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梧桐秋声】托梦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青春幻想
夏末初秋,气爽风清,天袤远阔,白云悠悠。蹬临山顶,放眼远眺,如画美景眼底尽收,黄土高原,绵延无尽。如今虽已立秋,却依然显得青翠葱茏,山色墨染,碧浪伏起。但近瞅就会发现,草木在浓浓的绿意中仿佛一位进入不惑的中年女人,虽然漂亮却渐失了盎然之气,带了一丝秋的悲凉之风。草叶知秋,似有下垂之意,树叶的彩色也悄然爬上枝头,出现了零星黄叶就像绿海里偶尔驶过的小舟。   在这个季节里,知了大概知道自己生命即将耗尽,不再兴奋地可劲儿嘶鸣,而是像睡意即将袭来的婴儿,在寂静的树林深处偶尔发出几声呻吟,却不再那么有气力,有精神。   黄土高原的深处隐匿着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由于群山环绕,远离嚣尘,因而显得清幽寂静。村子不大,十几户人家祖辈都在这里安家落户,这十几户人家都在时,也显不出多少热闹,何况这几年青壮年男人出去打工,有的女人跟着男人走了,家里也只有铁将军把门。也有留守在家里的,是因为男人在城里暂时还没有落脚之处,她们只好在家看孩子,喂养生灵,人一少就显得村子里有些空寂。以前,村口还有一个小学,白天还能听见老师上课的阵阵吆喝声,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以及下课的玩耍嬉闹声。如今,学校已不复存在,就像山林没了鸟,听不到鸟鸣,也没了鸟儿的叽喳声,村子就显得格外寂静,静得连虫儿的鸣奏也能听得很清很清。   此时正值晌午,村里的窑顶升起了几缕数得见的炊烟随着微风袅袅,缭绕上升。几个在一起闲聊的女人都已经回家做饭,外面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影儿,只有在涧坢上留下几只坐过的石墩。村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还有下蛋母鸡跳窝的“咯咯”声和公鸡的几声唱鸣,唱鸣过后,山村就像一池静静地水塘,投入石子,涟漪荡后开就又恢复了宁静。   在村子对面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片小树林,树林不大却寂静无声,只有虫儿时有时无的“唧唧”奏鸣。在树林的土棱上坐着一位眉目清秀的女孩儿,她一边低头捺着鞋垫,一边看着自家的羊群。羊虽然只有十几只,可这是自家的经济源头,因此她很精心。身旁还放着一个白色塑料袋,袋子里装着捺鞋垫用的丝线,透过塑料袋,丝线显现出耀眼的五彩颜色,煞是吸引人。女孩手里的鞋垫是白色的,上面的图案清晰地呈现出一只展翅欲飞的彩凤,女孩用的是十字绣针法,彩色丝线的嵌入让凤显得栩栩如生。凤的身子已经绣完,就剩下了凤尾,她将剩下的一点儿线头用针在鞋垫背面穿了一下然后剪掉线头。她打开塑料袋抽了一根鹅黄色丝线用唾沫泯了泯线头儿,然后穿进针鼻儿用顶针顶住捺进凤尾。捺着捺着,彩线“嘣”的一声断成了两截儿,大概是用力不均匀吧,女孩儿看着手上的断线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不想再捺了就把针别在鞋垫背后将鞋垫装进塑料袋里头。放好塑料袋,她脱下外衫铺在草上,双手抱头仰面朝天躺在树林里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透过树叶的缝隙呆呆地望着天上漂浮的白云。树林里除了不远处的羊群吃草的“飒飒”声再别无他人,女孩就这么躺着,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天空一动不动。   女孩儿今年十二岁,秀气的脸庞,水灵灵的眼睛。乌黑顺溜的头发束在脑后用皮筋扎成一根马尾辫,辫梢吊在肩头。那微蹙的眉头给人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忧郁,看上去心事重重。女孩姓高叫凤儿,今年夏天刚从小学毕业,在家帮着拦羊,割草,打鸡喂猪。空闲之余做做鞋垫,回家帮奶奶刷碗洗锅,打理一些家务。农村孩子没有城里孩子的娇气,有时家里忙不过来,她还帮着煮猪食,担水做饭,忙得不亦乐乎。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不假,这不,不远处还放着两筐打好的青草,青草旁撂着一根担子,这是凤儿为羊群准备的夜食儿。   凤儿躺在那里一边看着天空一边想着心事儿,这时,村里传来了奶天津有癫痫病医院么奶叫吃饭的吆喝声,声音随风颤颤抖抖的:“噢——凤儿——吃饭来——。”   