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市场街的鳄鱼肉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人生感悟
我要去寻找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被一条鳄鱼的脑子给拐走了。
   为了一笔数额可观的钱财我与朱博士签订了人体实验的协议书,具体的实验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的生命是会安然无恙的。本来,我的大脑在放进鳄鱼的颅腔之后还会回到我的脑壳里的,可是朱博士突发奇想把鳄鱼的脑子放进了我的颅腔,那团邪恶的鳄鱼大脑居然和我的神经系统一拍即合,它指挥我身体的手夺过朱博士手中的手术刀,用一段丑陋的弧线划断了朱博士的脖子。然后它丢掉血淋淋的刀子,看了我一眼,又用各种姿势活动了一下我的身体,似乎在确定哪个肢体更便于使用。最终它选择了我的身体,跑了出去。我望着它的背影,为自己身体的速度与灵巧感到惊讶。
   我学着它的样子也活动了一下肢体,发现我也能够活动了,只不过只能趴着。那种感觉就像是穿着一副无比沉重的盔甲,我想这只是个习惯问题,迟早是可以克服的。我爬到了实验室外面,一副巨大的镜子映照出我此刻的形象,这太可怕了,我是一条长着人脑的鳄鱼,但别人不会知道这点的,他们会抓住我,然后把我永远关进动物园,我就失去了最可宝贵的自由。所以,我得找回我的身体,越快越好。那具身体曾被我嫌弃,因为它没有达到一流男星的标准,可现在看来,它简直太完美了!
   外面阳光灿烂,让我浑身干燥得疼痛。正是午休时间,我偷偷地溜进附近的池塘里,等待天黑。好不容易待到夜幕降临之后,我爬了出来,准备去寻找我的身体。天大地大,去哪里寻找呢?这个问题看起来似乎很难,但在我这个人脑的思考下一点都不难。我决定去适合鳄鱼生活的地方守株待兔,它那个人形怪物必定会跑去那样的地方。我坚信,人的身体并不能改变它的野兽本质。我坚信,动物的身体也不能改变我的人类本质。我上路了,城市郊外的江边是我的目的地,那里人烟稀少,适合各类动物的出没,对我自身而言也是非常安全的处所。我曾经在那里看到过一些乌龟、螃蟹、泥鳅,这些也可以成为我今后的食物,想到这里我感到我控制的鳄鱼身体有了近乎邪恶的兴奋反应。
   我选择一些阴暗的道路爬行,已经不再觉得躯体沉重了,鳄鱼的肌肉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我奔跑急行,一会儿就抵达了郊外的江边。为了缓解身体干燥带来的不适我迫不及待地跃入了水中,江水无比腥臭,江面上飘着一层厚厚的绿色油漆样的东西。这可不是什么浮萍,我也说不上这是什么东西,或许是污染物和微生物的结合体。这些东西顺着水流渗进了我的口腔,味道实在是太恶心了。我记得这附近有两家造纸厂和一家铝厂,都是最得力的环境杀手。我是个绝对的环保主义者,现在作为鳄鱼更加坚定了。我痛恨那些厂家。我浮在腥臭的江水里,像是一截腐朽的枯木。饥肠辘辘,我在考虑应该吃些什么东西来充饥,这个巨大的躯干累了饿了,在拼命向大脑索取进食的口令。
   吃些什么呢?我潜到水下寻觅了一番,发现了几条形状怪异的鱼,但他们转瞬就消失在浑浊的水中了。我还并不习惯在水中捕猎,另外那些鱼丑陋的形象应该是污染导致的畸形,让我对它们丧失了兴趣。我浮了上来,游向岸边,向居民区爬去,想随便吃点残羹冷炙好了。这时,一条野狗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它显然对我的到来保持了绝对的警惕,但它依然不愿放弃正在觅食的垃圾堆。我扑了上去,它迅速跑开了,我没有更多的力气去追捕它,就把长嘴塞进了垃圾中咀嚼了起来,难吃的感觉让我快要发疯了,可这具身体却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吞咽着。吃饱之后,我下定决心再也不吃垃圾了,就算是一条真的鳄鱼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鳄鱼也有鳄鱼的尊严。
