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她的丛林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随笔散文

她睁开眼的那一刻,远方投来沁凉的光。

  身体像是贯注了无穷的气力,于是,有光的处所,就是她生命的本能所向。她藏在他的森里里,只听获得树叶间暧昧活动的声音,微弱又昏黄,暗中里,她感觉到真实又清晰的可怕。

  这里是暗中之源,而她要的是阳光。

  光泽从东方射来,却只投射在她的丛林的一隅,丛林太大太大了,树太密有太多,有光泽也是那么微弱虚无,光线被丛林否决在千里之外。

  她的心头涌动的欲望随林间的阴冷日益膨胀,她的魂灵要被终年不散的严寒点燃了。有个声音在诱惑她。来自她盼愿的东方。她的体内已溢满了翱翔的欲望以及气力。

  她想飞已往,飞向太阳,存活。也许这路程过分遥远吧,也许这将是一次远程冒险吧,惋惜这对未知的惊骇都被她的欲望压制了。她就要飞了。可地面上尚有无数善意的灵魂。她听到了无数的枯叶竭斯底里的叫嚷。

  她不知道该不应去。但她终究被东方的灼烁所勾引了。

  她解脱开它们。义无反顾。

  它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挥着薄弱的羽翼越飞越高,地面上弥漫开对太阳深切的憎恨。在哀痛之余,它们替她祷告。祷告一阵暴风,将她送回丛林,祷告一朵稠云遮蔽了太阳。

  可丛林之外老是漫长的夏天,再向上,是一层薄薄的云,在她的耳畔萦绕着的声音也加倍的清晰。即刻她感想了一阵久违的暖和。她疲劳而沉浸的笑了。大片柔和的光线已让她旅途的危险、跋涉的艰苦。她就这样等闲地、完全地被俘虏了。只是这些灼烁还远远不足,她要的是热烈又无穷无尽的光,因为那就可以融化在她体内积郁的阴暗。她火急的拨开了云层。柔暖在她的指尖流淌。

  一阵刺眼的光。

  清淡的云层后,竟是这样一片精通的炽热的红。对极了,这就是她想要的。谁人拥有无限光线的太阳。周身的欢愉取走了疲劳,她一秒也不肯意逗留,拼命的扑向太阳。

  刺目标光。

  她还来不及微笑,无数道强光将她死死的缠住,太阳已经开始了它无情的灼烧。接着,耳边充斥着猖獗的讥笑。狂笑吞噬了他屋里的挣扎。

  一切都产生的太快,所有的变革都只在顷刻之间。在她抵达东方的那一刻,她怀着恼恨,成了一只枯叶蝶。她知道太阳放过了临死的她,开始寻找新的方针。

  狂风将她送回丛林的边沿。她用尽本身的最后一丝气力射下了最后一个、独一的太阳。光线在刹那间死灭了。天地归于暗中。她的丛林死寂一片。

  她垂下了翅膀,从头回到了丛林,她笑了。

  在一切都平息下来的时候,丛林里又多了一片甜睡的枯叶,最后一个或者善意却无需善意的魂灵。

太原癫痫医院安阳市那个医院治癫痫病好天津成人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