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过年三大宝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小时候,每当年关逼近时,村头巷尾实实在在地能感受到那种年的氛围。每家每户的大人们都进进出出,忙里忙外;孩子们则满脸露着期盼和喜悦,围着大人们团团转。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油炸气味和楜椒八角的香味。      一、打糍粑   在我的家乡,吃糍粑是团圆和丰收的象征。腊月二十八这天,父母早早地就起了床,将泡好的白花花的糯米,装在烧箕里,端到屋后的水塘里淘洗干净,然后小心翼翼地倒进木蒸笼里蒸了起来。   母亲坐在灶蹚边,用火钳时不时扒扒灶蹚里的劈柴,柴火“噼噼啪啪”地爆响着。蒸笼里的糯米,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开始变得香气扑鼻,惹得人直流口水。   这时候,父亲便揭开锅盖,用锅铲盛了一砣放到碗里。我和弟弟见状,便立即跑过去,一人抓起一把放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弟弟连声说:“好吃,好吃!”“蒸好了!”母亲也站直身子,用口对着蒸笼里的糯米“忽忽忽”大口吹了几口,说道。“好嘞!”父亲高兴地笑了起来,伸出双手,将热气直冒的蒸笼用力提起来,端到堂屋里,放到垫着塑料布的地上。   母亲拿起锅铲,在蒸笼里铲出几大铲热气直喷的糯米,倒在堂屋上方的石舀里。然后搂起衣袖,手里蘸了一把水,准备舂糍粑了。父亲坐在石舀旁的一个矮板凳上,两手紧握一尺来长、碗口粗的石舂,很麻利地提起来,开始一上一下地在冒着热气的糯米饭上捣了起来。父亲捣几下,母亲便将手里蘸些水,将被父亲逐渐捣碎的糯米翻个身,揉在一起。父亲便又使劲地捣了起来。看到很快就有糍粑吃了,我和弟弟高兴得合不拢嘴。弟弟站在父亲的身边,学着父亲的样子,两只手紧紧地抱在一起,随着父亲舂糍粑的节奏,一上一下,还不住地扭动着身子,小脑袋也左右不停地晃动着,惹得母亲一阵哈哈大笑,我也跟着母亲的笑声一起,“嘻嘻嘻”地怪笑起来。被我和母亲笑得有些害羞了的弟弟,立马停下了手脚。他低下头,红着脸对母亲说:“你笑么事啊姆妈?爹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嘛!”   父亲如此这般折腾十多分钟后,石舀里的糯米便被捣成了一块软绵绵白晶晶的糯米团了。母亲便将糯米团用双手托起来,放在桌子上的簸箕里。簸箕里有一层母亲事先均匀洒好的细米粉。母亲把舂好的糯米团铺好,用手左右上下把糯米团拍得平平整整,如一个脸盆一样大和圆。一块舂好的大块糍粑便做成了。糍粑做好后,待冷却到一定程度,母亲便糍粑一片片切开,然后浸到水里,想吃的时候,我们便随时拿来吃。当然,母亲也总是不忘让我和弟弟端些给隔壁邻居去尝尝鲜。      二、煎豆饼   豆饼也是我们家乡过年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糍粑打好后,父母又在石磨上将事先泡好了的黄豆、绿豆、蚕豆用清水淘洗干净,然后用木桶装好,开始磨浆了。   母亲把一个簸箕大小的浆盆放到磨架底下,父亲把一根长麻绳丢到堂屋的木梁上,然后将推磨的推架绑好,两只手紧紧抓住推架的两边,便开始推起磨来。   石磨在父亲的用力推动下,发出“吱呀吱呀”的唱歌声,欢快而又清脆。母亲右手拿着勺子,从木桶里不住地往磨眼里舀豆子,左手还时不时用一根筷子捣几下磨眼,方便里面的豆子往磨齿里进。   我和弟弟当然也没闲着,弟弟一会儿拿起水瓢,到水缸里舀一瓢水来,倒在装豆子的木桶里;一会倒一杯茶来,递给父亲喝。我则时不时吆喝几声在堂屋里到处转悠的小猫小狗和鸡子,以免它们弄脏了父母为我们磨的豆浆。   