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寒夜的暖炉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励志文章
无破坏:无 阅读:1373发表时间:2015-03-05 22:29:09 零星细小的雪从早飘到晚,这样的小雪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很难留存。路灯亮时,潮湿的地面已被寒风吹干了,乌蓝的云层困住了将要圆满的月亮,月亮似乎想努力冲破云层,为暗夜掬一抹光明。我双手交插在袄袖筒里,倚门望天望地,望东望西,最后望向路边梧桐树上稀稀落落的黄叶在冷风里瑟瑟发抖。心想:“冷丝丝的,半天看不见一个用脚走路的人,应该不会有顾客来了。”将要关店门,两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相扶着走近我,其中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微笑着,问道:“你剪个刘海多少钱?”“进来吧,随便给,只要咱们能剪出好心情。”我说着,转身“啪啪”把店里的电棒全打开了。   “秋红,快进来,她这小屋还怪暖和的,我想多陪你一会儿,来时对老公和孩子都打过招呼了。”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说着,把低着头的秋红拽进屋里来,安坐沙发上。秋红双肩颤抖,低着头道:“荣子姐,你不用管我,剪你的刘海吧。”   我右手拿起梳子和剪刀,道“亲,我要动工了,你是要长过眉下、短到眉上的偏刘海?还是要像我这样的齐刘海?”荣子面对镜子闭着双眼,轻声道:“你是理发师,看着剪,我把这颗头都交给你了。”我轻轻托起荣子的下巴,发现她饱满光洁的额头,圆润白皙的脸庞,乌黑发亮的头发纹丝不乱地扎在脑后,整个就像一古代仕女图,根本不适合剪刘海,心想:“只要给她剪了,明早一碗热干面的钱是有了,可是,不但不能给她美丽,反而使她变丑了。”武汉的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我思想着,犹犹豫豫地放下梳子和剪刀,道:“你不修刘海最好看,如果我是你,天天把这象征智慧的额头暴晒在外面。”荣子睁开大眼晴,微笑道:“相信姐说的是真话,其实我也不想剪,只是想找一个安静避风的地方陪朋友多坐一会儿,看你一直站在门口,这都22点了,给你10块钱,我们在你店里坐一会儿,有顾客来,我们再走可以不?”她由钱夹里掏出10块钱来放在桌子上。   我想安静,不想让她们在店里坐,又不忍辜负荣子的善心,口是心非地应道:“恁晚了,你们随便坐吧,不会有客人来了,喝水自己倒。”我把暖瓶和茶杯摆在她们面前。秋红满脸惊愕地抬起头来瞅瞅荣子,又瞅瞅我。我这才发现秋红左眼充血,右眼皮肿成葡萄紫,嘴角红肿。我心猛地揪紧,浑身直打哆嗦,努力镇静,倒半杯白开水端到秋红面前,道:“喝杯热水,即便不渴,捧在手里取暖,我这屋里没暖气。”秋红不接水杯,也不搭话,双手抓住荣子的手腕“呜呜”痛哭起来。荣子微笑道:“姐,你去忙你的吧,让她哭一会儿,心情或许会好些。”   我捧着水杯坐在电脑前,电视剧和新闻都不想看,字写不出来,心里总想着奶奶们说过的话:“不信在人家屋里哭,会带来霉运……”可想站起来下逐客令,只听秋红哭诉道:“荣子姐,我不知道这日子该咋过下去了?大勇这两年常找事,我想着一家老少6个人生活都靠他挣钱养活,处处让着。他每天下班回来玩游戏,等我端吃端喝,小孩从来不管不问,骂我不许我还嘴,还动手打我。”   “男的手掌大,力气大,打咱这小身板儿上抵不了,你放聪明点儿,尽量别让大勇打你。可怜,你妈死得早,没人心疼你,受屈了没人陪你说说心里话。”荣子说着,轻轻地揉搓秋红的手。我听着秋红和荣子的谈话,时不时地扭头瞄瞄她们。   “荣子姐,说出来丢人,大勇变得很卑鄙。”秋红说着,把头靠在荣子肩膀上双手捂着脸哭。荣子也跟着流出无声的泪水,轻轻地拍着秋红的肩膀,道:“那年,咱两在派出所门口排队办理身份证认识到现在将近十年了,虽说不常见面,我在心里把你当成好朋友了,还有啥话不能说?你不说,我咋帮你呢?”   我突然被这两个女人的谈话磁石般地吸引着,同时也对这两个女人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好感。   秋红猛抬起头来,皱着眉头道:“他,他大半年都没碰过我了。昨夜猛地掀开被子,扒光我的衣裳,狠狠地拍打着我的腹部说我肚子上有刀疤还有萎缩纹,比老母猪肚子还难看。想着他要儿子,我给他生个儿子,还是剖妇产,气得说你姐肚子生过孩子,跟我肚皮一样,不信你去看看,他一脚把我跺下床。