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百味】为爱执守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随笔散文
江枫是一位乡村教师,一对小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带着一付厚如瓶底的近视镜,就凭那1.60的个头,咋看也和帅哥沾不上边。父亲早就离世,留下体弱多病的瞎眼老娘与他相依为命。两间破旧的土坯房,年久失修,一面的墙摇摇欲坠,用两根木头支撑着。屋里简陋更不能再简陋了,报纸糊的顶棚,经过烟熏气打,都变成了黄褐色。一盘土炕,一个老古董级的柜子,已失去它原有的颜色,孤独的立在里屋的一角,土炕的一角摆放着许多书籍,一看就知道屋子的主人是好学之人。几把木凳子和一张吃饭的小桌子放在外屋,门口整齐的码着几口袋粮食,和一些农业用具。屋里虽然破旧简陋,却收拾干净利索,一尘不染。
   江枫是三里五村学习最好,最刻苦的学生,也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孝子。据说他高考那年,本来考了所不错的大学,但因为家里没钱,瞎眼的老娘也没人照顾,他狠下了心,把录取通知书折叠起来,揣在书包里,告诉老娘说没考好,从此留在家里安心种地务农。村东头放羊李的老汉曾经亲眼看到江枫趴在他爹的坟头哭过,哭的很伤心。可是回到村里江枫还是有大有小和村里人打招呼,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江枫读书了得,种地却不是把好手,累的起早贪黑的,田里也收不了几颗粮食,除了能填饱肚子,就没有富余了。老支书爱才,也是诚心想帮江枫一把,让他在村里教了书,挣得少是少些,起码一个月能见一百元的现钱,这对江枫来说,如雪中送炭,够老娘的买药钱了,能接燃眉之急,江枫是个懂得报恩的人,他十分感谢老村长,他自知无以回报,只是尽自己的能力把学生教好。山里的村民很质朴,江枫对孩子们的好,家长们都看在眼里,一年的瓜果梨桃,应季蔬菜,下来什么,就让自家的孩子给江枫带去什么,江枫推都推不掉,只好含着亏欠收好,这样也为他家剩下了不少钱。
   转眼江枫回村有五个年头了,他已是26的大龄青年了,村里像他这个年纪的小伙子,大都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瞎眼老娘很着急,江枫也急。他的娘托了很多媒人,女方来家看过后,连水也不喝一口,仿佛是逃避瘟疫似的,匆匆离开。她们的表现深深地刺痛了江枫的心,他劝住老娘,不让老娘再去张罗这事了,母子俩这样活着也挺好,省了很多烦心事。虽然这样的安慰老娘,其实江枫心里很难过,他时时觉得自责,江家的烟火就要从此断送在自己手了。
   江枫的老娘始终看不开,终于积劳成疾,带着遗憾永远地离开了。
   破旧的房子里只留下江枫孤独的身影,和那炕角的一摞书籍陪伴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江枫再也无所牵绊,他把整颗心都放在孩子们身上。江枫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带的复式班级每年往县里的重点初中考去很多的孩子。家长们都很喜欢他,放心的将自己的孩子交给他。他的名气越来越大,终于得到女孩子的青睐。喜欢他的女孩子叫灵儿,是比他小九岁的他的学生的姐姐,高挑的身姿,一双迷人的大眼睛,清脆的笑声时常从薄巧的唇飞出,脸颊有一对深深的梨窝,长相很甜美。美中不足的是,这姑娘有严重的心脏病,不能干重活,也不敢生育。
   父母也很中意江枫,却始终没敢向江枫提亲,江枫是独子,又是一个人生活,自己的女儿过去了,无疑会给江枫增加负担,尽管自己的女儿很喜欢江枫,老两口还是硬压下这件事,不曾说出口。姻缘到来时,想拦都拦不住,江枫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他从侧面打听到了灵儿的所有信息,知道灵儿是个快乐上进的好姑娘,虽然身体不好,不能坐在教室里接受教育,但她坚持自学,完成了高中的课程,她性格开朗,身患重病,从不怨天尤人,脸上挂着笑,快乐地应对着一切。江枫家访时曾经见过她,她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江枫面前,搅得自己寝食难安。虽然也有心,当想到自己的情况时,斟酌再三,觉得高攀不上,先自放弃了,把这份爱深深地埋在心底。
   老村长最先听说了此事,喜忧掺半,他也喜欢灵儿,但更心疼江枫。他父母双亡,老天已经对他很吝啬了,如今再摊上个病媳妇,日子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就此放弃了,他又不忍心。他跳下炕对着老伴抛下一句话,“你们先吃饭吧,不要等我了。”转过身匆匆地赶到县医院,去询问他的妻家侄子,想知道心脏病更详细的资料。妻侄子详细的告诉他,只要不生育,不经历大的事件,先天性心脏病和正常人没大的区别,也会活的很好的。