村子距山坡大约有两百米左右,由于山谷寂静空旷,加之顺风,奶奶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地传进小树林,她赶紧坐起来答应一声:“知——道——了——奶奶—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奶奶的吆喝声,让她心里一阵揪揪的痛。奶奶今年六十九,要是在城里,奶奶早已享上了清福,可在农村,在这个没有壮劳力的家庭,爷爷奶奶依然操劳受罪,苦熬苦挣。凤儿远远望着奶奶瘦弱而佝偻的身影儿,望着奶奶的白发在风中凌乱地竖起,她的思绪渐渐地随着秋风飘动……   一、   凤儿就出生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上有俩哥,下有一个弟,一家人整天忙忙碌碌,却热热闹闹,日子过得很开心,很幸福。爷爷姓高,村里人称他高老头儿。奶奶没有什么正经名儿,因在娘家排行老三,以前人叫她三女儿,如今叫她老高婆儿,老高婆儿就这么成了她长久以来的称呼。高老头儿,老高婆儿和凤儿她们一家在一个院儿,分窑住。从她记事儿起就没分过家,祖孙三代在一个锅里搅稠稀,一个家里过光景。四个姑姑全部嫁到外村,凤儿家六口人加上高老头儿·老高婆儿成了一个八口人的大家庭。农村人最讲究个人丁兴旺,她们家的人口数量,让村里人好生羡慕。高老头儿,老高婆儿只有一个独子叫山柱,媳妇叫翠玲。她们一家都是勤快人,因此,家里的日子过得比村里人都富裕。高老头儿是村里有名的庄家把式,又有苦水(力气)。犁地·拿粪·种庄稼样样在行,种的庄稼和别人家的就是不同,庄家的长势总是那么喜人,那么旺盛。到了秋天,玉米·谷穗结得大,荞麦,糜子颗粒饱,收成也比别人家多出一两成。粮食堆得小山似的,常惹得村里人羡慕·忌妒·恨。   记得那年也是秋天,新谷子成熟了,高老头儿说儿子:“山柱,咱们赶紧碾些新米拿出去卖,趁现在新米还没大量上市,咱家的新米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去年的新米八毛钱,今年怎么说也能卖个一块差不离儿。”   山柱说:“爸,我也是这么想的。咱赶紧把地头的谷子收回来,在院子里打,打完好让我妈和我媳妇儿占碾子,碾新米。”   凤儿的俩哥大虎·二虎听说家里要打谷子碾新米就兴奋地不行。他俩挽袖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精神抖擞地准备帮着大人从山里往回背谷。   正好赶上学校放秋忙假,大虎,二虎还有凤儿为了让父亲多拿一些新米出去换钱,她们三个拿着镰刀拿着绳儿,蹦蹦跳跳地跟着大人一起上山,一起收割,一起劳动,一起往回背谷穗。高老头儿看着自家的几个孙子自豪地说:“山柱,你看咱家的娃就是不一样,勤快!不用大人催就自觉地干活,多惹人疼!有些人家的娃那个懒哟,懒得都能吓死人。即使大人催也不想动,常见他们为娃不愿帮忙干活而抡棍子,大人毛吆吼叫(吼骂孩子声),娃娃哭声震人。”   山柱说:“是呀,这就是你常说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咱父子俩勤快人,娃也错不到哪儿去。”   他们三个听了父亲的夸赞跑得更欢了,干得更快了,高兴地浑身都是劲儿。   没几天,院子里谷穗垛了一大堆,都快够着窑顶了。晚上,星星在天空闪烁,月亮爬上山顶,山柱取出电线插头,把灯引出窗户挂在窑门口。四个大人两两对面,一人一把连枷,“噼噼啪啪”很有节奏,就像敲击非洲手鼓一样好听。他们一直打到夜深人静才结束灭灯。开始,大虎二虎也想凑手,可大人嫌他们搅和误事儿,不让他们摸连枷,等到大人打累休息那一会儿空儿,哥俩才拿起连枷学着大人打一会儿谷。   两天以后,新谷子打好了,老高婆儿半夜出去占碾子,给碾子上放驴套头,只要村民看见就知道有人占碾子会自觉靠后。第二天天不亮,老高婆儿就和媳妇儿翠玲到碾子上套驴碾新谷。该做饭时,山柱帮忙一会儿。吃完饭,山柱上山劳动,婆媳俩赶驴撵谷,新米一直碾了两天,碾了满满的两毛口袋,足足有三百斤出头。山柱给家里留了一些新米就喜气洋洋地用驴驮着两毛口袋新米进了城。山柱走后,老高婆儿给家里做了一顿新米粘饭,饭香味飘散满屋,馋得他们兄妹四人口水直流。新米粘饭就是好吃,嚼在嘴里,舌头上香香的,让人味无穷回。石家庄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大虎,二虎,凤儿她们吃完饭好一会了,嘴里的余香还未散尽。大虎问二虎三虎和凤儿说:“新米粘饭好吃吧?”   二虎三虎和凤儿说:“当然好吃。”   大虎故作神秘地问:“你们知道新米为什么好吃吗?”   二虎说:“是自己的劳动,吃起来香,这是课文里讲的。”   凤儿说:“是新的,当然好吃。旧米就没有新米好吃了。”   三虎说:“好吃就好吃呗,哪还有为什么。”   大虎说:“米之所以香是茅粪种的。”