我实在气不过,拿拖鞋打他两下,他揪住我的头发打着骂着,我忍无可忍,伸手挠破他脸,把两个孩子都吵醒了。今早起,看他为了遮掩脸上的伤痕,戴口罩去上班,我很后悔,告诫自己下不为例,以为打了就算了,日子还得照样过。今晌午,我在厨房里洗菜,他下班回来,冷不丁地进厨房里关上门,抓着我的头发劈头盖脸地打,还要离婚,。想想,嫁给他十多年了,生儿育女,没功劳也有苦劳哇!想当初,我在船上长大,没上过学,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不想嫁城里,他跪着苦求我爸答应这门亲事。我现在该咋办?想死,又舍不得两个孩子……”她说着说着,趴在荣子怀里又“呜呜”地痛哭起来。   我很气愤,心想:“这人若有爱,便有人性,若无爱,便是畜生,把大勇一脚踹了去求。”可想插话,还是控制住自己的嘴巴,憋得拿笔在稿纸上胡乱画。   荣子沉默一会儿,叹息道:“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不主张你离婚,想把自己的经历给你讲讲,希望能给你帮助。   10年前的三九天,雪过天晴,我给半岁的孩子喂奶,孩子吸不着奶水,饿得哇哇大哭。我想给孩子喂奶粉,奶粉袋子空了,门口副食店买的奶粉比k宾馆楼下那个副食店贵5毛,为了省5毛钱,我抱着孩子踏着雪累得呼哧呼哧得朝那儿走,当我抱着孩子和一袋奶粉从副食店出来,嗅着一股甜蜜的栗香,将想抬脚走,一个熟悉的身影挂住眼角的余光。扭头望,我爱人高辉站在对面路口,一个穿粉红羽容绒服的女子依靠着他笑得像朵花儿样。那女子就在我家对面名叫天‘姿发廊’里的做‘小姐,’名叫小丽。我抱着孩子站着,看着心爱的男人从口袋里掏钱买满满一纸袋糖炒小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油栗,搂着小丽的肩膀走远,消失在路途。”   “我走过去问卖油栗的,才知道油栗15块钱一斤,比我买来的北京军海医院林梅奶粉还贵好几块。心痛得想哭却哭不出来,抱着孩子慢慢走。不知不觉走进‘天姿发廊,’问:‘小丽在不?’‘谁敢来我店里找事,动我的小姐一根头发毛,我叫人打残她。’矮胖的女人浓妆艳抹,昂着大爆炸头,双手叉腰朝我吼道。我之前听门口的人说过:‘这个天姿发廊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胖女人是派出所所长的老姘头,谁都惹不起。’看着怀里幼小的孩子,想想还是算了,回家烫了奶粉喂饱孩子,巴望着爱人能早点儿回家。煎熬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爱人回到家来,我想装着没看见他跟发廊小姐相好,没想到他却要求离婚。起初,我死活不答应,抱着嗷嗷哺乳的孩子,没得任何经济生活来源,心情不好,整个人瘦得皮包骨。我和你一样,妈死得早,回娘家感觉冷冰冰的,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贴心话的人,所有不顺心的事都得自己憋屈着,也有过求死的念头,和你一样放不下孩子,转念一想,死都不怕,还能怕啥?我选择活着,好好活着。”   “孩子一岁的时候断奶了,高辉用卑鄙的手段逼我主动离婚,他非得要孩子。还放话要把我娘家人都砍了,因为我儿子是他们家族新一代的老大。我想一个男人宁愿娶一个妓女,都不要我,这是怎样的羞辱?怎样的悲哀啊?当时就想,最当紧的是得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在城市可不像在你老家船上逮鱼就能卖钱。在城里不识字很难找到工作,熟人介绍我上医院打扫卫生。那些日子,我想哭哭不出来,没眼泪。我对高辉说,我答应和你离婚,你得答应我随时能看孩子,他答应得很爽快。离婚手续办了,高辉把孩子抱给他父母了,我去看孩子,要不挨他家人的打骂,要不被拒之门外,孩子在屋里哭,我在屋外哭,找法院,法院的人说这事儿还得你们自己解决,你探望孩子,我们不可能每一回都赔着你。即便我们陪你,谁掏执行费用?如果早知道他们不让我看孩子,我死都不会和他离婚,可怜,我年幼的孩子饱受生离死别的痛苦。我爹和我哥知道我离婚了,都嫌我丢人,让我去死。”   秋红从荣子怀里抬起头来,停止哭泣,低低地喊道:“荣子姐,你为啥离婚了?这是啥时候的事?”荣子依然微笑道“你听我给你说,高辉跟小丽同住两年分手了。他回头找我,我恋孩子,又跟他过起日子。一年后,高辉又和初恋好上了,又要把我扫地出门。我舍不得孩子,就是不走。我婆婆直接对我说高辉找个啤酒厂的,有工作,有住房。不久,那女的男人带着律师找到我家里来了,我和高辉又分了。