   那条野狗并没有跑多远,它站在我的不远处狂吠着,喷溅的口水表达着它的愤怒。刚开始我假装不动,然后突然猛扑了过去,我没想到这种爆发力是如此迅猛,那条狗根本来不及挣脱,我的长嘴叼住了它的一条腿。它的哀嚎声简直震天动地,我只好进一步咬断了它的脖子。这具身体简直太强大了,令我窃喜不已。我曾经只要一见到脖子上没栓项圈的狗两腿就会吓得发软,但现在一条狗算什么,简直太可怜了。我是多么怜悯这些只会跟在人类屁股后面的狗类。
   我将野狗的尸体慢慢吞咽完毕,腹中彻底踏实下来了,我准备回到水中去美美睡上一觉。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应该有三五个人走了过来,我心里突然很高兴,好像获救了一般,不过这种情绪立即沉潜了下去,我想到了我的鳄鱼身体,我差点忘记了,我只好钻进垃圾堆中隐藏了起来。这些人遇见我可真是太不幸了,他们是一群光裸着上身、拿着破布麻袋的拾荒者,他们要来的地方正好就是我隐藏的垃圾堆。我忍耐着,直到其中一人发现了我,他吓得跳了起来,于是所有的人都发现了我。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张大了嘴巴,露出可怕的獠牙试图吓跑他们。这一招果然很有用,他们一下子落荒而逃。可是我没有想到,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们又赶了回来,手里拿着棍棒。好家伙,这些人是来捉我的,我愤怒了,我本不想与他们为敌的。领头的一个高个瘦子拿着长长的棍子来捅我的眼睛,其用心简直太狠毒了,我向前冲去,他的棍子捅到了我的脊背上,简直就像是挠痒痒。另外一个人扔过来了一块砖头,正好砸在了我的脑门上,我的头盖骨之前刚被打开过,现在还没怎么愈合呢,所以这块砖头让我疼得够呛,我这次可是真的发火了,我扑了上去,那个扔砖头的人赶紧向回跑,可遗憾的是,他不知道鳄鱼的奔跑速度高达每小时12公里,可怜的人,他的腿一下子就被咬断了。他疼得在地上打滚,其余的人还想上来救他,我怕他们再打到我的脑壳,我就主动出击了,他们都被我一一咬断了脖子。
   我居然杀人了!我害怕极了,我顾不得那个断腿的人就向江边跑去。我扑入了水中,那种害怕的感觉才消散了一点。我尽力忘掉刚才杀人的那一幕,重新像一截枯木般漂浮着睡去了。我做了个梦,在梦中很多人来攻击我,然后被我一一击退,那种由杀人带来的负疚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我不再害怕与内疚,而是感到胜利,那种胜利的喜悦让我刻骨铭心,以致醒来后我还沉浸在其中。我得承认,我作为一个人在社会生活中没有什么成绩,我活得比较卑微,有时意识到这点时我还觉得无比痛苦,这也是我和朱博士签订这份实验协议的基本心态,我需要一笔钱来证明自己。可现在这种情况真是鸡飞蛋打,我的钱还丢在朱博士的实验室里,他答应付给我现金,这是我的要求,当时我太贪婪了,只想看到红晃晃的纸票子。钱要是在银行帐户里就好了,我一旦找回我的身体就可以享用那笔钱了。可现在一无所有。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应该得到一笔钱!我下定了主意,我要弄到比那个数目还要大的一笔钱。凭借着我的智慧和鳄鱼的身体,我认为这完全是可以实现的。