父亲把这些豆子都磨成浆后,母亲便和父亲把浆盆抬到灶蹚边的桌子上,准备煎豆饼了。煎豆饼跟打糍粑蒸糯米不一样,火只能弱不能猛。   这回轮到父亲放柴火了。父亲把一小把扎成团的稻草,轻轻地放进灶蹚里。划燃火柴,灶蹚里便冒出一股袅袅的青烟来。待锅里烧得有些发热时,母亲先将油壶里的棉油沿着锅沿倒了一圈,右手拿起水瓢,在浆盆里舀起大半瓢米浆,沿着锅沿,慢慢地转动着倒了下去。只听豆浆在烧热了的棉油中,发出“嗤嗤”一阵脆响,一股热气和香气腾空而起。母亲又用左手里的一个大蚌壳,在锅里的豆浆上,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地敷了起来。豆浆随着锅底的热量的灼烤,水份开始蒸发,慢慢地变干,变硬,变黄。这时候,母亲又端起油壶,往锅里淋了一圈油后,两只手又麻利地将已经起壳了的豆饼提起来,翻了个身,铺在锅底。然后,母亲又用锅铲压住有些干硬了的豆饼,在油锅中左右旋转起来。不一会儿,一块又软又香又脆的豆饼就煎好了。   “我要吃!”弟弟高声叫嚷着。“我也要吃豆饼。”我也伸直脖子,直往油锅里瞅。“到旁边点,伢儿们,少不了你们吃的!”父亲生怕热锅里的油溅出来,伤了我们,赶紧把我和弟弟往灶台外边扯。“等哈豆饼熟了,我弄给你们吃!”父亲温和地说着,不一会儿,便把一块煎好了的豆饼,用炒好了的香葱、蒜苗和咸菜夹裏好,卷起来,递给我和弟弟一人一半,我俩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这些豆饼于我们真的是难得一吃的美食,除了过年过节之外,平时连想都不敢想。待我和弟弟两个都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时候,父母还在灶台边忙个不停。      三、油叉糕   油叉糕是江西特产,但在我的家乡却很盛行。听父亲说,我们的先人都是从江西迁徙过来的,所以把吃油叉糕的传统和技艺也带过来了。   油叉糕的制作方法不算复杂,但也是有些讲究的,那就是大米和黄豆的配置比例要恰当。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就经常教我们:“一斤黄豆一升米,一碗现饭最好吃。”就是说,按照一斤黄豆一升(两斤左右)大米的比例,将淘洗干净了的黄豆和大米,混合在一起,浸泡一天一夜后,然后兑一碗干硬的剩饭,开始磨浆。   把浆磨好后,再用一块白布铺在磨好的米浆上,倒上一些草木灰,将水份吸干。然后,就将半干半湿的豆米浆捏成团,在油锅里炸。如果你喜欢吃咸的,就在米浆里加点盐;如果你喜欢吃甜的,就在米浆里加点糖;如果你喜欢吃带馅的,也可以剁点榨菜、粉条、大蒜苗之类的,反正想吃什么口味的,你自己决定。炸出来的油叉糕,颜色金黄,酥软可口,味道独特,保准你吃了还想吃。   每到除夕,吃团年饭时,母亲总是在灶台边忙上忙下,几盘油叉糕要炸老半天。我们一家人一边喝着香喷喷的米酒,一边听着父亲给我们讲关于过年的种种故事。待母亲把热气腾腾、清香四溢的油叉糕一端上桌来,我们一家人便一人几个,吃得有滋有味,那浓浓的亲情,在这餐团年饭上尽显无遗。那个馋劲,别提有多逗人了。   如今,这过年的三大宝,在我的家乡,更加被人们演绎得出神入化。人们在传统的工艺上,又添加了不同的内涵和元素,使这三大美食得以相传。   这三大宝,更是亲情、友情和乡情的传承。如今,父母虽已随时光的流逝,而驾鸩西去,但他们的温情却依旧一次又一次地感动着我,让我永生难忘……   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羊羔疯好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呢手术如何治疗癫痫湖北那家医院专治疗颠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