前总出现儿时漳河滩的样子和如今漳河滩的现状,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用了两个星期时间写了三篇以漳河滩为主题的系列散文。“记忆漳河滩”写的是小时候对漳河滩的向往、漳河滩的传闻和1958年我在上小学四年级时漳河滩开荒的故事;“感恩漳河滩”写的是1960年豫北大旱之年,我们村一些孩子、大人到漳滩河挖野菜的故事,但这两篇都是在为“泣祭漳河滩”做铺垫,于是就有了这篇让我“心中有血、眼里有泪”,在原创诗文赏品会上推出的“泣祭漳河滩”。

左乙拉西是治疗癫痫疾病的药物吗患上癫痫以后要怎么诊断来确定病因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