从此,高辉要武汉治疗癫痫哪家是专科医院不然一年换女人,要不然两年换女人。高辉有女人的时候,他父母绝不许我探望孩子,还对孩子说我是个坏女人,在孩子幼小的心里种下仇恨。高辉没女人的时候,就想和我好,请人来叫我上他家看孩子。知道他的目的了,也就不愿再去看孩子。我被感情折磨得一身病,想着自己母亲离得早,宁愿不嫁也要在一旁望着孩子一年年长高。十年过去了,高辉还没结婚,找我复婚,我想孩子长大了,回不去了。我嫁给现在的丈夫,他是我远房姨老表。爱人死于癌症,带着两个妞儿守孝三年,做饭洗衣样样都会。我以为找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没想到他人很小气,不允许我去看望孩子。即便答应了,他也把我的口袋、钱夹、挂包都搜摸一遍。下班晚了,他怀疑我,审问我,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才不嫁给他。再想离婚,丢不起人啊!我们还有亲人,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现在只能把他对我的虐待,当爱来享受……”   我听着听着,趴桌子上睡着了。醒来腿脚麻木,感觉好冷,站起来蹦蹦,把掉在地上的笔踩得“咯嚓”一声响,紧张得伸头朝秋红和荣子瞄一眼。荣子和秋红也正用微笑的目光迎着我,我看见秋红脸上的泪痕干了,心想:“我睡着的时候,荣子是怎样拂去秋红的悲伤和哀愁的?”便倒半盆热水烫条热乎乎的毛巾递给秋红,道:“擦擦你脸上的泪痕,我屋里冷,冻坏了吧?”秋红腼腆地微笑道:“谢谢姐,我觉得你这屋里很暖和,对不起,我们打搅你了。”“姐这屋里真暖和,我一点儿也不觉着冷。”荣子眼里泪光闪烁,温柔的脸上满是笑容,令我很惭愧。   “秋红,我先送你回家吧,我答应老公天亮回工业城上班。切记我的话,如果你不爱他了,就把他从心里踢出去,心就不会被他所伤。只要他拿钱养活这个家,把他当客人伺候着。他对你说难听话,你不会说话,就得容忍着,比如:他把你跺下床,他有错,但你也有错知道吗?他说你肚皮有萎缩纹,你就应该说:凡是生个孩子的女人肚皮都有萎缩纹,往后说话注意点儿。如果你还爱他,把他当你不懂事的宝贝儿子看,他骂你,你就装聋,他打你,你就拿棍子吓唬吓唬他。我之所以这样教你,是因为欺软怕硬是人的本性,得让他知道咱容忍有度。照顾好自己,把孩子带大,自己亲生的孩子依偎着自己成长,活着依然还有幸福可言。人生依然还有生趣,等你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你会有个很好的晚年。可别轻易和大勇离婚,他工作恁好,离婚还可以找大姑娘,生个孩子还是一家亲,你是做了结扎手术的人了,离婚了咋弄?这世上的女人不光是咱两活得伤痕累累,不如咱的女人多得是。这年头说是男女平等,除非男的也能怀孕生孩子,那才真正叫男女平等。你尽量找份工作,把自己打扮漂亮些,你才35岁,就弄得像个老妈子样,也难怪他会嫌弃你。女人要想得到男人的尊重,必须得学会自立,要想自立,就得有经济来源。家务活他也有责任,比如,你上班忙时,孩子和父母去,他也应该照顾。有事打电话,我会抽时间再来看你,记得要笑着过好每一天……”荣子切切的嘱咐着,秋红不停地点头。   我送荣子和秋红走出理发店,仰望夜空,月明星稀。   秋红扭头微笑道:“姐,你这小屋真暖和!”“秋红,我可喜欢你的荣子姐,她有些话说得虽难听,但,那是她对你的真心,坦诚,直率,豪爽,欢欣。我被她对你的热情和关爱感动,你要跟她学着乐观点儿哈。”我说出心理话。荣子再次朝我微笑,道:“对朋友应该的,谢谢姐夸奖!”秋红凝望着我,唇角上翘,圆脸满是温柔喜悦的光亮,看得出来,她的笑是打心里冒出来的。   我顿觉暖意盈怀,眼晴一热,再也看不清荣子和秋红了,关上店门,坐在电脑前,心想:“她们为啥总说我屋里暖和?定然是人情的暖炉吧!秋红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遇上风吹雨打,四顾茫然时,有荣子这样的朋友来为她捧出友谊的暖炉,引渡她开阔向上,足够享用一生一世,感谢世间有朋友这种关系;感谢世间朋友这种因缘!”我虽无能向秋红伸出援助之手,深夜独坐,忙活着作《寒夜的暖炉》,希望世间的男子读了,恳请您们珍惜您的女人,善待您的女人。            宜居信阳黄国燕原记于2015年1月6日多云夜22点32分整理于2015年1月8日22点30 共 48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上一篇:【星月】背叛
下一篇:【西风】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