   趁着夜色,我朝江的上游缓缓游去,我要潜入到这座城市的腹部去。我太了解这座城市了,我在这里生活郑州军海医院贵吗了二十年,我知道哪家银行距离江最近,我的目标太明确了。我还知道那家银行的门口有着浓密的灌木丛,它们被修剪得非常漂亮,十分适宜于我藏身。另外,那里车辆稀少,是一条步行街的尾部。事情如我所料,我在灌木丛中潜伏了下来,静静等待着黄昏的来临。天色暗淡了下来,押钞车终于抵达了,我准备行动了,我看到几个职员将成箱的钞票提了出来,两位荷枪实弹的保安站立在两侧,看起来还很专业。但我不管不顾,张开大嘴獠牙就扑了出去,我知道要先发制人、出其不意。所有的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几位职员也丢下了钱箱,有一位职员的胳膊差点被我咬下来。我咬住了最大的一个箱子朝江边跑去。回过神来的保安向我开枪射击了,前几枪都没有打中我,但那巨大的爆炸声让我的心惊恐到了极点。我向人最多的地方跑去,几位保安不敢再随便开枪,我听到他们在我身后愤怒的吼声。仅仅凭着我的鳄鱼形象我就所到披靡,普通的大街行人能奈我何?我顺利地跑到了江边,跳了进去,沉重的钱箱将我向下拉去,我并不怕,我曾经就是一名游泳健将,现在变成了鳄鱼,水性更加好了,我沿着江底顺着暗流一路漂了下去。当我抵达郊区那片熟悉的水域后,我把那箱钱埋在了江边的泥沙深处。
   我现在急迫地需要找到我的身体,找到身体就可以进入人类社会大肆挥霍了。做一条鳄鱼尽管威武残暴,但是却没有五光十色的商品享受,没有友谊与爱情可以慰藉人生。我曾经深爱过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由于自卑我从未向她表达我的爱意,我之所以有勇气去做人脑实验、去抢劫银行,几乎这就是全部的原因了。我不愿意轻易说出这点是因为提及她我的心就要碎了。于是每天我只要睡醒,我就去附近的各个地方转悠,希望能够发现那条拥有我身体的鳄鱼,我将重新变身为人向她表达我的爱意,我不再退缩。哦,成都哪儿治癫痫最好我真的不知道那条愚蠢的鳄鱼正在用怎样的方式来挥霍着我的身体!我固执地认为那个长着鳄鱼脑子的家伙迟早会来这里。是大脑决定着它是一条鳄鱼,而不是身体决定它是一个人。但是,日复一日,它一直没有出现。这太奇怪了,一条鳄鱼难道还能生活在人类社会中吗?不过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有些想明白了:它不会来的,它真的生活在人类社会中了,就像我生活在这荒郊野外一样。我都能习惯这样的生活,何况它呢?不过鳄鱼再厉害,它的脑子也是无比愚蠢的,它能够胜任人类生活的复杂性吗?
   人海茫茫,看来我很难找到我的身体了,我继续守株待兔,我相信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么焦虑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我干脆悠哉游哉,过起了帝王般儿童良性枕叶癫痫怎么治疗的生活。这附近的一带都在我的掌管之下,我猎杀家畜,血淋淋的猪牛羊肉都很美味,混合着鲜血的腥香是我从前在人类社会中不曾体验到的。我吃光了附近的家畜,我就开始吃人了。人的味道并不比猪牛羊好多少,有的人心是黑色的,我吃下去要闹好多天的腹泻。还是小孩子最好吃,细皮嫩肉的感觉就像是人类在吃水果。起初的时候我有很强的罪恶感,尤其是吃小孩子的时候,但是为了生存我不断地与这种罪恶感作斗争,毕竟生存是第一位的。这样天长日久之后,我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条为了求得生存的鳄鱼,那些人类的怜悯与道德已经与我无关了,恐怕这就是我获得兽性的过程。不过,我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又把自己当人看,只是把一切罪恶的东西交由这具鳄鱼的躯体来承担,看来我同时获取了兽性的野蛮与人类的伪善,只是我不肯承认这一点而已。我日复一日地杀人吃人,江边尸骨如麻,我用淤泥将它们掩盖起来。