   妻侄子的一番话给了他一颗定心丸,他权衡好厉害,一字不落的向江枫说明白女孩的情况,老村长诚心想帮他。没成想江枫早他一步查阅所有的资料,心里一直明镜似的。一切就绪,只欠他这缕东风了,窗户纸一捅就破。灵儿的父母没要彩礼,在群村人的帮助下,只办了场简单的婚礼,江枫就把灵儿迎娶回家了,冷清的土坯房里飘出阵阵的笑闹声,江枫脸上时常透着甜蜜与羞涩。
   灵儿是个好女孩儿,也是个好妻子。她全心全意的爱着江枫,把简陋的小屋收拾的干干净净,每天变着样的为江枫做好吃的,热在锅里,摆好碗筷儿,等着江枫回来一起吃。陪伴老娘的那些时日,江枫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幸福涌上他的心头,只从有了灵儿,江枫才觉得这小土房里,变得有了温度。他也很心疼灵儿,每次下田的时候,灵儿都会紧随着江枫,她想帮老公办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可是江枫不让她动,只让她乖乖地坐在地头,看着自己和自己说话。他们珍惜着对方,真心对待对方。他们每天都在热恋中,相互依偎着过着甜蜜的日子。灵儿很想给江枫生个孩子,即使有一天真的离开了江枫,有孩子伴着他,他的生活也不会寂寞。灵儿的想法刚出口,被江枫严厉的制止了。他说:“孩子我们可以领养,养育大了和自己生的一样亲,我不能让你去冒险,你已经融进我的生命里,今生我不能没有你。”听了这席话灵儿很感动,江枫给自己的爱,她无以回报,一定要为江枫留个种,那怕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为了这样的好男人,也值得!灵儿暗自下了决心,换了避孕药,开始一步一步的实施自己的计划。
   苍天不负有心人,两个多月没来信期了,灵儿预感着自己怀上了。她心怀忐忑,去了乡卫生所做了检查,证实了自己的预感,医生说孩子两个多月了,这个时期的胎儿很不稳定,让她注意休息不要剧烈活动。灵儿激动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她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拒绝了江枫的热情,并要江枫把自己送回了娘家。这一住就是好几个月,他的母亲最先看出端倪,问她是否怀孕了?她点点头,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她的母亲很担心,劝她趁着孩子月份小,江枫还不知道这事之前,尽快打掉孩子。灵儿幽幽地母亲说:“这场病让我失去了很多,老天心疼我,让我找到个好男人,我只想做一个母亲来弥补自己的遗憾,我终究要死的,尽管我很不甘心,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我只想留下我们的骨肉,来弥补今生的不足,好好的替我爱所有爱我的人,纵然我明天走啦,也死的安心了。江枫是我最钟爱的男人,他的爱我无以回报,只是希望给他留下骨血来陪伴他的后半身。”母亲很可怜女儿,对女儿做出的决定她没有阻拦。她默默的照顾着女儿,帮她了却自己的心愿。
   妊反应很强烈,灵儿吃了马上就吐,吐了又咬着牙接着再吃。灵儿为了腹中的胎儿从来不埋怨,只是笑着摸着自己的肚子,对这胎儿念叨着,要他快些长大,健康地成长。
   自结婚以来,灵儿就没有离开过江枫,这次忽然离开这么长时间,江枫很难适应,期间接过她几次,灵儿都以身体不适推诿了。看着妻子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江枫也不好意思再强求,只好来回多跑几趟,看到妻子一切都好他才放心。
   随着胎儿的长大,灵儿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劝她尽快打掉孩子,确保大人的安全。可灵儿很固执,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老俩口只有默默的流泪,看着女儿的肚子越来越明显,呼吸也日趋艰难,他们觉得这样大的事,不该老瞒着女婿。于是,当江枫再来探望灵儿的时候,他们一五一十的把这些统统告诉了江枫。
   江枫呆住了,他又惊又喜,那一刻被自己的女人打动了,看着灵儿的大肚子,里面孕育他的骨肉,眼底泛起一丝柔。只是一刹那,江枫恢复了理智,他苦苦的哀求灵儿,要她打掉孩子,和自己好好的过日子,那怕一天也好。他的要求被灵儿拒绝了,“世间的事很难说,也许会有意外,谁敢说我就不是那幸运儿?你们不要劝了,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不是为了你们,就为让自己做回完整女人。”江枫无法劝动她,只好依从了她。他从老村长家借了双轮车,把心爱的女人接回了家。他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跑到城里买回来很多关于心脏病方面的书籍。他边看边学边伺候心爱的女人,他也曾跪在父母的坟前,恳求地下的父母保佑自己的媳妇儿和孙子平安无事。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灵儿,为她捶腿敲背,按摩胳膊。胎儿长到六个月的时候,灵儿感觉自己的气明显的不够用了,时常憋的她喘不上气来,整夜整夜的靠子被垛半仰着。江枫于心不忍,把媳妇儿抱在自己怀里,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用手轻轻地撸着灵儿的胸脯,让她慢慢的睡去,心疼的注视着妻子,不由的泪水盈眶。
