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心舞(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青春幻想

本篇作品是我在自己的亲姐姐得病之后的即兴之作,记述了自己从姐姐进手术室到出来之前的情感变化历程。当然,文中还记叙了自己的所见所闻,但都是为了自己的所感所想而服务的,姐姐手术成功了,我的思想也得到了一次空前的洗礼。

——题记

静候在寂寥的走廊长椅上,微合倦目,几乎能听得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奔流的声响。

是的,一墙之隔的那条生命,是否也在和我做着同样的生命运动?那融化在我的血液中的对同胞姊妹的强烈的生命呼吁,她是否能感应得到?相信她会的,一定会的。因为那是忘不了割不断化不掉消不毁的血浓于水的亲情。

那时候我就在想人在病魔面前显得何其渺小!几个小时前,我只能乖乖地眼睁睁地目送姐姐走进手术室,然后门关上的那个瞬间我的心仿佛也被推进了万丈深渊,接着就是揪心摧肺的无尽的等待。一个小时过去了,医生出来说状况不太好,有一侧肺部没有呼吸,话音未落,我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空前的绝望,我需要做什么呢?我能做些什么呢?我只有无助无望无言的等待……

眼前人流拥挤,他们的心亦如我心吗?不,看他们的表情我就知道一定不是的,手术室门前就拥着一群迎接新生命的人群,门推开了,护士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洋溢着安全庇护新生儿来到这个世上的骄傲与喜悦,人群中一阵欢呼,摄影师已随着躁动的人群不断地按动快门……若在往日,我一定会被这场景这氛围所感动,可此时,我知道,它不属于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心里被这份情愫塞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算不算自私,但是我清楚我的情感世界里已经挤不下关于任何人的任何悲喜。

低下头,只管踱我的步,来来回回,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不知道我迈完一千步之后姐姐会不会从手术室里立刻完好清醒的被送出来?这个想法产生之后我竟然惊异于自己的聪明和智慧,对,就这么办!于是我数着自己的步子,眼前的人流和其中的悲喜就像一幕幕电影,在我的眼帘下如空气般的消逝了……奇怪的是眼前浮现的,竟然是小时候和姐姐一起生活和玩耍的画面。因为姐姐大我五岁,所以免不了有照看我的任务,而我,总是不听话,淘气了就从姐姐身边跑开,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也追不上我……每次都累得气喘吁吁地说:“小妹儿,别摔倒喽,等等姐!”我这时才会笑着蹲下身来,慢慢等她……到后来,我们姊妹几人都考上大学后就只有她一人务农,没跟上我们的队伍。但是姐姐不后悔......姐姐为人宽厚善良,又特别勤快,加上我们的照应,所以日子过得也还可以。只是老天并没有十分垂怜她,她的身体依然很糟,即便是这样,因为工作的缘故照顾老人的重任还是落在了她的肩上,她默默无闻,无怨无悔……

“哎,你想什么呢?”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一会儿你姐就出来了!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我早已经迈完了我的一千步,可是姐姐依然没有出来……

我的心像打翻了的五味瓶……

我知道生命之轻轻到可以瞬间悄无声息地从这个世间消失,可是此刻我更体会到生命之重重到即使用我的美好的一切未来去换取她的平安我都心甘情愿!

生命本来是苍白的,没有任何底色。可是负载了感情和思想的生命 却是斑斓而又绚丽无比的。也许我所介意的生命底色有些单调,毕竟它只着色了亲情,可是此刻,我又能有何奢求呢?

“叮铃铃 ”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小妹,你不用担心了,里面的大夫说了,一会儿姐姐就能出来……”

我抬头循声看去,是哥哥的声音。哥哥的脸上也由凝重变成了喜悦。至于我,仿佛是等待被人宣判死刑的囚犯突然得到了天子的特赦令一般,纠结在心中的死结终于释放了……

顷刻我感觉有凉凉的东西从眼眶溢出,怕众人察觉我的窘态。转过脸去,我用纸巾轻轻地擦去那心灵炫舞后的结晶,与每次不同的是,我知道它叫欣喜。

癫痫病治疗贵的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怎样陕西癫痫治疗最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