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军警】萝卜春梦(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励志文章

两棵萝卜,一段因缘,串成一个值得省思的课题。萝卜是蔬菜,蔬菜非萝卜,这种种植思维的纠葛,却意外的在那一年──女儿初中一年级的寒假作业中,绵绵铺陈……

虽然出生于农村乡下,也度过童年的田园生活,但是在我的成长记忆中,萝卜一直并非是我家农收的主角,顶多仅是在栽培其他农作物时,顺便栽种一些以为家用而已。因此,萝卜对我个人而言,虽不陌生,但显然了解程度并不深入。

记得那一年的年初,女儿从学校带回一个塑料盒子,里面的湿棉花上,静静的躺着两棵约五公分长的萝卜苗。女儿很慎重的告诉我,这是她们导师交代的生物科寒假作业,寒假后要带到学校评分。于是父女俩赶紧将其分别栽种在两个花盆之中。由于看其肢体纤弱,所以特别以竹签妥为支撑,适当浇水并移至阴凉处后,相互约定勤加照料。

两株幼苗很快地适应新环境,待其生长稳定之后,便将它们移至楼顶的空中菜圃区域,一切进展倒也颇为顺利。不料几天之后,冷气团来袭,一夜北风呼号横扫,待清晨前往楼顶察看时,却意外发现这两棵萝卜,一棵匍匐倒地无法挺立,另一棵则是业已拦腰折断,卧置一旁。看到此一惊悚场景,顿时让我们父女两人,当场愣在那里而不知所措。稍后回神,经过仔细的观察和思索之后,我才赫然发现栽种的方式有误、深度明显不足,于是赶紧亡羊补牢,重行移盆挖深栽植。

在以往楼顶菜圃所曾栽种的十多种蔬菜中,包含青江白菜、小白菜、芥蓝菜、芹菜等,都是先以种子育苗,待其长成五公分左右高度时,再另行予以移植。其移植的方式,都系将整个植栽的根部埋入土中。而萝卜则比较特殊,其在长出须根之上端,尚有一段白色部分。因此,在栽种萝卜苗时,必须将叶子以下部分整株埋入土中,而非只是如当初移植时,仅是将底部长根部分埋在泥土之中而已。因为这一段白色部分,正是以后发展成萝卜的主要部位。

这两棵萝卜的栽种过程,虽然历经一番的波折,但终究也有着令人雀跃的进展。在重新以花盆栽植,并辛勤照顾之后,它们倒也如所预期的那样,很快就恢复生机,叶片如同雨后春笋般不断迸出。原本稀疏细小的萝卜叶片,终于逐渐增多、变大,呈现出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一段时间过后,隐藏在泥土中的白色萝卜,终于慢慢地从地表露脸。我们父女俩都非常高兴,因为期待中的萝卜大餐,似乎已经为期不远了。

然而,这种雀跃的心情,却在约一星期之后破灭。在某一天的下午,我突然发现其中一棵萝卜的叶子,像一颗泄气的皮球一般,整个匍伏趴下了。看到这种情形,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日照太强、水分不足所致。因为在其他所种的植物中,如肝炎草、车前草、草莓等,以往也曾因日照太强、水分不足而发生叶子枯萎的现象。基于过去经验的启示,于是赶紧将其移至阴凉处,并且加倍浇水,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萝卜叶子却从此没再扬起过。待准备将其挖起时,却发现整颗白萝卜业已烂掉了。

另外一棵萝卜情况稍稍好些,它继续成长至开花阶段。原本打算等待结果后采收种子,以为下次育苗之用,不过最后希望还是落空,因为它还是枯萎了。只是我心里明白,这次绝非是水分不足或天气太热等因素,因为基于前一棵萝卜的教训,我早已将其移至阴凉处,并予以妥善照料、勤加浇水。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结果,至今仍然是一团迷雾。

回顾这次萝卜的栽种过程,处处显见经验缺乏的窘境。女儿没有栽种经验,老师也没有告诉她应该如何处理;而我虽然有一些种植蔬菜和农作物(如甘藷)的经验,但显然这些经验并不能有效地转移到萝卜的身上。因为甘藷和萝卜虽同属根茎类作物,然而萝卜终非甘藷,以种甘藷的经验投射至萝卜上面,将有风马牛不相及之叹。终究,两者长相不同、习性有异,甚至于栽培方式、水分需求、采收时机,也都未尽相同。

基本上,栽植萝卜对我个人而言,可说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因为,我向来就没有种植萝卜或类似作物的经验,顶多也只是在孩提时期,片断地见过父亲栽种而已,实务经验可说完全阙如。因此,只能以有限的栽种其他蔬菜之经验,理所当然地投射在萝卜之身上而已。由于这种经验转化的失当,以致于造成连如何将萝卜苗植入土中的这种“小”事,都会发生如此严重的“大”错误。幸亏发现得早,否则萝卜早在刚刚要开始成长之际,就已枯萎夭折了。

从学习的观点而言,经验的转化,无论来自个人或他人,不仅是可行而且必要。只是由于每件事物,皆有其异于他人的特别处,因此欲求将类似经验全盘转化,的确有其限制与困难。终究,根茎类的萝卜,绝非等同于叶菜类之蔬菜,将叶菜类蔬菜的种植经验,全盘移植至萝卜身上,显然必须冒着很大的失败风险。只是这种足以酿成重大挫败的变因,握有权力的决策者,往往未能细加体察或者是刻意漠视而已。

综观整个萝卜的栽植过程,很显然是犯了“以外行权充内行”的大忌。其实,物有本性,必得因其物性,方可顺势而为期待有成。童年时那种观察父亲栽培萝卜之经验,显然是非正式、且是片段而非全程性的。也正因为实务经验的不足,才会几乎造成这两棵萝卜一生无法弥补的伤害。

我一直坚信“一知半解,比完全无知更可怕”的道理,因为如果全然无知,他会虚心求教;而当一知半解时,极可能基于地位或面子问题,而会自以为是、坚持己见。在教育的园地中,我们为人父母和师长者,是否也同样犯了这种“栽培萝卜”的错误而不自知?

自然主义学者卢梭(J. J. Rousseau)在《爱弥儿》(Emile)一书中曾说:“上帝创造万物都是好的,但一经人手全都变坏了。”这句名言虽非全然正确,但却有几分隐涵的道理,足资后人深切的省思。终究,人类的无知与自负,往往是造成悲剧产生的元凶。

因缘物性,期盼用心栽培;对话自然,冀望真知灼见。囿限视野经验,漠视典籍真章,将徒然肤浅对事物的认知、膨胀自我的主观意识而已。而刻意对事物的转化和投射,其结果将可能导致原意尽失,造成人与自然无法弥补的伤害。终究,创见出于饱学,绝非仅是随影附和!

菜蔬本有别,根茎叶栽培各异;触类能旁通,知情意企求合一。萝卜不常,春梦难再,自然能复演,人生难重来。走出户外,以理想播种希望;亲临学习,用经验栽培现实。终究,探索短暂人生,理应虚心以对;迈向无常未来,切记务实为本。在与大地和自然的对话之中,聪明的人类,理当学会谦卑。

走过从前,因缘际会;幻化未来,萝卜情深。因缘,果真是不可思议……

武汉比较好的癫痫专科医院肿瘤引起的癫痫是怎么回事湖北哪里有治癫痫的专业医院?长期服用丙戊酸钠片还能要小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