人们都在猜测这里潜伏着一头猛兽,但他们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我,因为,凡是看到过我的人都已经从我的肚子里排入江水了。我曾经看到过几个穿制服的警察来到这一带调查,他们恰恰没有发现淤泥下面的尸骨,他们站在江边眺望着对岸的风景说这个地方真恶心,简直就是这座城市的蓄粪池!于是对我的调查也就不了了之了,人们做梦也不会想到这里有一条隐藏的鳄鱼,或许人们以为是这里的污染改变了某种动物的基因从而诞生了异种。我成为了这种恐怖小说式的传说,这种感觉令我沉醉其间,令我大多时候是以鳄鱼的方式来对待世界的。我的求生意志变得愈来愈强大,而我的感情变得越来越不敏感,我甚至忘记了我的爱人,我的兄弟姐妹。是的,我不再思念他们,我每天绞尽脑汁想的是如何猎取到下一顿美餐,最好是猎取到一个可爱的孩子。
   前面我说过我是个环保主义者,作为鳄鱼就更是了,因为江面的漂浮物与水中的刺鼻气味时时刻刻折磨着我,我有了更加切腹的体会。尽管我的皮厚肉糙却依然感到了不适与痛苦。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逆着工厂的排水管游了进去,脊背和肚腹感到了火辣辣的灼痛。这是一家造纸厂,里面的气味简直太难闻了,有些工人连口罩也不戴就裸露出两个黑鼻孔在臭气中呼吸。我同情这些人,所以我在寻找一个真正有效的目标。我在一个角落里潜伏了很久,最后看见一位衣着光鲜的大胖子走了进来,光秃秃的头顶宛如明清的细瓷,他还说了一些话我听不懂,应该是洋文,我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将他的秃脑壳给咬碎了。那些工人惊呼了起来,全部乱作一团,争先恐后向大门口涌去。由于我同情他们,所以我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图,我将大胖子的半截身体使劲吞咽了下去就转身离开了。他们看到我就这样离开了也不敢追赶,就用惊恐的眼神目送着我。我猜想,他们或许是高兴的,但他们的脸上却露出了深深的迷茫,这是我不能理解与领会的。
   这个事件的影响力太大了,直接导致了这几家工厂的停工,每天有好多辆形形色色的汽车开过来,其中包括几辆警车。我兴奋极了,小心翼翼地躲在江边的某个泥洞里窥视着这一切。我不知道这件事其实已经为我自己的未来种下了可怕的祸根。
   这天我正在午休,我弄了些泥巴顶在头上,防止太阳的直晒,这样我看起来就像是一团浮在江面上的垃圾。就在我做着美梦之际,我感到有个东西在捅我的鼻子,我想应该是那些垃圾船把我当垃圾了。我睁开眼睛,看见有条橡胶小船停在我的身边,一个人影正用一个橡胶棒试探我。我毫不迟疑扑了上去咬住了橡胶棒,突然我觉得无比恶心,我这才记起橡胶的味道可是鳄鱼的天敌,没办法,我只能潜入了水中。突然一声巨响,我的尾巴感到了疼痛,原来是那人向我射击了。红色的血液暴露了我的位置,我落荒而逃,但枪声紧追不舍,有一发子弹就打在了我的左眼前两厘米处,差一点我就变成瞎子了。我本想钻进江底的淤泥深处,可这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我网在了里面,我拼命挣扎导致了网越来越紧,直到一动也不能动了。我就这样被捕了,简直太简单了,一点儿都谈不上惊心动魄。我曾经想过自己的命运,我杀害了那么多的人,他们迟早会来报仇的。我幻想他们叫来了军队,开来了装甲车,用猛烈的炮火轰击我,而我却躲进了江底的淤泥中,等他们以为将我杀死的时候,我再恶狠狠地反扑,将他们全部咬死。这样的想法或许大家都觉得我太过夸张了,但我读过一本历史书,上面记载二战末期在孟加拉湾曾有一千名日本侵略者葬身鳄鱼之腹,所以我才有这种自信。可是现在,我就这样就被捕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共 816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