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看点】老公醉酒忆童年_1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天津医治癫痫的医院ont>破坏: 阅读:1474发表时间:2018-07-28 06:11:44

【看点】老公醉酒忆童年(散文) 我与老公有个习惯,就是每个周末喝点葡萄酒,每当他喝醉酒就给我讲他童年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那个《睡火炕的年代》和《童年的烟台山》。于是拿笔记本记下来,投稿到《齐鲁晚报》以他的名义发表了!
  
   一、睡火炕的年代
   在我少年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家里的火炕。半个世纪过去了,火炕上那些温暖的记忆就像是昨天事情一样清晰。多少次梦回少年时,还会睡在那温暖的炕上,身边还会有父母温暖的大手给我盖被子。每当这样的夜晚醒来之时,眼泪就会湿了枕巾……
   那时候我们住的是平房,就在芝罘区民生胡同七十二号。由于住房条件比较差,我们全家人都睡在一盘炕上。炕不仅是我们夜晚睡觉的地方,也是我们过年过节或者是来了客人吃饭的地方。平日吃饭没有什么菜,每个人端着碗随便找个地方吃,过年过节的时候,或者家里来了客人,母亲就会炒几个菜,在炕上摆一个炕桌,全家人挤到炕桌上吃饭,那也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至今想起来还是那样温馨。
   我们家的炕是父亲亲手盘的,连着炕的就是锅台了。锅台上坐着锅,锅很大,既能炒菜,也能做饭。但最多的时候是烀片片,因为那是童年时代的家常便饭。父亲盘炕的技术在左右邻居中是有名的,经他手盘的炕发热均匀,好烧,不倒烟。每年冬天,当天寒地冻的时候,母亲总是把炕烧的暖暖和和的。我们放学回来把冻的发僵的手平放在温暖的炕上,心里别提有多么舒服了。冷天我们不出去玩,坐在炕上看小人书。一本小人书要看好几遍,看完了还讲给弟弟妹妹听。
   到了夏天,天气热了,火炕就不烧了,炕洞就成了我藏秘密的地方。有一年夏天,我迷上了半导体收音机,想自己组装一个。组装一个半导体收音机需要二十六块钱,可是母亲不给。于是,当母亲叫我买菜的时候,我就一角、两角地“贪污”母亲的钱,然后把钱用信封装好,藏在炕洞里。攒了很久,我数了数,已经十九元了,心里很高兴。万万没想到,就在我数钱的那天晚上,放学回家一看,父亲在修理炕洞和锅台呢,他说,秋天到了,修理一下火炕,准备冬天使用。我看到这个场景顿时就哭了。可惜我的十九块钱呀,就这样不见踪影了。我朝思暮想的收音机,就这样没有组装成。如今想起来,还心疼我那珍贵的十九元钱呢!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往炕洞里藏秘密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烟台的楼房像春笋一样拔地而起。哥哥、姐姐、弟弟和我都先后住进了新建楼房。从此告别了火炕,用上了各式各样的床。开始是实木板的床,后来又有了席梦思床。开始是一米五宽的双人床,后来又换成一米八宽的三人床。但是老一辈的大妈大爹还是喜欢睡在火炕上。那年,大爹大妈的平房要拆迁。大妈大爹要住到大哥大嫂家躲迁。而哥嫂家没有火炕。于是,我就帮助大哥在哥嫂家盘炕。哥嫂家住在上夼东路的中间,邮局旁边的那个楼的五楼。我们一摞砖一摞砖地往五楼上搬运,还要运沙子、炉灰等物资。然后,一点一点地垒,整整干了三天才完工。当干完这一切,累得我腰都直不起来了。但是想到大爹大妈他们能美美地睡在炕上,再累一点也无所谓了。
   眨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火炕已经逐渐走出了烟台人的视野。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六十多岁的人来说,它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每当想起火炕,就会想起许多美好的少年往事……
  
   二、童年的烟台山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烟台的大海是一个时时刻刻都会向儿女们慷慨解囊的母亲。小时候一到夏天,我就经常去海边洗海澡,而每一次洗海澡都没有空着手回家的。海蛎子、飞蛤、花蛤、海蛏子、海虹、海参源源不断地拿回家。那时候一个猛子扎下去总会有丰厚的收获的。使童年的我们解了不少嘴馋。记忆最深的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一癫痫病会不会隔代遗传次游泳比赛。
   那时候,我十二岁,正是淘气的年龄。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有使不完的精力,爬墙上树经常惹得母亲朝我大喊大叫。那天我约了好朋友海滨和海岩去第一海水浴场游泳(那时候还没有开发出第二海水浴场)。海滨说:“咱们来个泅渡比赛吧,看谁能第一个游到烟台山旁边的那块礁石上。”“好的。”我和海岩一起响应。那时候,烟台山是解放军叔叔的营地,为了战备的需要,解放军叔叔驻扎在烟台山上。平时不叫老百姓上山游玩,只有清明节的时候,我们少先队组织大家去烟台山给烈士扫墓。每当这个时候,学校少先队还会请解放军叔叔讲战斗故事。有时候还组织我们参观烽火台旧址,给我们讲烟台山的历史由来。我们都非常喜欢听。听完以后还回家讲给弟弟妹妹们听。
   那天我们把红领巾绑在头上做为比赛的标志,一声口令就开始向着烟台山的方向游去。那天海水比较凉,风浪也比较大,天空中还下着小雨,我们不管这些一鼓作气游到了烟台山边上的那块礁石旁,我第一个爬上了礁石。我大声呼喊着:“我胜利了,我第一名占领礁石。”这时候,两个解放军叔叔扛着枪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很不服气的甩开了。我胳膊很滑不好抓,上身光着膀子,没有衣服可以揪。解放军叔叔揪住我的游泳裤。我大喊:“别拽我的裤头。”解放军叔叔说:“拽的就是裤头,这样你就跑不了了吧。”我说:“我们是少年先锋队泅渡比赛小组,我们在执行任务呢。”解放军叔叔笑得弯了腰,说:“喔,你们谁第一了?”我说:“是我,我第一了。”解放军叔叔说:“第一了,不错嘛,但是这里是军事基地,是不允许小朋友随便来玩的。知道吗?”我们说:“知道。我们没有想上山,只想到达礁石以后再游回海水浴场,没想到被您抓住啦。”解放军叔叔又笑了说:“你们这种锻炼身体的精神是值得表扬的,但是你们不能往军事基地游泳。以后注意了。每个人写一份检查,就放你们回家,不然,就叫家长来认领。”我们一想叫家长那不是太兴师动众了,又免不了挨揍,还是乖乖地写检查吧。于是,我们都写了检查。
   写完检查,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解放军叔叔给我们一人一个馒头说,吃一点馒头垫垫饥赶快回家去吧。于是,我们狼吞虎咽地吃了馒头,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走到三马路的时候,我们三个约定,这件事儿是我们永远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家长。我们牵了小手指,互相保证绝不泄密。就这样,童年时代的烟台山就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了。
   时光荏苒,一眨眼四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的烟台山已经成了公园,由于国际环境好转,解放军叔叔也不住扎在烟台山了,烟台山依旧是烟台人心中的母亲山。每到清明节少先队员们还是去扫墓。我也已经从一个少先队员变成了老爷爷。但是每一次上烟台山都会想到那一次难忘的泅渡比赛。那是我一次永远的泅渡比赛。

共 2536 字 1 页 首页1
沈阳癫痫病医院评价d" value="855440" />转到