说完哈哈大笑,直笑得仰起肚皮。   二虎说:“哥,你的意思是咱们吃的是……”   啊,二虎,三虎,凤儿一个个露出了那样的一种表情,让大虎又笑了一气。   再说山柱走了这几天,大虎兄妹一边帮着家里干活,一边翘首以待等父亲山柱回来的身影儿,特别是三虎,只要放学,就站在涧坢上伸展脖子拿眼睛当望远镜。大虎说:“瞧三虎,脖子伸得那么长,就像头驴。”   三虎才不管他们说什么,整天念叨着:“爸爸咋还不回来?爸爸咋还不回来么?”说完脚还在地上跺一跺,逗得哥哥姐姐直咧嘴。其实,三虎盼爸爸回来是想让爸爸带给他好吃的,唉,真是个馋嘴的猴孩子们可以吃什么来预防癫痫儿。   终于在两天后的下午,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山柱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回来了,家里人赶紧围着山柱问长问短,特别是四个孩子的眼睛滴溜溜地瞅着山柱的包里,等着盼着想看父亲给自己带了什么礼物。山柱对高老头儿说:“爸,你猜,我新米每斤卖了多少钱?”   高老头儿说:“一块钱这头儿挡到那头儿,还能卖出多少钱去?”   “爸,这个数。”说着山柱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个一,又比划了个二。   “一块二,真的?”高老头儿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看着山柱,高兴地嘴都合不拢。   山柱说:“爸,是真的,就卖了这个价,我还能骗你?我在一个山体上卖米,那里的住户婆姨们都想跟我搞价儿,我就是不答应。我说这是才刚打的新米,不信你们先买一点儿熬稀饭,不香我分文不取。结果真有一个婆姨买了一斤就回去下锅,半小时以后出来,她一边端碗喝稀饭一边扯着嗓子喊邻居:‘奥——邻居们,赶快买新米来——好米呀!实在是好米!’说着拿面口袋装了五十斤,姤腚(屁股)撅转往回背。她还让邻居尝她熬的稀饭,结果没一会儿,一毛口袋米一扫而空。剩下一毛口袋我到另一个地方卖也没费一点劲儿,都被抢了个精光溜净。”   山柱说着卖米的过程,说得绘声绘色,美色飞舞,惹得高老头儿,老高婆儿和翠玲“咯咯”地笑不停。   山柱说完从包里拿出给几个孩子的礼品。凤儿抖开一看是件花衬衫喜不楞铮(非常高兴),大虎,二虎和三虎也一人一件制服。三虎除了衣服还有糖果,他咂吧得口水直流,下巴明汲汲的,让人看着难受。   高老头儿说:“哦,那两毛口袋米怎么说也卖它个三百块不成问题。咱再打些谷子卖,就连过年的零花钱也够哩。”   山柱说:“这两毛口袋米,一共买了二百九十八块四,和三百差不离儿。”   高老头儿高兴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了,他拿着儿子给自己买的奶粉,心里美滋滋儿,心想儿子真孝顺!老高婆和翠玲也拿了礼物,心里的高兴劲儿无法形容,翠玲高兴地哼起了歌儿。老高婆儿拿起新鞋往脚上蹬。   山柱把卖米的钱交到高老头儿手里说:“爸,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啥事?你说。”老高头儿问。   “我听人说在村里开小卖部也能赚钱。我知道,咱村还没有。”   “在村里开小卖部?咱家在半山坡上谁来买呢?恐怕不行。”   “我开在村口,我都看好了一块地儿。”   “村口一块地,盖房子?那更不行,盖房子得花多少钱啊?不行不行。”高老头儿的脑袋摇得像泼浪鼓。   “咋不行?我弄个铁皮房不就行了?再说,村里还没有小卖部,村民买东西很不方便。我在村里开起来是第一家,既挣钱也能方便村里人。好着呢!”   高老头儿思量了一会儿说:“行,那你看着办吧,我不插手。”   得到父亲的许可,山柱赶紧去找村长商量批文,村长一听:“山柱,好事儿,我支持!你准备在哪里开?”   “村口。”   村长沉吟了一下说:“行,你写个申请,我批一下,然后给你盖章。”   山柱当下就拿出从凤儿本子上撕下来的纸写成的申请。村长说:“好,我这就给你盖章。”说着出门到村委会取出公章在嘴上哈了口气就重重地在申请上压了个红坨坨。   第二天,山柱吃过饭就到镇子去订做铁皮房。拉回来那天,村里的朋友们都来帮忙。农村人有的是苦水,没多大功夫铁皮房就搭建成功,山柱又捡了些废砖铺了地把定做的货架放进去。开业的那天,村里人都来凑热闹,山柱为了吉利还放了一串儿鞭炮当做开业典礼。当天,村里来买东西的人真不少,都是手头的用具的。有人羡慕地对山柱说:“山柱,你脑瓜子咋就那么活泛,咋就想到了办小卖部呢?”   山柱笑着说“我也是看见别人办才想起的,目的是想让大家图个方便,买东西不用出村儿。” 共 27039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