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打糍粑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人生感悟
破坏: 阅读:5888发表时间:2018-02-06 07:56:41
摘要:以打糍粑最为隆重,一来糍粑是传统的过年美食,没有了它就缺少了年味;二来糍粑也的确好吃,不能馋坏了自家孩子;三来糍粑是过年待客不可或缺的主食。所以不管光景如何,家家户户都会准备一些的,再穷也不能穷在糍粑上。

【江山多娇】打糍粑(散文)
   老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其实,在鄂东农村,冬月底腊月初,家乡的百姓就开始置办年货了,腌腊鱼腊肉、灌香肠、打糍粑、摊豆膏,忙得不亦乐乎。这其中尤以打糍粑最为隆重,一来糍粑是传统的过年美食,没有了它就缺少了年味;二来糍粑也的确好吃,不能馋坏了自家孩子;三来糍粑是过年待客不可或缺的主食。所以不管光景如何,家家户户都会准备一些的,再穷也不能穷在糍粑上。
   家乡人吃糍粑、打糍粑的历史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相传,伍子胥在楚国得罪权贵,逃亡到吴国,获吴王重用,终有一日,他亲率吴兵攻破楚国都城郢都,掘墓鞭挞已故楚王泄愤。然他毕竟是土生土长的楚人,报仇后惴惴不安,自知结怨甚多,恐日后有人难以容他。故事先托付,“我死后,若家国有难,百姓受饥,可城下掘地三尺,必有充饥之物。”后来,吴王夫差中了越人的美人计,逼伍子胥自刎身亡。越王勾践乘机举兵伐吴,将姑苏城团团围住。正值年关,天寒地冻,百姓断食,饿殍遍野,危难之际,亲信想起伍子胥生前嘱咐,便暗中拆城挖地,人们惊奇地发现,城基都是用熟糯米压制成的砖石。原来,这是伍子胥在建城时,将糯米蒸熟压成砖块,作为城墙的基石储备下来的备荒粮。人们不禁感叹,伍子胥真有先见之明!大家将糯米砖石挖出,敲碎,蒸煮,分食,数万军民才免于饿死。百姓感念伍子胥的恩德,每到过年,就用糯米蒸熟打制成“砖块”,以此来纪念这位爱国者。
   年前打糍粑,是千百年留下的老习俗,也是一年中农家少有的大事之一,通常是男女老少齐上阵,邻里亲戚都帮忙,这家揣完揣那家,刚揣好的热糍粑特别好吃,一般情况下,第一臼糍粑,主人都会拿出来招待帮忙的邻里,拉成一条条的,每个人扯上一坨,粘上红糖、白糖或者酥糖,吃到嘴里,细腻软糯香甜,吃了还想吃。我们孩子也乐得守在舂米房,不论哪家的都能吃一点,常常是吃腻了嘴、撑坏了胃。
   家乡打糍粑,用的是一种叫“对”的简单机械装置,舂米房内地里埋个石臼,距离石臼一米左右,对称埋着两个老树杈作为依托,一块长两米余、中间带木轴的厚木板安放叉上,木板前端安上石杵,称为“对头”,木板尾端挖一个小坑,比木板宽,深度不低于石臼就行。人在尾部用力踩下到坑里后松脚,另一端的“对头”就会立即下落,打在石臼内的熟糯米上,循环往复,运用的是杠杆原理,相比用木棒揣糍粑,显得既轻巧省力而又打得匀称,不得不佩服前人的智慧。
   打糍粑的时候,先用木甑把糯米蒸熟,然后用锅铲挖出一定量的糯米到脸盆,一般以半石臼的量为宜,到入早已洗好擦净的石臼中,整个打糍粑过程是由拨粑人指挥,因此拨粑人是至关重要的,一般由村里最大胆、最灵光、最稳重的人担任,因为拨粑人要在“对头”落下前的瞬间,完成糯米翻面、清理残余、给对头润水等任务,而且还要用手势和口呼指挥踩“对”人,这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活,既要胆大心细、手疾眼快,更要沉着冷静,稍不注意就有可能砸伤手,如果畏手畏脚,就会让糯米四处乱飞,糍粑打的不匀称;好的拨粑人,心灵手巧,打出的糍粑匀称细腻,而且活干的干净利落,石臼台面、对头都会弄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残留。
   我爸爸就是一个拨糍粑的好手,看他拨糍粑的过程,就是享受艺术的过程,只见他单腿跪地,左手撑在地上,右手和着对头砸下起来的节奏,熟练的翻动糯米、一会儿沾点水清洗一下对头、一会儿又去扫一下散落的糯米粒,嘴里喊着“轻一点、重一点、稳一点”,在他的轻声呼唤下,对头起起落落,他的手上下翻飞,一切都是那么的连贯、那么的自然,如同一个音乐指挥家,用自己的成熟、激情和艺术感召力,指挥一首生活交响乐的合奏!而在尾部踩“对”的我的家人,与他配合的如此娴熟、如此整齐,像各司其职的乐手,更像一队整齐的合唱演员,步调一致,配合的天衣无缝!