   终于扛到了七个月,江枫说啥也不忍心让妻子受罪了,决定刨腹取出婴儿,死活听天命,只要保住妻子就好。医院的领导被他们的爱感动了,派最好的专家为灵儿主刀,做了好几套应急措施应付不测,力保大人小孩的安全。灵儿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把幸福留给了丈夫。江枫紧紧地握着灵儿的手,他想笑,但做出的表情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较正规却比哭还难看,他把灵儿的手背贴在自己脸上,“让自己完好的回来,我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灵儿举目环视一周,伸出另一只手抓住父母的手,声音有些哽咽:“谢谢你们给我生命,谢谢你们帮我完成心愿,若有下辈子我还做你们的女儿,尽我没尽到的孝道。”
   母亲脸上挂着泪,伸出一只手堵住女儿的嘴唇:“别瞎说,没有我们同意你不许走,况且你的孩子还等着叫你妈妈哩!”灵儿被推进了手术室,江枫的心也跟着进去了。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江枫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他呆呆地立在手术室门口,盼望着灵儿笑着扑进他的怀抱。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夜空,仿佛是胜利的号角,灵儿的父母和江枫为之一振,手术室门口一阵骚动。门被推开,护士抱着包裹着的婴儿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闪了出来,“恭喜你,是个女娃,四斤二两,很健康。因为是早产儿,需要住进保温箱。”全家人一阵欣喜,灵儿的母亲跟着护士去了,但很快返回来,全家人闭气凝神,专注地望着手术室。
   一个小小的剖腹产手术,做了整整六个小时,手术室门上的红灯终于熄灭了,主刀大夫走了出来,一脸的疲倦:“很不错的女人,麻醉前还惦记着保孩子。我们尽力了,手术还算成功,患者已被移到重症监护室,看她的造化吧,若能顽强的熬过这一周,她的命就保住了。”大夫拍了拍江枫的肩膀,拖着疲倦身躯离开了。呆滞的江枫都不懂的说声谢谢。
   江枫向学校请了假,整天整夜地守在医院。一会儿跑过去看看女儿,一会儿又折回来看看妻子。他不知道困,也不懂得饿。只是守着他的挚爱,耐心的等待着奇迹出现。他的眼睛熬得通红,老岳母心疼他,劝他休息一会儿吃点儿东西,江枫只是摇头。他的家底儿本来就薄,妻子和女儿的住院,让他越发的捉襟见肘,东挪西凑的欠下很多的债。好在村民们都很实在,只要江枫开口,从未拨过他的面儿,岳父一家也紧地帮衬,医院里为他减免了一些费用,大家齐心帮他度过了难关。
   女儿出了保温箱,脸色红红润润,完全看不出是个早产儿,孩子体恤父母的艰辛,吃饱喝足了就睡,从不哭闹,让江枫省了不少心。接着妻子也转到了普通病房,虽然保住了命,却瘫在床上,不能再运动了。灵儿没有奶,不能喂养孩子。为了省钱,老丈人把自己家的奶羊牵了过来,喂养孩子。妻子不能动,家里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江枫身上。江枫像只陀螺,兜转在家里,地里,学校之间,为此他没有耽黄冈得了癫痫病能治好吗搁过孩子们的一节课。每天的睡眠超不过三个小时,生活的重负压的江枫身体越来越消瘦,鬓角上添了白发,江枫每天帮妻子擦洗身体,按摩腿脚,希望有一天奇迹出现,灵儿站在家门口笑着迎接自己。
   孩子一天天长大,江枫给孩子起了名叫宝儿。因为这孩子差点赔上她母亲一条命。宝儿的胃口很大,没过百天的小人儿,每天一斤奶,被江枫养的白白胖胖的,睫毛长长的,眼睛水灵灵的,白眼球有点儿蓝,像一湾清水,一笑两个梨窝儿,简直是母亲的翻版。守着两个宝贝,江枫甭提多高兴了,尽管很累,但脸上时常洋溢着笑,让灵儿很安慰。
   宝儿五个月的时候,学会了爬,她一会儿也不消停,母亲动弹不了,看不了她。江枫只好将宝儿背在背上干活儿。其中的艰辛,只有江枫最清楚,江枫丝毫不觉得苦,反而乐在其中。他背着女儿,逗着女儿干着活。一天下来累的四肢酸疼,好容易哄睡了女儿,又开始帮着妻子按摩腿脚。常常按摩着,坐那里就睡着了。灵儿很心疼丈夫,恨自己无用,不能帮到江枫,反倒到成了他的累赘。灵儿默默地落泪,江枫醒来看到后,温柔地替她拭去眼泪,摸着她的头发,给她深深的一个吻,算是最厚重的安慰。

共 743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