   正因为如此,我家打的糍粑,常常是村里最好的,细腻、软糯、有弹性,惹得村人羡慕,这也苦了我爸。自家糍粑打完了,被乡亲们请去,拨完这家又去帮着拨那家,等村里糍粑都打完,他才算“脱壶”,每一年这个时候,他都会累的很多天直不起腰。
   “这么累,你能不能不去啊?”哥哥姐姐们总是问他。
   “人家叫咱是看得起,哪能不去呢!”爸爸说这话武汉哪儿治小儿羊角风好很认真,在他心底,自己的技能得到大家承认,能够帮助到村里人,是一种莫大的光荣和幸福,苦点累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糍粑在石臼里打的差不多了,爸爸示意把“对”踩下去,让“对头”翘起,他拿一根木棒支起。然后,手沾一下凉水,反复揉动,把糍粑整块取出,沾水就是为了防止糍粑粘到石臼底,在手上揉成团,那动作,像个高超的魔术师。这时,有人拿来撒好面粉铺底的簸箕,爸爸将糍粑团放上去,用手按平,使之成为厚约4-5厘米,宽约40-50厘米的大圆饼,当中间摁上几粒事先准备好的熟红糯米,寓意来年红红火火、吉祥如意;然后让它自然摊凉。
   第二天,家人会把大块糍粑圆饼翻面,继续晾干。两三天后,待糍粑完全凉透、变硬、变干,再用菜刀改制成厚约1厘米,长10-15厘米的小块。然后把干净的水缸盛上水,把切好的小块糍粑放入水中浸泡,吃的时候再捞出来,吃多少捞多少。之所以要放入水中保存,一是防止干裂破损;二是隔绝空气防止发霉变质。做完这所有工序,整个打糍粑的过程才算真正完成。
   糍粑的吃法很多,可以和面条或者豆膏一起煮着吃,细腻软糯、滑润可口;也可以放在油锅里炸着吃,外酥内嫩、香气扑鼻;也可以烙成软饼粘糖吃,甜甜的腻腻的,也颇有风味;也有人切成小块用沙子炒着吃,成为一种小点心,酥脆无比。不过,我最喜欢的是烤着吃,在家里烧柴火灶做饭的时候,在火钳上放一块糍粑,两面翻着烤,等到二面金黄,糍粑鼓起,冒着热气的时候,恨不得一下子抓到手,三下两下吞进肚里,那种酥脆、香滑、软糯,外加热乎乎的感觉,是我此生的最爱,也是我对于家乡最美的回忆之一。
   过年时,无论到谁家拜年,一碗糍粑鱼丸肉丝面是少不了的,糍粑的多与少、好与差,也成了这家人待客实诚不实诚、家境宽裕不宽裕、做人做事细致不细致的见证与写照。因此,糍粑在家乡春节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是过年每家每户必备、不可或缺的重要食品。
   而今,虽离开家乡在外生活多年,却总也放不下糍粑情结,过年时,也会有家乡的亲友送来一些,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只是再也找不回打糍粑、吃热糍粑坨、柴火灶里烤糍粑那份热闹、喧嚣、欢快的感觉了!

共 2518 字 1 页 哈尔滨治疗癫痫到医院哪家好/article/showread?id=826723&pn2=1&pn=1" class="pre">首页1
淮北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转到最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